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冰上】國王與騎士04(維勇)

  「勇利真是壞孩子啊,這麼晚還不睡到處亂跑。」維克托走向前,略帶抱怨的說,邊把還在發呆的勇利拉起來,拿出疊的好好的斗篷披在了他身上,一邊替他綁好繩子一邊說:「說過了幾次,在外面要喊我維克托,下次如果再犯我就要懲罰你了喔。」

  勇利看著垂著眼幫他細心整理好斗篷的維克托,在披上的那一瞬間他才意識到自己或許真的有點冷,不然怎麼現在會覺得溫暖的非比尋常。

  「喂、人類!」氣呼呼的矮人在地上跳了起來,試圖吸引這兩個人的注意力,最終牙一咬似的大聲喊說:「如果你們答應幫我,我就幫你們做一把即使是龍都能砍傷的武器!」

 

  據說,龍族有著最堅硬的龍鱗,就算是炸藥也傷不了他們,但不要小瞧了矮人的技術,沒有什麼是我的劍是傷不了的!

  矮人驕傲的這樣說。

 

  「嗯,這樣好像必須得答應了啊。」維克托摸著下巴像是很深沉的在思考。

  「……這樣會不會來不及救公主?」勇利倒是有些遲疑,矮人的請求感覺就不太好做到啊。

  「沒事沒事,這樣不是很有趣嗎。」維克托反而笑咪咪的安慰著勇利,蹲了下來看著矮人說:「說吧,你的要求是什麼。」

  「我要你們在三天後,幫我摘一朵星花。」

  矮人這樣說著。

 

  星花。

  是一種鮮少被記載的花,因為五百年才盛開一次,所以極少人看過,而且外表過於平凡無奇很容易被忽略,可是它有一個神奇的功用,就是在吃下它後能實現一個願望,照理來講這種花應該會被吵到高價才對,但因為知道的人類很少,而其他的種族對這種花都沒什麼興趣,因此在很多人眼中這就是一種傳說中的花。

  勇利是在一個又睡不著外出練劍的深夜裡聽到矮人說的,當他練到一半的時候矮人不知道從哪裡跑了出來,在旁邊嘀嘀咕咕的告訴了他。

  「那你的願望是什麼?」

  勇利收了劍也不怕髒的在他旁邊席地而坐,看著突然沉默的矮人。

  矮人不久後彆彆扭扭的說:「你們是住在艾莉家吧。」

  艾莉,勇利想了一下才想到是那個盲眼老婦人的名字。

  「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她還這麼一點大而已。」

 

  矮人很少接觸到人類。

  所以當他第一次在樹林裡看到包著破布裡的小嬰兒的時候幾乎是手足無措的,照理來講他應該直接甩頭就走,但那時候誰知道哪來的好奇心促使他向前。

  他從未看過這麼讓人憐憫的生物。

  小嬰兒沒有哭,反而像是在察覺到有人靠近她一樣對他咯咯的笑了起來,聲音就像風鈴一樣清脆。

  但是矮人也很快地發現了問題,她看不見東西。

  他躊躇了很久,最後還是抱起了這個比自己小一點的生物,趁著大半夜沒有人在的時候潛入了人類的村莊,將她放在某戶雖然不大但看起來布置溫馨的屋子前,敲了敲門板,又偷偷地躲回去隱匿處。

  他在親眼看見兩個人類打開門後驚呼著抱進去屋裡時才鬆了一口氣,後來的好幾天他都像是一直聽到風鈴般的笑聲,就偷偷的看一眼,矮人想。

  於是他親眼的見證著那個小嬰兒如何長大,就算看不見也沒關係,她總是朝氣勃勃的,整個世界都是她的遊樂園。矮人也總是在每次下定決心的最後一次後又在隔天偷偷來看,他也不懂這是什麼心情,或許就像是自己無意間灑進田裡的種子不經意發芽了,每時每刻都想看看它有沒有長高一點一樣。

  他本來以為事情會這樣繼續發展下去的,就像是一直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看夠而離開一樣。

  但某次他跟以往一樣坐在森林裡,撐著頭看著已經變成小女孩的人跌跌撞撞的往他這個方向走來。

  不妙,矮人瞬間站起來想往後退,卻不小心踩到身後的枯枝發出了聲響,他頓了一下,沒有發出聲音。

  而小女孩卻朝他這個方向笑了。

  你好,她有些緩慢的笑著說,我是艾莉喔,你呢?

  艾莉。在那一天他終於知道了這個他從小看到大的孩子是什麼名字。

  其實他本來不該理的,應該直接走掉才對,卻像第一次看到襁褓中的小嬰兒一樣,忍不住自己的聲音,開口告訴了他的名字。

 

  「她快死了。」矮人平淡的說,不見他平常趾高氣昂囂張跋扈的樣子。

  人類的壽命那麼短,短的像是還不夠他鑄造出一把劍,他還沒有看夠對方,卻即將要迎來最後的結局。

  他知道即使那朵花再怎麼神奇,也不可能讓人長生不老,但他想如果還有一點機會的話,能讓她的步伐再慢一點,一點也好。

  勇利看著安靜的矮人,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他,支支吾吾地開口:「但是她的這一生,是你賜給她的。」

  所有的愛、希望、關懷,人間許多美好的事情,都是他親手開啟了源頭。

  「啊,也是。」矮人似乎笑了起來,跟著勇利靜靜的坐著不知道在想什麼,直到天明。

 

  不正常的矮人似乎也只在那一晚出現一樣,等到了第三天傍晚,矮人帶著勇利和維克托到目的地,星花要在黑夜籠罩時第一顆星星出現後才能摘取,而星花長出的位置一向都很奇怪,矮人是研究過後才信誓坦坦的帶領他們到懸崖底下。

  「這裡?」勇利看著雖然沒有到萬丈但還是有一定高度的懸崖有些驚訝,更是感覺這個任務不好達成。

  「就是這裡!」矮人費勁的瞇起眼,指著差不多在懸崖中間突出的一塊石頭說:「那裡就是星花開花的地方。」

  「你,黑頭髮的人類,你去。」

  勇利看向指著自己的手指,雖然說他也沒有想要麻煩維克托的意思,但直接被指著還是讓他有些驚訝。

  「我不行嗎,真是難過啊。」維克托站在一旁說著,但語氣笑笑的也沒有感覺多傷心。

  矮人斜撇了他一眼:「摘取星花的必須是處子之身,不然就會瞬間枯萎,我看你感覺就沒有。」

  勇利在一旁辯駁也不是不辯駁也不是,當維克托明顯帶著笑的眼睛看向他時連爆炸的心情都有了。

  「原來如此,那加油啊,小豬騎士。」

  勇利知道他在用當初宮殿時另一個Yuri說自己的稱呼在揶揄自己,深吸了一口氣忍住臉紅,準備開始往上爬。

  這對他來講沒有很難,畢竟他從小就是比較無拘無束沒有被關著養的孩子,爬樹爬牆什麼的都沒有很難。

  這樣想想,或許他會比維克托適合?感覺維克托從小就一點是被教導著乖乖的連走路都不能太大步的感覺。

  邊這樣胡思亂想著,勇利順利的爬到了那塊稍微突出的岩石上,沒有等多久,他就突然開見縫隙裡突然冒出微弱的亮光,就像時間被拉快一樣,亮光被拉長成了一朵花的樣子,在他不再變長後勇利小心翼翼的折了下來。

  星花被摘下來後最多只能保存一小時,勇利想著連下來的步伐都變快了許多,卻在往下的腳步蹬上一塊岩石後過於大力,腳一滑沒站穩摔了下去,在他想著完蛋的同時腰被人突如其來的抱緊,往上勒著讓他下滑的速度變慢很多。

  「真的是小豬啊,回去該減肥了。」

  他抬起頭看見維克托笑著對他說,對方一手抱著他一手用力的握著插在山崖上的劍柄,勇利傻傻的看著他,完全沒有想到維克托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爬上來拉住他的。

  在勇利順利到地上時正想把花給矮人,卻發現自己的手剛剛在山崖上磨傷,手一疼便不小心的鬆開,正當他想伸出另一隻手重新抓住的同時,另外一隻漂亮帶著薄繭的手抓住了星花,那是維克托的手。

  而花沒有枯萎。

 

 

  他們連忙趕回了老婦人的家,老婦人坐在躺椅上悠悠的搖著,聽見了開門的聲音對他們笑著說:「哎呀,歡迎回來。」

  艾莉頓了一下,因為她明顯聽到了熟悉的腳步聲,有些不敢置信的問:「……西德諾?」

  矮人一開始在門外有些躊躇,聽到艾莉喊他名字的那一瞬間睜大了眼睛,拿著花走進室內,將花放進杯子裡沖了點溫水,就像是碰水的棉花糖一般,星花迅速的融進了水中,就像是杯裡有萬丈星空一般,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艾莉身邊,明明動作很溫柔卻硬要惡狠狠的說:「妳不是想看星花嗎,快喝掉然後說要活久一點。」

  艾莉笑了出來,臉上歲月的皺褶都顯得溫柔:「你還記得啊。」

  「當然啊,妳以為我像妳一樣記憶力這麼差嗎!」

  艾莉接過了杯子,語調輕柔緩慢,帶著一點笑意:「可是啊西德諾,我不想要活得久一點。」然後她在矮人震驚的眼神中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

 

  我想能看見你。

  她說。

 

  然後她緩緩的睜開眼睛,那雙未接觸過塵世的眼亮的像星空一樣。

  艾莉愉快地說:「果然跟我想像中的一樣呢。」她的眼裡滿是溫柔,「西德諾你哭的真醜。」

  「閉、閉嘴啦,臭女人。」

 

 

  最終矮人交給了他們一把劍,他看了看兩個人的體型,有些不耐煩的說:「看來比較適合那個白髮人類。」

  勇利倒是沒什麼意見,這把劍本來就交給維克托才是對的,畢竟是他要去救出公主,而且維克托在劍術上的造詣比他高那麼多,一把好劍給他也是浪費。

  「黑頭髮的。」矮人叫住了他。

 

  我沒有東西可以給你,但你的勤奮是最好的武器。

  他這樣說。

 

  他們最終在晨曦裡向這個小村落告別。

  艾莉和矮人在充滿希望的暖光裡向他們揮手,兩個人打打鬧鬧的身影好像又瞬間回到小時候一樣。

  「勇利?」

  「嗯。」他轉過頭看見維克托疑惑的眼神,有些尷尬的笑著解釋說:「我覺得說不定這樣也很好。」

  生命是不對等的長,即使不能長長久久,也能夠一世相守。

  維克托似乎從他的眼裡看見了什麼,忍不住的笑了出來,愉悅的說:「勇利你啊,真是個好孩子呢。」

  「欸?」

  「走吧,我們要往下個地點前進了。」

  「好的,陛……」

  「嗯?」

  「……維克托。」


 




第一個小故事結束了真是可喜可賀
我覺得這篇已經完全往我沒有預料到的地方前進了

感情要慢慢培養的嘛,讓他們細火慢燉吧(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