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上】國王與騎士02(維勇)

 

  勇利是在過了好一段時間後,從同伴那邊無意間聽到的消息,他才知道自己那晚遇見的是王子。

  成為一個完美的騎士很困難,要學的東西有很多,勇利稱不上是最好的學生,卻是最認真的,但成績排位還是在中後階段,因此他每晚都偷偷摸摸的溜出去練習,卻從來都沒有再見過維克托。

  有時候他想,或許自己真的是遇到了妖精也說不定。

  但停留在掌心上的那個吻還是如此溫暖。

  訓練很苦,但他卻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因為他已經跟維克托約好了,約定的事不能隨便放棄,所以再怎麼累他都咬著牙忍過來。

  勇利常常聽到維克托的事。

  聽他留著一頭到腰的長髮、聽他的劍術前陣子已經勝過了他的老師、聽他已經逐漸變成了一個大家理想中的王子。

  這些瑣碎的小事被他累積了起來,當作成長的動力,因為有朝一日要站在他身旁,所以絕對不能鬆懈。

 

  於是他終究在十八歲那年見到了傳說中的維克托。

  俊雅的王子笑著和他的親衛隊候選人們打招呼,親切的一點身分尊卑都沒有,勇利從他的身上隱隱約約的看見當初那個小男孩的樣子。

  維克托除了和大家打招呼外,也親自拿起佩劍與前幾名的候選人切磋幾下。勇利站在場外,看著銀白色的髮絲隨著動作飛舞,在空中畫著璀璨的痕跡,他的劍術乾淨俐落到一個漂亮的境界,勇利連眨眼睛都不敢,深怕會錯過一個細微的動作。候選人們果然不敵維克托,一個個敗陣下來,維克托將劍收入劍鞘裡,就連敲擊的清脆聲響都像震到了勇利的心底。

  他看著維克托拿著旁邊侍女遞上的手帕,擦去汗水時邊和剛剛切磋的人一起說說笑笑的走了過來,勇利像是呆住了一樣盯著維克托看,像是還陷在剛剛那場酣暢淋漓的戰鬥中。

  維克托在路過他身邊時停住了步伐,轉過了頭看著傻傻看著他的人,輕輕地笑了一下:「想要我指導你嗎,可以喔。」

  他的語調輕柔的像五月的春風,卻吹的勇利心底一涼,他連忙拒絕:「不、不用了,謝謝!」說完話的同時,他就立刻落荒而逃,忽視著身旁同伴們罵他不知好歹的聲音。

  勇利一直跑到平常練習的紫藤樹林下才終於停下,他沒看錯的,雖然維克托不管聲音還是眼裡都帶著笑意,卻是像是對待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一樣。

  他一直都很努力的想要成為一個可以匹配的上對方的人,所以不論再怎麼苦他都可以撐下來,就是想看見再次重逢時對方能像當初一樣對他笑笑,說:看吧,你真的做到了啊。

  但是他的王子已經忘記他了。

 

  在勇利二十一歲那年他終於成為了一個騎士,雖然跌跌撞撞歷經千辛萬苦,但當他跪在主教面前,被有些沉重的劍平放在右肩,唸出誓詞時他已經是個獨當一面的騎士了。

  在新的騎士們還在興奮的同時,騎士長偕同著王子走到了他們的面前。

  「這些都是為您的親衛隊所準備的人選,我已經事先安排好幾個不論是哪方面都良好的人了。」

  騎士長在一一喊出名字的同時,勇利能感受到他們興奮的情緒,躁動的連空氣都像是要沸騰一樣。

  「好了,這是最後一個了,其他的我們會分配到其他地方去。」

  不想要啊,不想要就這麼認輸,他一直這麼努力,就是想要站在對方的身旁。

  勇利緊咬著牙齒,雙手握成拳時卻突然被一隻戴著白手套的手輕柔但堅定的挑起了下巴,視線對上了漂亮的冰藍色眼眸,而對方帶著顯而易見的笑意。

  「這個眼神很棒啊,我很喜歡。」

  「這個黑頭髮的一起留下吧,雅科夫。」

  「確定嗎,這孩子可是偏後段的。」

  是啊。他聽見對方的聲音這樣說道。

  至於原因嘛--

  勇利已經不太確定對方在說什麼了,突然而至的驚喜就像劃過天邊的流星,有一顆就這樣落在他懷中,燃起了小小的火光,像是指引著未來的希望。

 

  鏘的一聲,勇利將劍收回了劍鞘中,他看著如今越來越茂盛的紫藤樹林,依舊悠悠的落著花瓣,像是光陰不曾眷顧過般。

  後來,也沒什麼後來了,他成為了王子親衛隊中的一人,但國王陛下的身體卻突然在他成為騎士的兩年後逐漸衰敗,於是本不該那麼早即位的維克托便臨時成了這個王國的領導者,他不知道維克托是什麼樣的心情,只是在安葬完父親的屍體後,他削去了一頭人人稱羨的長髮,在即位大典上,他從王子殿下成為了國王陛下,少去了那一點自由自在的感覺,變得冷靜而溫和的帶領著整個王國變得富饒。

  勇利站在他身後,卻覺得好像更遠了。

 


 

  「維克托,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焦躁的騎士長在主廳不斷的來回走動,「這件事不是這麼容易的。」

  「冷靜點雅科夫,這不是你們希望我做的嗎,娶一個公主回來與鄰國聯姻。」

  「是這樣沒錯,可是沒要你去屠龍啊!」雅科夫簡直快氣瘋,他在剛剛就想把那些自以為很簡單能雙贏的老臣全部揍一頓,「況且去的人這麼多,卻沒有一個人能成功回來。」

  「對我多點信心啊。」維克托朝他笑著,看著從小教導自己的亦師亦父的人,「我的實力你不是不知道。」

  「問題是你根本照顧不好自己啊!」雅科夫終於受不了,將自己的焦慮喊了出來,不要看他表面光鮮亮麗的,事實上肚子裡在想什麼根本沒人知道,又過於自我中心,從小就嬌生慣養照顧起來的人,這樣一個人出去怎麼可能讓人放心啊!

  雅科夫前思後想了一下,最終拍板定案:「我找一個親衛隊的騎士陪你去。」

  維克托聽到這個提議只是挑了下眉,並沒有太訝異,「你不覺得這樣反而會拖累我嗎?」

  「你的實力還怕被拖累嗎,總比你流浪在外面回不來好。」

  雅科夫決定後便開始喃喃自語,找哪個好呢,山姆那傢伙雖然劍術不錯但太莽撞了,巴特?不好不好,他一看就什麼都不會做……

  維克托撐著頭邊聽著雅科夫的碎碎唸,難得沒有嫌棄一回,他瞇著眼看著窗外斜灑進的日光,突然想起什麼一樣。

  「Yuri吧。」

  「什麼?」

  「我說就讓那個叫Yuri的跟我一起走吧。」

  啊啊,今天天氣真是不錯呢。

 

  Yuri。

  雅科夫在拿到騎士清單前左思右想,實在是不知道這是哪號人物,結果拿到名單後反而更頭痛了,倒不是叫這個名字的很多人,事實上也只有兩個而已,但是一個是過往紀錄看起來全都平平沒什麼突出的騎士,另一個是尚未成為騎士但成績優異的貴族之子。

  即使從小認識維克托到大,雅科夫也不敢說自己能完全了解維克托的心思,牙一咬眼睛一閉,乾脆將兩個人一起帶至維克托面前。

  誰知道當維克托看著一臉搞不清楚的勇利和一臉不耐煩的金髮少年,眉一挑指著明顯年紀還未到冊封騎士的人笑著說:「你不覺得他這個金髮走出去比我還顯眼嗎?」

  「你說什麼啊!」金髮少年亮出一口白牙生氣的說道,像隻小貓一樣虛張聲勢,「不然你覺得這頭豬比我更適合嗎!」

  豬一臉傻楞楞的看著對方指著他的手指,簡直不知道現在該做些什麼好。

  「說不定喔。」維克托笑咪咪的說,他看著勇利溫柔的問:「你願意嗎,勇利?」

  願意,非常願意,他本來應該這樣竭盡全力顫抖的喊出來才對,但過度的震驚讓他在意識到自己該回答時,他已經聽到了自己的聲音有些不可思議地問道:「為什麼……是我?」

  然後他看見了那雙像雪晶般漂亮的眼眸微微的瞇了起來,就像當年他不甘心的站在隊伍中卻被維克托點名出來一樣,對方輕鬆的語調裡帶著的笑意,過去與現在的場景融合在一起,「原因嘛--」

 

  因為你有著黑夜的眼睛吧。

  他說。



 



要準備去救公主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