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上】短篇04~06(維勇)

 04、莫名告白(維勇)





  勇利想了一百次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會發生現在這樣的事。
  自己的腹前被一隻溫暖有力的右手輕輕的橫抱著,身後貼著的溫熱身軀因為呼吸的關係胸膛不斷一起一伏的,勇利甚至能感受到他鼻尖輕輕呼出的溫熱氣息噴灑在自己的頸項間,即使尷尬到想瞬間消失,勇利還是模模糊糊的想著不愧是國際第一的滑冰選手啊,就連橫抱在自己腰腹間略為施力的單手顯現的肌肉線條都流暢的這麼好看。
  在陰暗狹窄的角落中,維克托低下了頭,看著不自在的勇利,微微的瞇起了眼笑著用氣音說著:「噓,不能出聲喔。」
  要是事情能夠重來一遍,勇利想他絕對不會躲這個角落--不,他根本就不該參加的。


  萬聖節。
  這個本來跟他們應該沒什麼關係的節日,卻因為維克托到來後店裡的生意也隨之好起,來住宿的不只慕名而來的日本人還多了很多外國旅客,為了讓這些外地人也能感受到一些溫暖,在淘氣的三姊妹的提議下決定展開這場萬聖捉鬼派對,最先被抓住的人要在公共食堂表演三天的舞蹈。剛訓練回來甚麼都還不知道的勇利就被迷迷糊糊的推進去了房間,被一堆長條的布裹成一個木乃伊,全身都被包得緊緊的只剩下一雙眼睛、耳朵和嘴巴,在邊包的時候邊聽說了這個懲罰,嚇得他立刻想退出。
  結果當然是不行的。勇利在遊戲開始前不斷的想著有哪裡好躲,終於想起了在二樓通往一樓的樓梯底下有個不起眼的角落可以藏起來,打定了主意一開始就決定往那裡跑,卻在一樓時遇到了興致勃勃的房客,當他想著完蛋的同時突然被一隻溫熱的手拉住,沒站穩的勇利順勢壓在背後的人的懷裡。

  「小豬連躲起來都不會啊,這樣可是會被人家吃掉的。」
  「維、維克托。」勇利在僵住的一瞬間,下意識地想推開他的手,卻發覺對方更用力了。
  「噓,再這樣我就把你推出去喔,能看到勇利的舞蹈其實也讓我挺期待的。」
  聽到這句話勇利立刻不敢動彈,與其在大庭廣眾之下丟臉他更寧願現在安安靜靜的不要動。

  現在冷靜下來後,他才發現對方披著有些破舊的黑色披風,白襯衫和西裝褲完美的將他的身材襯托出來,完全不知道對方扮演甚麼的勇利好奇的稍稍抬起頭,剛好看見維克托正想說話,尖尖的獠牙清楚的顯明了他的身分。

  「平常看你穿衣服沒什麼感覺,但只裹著布條發現肚子還是有點大啊,明天起要增加運動量了,小豬。」話說完還故意用手指戳了戳勇利的腹部。

  勇利近乎是默哀的接受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反正現在時間也很多,勇利你想不想學幾句俄語?」
  為了不被人發現,維克托幾乎是靠著勇利的耳邊說話的,勇利被熱氣弄得頭腦模糊時,一邊想著維克托真是個捉摸不定的人,明明在比賽裡看起來像個完美無缺的王子,私底下又有些孩子氣,能謹慎而完美無缺的演繹出每個動作,也能憑著一時的想法隨興的跑來日本說要當他的教練。這樣極度的反差出現在他身上,卻更是增添了他的魅力,表面上的他、私底下的他,勇利想著,原來他已經見過這麼多的維克托。

  「……好。」
  「 Здравствуй!」維克托緩慢的唸一遍後鼓勵著勇利,「來,說一次試試。」
  「 Здравствуй……?」
  「對的,這是對平輩說你好的意思喔。然後是спасибо!」
  「спасибо
  「這是謝謝的意思。還有Пока
  「Пока

  「意思是掰掰。那最後……」維克托突然將頭靠在勇利的肩上,看著沒被包住的耳朵逐漸紅起,語調愉快的低聲說著:「Ты мне нравишься
  「Ты мне нравишься

  勇利在說完這句話後聽到維克托低低的笑了起來,他不明白是自己的發音不對嗎,還沒來得及詢問就聽到了宣佈比賽結束的聲音。

  「維克托,可以走……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感覺到額頭上突如其來的一下溫熱,在查覺到那是什麼的時候勇利瞬間僵硬,完全不敢動的時候聽到維克托開心的說:「勇利的表白真是熱情啊,我也喜歡你喔。」

  看著對方的背影遠離的時候,勇利才瞬間明白了自己剛剛說的那句話的意思,臉頰上灼燒起的熱度好像不斷提醒著剛剛莫名其妙的告白。

  ……他果然還是不該來參加活動的啊。
 






05、長至遠日(維勇)






  勇利抬起頭,眨了眨眼,不確定的問面前正單手撐著頭朝他笑著的維克托:「出去玩?」
  「是啊,為了獎勵勇利這陣子都這麼努力練習。」維克托不知道從哪裡翻出了一本旅遊手冊和地圖,「不遠的,我們去這裡吧。」他手指的方向是個靠海的小鎮。
  勇利有些猶豫,還在想到底要不要去的時候,他看見維克托像海一樣漂亮的眼睛被興奮染上了細碎的光,維克托笑著對他說,我們去約會吧。
  於是在回過神前,他鬼使神差的說了好。
 
  約會。
  勇利不確定維克托在說出這句話時帶了多少開玩笑的意思,他並不是個很聰明的人,很容易被對方的三言兩語調戲的手足無措落荒而逃,他想,維克托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才喜歡開他玩笑吧。
  在床上來回滾了幾圈,勇利最終還是一個鯉魚打挺得從床上跳起來,打開自己的衣櫃翻翻自己為數不多的衣服,試圖靠著自己的審美搭出一套至少跟維克托一起出門不會顯得太奇怪的衣服。早知道平常多買一些了啊,勇利有些煩惱的想著,卻又在發現自己跟明天要跟男友出門的女孩子一樣忐忑時,瞬間將往後躺,將自己埋進枕頭裡用力的蹭了幾下,露出了一雙有些期待又困惑的黑眸,與其煩惱這麼多還不如早點睡吧。
 
  隔天一早維克托看見他時瞬間愣了一下,勇利尷尬的抓了抓自己略長的黑髮,不自在的問:「怎麼了嗎?」
  「沒事,只是覺得很少看見勇利穿成這樣,很可愛。」維克托笑意盈盈的對他說,勇利穿著一件白襯衫,深藍色的吊帶長褲把好看的臀線和大腿緊緊的包裹在一起,隨便一個動作彷彿都能看見白襯衫裡漂亮的肌肉線條,這些天裡努力訓練的結果在這時候嶄露無遺。
  看著被他誇著又不好意思的勇利,維克托笑咪咪的說:「那我們出發吧,小豬王子。」
 
  最終他們是搭著電車出發的,看著灰色的水泥建築物從眼前呼嘯而過,水洗過的藍天和折射著波紋的海悠悠的在眼前鋪開,下了車後連吹來的風都帶著一絲鹹味,維克托在車上時就興奮得像個小孩子,不斷拍著漸漸出現的景色,在抵達目的地後他跳下了車,央求著勇利幫他在標示著地名的石碑前合照。
  靠海的小鎮充滿了許多賣給外地觀光客的小攤販,被串在一起的貝殼掛在店門口,風吹過響起的清脆聲響敲碎了寧靜的夏日,維克托像是第一次遠足的小孩,對每個東西都抱持著高度的好奇,口中的"Amazing!""Wonderful!"說了一路沒停過。
  太陽有點大,勇利看了看左右的小販最後決定買個冰淇淋來吃,剛說完要一個香草口味的,原本想問問維克托要不要吃的,一轉頭發現他又不見了。
  結了帳後勇利邊舔著冰淇淋邊往前沒有走幾步,就被人拍了拍肩,他想著十之八九是維克托,想叮嚀他不要亂跑的時候一轉身就先看見一個大大的淺褐色草帽,他看著維克托興奮地把它戴了上去,眼睛閃著雀躍的光芒,對他說:「勇利怎樣,好看吧,那個婆婆說是今年夏天最流行的款式喔,很多人買的,而且非常適合我。」
  勇利看著他如此開心,實在是不忍心告訴他不管是哪個觀光客婆婆都會這樣說的,但是不能否認的是好看的人穿什麼都好看,所以他還是點了點頭。
  「果然,我很適合吧。」維克托高興的拿手機自拍了幾張,剛想把勇利也拉近鏡頭裡的,卻在仔細看對方時忍不住笑了一下:「你是三歲的小豬嗎,吃東西都會沾到嘴角上。」
  勇利這才想到他剛剛想找維克托的原因,他原本打算問對方想不想吃的,話都還沒說,就看見維克托伸出了手指在他嘴角邊輕輕一抹,極其自然的將手指含入口中,看著愣著的他有些壞心眼的笑著說:「是香草口味的啊,真甜。」
  勇利害羞的覺得他連把餅乾筒捏碎的心都有了,到底是為什麼能這麼自然地做出這些動作啊。
 
  他們最後還是晃到了海邊,勇利脫掉了鞋子,捲起褲管踩進了冰涼的海水裡,將腳趾蜷起,感受沙子在腳下流逝的那一刻,他踢了踢冰涼的海水,突然聽見手機快門按下的聲音,轉過頭看見維克托拿著手機對著他拍了幾張。
  「不要拍啊。」勇利有些不好意思,他看見維克托放下手機後脫掉鞋襪也朝他走來。
  橘黃色的夕陽染紅了整片天空,他看著維克托的影子被拖得很長,最後在他身前站定,銀白色的髮絲也染上了溫暖的光輝。
  而這個人也如此溫暖的對他笑著。
  勇利趁著維克托在看風景時偷偷的轉過了頭,看著他們被一起拖得很長的影子最後模糊成一片,就像是兩條線出現的交會點,而未來也會這樣密不可分的繼續延伸下去。
  那就一起走到很遠很遠很遠的地方吧。
 







06、緩緩慢慢(維勇)






  勇利剛洗完澡走到房間時,就發現維克托捧著一本非常厚重的書興致勃勃地在看,這是一件很難得的事,畢竟他們通常都是拿著手機或直接用電視螢幕觀看滑冰比賽,平常都很少看書的。
  他搓著半乾的頭髮,好奇的湊了過去:「你在看什麼?」
  「啊,勇利。」維克托心情很好的拉著他坐在自己的腿間,接過了對方擦頭髮的毛巾,順手把書放在對方的腿上,雖然這樣的行為不是第一次了,勇利還是有點害羞,他索性拿起那本異常厚的書,翻到了正面斗大幾個《夫妻間相處之道!如何避免不吵架》的書名就出現在他眼前。
  「……維克托?」
  注意到勇利似乎有些困惑,維克托心情很好的對他說:「這是我剛剛翻到的,內容很有趣呢。」
  「……什麼?」
  勇利有點沒辦法理解對方的邏輯,雖然他們交往了有一段時間,他也知道這個他從小憧憬到大的男神有很多不同的一面,但他有時候還是很困惑維克托在想什麼。
  「像這個啊,『在吵架的時候四種話不能說,否定對方的話、否定對方價值的話、一件事否定所有事的話,還有表達消極期待的話。』」維克托伸出了手翻了幾頁,「還有這種:『在辯解沒有用的時候,一個擁抱抵過千言萬語。』這之類的,很有趣啊。」
  「嗯,那你為什麼要看啊?」
  「因為你啊。」

  維克托回答的非常自然,讓勇利疑惑的重複了一次:「因為我?」
  「對啊,我要先看了才能在下次你跟我吵架前避免掉這些。」
  「可是我覺得我根本不會對你發脾氣啊。」勇利有些不確定的說,畢竟依他的個性他實在是很難對維克托生氣,就算維克托真的做錯了什麼,他大概也氣不起來吧,「所以你不用擔心……
  「為什麼不對我生氣呢。」維克托將他轉了過來,看著坐在他懷中有些不自在的勇利,「氣呼呼的小豬我也想看到啊。」

  這是什麼詭異的興趣啊。
  勇利還來不及回應,就聽到維克托繼續說下去:「我也想和勇利經過更多事情,吵架也好生氣也好,不管是喜怒哀樂還是挫敗失落,我都想跟你一起經歷。」

  看著維克托雖然笑著卻認真的冰藍色眼眸,勇利突然間什麼都說不下去了,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從心底深處漸漸浮起,他有時候會想跟維克托的相戀是不是一場他做過最美好的春秋大夢,從小到大一直追尋的人突然回頭看著他,拉著他的手一步一步往前走,他覺得自己幸福的很困惑,有點不切實際。

  但維克托已經設想過他們這麼多的未來了。
  勇利覺得他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好像所有的事情都現實感了起來,這個人是真實存在的,而他們也是的的確確互相喜歡著對方而跌跌撞撞的相處著。
  他猜維克托已經察覺到了他不安的心思,卻用這種方法來安慰他。

  這真的是個很不可思議的人啊。

  維克托微微向前傾,將勇利抱了個滿懷,下巴抵在他的肩上,低聲的笑著說:「就連一些色色的事也想跟你一起做呢,所以早點安心下來吧,小豬。」
  勇利只好扯著對方的衣角,將溫熱的臉頰貼著對方的耳朵,低聲地說嗯。
 







04最後的那句俄語是「我喜歡你」的意思

啊,維勇真好吃,讚嘆維勇,感謝維勇

不嫌棄歡迎聊聊天啊,大家一起來廚廚維勇嘛(* /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