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冰上】國王與騎士03(維勇)

   他們從王宮出發已經有一段路了,看著遠邊的天空已經逐漸從橘紅染成深藍,勇利騎著馬跑到維克托身旁,正想問維克托今晚在哪紮營時,維克托恰好轉過頭看他,朝他笑著說:「前方不遠處有個小村落,我們去問問看能不能寄宿一晚。」

  勇利點了下頭,夾緊了腿腹,經驗豐富的馬依從他的指示朝著前方跑去,維克托率先抵達,一個漂亮的翻身下了馬,勇利也跟在他身後。下馬後他們牽著韁繩,在這個明顯有些破舊敗壞的小村莊裡走著,從不少的木製屋子裡可以看見這個村落過往應該所擁有的繁榮樣貌,但現在只剩下少少幾戶人家的窗裡透著些微亮的燈火。

  他們找了最近的一家敲了敲門,聽到裡面有些微弱蒼老的聲音說著:「等等。」

  勇利站在門口吞了下口水,不知道這為什麼給了他一種彷彿下一瞬間會冒出鬼的靈異感。

  門在不久後吱呀的打開了,一位老婦人佝僂著身子逆著溫暖的光站在他們眼前,維克托在看到門打開時已經率先露出了笑容,語調輕柔的問:「夜安,尊敬的女士,我們是過路的旅人,請問這附近有可以借住一晚的地方嗎?」

  老婦人聽完後對他們說:「可憐的孩子們,外面肯定很冷吧,如果不嫌棄的話我這邊還有一間空的房間,可以讓你跟你的朋友擠擠。」她側頭聽了一下,微微笑著說:「聽這聲音是有馬吧,我這屋外頭有個草房,可以將牠們牽去那邊放著。」

  在安置好馬匹後,勇利和維克托走進溫暖的小屋子裡,老婦人替他們端來了兩杯溫水和兩個乾麵包,有些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家裡只有這些東西了。」

  「不會,這已經很好了,謝謝您。」勇利連忙道謝著,在室內幽暗的燈光下他這時候才發現老婦人一路都是閉著眼睛的,然而她在這邊走動卻自在的像是沒有絲毫障礙物一樣。

  「我去幫你們收拾一下房間。」

  老婦人朝他們微微一笑後走向後面的房間,在確定看不到她的身影後,勇利有些躊躇的喊著:「陛下……」

  維克托伸出了右手食指,輕輕壓在勇利似乎還想說些什麼的唇上:「我說過幾次了,在外面喊我的名字,勇利。」他瞇著眼睛輕輕一笑,「還是你也希望我喊你騎士大人?」

  「不、不。」勇利漲紅了臉,那句維克托支支吾吾的卡在喉嚨裡始終還是喊不出來。

  維克托吃完最後一口麵包後站起來揉了揉勇利的頭髮,「不用太擔心,明早我們再啟程吧,今晚好好休息。」


  當晚勇利躺在維克托旁邊的地板上卻怎麼也睡不著,婦人的床並不大,勇利再三堅持下最終以他睡地板達成協議。他翻了個身,側著臉看著床上似乎已經睡著的維克托,在這漆黑的空間裡那頭銀白色的短髮隱隱約約的閃著光輝,怎麼樣也不能明白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本來一直以為再也親近不了的人如今卻跟他踏上一段或許不短的旅程。

  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

  而這讓他有些焦躁。


  勇利受不了似的坐起了身,抓起了一旁的佩劍輕手輕腳的離開了房間,他這麼多年唯一養成的好習慣大概就是在自己很焦躁的時候會特別想要練習吧。他記得在來時看見這附近有一片不大的樹林,便打定決心往那邊走去,他在樹林間找到了一塊空地,皎白的月光悠悠地灑進了稀疏的樹縫間,勇利深吸了一口氣,抽出了劍,開始練起他熟悉的劍式。

  這套劍式他只看過一遍,就是在十八歲那年他看著維克托使出來的劍法,那時候他擺出的每個姿勢,劍鋒劃下的每個瞬間,都像是深深烙印在他眼裡一樣。那時候他才知道,有些事只需要發生一遍,就一輩子難以忘懷。

  最後一個收手時天色已經開始微亮,他想著差不多該回去的時候聽到了唏噓的聲音,小小聲的,像是在咒罵什麼似的。

  勇利瞬間不敢動了,他在糾結自己應該一走了之了還是走去看看,最終那一點好奇心戰勝了,他朝聲音的發源地走過去,手裡緊緊握著他的劍,然而在走沒幾步後他看見樹上掛著一個不大的網子,可能是想抓捕獵物用的,裡面有一個人不斷掙扎著。

  勇利連忙走向前,在拿出劍削破網子的一瞬間順手接住了掉下來的人,他原本想問有沒有怎樣的,那個人卻一手打掉自己抱著他的手,順利的跳到了地上,抬起頭後趾高氣揚的對他說:「喂、人類。」

  ……是一個矮人。


  勇利有些手足無措,他知道這塊大陸上有很多種族,卻是第一次遇見矮人,這群生物對人類不算太友好,偶爾出現也只是販賣自己做的兵器然後買酒回去大口暢飲,矮人族的兵器在市場上是屬於有市無價的那種,沒有任何種族做出來的兵器能比矮人更好了,但矮人過於隨心所欲,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就算有客戶上門委託也是看心情,這群生物的脾氣過於暴躁常常一個不開心就弄得天翻地覆。

  勇利看著只到他膝蓋高的矮人,主動蹲了下去,「您好?」

  「好什麼好啊,半夜練什麼劍,不會早點來練嗎!」矮人滿滿的不滿寫在臉上,吹鬍子瞪眼的表情讓勇利有些無奈,但總歸是一條生命,不管好像也不太好。

  「是,那我先回去了。」

  「我有說你可以走嗎!」

  勇利看著面前似乎很生氣的矮人頓時不知所措,「那您……」

  矮人卻趁他不注意時抽出了他放在劍鞘裡的劍,瞄了一眼鄙視的輕嗤了一聲:「看這劣質的打磨方式也只有人類一族才做得出來了,帶著劍而且會劍法,穿著也不像一般劍客,手指上特殊位置的厚繭,你是騎士吧。」

  勇利有些訝異對方會看出這些東西,還沒來得及說話時又聽他繼續說下去,「現在的劍士就算要磨練也不會選這條路走,常在外面的旅行者都知道這個村莊過去後原先的路都已經坍方了,根本過不了。」

  勇利想起出發前,維克托信誓坦坦指著這條路說絕對沒錯的自信神情,突然安靜了起來。

  「不熟悉路、騎士、村莊方向。」矮人瞇起了眼,帶著點肯定說:「你是要去救公主沒錯吧?」

  勇利還在驚訝對方只憑短短的時間就能正確的判斷出他的身分還有目的,就聽見矮人說:「吶、人類,你幫我做件事如何。」









原本想要一章結束掉的但看看時間好像有點太晚
而且貌似一時半刻寫不完(。

總之第一個章節是矮人副本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