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劍三劍道】人生若如初見



 
  月光灑在西湖上漫起銀色的薄霧,葉玖撐著頭看著面前的人用優雅卻不緩慢的速度吃著燒雞,也不知道這西湖的雞是哪裡惹到他了,每次來都要啃掉好幾隻。
  葉玖想起第一次看到李子言時對方正呆愣愣地朝著豬拍著不熟悉的兩儀,小道童梳著可愛髮髻,拿著把小劍比不過旁邊唐門弟子神出鬼沒的機關,對方也沒有氣餒始終如一的繼續拍著,呆呆的包子臉上沒有太多表情,葉玖在旁邊看了一會,最終還是拔出輕劍一個聽雷殺了最近的那隻。
  『給你。』
  葉玖糯聲糯氣的說,對方動作頓了一下,稍稍抬起頭看他,還未長開的五官在白嫩的臉上像精雕細琢細琢的娃娃,清澈明亮的眼睛直直地盯著他沒有說任何話,葉玖像是在他眼裡看到了一些困惑。
  在被盯著超過一分鐘後葉玖尷尬的揮了揮手,邊思考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一邊小聲地說:『那我先走了。』
  葉玖性直,從小就被教導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但對方的不言不動的行為反而讓他有點緊張,不知是對是錯索性放開不管。
  在跟師兄匯聚之後,他拿著晚餐的大雞腿到小河旁晃悠著腳吃,還吃沒多少一旁的小樹林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他轉頭看見熟悉的髮髻從樹叢中鑽出來,圓圓的大眼睛看到他時似乎亮了一下,身上背著個剛剛沒看見的小藍包袱朝他走來。
  『給。』對方軟糯糯的說,葉玖接過後打開發現裡面是隻已經被清洗過但很明顯是剛處理過後沒多久的生豬肉。
  『呃、謝謝?』
  小道童認真地對他說:『師兄說,受人之恩必須以禮相報。』
  葉玖這才明白對方說的大概是他剛剛幫忙殺了那隻豬的意思,他笑了出來,眉眼彎彎,『我叫葉玖,你要吃雞腿嗎?』
  小道童接過了他的雞腿,先規規矩矩的道謝過後對他說:『我叫李子言。』
  葉玖好心情的看他咬下雞腿後那雙澄澈的眼睛更亮了一些,理解他大概喜歡的意思,便站起身跟他說:『我師兄還會做其他的,我們把這個拿回去給他吧。』
  跟在葉玖身後,李子言憑著對方一身燦黃的衣服認出了他是藏劍弟子的事實,一邊在心中留下了懵懂的印象,原來藏劍山莊有好多吃的啊,真好。
 
  從那次之後李子言倒是很喜歡閒來無事時往藏劍山莊跑,某次葉玖在揚州準備接李子言時看他坐在路邊的木椅上,靠著一張破爛的木桌,不知道哪尋來的紙上寫著斗大的鐵口直斷,少年老成般的繃著一張精緻漂亮的臉算命卜卦,捧場的姑娘倒是挺多,葉玖沒忍住笑了出來,也跟著排,到他時李子言也不看他,在他伸出手的同時對方才有些意外地抬起頭。葉玖其實也沒想要算什麼,看著對方淡然的眼神時才鬼迷心竅地說那我算姻緣吧。李子言垂下眸,指尖在葉玖的掌心虛劃了幾下,葉玖覺得自己的心也隨之癢了起來。最終他什麼也沒說,憋著一張臉最後推開葉玖的手說不算,在站起來的同時將剛剛算掛的錢放在葉玖手中,理直氣壯的說伙食費。
  就跟李子言不知道哪來的理直氣壯說伙食費一樣,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莫名其妙地對人家心動,看著雞就想著一百種烹調方法,就是想下次來讓李子言換換口味。葉玖想著原來喜歡這麼簡單,就是在每個不知不覺的時刻想到對方。
  晚風悠悠,吹的葉玖迷迷糊糊的,撐著頭半垂著眸像是睡著似的,李子言注意到卻也什麼都沒說,在啃完手上的雞翅後用手巾擦了擦,端詳起對方的臉。在算命卜卦方面都是他師父教他的,連手相面相都能稱為略懂,但初學時師父就告誡過他不能算太詳細。
 
  --天道無常啊。
 
  葉玖的臉很乾淨,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或許是因為小時候就開始看的原因,李子言從沒去注意過對方的面相,在他某次擺攤算命時才第一次正視那雙從小練劍而長著硬繭的手。算姻緣的人多如過江之鯽,他卻在對方的眉目含笑中推開了那隻手。無法言、無處言,在一種類似於氣悶的心情下他終究必須承認,他就是不想看著那個對他溫柔的人對其他人也毅然,乾脆拒絕去看。
他看著對方微微朝上攤開的左掌心,連自己都還沒注意到時就用著指尖輕輕沿畫著葉玖的壽命線,李子言本是一個不愛言語的人,恰逢今日喝了幾杯酒,在微暈又有點鬱悶的情況下有些孩子氣地道:「才不要幫你看姻緣。」
  與語氣不相符合的是他輕柔的指尖劃過整個手掌不論是清晰還是微小的細線,輕壓厚繭彷彿能看到葉玖這些年來的歷程,最終還是將指尖輕搭在對方的指頭上,不顧形象地趴在桌上,或許是月色太柔和,又有可能是西湖的水溫和平靜的有如那人望他的眼波,他最終有些洩氣地開口:「我喜歡你,阿玖……」
  長久以來未說出口的心意化在千年氤氳的水汽裡,有如在西湖畔旁多少才子佳人在此相誓一生,古今往來被描繪上多少淒美動人的詩句,卻道不盡這詞的喜悅與哀愁,多少轟轟烈烈的故事多少平平淡淡地一生也換不來相守。
  這場告白始於心血來潮,也該歸於平靜無波,李子言從未想讓對方知道,或許在純陽待久的緣故,終年白了山頭的雪也冷了他的性子,也就只有在跟葉玖相處時會猛然爆發,說好也罷說不好也罷,他始終只肯在對方面前展露出一如當時初遇的樣子。
  他準備收回手叫醒葉玖的同時才察覺自己的指尖早已被突如其來的溫暖所裹住,李子言詫異地抬起頭地當下,陷入葉玖平靜而溫和的眼波。
 
  子言,他喊。
 
  「我也心悅於你。」
  葉玖的眉目含笑,一如當年他看著對方慢慢吃著雞腿時一樣滿足。



  當李子言要回純陽道觀時,葉玖在揚州的茶館旁送他。
  「子言。」
  李子言在上馬車前轉頭回來看他,那張臉始終冷峻,但葉玖能從他的眼神中讀出了疑惑的意思。
  葉玖將左手掌心向上伸到李子言胸前,笑著問他:「在走之前幫我算算看姻緣吧。」
  李子言一愣,抬起頭看向葉玖時才看出那分明是促狹的笑意,他憋紅了一張臉,在萬年不變的臉色上起了淡淡的紅霞,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在跳上車前打掉了葉玖的手,有些不自在惡狠狠地說:「斷子絕孫。」隨後不管在馬車走後還能聽到葉玖難得開懷的笑聲。
  跟他在一起一輩子就注定斷子絕孫一輩子吧。
 
  葉玖看著馬車走後揚起的塵埃,朦朧間想起第一次見到對方的情形。
  人生若如初見。
  那第一次見到他時,他應該會走近然後摸摸對方的頭,像照顧自己最重視的珍寶那般,幫他解決所有困難,然後帶他走回陰涼處,好吃好喝的待著他,時光悠悠歲月流轉,再認真的好好告訴他我喜歡你這句話。儘管他不擅言詞不愛言語也沒關係,他能從對方清澈透亮的眼睛裡解讀出千言萬語,陪他走過暮雪千山然後直至白首。
  再無分離。

 


CWT42圓滿結束啦!
希望大家對這份微薄的無料會喜歡!
傻白甜的藏劍跟道長!好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