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上】國王與騎士05(維勇)

  一開始他其實是有點擔心的,但看著維克托已經興致勃勃的下了馬,似乎已經做好了紮營的打算,便也放鬆了許多。他下了馬,看著維克托已經從附近找了一些乾樹枝過來,看那個手勢感覺就是已經做好了鑽木取火的準備,在他磨傷那雙漂亮的手的同時,勇利連忙出聲喊住了他:「我來吧。」

  他從隨身的備用袋子裡掏出兩塊打火石,在知道他要和維克托踏上旅程前,勇利就已經徹夜設想了旅程中會需要的東西,為了以防萬一他什麼都帶了點,最後還是因為覺得袋子太重而拿了一些出來。

  嚓的一聲,在打火石摩擦過後出現的細微火光終於將這堆乾材燃了起來,維克托看著燃起的火光興奮的說著:「真是太厲害了,勇利真是不可思議啊。」

  「啊、不,這沒什麼的。」只是普通的一件事就能讓維克托這麼驚訝的讚賞他,這讓勇利不自覺得就隨著火光染上了雙頰的緋紅。

  「不,這很厲害的。」維克托眼睛發亮的看向他,有些好奇的問:「勇利怎麼知道這麼多事的。」

  「因為騎士的課上都有教。」尤其是王子親衛隊的騎士,不管是野外求生還是最基本的騎術劍術,就連廚藝他都學了一點,就是為了以防萬一。保護人身安全、滿足基本需求,他們從剛進入王宮的那一瞬間就已經背上了與其他騎士不一樣的更重的責任。

  但勇利從來沒後悔過。

 

  「那你是什麼時候加入的?」

  「大概是……五歲的時候?」他自己也有些不確定。

  「真是了不起呢。」維克托坐在地上,那雙漂亮的冰藍色眼睛帶著笑意越過溫暖的火光看著他,有些遺憾的說:「真想看看小時候的勇利呢。」

  啊,不妙。

  勇利瞬間站了起來,有些慌張地說:「我去看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東西。」

  話一說完就急急忙忙地走了,留下維克托映著火光的眼睛,一瞬間沉著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心思。

 

  雖然說早就知道對方已經不記得了,但突然被這樣提起勇利還是慌張的不知所措,他從沒打算跟對方提起小時候的那個約定,有些事過了就是過了,想不起來也就算了,他明明在心裡告訴過自己千百遍,卻在正視到那雙熟悉又陌生的冰藍色眼裡時瞬間潰堤,他必須不斷地暗示著自己那只是童言無忌,不然傻傻守著那個願望至今的自己簡直就像是笑話一樣。

  他從來都沒有打算把自己以往的努力都變成笑話,所以在出發前的那個凌晨,他就告訴自己他是他的騎士,而自己的責任就是保護著維克托救出公主。

  他其實也暗自想過,會不會維克托也記得他?但這樣的想法就算在腦中跑過一百遍也沒用,只會把自己搞得心神不寧。

  他討厭患得患失的自己。

  與其這樣子,不如一開始就畫下界線,搞清楚自己的定位,才不會因為一時的情緒搞得大家都尷尬。

  或許他已經弄砸了,勇利懊惱的想,即使只有一瞬間,他也似乎瞄到了維克托有些驚訝的臉,不如等下跟維克托說他是因為想上廁所才走的這麼急?


  想著想著,勇利就冷靜了一點,正當他打算回去找維克托時,聽到旁邊的樹叢傳來短短的一聲驚呼。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靠著微弱的月光勇利看見一個衣著樸素的少女。

  「那個、妳沒事吧?」勇利有些猶豫地問著,他看見少女抬起了頭,清亮的眼神帶著微微水光,清秀的臉龐卻帶著一種無法抗拒的魅惑感。

  「這裡是哪裡,我走了好久都走不出去。」少女泫然欲泣的說著,聲音卻像夜合花一樣帶著誘惑的香氣。

  勇利注意到她的腳踝受傷了,想了想後有些尷尬的說:「我的同伴在前面,不然我先帶妳過去?」從小學到大的騎士精神告訴他,不能忽視孤立無援的人。

  少女朝他伸出了像玉般潔白的雙手,勇利微微在她身前蹲下,把少女背了起來。

  「你是騎士嗎?」少女說話間似乎都帶著香氣,吐息在勇利的脖子上讓他瞬間僵硬起來,似乎很不習慣跟別人這麼接觸,勇利連背少女的動作都只敢輕輕地抓住膝窩。

  他為了轉移注意力,只好隱約的回答:「嗯。」

  「真是善良啊,騎士大人。」少女在他背後輕輕地笑了起來,勇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有東西輕劃過自己的脖子,「這麼善良的人,可是很危險的喔。」

  勇利還沒聽懂他的意思,就突然聽到維克托的聲音對他大喊:「勇利,低頭!」

  欸?

  即使不明白,但身體卻下意識的在維克托話音剛落的同時動了起來,他感覺到破風聲從他的頭上飛過,背後的重量突然一輕,他轉頭看見身後的樹上插著維克托的短刀,在他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同時,他被維克托用力的扯到了身後。


  「哎呀哎呀,不要這麼生氣嘛,我什麼都還沒對你的小騎士做啊。」

  剛剛明明腳受傷的少女此刻卻笑咪咪的坐在樹枝上晃著腳,語調輕鬆又愉快。

  「魅族,你想做什麼?」

  維克托雖然恢復了平常的聲音,但是勇利站在他身後卻能看見他有些緊繃的樣子,他有些遲疑的想了想後,勇利伸出了手握了握維克托的手,傳達著他沒事的意思,然後他看見維克托的肩膀微微放鬆了下來。

  「我什麼都還沒做啊。」少女微嘟起紅唇,有些氣餒的樣子,即使是這副姿態也有說不出的迷人。


  這個時候勇利終於想起了為什麼維克托會這麼緊張的原因。魅族,一個人數稀少但卻各個都有著不同迷人姿態的種族,他們可以輕而易舉的迷惑人心,像是編織著一個蜘蛛網似的替迷路的旅人織出一個溫暖的夢境,直到他們深陷其中再也走不出來。

  勇利這時候才後知後覺的想到,或許對方剛剛那些小動作都是魅族施放能力的關係,但他卻沒有什麼特殊感覺的樣子。

  或許對方也是這樣想的,於是他聽見少女悅耳的聲音笑著說:「吶、把那個小騎士借給我一天吧,這樣我就告訴你們怎麼走出這個森林喔。」

  「這就不用了,我們可以靠自己走出去的。」

  少女又笑了起來。

 

  「走不出去的喔。」

  她說。

 

  因為你們已經困在夢裡了啊。


 





又要拆成兩篇寫了_(:3 」∠ )_
不是因為故事太長只是太晚了(睏
這個章節明天解決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