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上】短篇01~03(維勇)


01、睡前小故事(維勇)


  「為了慶祝勇利今天贏了,除了炸豬排蓋飯外你可以再要求我做一件事喔。」
看著眼前不斷湊近並且綻放燦爛笑容的人,勇利慌張的後退幾步,「沒、沒有其他願望了。」
  「吶、說吧,什麼事都可以的喔。」似乎很喜歡對方這樣手足無措的樣子,維克托笑得微微瞇起了眼,聲音緩慢輕柔,帶著些許誘惑。
  「那我想……」聲音變得含糊不清,勇利支支吾吾地漲紅了臉憋出了後續:「……聽你唱歌。」
  「啊,想聽我唱情歌嗎?」
  「沒、沒有!普通的歌就好了啦。」從剛開始見面的時候勇利就一直在想,維克托的聲音比從電視裡聽起來好聽多了啊,帶著點成年人微微的沙啞磁性,說著日文時不自覺帶著點略微的口音,這樣的聲音唱起歌來,應該會很好聽吧?
  可是這樣的要求會不會讓維克托很困擾,在停頓了幾秒後他才意識到這件事,勇利急急忙忙地補了一句:「如果很困擾的話抱歉,不用了。」剛說完話人就跑了。

  但等到了當天晚上勇利準備上床睡覺時,他的房門被輕敲了兩下,還來不及去開門忘記鎖上的門就自動被打開,鬼鬼祟祟的闖進來一個身影,維克托抱著自己的枕頭迅速的鎖上門後二話不說的就鑽進了勇利的床鋪裡。

  「等等、什麼--」
  「噓--」維克托用單手壓住勇利的胸膛不讓他起身,沒有被拉上的窗簾斜散進一絲溫柔的光芒,皎白的月光在那頭銀髮上灑下光輝,連眼底流轉的光也那麼好看,他用著像是哄小孩的語調輕輕地說:「乖小孩該睡覺啦,不然會被大野狼吃掉,尤其是你這麼美味的小豬喔。」
  勇利還來不及說什麼話時,就被不熟悉的異國歌聲所環繞,他躺在床上,看著維克托閉上眼,嘴角溢著笑,低聲地唱著他不懂的歌詞,單手輕輕的拍著勇利身上的被子,明明還隔著東西的,但他卻能感受到對方身上向陽光一樣暖活的溫度。
 
  За окошком звёзды
  Только мне опять не хочется спать.
  Не могу никак придумать,
  Где же мне тебя отыскать.




  在意識矇矓前,勇利想著的是,原來維克托唱歌也這麼好聽啊。



  「Подожду рассвета и быстрей кометы Полечу навстречу к тебе...」維克托在落下最後一個音時,緩緩的靠近已經明顯睡著的人,在額上落下一個輕吻。
  「晚安,小豬王子。」
  晚安。




02、背包、巧克力和摔倒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躁動的情緒瀰漫在滑冰場裡,像被猛烈晃過的汽水,所有的興奮緊張都直衝而上。
  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靠著指甲掐進掌心的肉那些微的痛覺才能讓他真真實實的體悟到自己站在何處。
  在廣播通知他上場前,面前就被一片突如其來的陰影籠罩,抬起了頭還沒說話,就先靠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他聽著熟悉帶著笑意的聲音輕輕地對他說:「我的小豬王子,你沒問題的。」
  在那一瞬間勇利突然覺得其餘聲音都離他好遠,只有臉頰靠著的體溫是如此溫暖,那幾乎是種盲目的信任,因為你說我沒問題,所以我就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因為他是賽場上的王者,所以說甚麼他都願意去嘗試、去相信。

  在踏上滑冰場音樂響起的同時,他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穩穩地打著拍子,每個旋轉、跳躍、著地就連同剛剛擁抱的溫度都確確實實的存在著。沒問題的,這些動作早就已經不知道做過多少次了,跳躍的高度、手擺的弧度,每個姿勢他都熟爛於心,所以肯定沒問題的。
  最後一個後內點冰四周跳完成後,勇利在滑冰場上鞠了個躬,在迎著滿場的歡呼與掌聲中退場後,他看見維克托燦爛的笑著在退場處等他,剎那間勇利感覺全身力氣被吸走了一樣,一個踉蹌腳步不穩的直接倒在對方懷中,低著頭,顫抖的雙手緊緊地抓著維克托的衣角,「我、我做到了。」
  「是啊,非常成功的變成了王子呢。」
  拉開對方抓住自己衣角的手,反手扣了上去,十指交纏的傳達著安穩的溫度,等到勇利比較冷靜一點後,維克托直接拖著他往後台走,後台已經沒有人在了,勇利這時候才注意到平常根本不背包包出來的維克托一反往常的帶了個不大的背包出來。
  「這個是?」
  「是給小豬的獎賞喔。」維克托三兩下的從裡面拿出一個深褐色包裝精美的盒子,「是託朋友帶來的巧克力。」

  銀白色的燙金logo明顯地印在盒子上,是連勇利這種並不是巧克力愛好者都聽過的知名品牌,他知道一顆就不便宜了,這樣一盒肯定要價不斐。
  感謝的話還沒有說出來,他就聽到維克托笑笑地對他說:「本來為了小豬的體重著想,只打算給你吃一個的。」他停頓了下,補充了一句:「但看在今天勇利這麼努力的份上……
  所以今天能吃一盒?
  維克托看著勇利疑惑的眼神,燦爛的笑著宣布:「所以今天你能吃半條。」
  「不,這樣根本沒有獎勵到啊。」從一條變成半條,到底獎勵了他什麼?
  維克托拿出一條只有兩個指節長的巧克力,輕易地拆開了金色的包裝,在勇利面前晃了晃:「來,嘴巴張開。」看著勇利又瞬間漲紅的臉色,他好心情的補充了一句:「等一下有人進來就不好了喔。」
  勇利掙扎了半天,最終還是輕輕的張開了嘴,甜味剛抵上舌尖,他睜大的雙眼就看見維克托將嘴巴外他尚未吃掉的巧克力一口含住,溫熱的雙唇輕碰著,對方像是不給他反悔機會似的,舌頭順著還沒有咬斷的巧克力靈活的鑽進了他的嘴裡,舔著過於驚訝所以忘記縮回去的舌頭,不斷顫抖著的牙齒,抵著上顎像貓一樣慵懶的輕舔著,維克托邊嘗著對方嘴裡的甜味邊稍稍睜開眼看著勇利因為害羞死命閉上的雙眼,真可惜啊,他想,明明那雙眼裡染上的情慾會讓他更胃口大開的。
  不過現在貌似也不是個好時間。

  他放開勇利時對方已經有點站不穩了,明明不是第一次接吻,但勇利的表現永遠都羞澀的像個情竇初開什麼都不懂的少年。
  真糟糕啊,這樣只會讓他更想欺負下去而已。
  「謝謝招待。」他在勇利睜開眼的時候輕輕的舔去了嘴角殘留的水痕,果不其然的又看到了勇利像是爆炸的一瞬間。
 
  「剩下的獎勵回去再給吧,我的小王子。」
 




03、從未想過(維勇)




  維克托最近發現,勇利是個貼心的讓他訝異的人。
  一開始並沒有什麼感覺,是某次晚餐煮了一大鍋咖哩勇利幫忙盛盤端上桌,在維克托還沒有說他不喜歡胡蘿蔔時,勇利已經自動地把把一盤明顯沒有裝胡蘿蔔的飯放到維克托面前。
  「……怎麼了嗎?」看著明顯頓了一下的維克托,勇利有些猶豫的問著,是這道菜不合他的口味嗎?
  維克托拿起放在一旁湯匙,舀起了一口吃下後,雙眼瞬間睜大露出了燦爛的笑容:「Amazingˊ除了炸豬排蓋飯外日本還有這麼好吃的食物嗎!」
  「這只是很普通的家常菜。」話是這樣說,但勇利還是鬆了一口氣,看來對方喜歡啊,真是太好了。
  放鬆下來的勇利繼續將手中的盤子擺在桌上,忽略了對方另有深意的眼神。
 
  在某天訓練結束後,勇利突然想起來自家母親託付他回去時記得買瓶醬油,他原本想讓維克托先回去的,對方卻在知道他要去哪後露出了興奮的神情:「SupermarketWOW!我還沒逛過日本的超市!」
  看著維克托期待的眼神,勇利便帶著他前往住家附近最近的超市,正是黃昏時,許多人都趁著打烊前來買食材,擔心維克托會因為太好奇激動走失,勇利特別叮嚀一句:「你等下跟著我走。」
  看著維克多聽話的點頭後,勇利在轉身後幾步覺得特別像自己也領了隻大型犬出門,這個想法可千萬不能跟對方說。
  順利的在找到想要購買的商品後,勇利卻在路過賣洗髮精的架子前躊躇了下,維克托探頭想看勇利在幹嘛時,他突然轉過身遞過了一瓶包裝很眼熟的洗髮精。
  「日本好像沒有賣你習慣的那個品牌,但這個我上網查過了聽說跟那個牌子差不多,你可以洗洗看。」
  維克托當然知道這個牌子,畢竟他來日本前也是做過功課的,很多東西沒有辦法帶過來只能在當地買,他原本也想買這個的,只是初來乍到很多事情都太忙碌,直到現在勇利遞給他才突然想起來。
  他看著面前似乎有點不自在的人,心裡頭突然就這樣軟了一下。
  「勇利真是個貼心的好孩子啊。」
  「沒、沒什麼。」
  在跟上前方有些落荒而逃似的腳步去結帳,維克托忍不住笑了下。
 
  當天晚上維克托正打算脫掉上衣裸睡前,他的門就被輕輕的敲了下,想著是誰呢,一打開來就看見勇利捧著快把他自己的臉都遮住的厚重棉被,維克托讓在一邊,讓勇利可以順利將棉被放在床上。
  「這是母親讓我拿來的,最近天氣更涼了一點,她說怕你晚上睡了會冷。」勇利簡單的解釋了一下,原本想說聲晚安就可以回去休息的時候,維克托突然拉住了他,「還有什麼事嗎?」
  「我們來聊聊天啊,我來這邊一段時間了可是對勇利有很多事情不了解呢。」
  這件事不提還好,一提勇利看著維克托笑咪咪的臉都瞬間發顫,第一次和對方獨處時不管是輕易的握住了他的手,還是帶著薄繭的手撫上他的臉,隨便一個動作都能讓他炸到外星球去。
  「不用這麼緊張啊。」維克托拉著有些僵硬的人讓他坐在自己對面,語氣一轉變得很幽怨:「我可是勇利的教練呢,但是你了解我好像還比我了解你還多,真是不公平啊。」
  「沒有這回事……
  「可是你知道我不喜歡吃什麼,知道我用哪個牌子的洗髮乳,就連狗飼料也是買同個牌子的。」這樣說起來,生活中似乎很多被他當作理所當然的點滴都浮現起來,他從來沒想過對方會這麼喜歡他,而這讓他無比愉悅。
  勇利聽到這邊不自在的動了一下,有很多時候並不是他刻意為之,因為是從小就一直都在關注的對象,雜誌也好電視也好,每一個採訪每一件小事都被他不知不覺得銘記在心,才會在下意識的時候做出一些現在想起來或許會過於親密的行為。
  但是這樣會不會讓維克托感到不舒服?他在這時候才意識到這件事。

  「對不……
  「所以這很不公平啊。」維克托打斷了他,「我也想知道多一點有關你的事。」
  維克托笑著看著他,淺藍色宛如琉璃的眼裡倒映著溫暖的光輝,「吶,告訴我吧。」
  「……嗯。」
  「喜歡的食物?啊是炸豬排蓋飯對吧。」
  「嗯,特別喜歡。」
  「那討厭的食物呢?」
  「……香菇。」
  「原來如此啊,那喜歡的書?」
  這樣的一問一答持續了一段時間,維克托並沒有問出些很難回答的問題,所以勇利也逐漸的放鬆下來,偶爾也會閒聊幾句以外的話題,聊聊小維,聊聊小時候的生活,時間不知不覺地似乎走到了很晚,他忍不住的打了個小小的呵欠。

  「--最後一個問題,你喜歡誰呢?」

  你。

  在這個回答吐出舌尖時被猛然驚覺的勇利嚥了回去,黑夜似乎會把所有的思緒都停緩下來,在他察覺到自己下意識的心聲時連自己都震驚的手足無措起來,但這個答案卻又是無比自然。
  不論是最崇拜的人、最喜歡的人、最欣賞的人,這些從小寫在作文簿上的答案通通只有一個人。
  那就是你。
  但在這之前,他從來沒有想像過會有告訴對方的一天。
  
  「……太晚了,我該去睡了。」勇利錯開了臉,想站起來時又被維克托拉了一下。
  「採訪裡應該沒說我喜歡誰。」維克托笑著自顧自的說起來,然後認真思考似的回答了自己的問題:「現在目前沒有,不過以後會最喜歡你的。」他停頓了一下,「所以要努力拿到第一啊,小豬仔。」
  他趁著被突如其來的表白弄得暈頭轉向的勇利不注意時,親吻了臉頰做了個告別,「勇利,晚安。」
  勇利茫茫然然的道了別後卻在關上維克托的房門後忍不住腳軟跌坐在走廊上,將發燙的臉埋入手臂中,卻又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這樣子,真是太糟糕了啊。
 






所有的設定都是私設定,坐等官方打臉(。

另外第一篇的歌詞

歌的前四句是:
繁星洒满天际
可我还是无法入睡
我无法确定
在哪里才能找到你呢?

後兩句:
等待黎明,比彗星还快
我将飞奔去找你

參考的是俄國兒歌《小王子》
翻譯網址:http://ru.hujiang.com/new/p732236/
 

歡迎維勇同好一起聊聊天啊
一起聊聊可愛的大明星x小粉絲嘛嗚嗚嗚嗚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