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03(冰漾)


  「咳、咳!」將剛剛不小心吃進去的沙子吐掉,褚冥漾微瞇著眼看著耀眼的銀髮躍起,劃過一個大弧後迅速往旁邊跳了下,躲避狠狠砸落下來的利爪,宛如鏡子般的刀爪上清楚的映出了銀紅,然後被對方投擲出的槍狠狠的刺了進去。
 
  即使不用冰炎說,褚冥漾自己也看的出來它已經被魔化了,雖然說他們本身就是在獄界,但有些被黑暗侵蝕過頭的東西他們沒辦法抑制,只能強制消除。
 
  「嗷吼──」
  有著狗耳獅身的妖魔舉起剛剛被冰炎刺穿而鮮血蔓延的刀爪,腥紅的血混著墨黑像廉價的染料似的如小溪般潺潺流下,染過刀具般的利爪,在尖銳的指尖滴滴答答落下。
  褚冥漾忍著想吐出來的慾望,要是現在吐出來就算沒在戰鬥中被波及而受傷,回去之後一定也會被冰炎種!
 
  『──痛。
  『……好痛、我……
  『…救、…幫……!
 
  剛從地上爬起來,就被突如其來傳到腦內像是壞掉的收音機斷斷續續的頻率搞到頭痛,褚冥漾其實很想大叫如果有話說能不能一次說完這樣你痛他也麻煩!
  再次抬起頭仔細看著面前的妖獸,原本應該讓人感到刺眼的亮黃色眼裡早已消失了理智,從眼角處開始被詭異的酒紅紫色侵蝕般緩緩渲染,就像壞死一樣的逐漸從眼裡滴落出潰爛灰白的液體,混著滿地的腥紅那副模樣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噁心。
  他看著與面前巨大妖獸相比反而像個跳蚤般不斷找尋對方弱點的冰炎,差一點笑了出來,還好他忍住了,嗯,銀色的跳蚤真少見。
  拉回了注意力,因為剛剛的滾動閃避,所以他剛剛好面向的是妖獸的側面,應該感覺很滑順的土黃色柔軟毛皮上綻放鮮豔的暗紅花,還能看到那一抹銀色的身影正嘗試著讓花開得更為妖豔。
 
  「嗚嗷吼──
  聽著妖獸發出咆嘯聲,十分痛苦似的朝冰炎衝撞,伸出銳利的刀爪想把他拍下,冰炎的衣袍因為閃躲不及被狠狠的撕裂下一大塊,暗黑的衣角飄下混著血地中融為一體,褚冥漾看著這樣的場景感到手足無措,如果他什麼都不能做,那他又是為了什麼在這裡?
 
  『──我說你可以,那你怎麼說?
 
  某個人曾經對他說的話一瞬間閃過腦海,他就像是被打了鎮定劑般緩緩冷靜了下來,空白的腦袋雖然也沒有清楚的思緒,但總比剛剛一直處於緊張亢奮的狀態下好。
  ──你說我可以,所以我……
 
  『痛──!
 
  腦袋中的聲音突然炸開,讓他暈了一下,腳步踉蹌不穩,瞇著眼,他終於發現剛剛一直讓他感到不太對勁的地方在哪裡。
  眼瞳裡的亮黃還未全部被吞噬──
 
  「冰炎!它的『訣』還在!」
 忍著腦袋的爆痛,他想都沒想的就朝冰炎大喊,訣是妖獸最重要的內心,只要訣還沒有被抹滅,那都還有救!
  他注意到冰炎的動作因為他的喊話而稍稍慢了下來,不再那麼猛烈的攻擊,但還是沒有用,如果不把過多的黑暗清除還是沒用。
  沒有辦法了嗎?
 
  ──只要您想做的,我都會幫您做到。
 
  輕柔的嗓音像是清澈的水流過,稍稍緩解了他的頭痛,但就算稍微舒服一點他還是不知道怎麼做啊!
他本來就不常接這種任務,一來就這麼大一條,哪有人掠過史萊姆直接打Boss的!這不是遊戲Bug就是被秒殺的下場!
  ──天知道他就是生來被秒殺的。
 
  深吸了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他的四周開始瀰漫了一層薄薄的水霧後逐漸加深,望出去的視角並沒有突如變得金光閃閃像遊戲人物要發強大技能那樣,但周遭的聲音的確漸漸轉弱,就像有人在調收音機的音量鍵一般,老實說,這種情形感覺起來真是超奇妙的,他明明看到冰炎又不知道從哪抽出一把長劍靈活的在妖獸身上跳躍,而妖獸他竟然噴火了!
  明明眼前上映的就是動作加奇幻還附帶聲光效果十足的火花卻被人按了靜音,褚冥漾突然覺得眼前的一切似乎離他好遠。
  雖然他希望能越遠越好、啊最好就是讓他過著跟平常一樣和平的日子就好,為什麼這樣一個小小的心願也會被人無視!
 
  『──你聽得見我的聲音。
  褚冥漾感覺到風從他臉邊刮過,墨黑的髮絲揚起,在視角的末端依稀勾勒著黑線,腳下突然出現一個模糊的陣法,所以說、他應該沒做錯吧?
  即使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心底一直有微弱的聲音催促他開口,彷彿完全不用思考,下意識的就能構築出話語。
 
  ──用心說出的言必會成真。
  『我希望……』
 
  ──你想怎麼做?
  『可以的話──
 
  ──大聲的說出來。
  『──我希望他可以恢復成平常的樣子!』
 
  引導似的話語融合成一顆水藍的光球,在褚冥漾還來不及反應前便狠狠的砸向地面,像用力在煮開的滾水裡丟下水餃一樣,水花濺起模糊了他的視覺,而整個世界也沸騰起來。
 
  ──你做得到。
  恍惚間,似乎有人這樣對他講,嘴角勾起一個漂亮的弧度,帶著點讓他眷戀的微笑,褚冥漾覺得自己像是被人強迫灌入新的資料一樣,那些記憶像是他的、而又不是他的,反而像是別人的東西只不過剛好灌入他的腦子裡,不能稱為多愉快,反而還有點難受,勉強的睜開眼想看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卻看到了一向冷靜的冰炎露出有些錯愕的表情,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要不是因為他現在頭超痛還有點反胃想吐,他一定會拿照相機拍起來!
 
  注意到剛剛濺起的水花像是有團結意識般的從四面八方灑落,迅速在不斷流血吼叫的妖獸旁像是線一般打結纏繞,到了最後就宛如一個巨大的牢籠把妖獸牢牢的困在正中央,最頂端的水花變成一根針的模樣,毫不留情地往妖獸的頭頂狠狠刺下,原本湛藍的水線被從頭頂湧出的血黑染成墨色,褚冥漾感覺得出來妖獸的黑暗氣息有緩緩下降的趨勢,忍不住放鬆下來後卻覺得喉嚨一嗆,一抹腥甜就被他激烈的咳了出來。

  「哈、咳咳……嘔、咳──
  褚冥漾認真的懷疑自己會不會因為咳血致死時,冰炎快速的跑來他的身邊,指尖纏繞著銀光,皺著眉低唸著幾句褚冥漾完全聽不懂的話,食指和中指並攏壓住他的喉嚨順勢往口腔的地方一推,褚冥漾一嗆,看著地上自己剛剛吐出來的黑色血塊自己也傻住了,他之前聽過人家說黑血是中傷內臟才會吐出來的,地上這麼大一塊該不會他連自己的心肝肺都一起吐出來了?
  這樣他不就變成人家口中沒心沒肝的超級大爛人了嗎!
 
  「逼……」褚冥漾想問冰炎自己這樣能不能幫他準備個紙筆好寫封遺書,雖然他早都死了還變成惡魔,但在獄界裡他還是有些財產的啊,雖然都是微薄的錢但要知道那些也是他的賣命錢!
  「不要說話。」紅眸極其凶狠的瞪視著褚冥漾,讓褚冥漾膽戰心驚的嚥了下口水,雖然他不知道他的膽和心到底有沒有被他咳出來,「你這個樣子暫時先不要說話,等一下回去讓提爾檢查先。」
  褚冥漾安分的點了點頭,那他等一下都是要用手語和冰炎溝通嗎?早知道會這樣他就應該去學那個什麼腦內傳話之類的。
 
 ──救救我。
  略顯尖細但還不到刺耳的聲音在腦中傳開,褚冥漾愣了下才發現自己又被人腦入侵了,下意識抬頭望向正被水牢籠困住的妖獸,被黑暗侵蝕剩下一半的蜜糖黃的眼裡滿是痛苦掙扎,褚冥漾像是陷在那雙詭異的眼瞳裡,腳不聽使喚地往前走。
  朦朧間,他似乎有聽到冰炎呼喊他的聲音,但隨即被他拋棄在角落,最終他在水牢前站定,抬起頭望向比自己不知道大了幾百倍的妖獸,嘴微微張開,發出氣音。
  『你要我、幫你什麼?』
  『我好痛。』腦海中浮現了一個上半身赤裸的女性身體,大地般寧靜的褐色髮絲在髮尾處微微捲起,在哭泣擺動時像掀起了千頃波濤,頭頂正上方長了一對纖細小巧的狗耳朵,跟一般獅子無異的軀體正無助地顫抖著:『好多黑色、好痛,吃掉我、很痛,不要!』
  『你要我、幫你什麼?』沒有意識到的話語脫口而出,依舊是弱小的氣音,但褚冥漾卻可以肯定對方應該有聽到。
  原先因為哭泣而遮著臉的啜泣聲緩緩停下,細微而殘缺的聲音從指間流出:『那你就……』
  『什麼?』
  『那你就、讓我吸收你的能力吧!』掩著臉的手放下,褚冥漾在看到那雙原先金黃的眼裡只佈滿著腥黑時倒吸了一口氣,來不及了、已經被侵蝕完全了!
  看著銳利的刀爪像撕破一張浸滿水的衛生紙一樣簡單的破壞了水牢籠,褚冥漾完全不能反應只能張大著眼看著醜陋還流膿的大嘴張開,靠超噁心的!
  狠狠的閉上了眼,沒想到葬身之地竟然是這麼噁心的地方!
  原本的惡臭味被風聲取代,褚冥漾沒想到妖獸的胃竟然還有空氣!他以為只有胃酸!
  「褚你再不睜開眼下次只會換你剩一堆胃酸!」
  啊、沒想到冰炎也被吞進來啦……欸、不對!
  猛地睜開眼,眼裡映著的只有與整個獄界格格不入的銀白髮絲,像燦白的月光倒映著海面上渲染著銀色波光而後流淌,漆黑鬆軟的羽翼映著那頭月色般的髮更顯邪媚,一搓焰色隨著銀光擺動,像某種示威宣戰的記號,褚冥漾這才發現原來是冰炎在危急時飛過來救了自己。
  「西……」在張嘴的一剎那被冷風毫不留情地灌入喉嚨,褚冥漾忍不住的咳了咳,有一種又想吐的感覺,但又怕面前的人種,只好勉強嚥了下去。
  「嘖!」
  他只聽得到冰炎不耐煩的嘖了一聲,其餘的聲音被不遠處妖獸的咆嘯聲干擾,冰炎在選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將褚冥漾放下後,緊皺著眉頭說:「他已經完全沒救了,只能強制消除。」
  褚冥漾蒼白著一張臉什麼都沒說,只是點了點頭,看著冰炎轉身朝妖獸飛過去的身影,腦袋裡突然想起誰叮嚀的話語,卻又被遠方猛烈的爆破聲打斷。
  他看著冰炎舉起了手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空氣中被勾勒出火紅的線條,隨後像連環反應一樣在妖獸附近圍成一個圈,在他眨眼後所有的紅痕隨之爆開,猛烈的燃燒成一片,火紅在瞬間吞噬掉所有的一切,他看著冰炎,那搓紅在額前張狂似的飄盪,如月光般的燦銀在火光燃燒下染上了淡紅,髮絲因燃燒的氣旋逐漸飛揚,腳下踩著的火花如地獄般的紅蓮從黑暗深處怒放,因為相隔太遠,褚冥漾只看得清楚那雙如血色般的紅眸映著火光燒得更為燦爛。

  ──浴火而重生。
  不知道為什麼,褚冥漾的腦袋裡一瞬間閃過這個想法。
  宛如鳳凰般尊貴高傲而不可侵,也彷彿撒旦降臨,那是一種君臨天下、無人敢違抗的氣勢。

  ──這不像他。
  卻也真真實實的是最實際的他。
 
  查覺到周遭突然變得喧嘩,褚冥漾才發現原本要派來的後勤部隊全部都站在一旁變得目瞪口呆,而後用一種怪異驚恐的眼神看著朝他走來的冰炎,完全搞不清楚大家的反應,褚冥漾只是疑惑的看著冰炎,原本以為是因為全能型太少見,加上冰炎又華麗麗的燒了整個區域大家才如此錯愕,但一注意到自己身上因為剛剛冰炎飛去救他而黏著一根黑色的羽毛時,他才猛然驚覺大家一副被鬼嚇到的原因。
 
  ──千冬歲你前幾天才叮嚀我不能被大家發現冰炎有羽毛他就被發現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