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冰上】國王與騎士01(維勇)

 



  鄰國發生了一件大事。

  麻雀們嘰嘰喳喳的傳達著訊息,他們飛過田野,越過山河,穿過草原,一大早落在窗外的樹上嘀嘀咕咕的播報著大新聞。

  勝生勇利推開了窗,邊吃著乾麵包邊把麵包屑分給了這群聒噪的小傢伙,麻雀們果然止住嘴了,在窗台上你推我擠的搶著糧食吃。

  「勝生!」

  「啊,來了。」勇利連忙把手上還沒吃完的麵包扳成碎塊,拿起一旁的佩劍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在同伴訝異的耳語中他聽見了今天的大消息。

  鄰國的公主被龍抓走了。

 

  「所以呢?」王位上的男子懶洋洋地撐著頭,嘴角掛著一絲笑意,看著底下激動的大臣。

  「這可是個大好機會啊!鄰國的王說如果能救回他的女兒,他就把公主嫁給他!」大臣看著私毫不重視的國王,恨鐵不成鋼的說:「這代表了如果陛下您去把公主救出來,我們就能併吞敵國了。」

  「是啊陛下,您可得好好考慮。」

  「而且陛下您尚未娶妻,鄰國的公主傳聞長的連最美的玫瑰都比不上,最純潔的水仙花在她面前都顯得相形失色。」

  看著底下嘰嘰喳喳比窗外麻雀還吵雜的大臣,維克托突然覺得好無趣啊,無論是每日聽這些閒言雜語,或是坐在這個王位上,一切都變得好無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他變得像被囚禁的公主一樣,做著讓人誇獎他的事,卻忘記自己最喜歡的事是什麼了,他是這整個王國裡最自由也是最孤單的人。

  啊啊,是從當上國王那時候開始吧。

 

  他側過臉,看著剛好路過窗邊的巡衛隊青年突然停下,像發現什麼似的小心翼翼地從地上捧起了東西。

  「好啊。」

  他的聲音比冬天的雪花還輕,悄然的融入了大臣的爭吵不休裡,他瞇著眼,看著窗外的黑髮青年左顧右盼後,單手抓著東西似的,動作有些笨拙卻不慢的往窗外的樹上爬去,努力趴在樹枝上,將手伸長,把小小的麻雀放回鳥巢裡。

  「我去吧。」

  王座上的男人轉過了頭,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看著底下瞬間噤聲的大臣們,突然起了點惡作劇的心思。

  「我去把公主……救出來。」

 

  國王將在救出公主後與她結婚。

  這件事不用半天就被傳的人盡皆知,傳聞公主有著比太陽還要耀眼的金髮,比夜鶯都還要好聽的聲音。街道上的女孩子們語氣裡都充滿著濃濃的失望和傷心,國王上任至今,他的子民都過著平靜祥和的生活,只是不知道為何他遲遲不結婚,惹的王國內未婚的年輕女子都芳心暗許,沒有人不想嫁給這位英俊又有才能的陛下。

  勇利當然也得知了這個消息,當晚他翻來覆去睡不著後最終還是拿著自己的佩劍走到了附近的紫藤花樹林下,劍式一起,招招流利的在空中劃過,颳起的劍風將綻放的小小朵紫花輕柔的吹落下來,轉身帶起的風將脆弱的紫色花朵又高高揚起,紛紛揚揚的落在他眼前,像紫色的布幕落下,恍惚間似乎又看見那個小男孩站在那,對他笑。

 

  勇利第一次見到他的陛下時他並不知道那是他將來必須以命來保護的對象。

  他家是很平常的商家,他更是普通的商人之子,本來該注定一輩子繼承家業的勇利,卻在五歲那年在與同伴玩時隨意撿起了一支樹枝,做出揮砍的動作後被人突然喊住。

  來的那個人說,他覺得勇利很有天賦。

  他說,小王子剛好欠缺親衛隊的人選。

  那你願不願意進王宮去保護他呢,他問。

  勇利頂著一張包子臉,眨了眨圓圓的眼睛,想了半天只問了一句:王子一個人嗎?

 

  當天晚上母親幫他收拾為數不多的行李時,擔心的又問了他一次,真的願意進去皇宮當騎士嗎?

  嗯。

  勇利坐在椅子上晃著小小的腳,點了點頭,認真的看著溫柔的女性說著:母親有父親在,小維有你們在,大家都有人陪。

  可是王子只有一個人呀。

  一個人很寂寞的。

  勇利認真的說著。

 

  但是等到他真正的進入王宮時,才發現自己其實只是眾多人之一,有太多人爭著要當小王子的親衛隊騎士,貴族的兒子們驕傲的鄙視著這個商人之子,認為勇利根本沒有能力跟他們競爭這個位置。勇利跟著他們一起學習王宮禮儀,卻因為沒有接觸過所以略顯笨拙;學習著如何握劍,卻連舉起都顯得費力。

  看啊,那個人一定會被淘汰的。

  勇利知道他們背後的冷言冷語,半夜翻來覆去睡不著後,他抓著他的木製佩劍溜出了房間。他前陣子發現了一片紫色花樹,因為在較偏僻一點的地方所以很少人去,每晚他睡不著時都會抓著劍去那邊不斷重複練習今天騎士長教他們的劍法,看起來簡單的一揮,都是他半夜練習不下百次的成果。

 

  今天他按照慣例的練習揮劍和平砍時,卻在練習到一半聽到了細微的聲響,勇利立刻停了下來,轉過頭看見略長的銀髮到肩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男孩站在他五步之外,月光從樹梢間漏過,映在他漂亮的髮絲上,和那雙眼裡一起流淌著淺淺的碎光。

  「我打擾你了嗎?」

  「沒、沒有。」勇利收起了劍,不知該如何是好,他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這麼晚了還會有人出現在這邊,他年紀小,心直口快就問出來了:「你是誰?」

  對方挑了下眉,似乎有點意外他會問這個問題,不過他還是笑笑的回答:「這一片林子是我的名字所命名的。」

  「所以……」勇利有些遲疑的開口:「你是妖精?」

  對方聽到這個答案忍不住大笑了出來,憋都憋不住,勇利站在一旁有點躊躇,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像櫻花林不就是會有櫻花妖嗎?

  過了一陣子對方才終於忍住了笑聲,眼睛亮亮的開口問他:「你覺得我像妖精?」

  「嗯,因為你長得很漂亮,跟母親說的故事裡的妖精一樣。」勇利認真的說著。

  「那還真是謝謝誇獎,不過我不是喔。」他笑咪咪的說,「我是維克托,你呢?」

  「啊,勇利,勝生勇利。」

  「那勇利,怎麼會這麼晚在這裡呢?」

  或許是因為夜色可以遮掩很多情緒,也或許是對方看起來太過漂亮,語氣也稱得上溫柔,勇利把白天都忍住的話在這時候都說出口:「因為我什麼都不會,劍術什麼的都很差……但是我想要當上騎士,所以要很努力才行。」

  「那勇利為什麼想要當上騎士呢?」

  「因為王子很寂寞啊。」

  對方顯然沒想到會聽到這個答案,愣了一下才笑著回答:「為什麼我……王子會寂寞?」

  「因為那個叔叔說王子都是一個人啊。」勇利睜著眼很認真的跟他說:「叔叔說如果當上了騎士,就能陪在王子身邊,那他就不會是一個人了。」

  不是一個人,就不會那麼寂寞了吧。

 

  看著對方突然間沉默了下來,勇利有些疑惑的喊著他:「維克托?」

  「嗯?」對方像是突然回過神一樣,朝他走近了幾步,「勇利想成為很厲害的騎士吧。」

  「嗯!」

  「那我變個魔法給你吧。」

  「維克托是魔法師?」

  「也不是喔。」他輕輕的拉起勇利握劍的手,朝磨紅的掌心低下頭一吻,將掌心推回勇利的左胸口,勇利抬頭看著他,兩個人重疊的手心似乎能感受到左胸口底下小小的心跳,維克托輕聲地說著:「勇利以後肯定會變成厲害的騎士的,我們約定好了,當你變成厲害的騎士時就要一直陪伴在王子左右。」

  「嗯!」

  「好了,時間太晚了,乖孩子都該回去睡覺了。」維克托放開了他,朝他笑著:「晚安啦,勇利。」

  「晚安。」

  勇利拿著他的木劍走沒幾步,突然一陣風迎面而來,他轉過了頭,卻發現樹下沒有那道銀白色的光影,只剩下被吹散的紫色花瓣悠悠的落下。



 




啊,他們什麼時候才要踏出王宮大門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