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冰上】短篇07~08(維勇)

 07、不算喜歡








   「拜託你了,勇利。」優子雙手合十的朝他請求著:「我已經叮嚀她們三個要乖點了。」
  「啊,這沒什麼事啦。」
  「我跟小豪會盡快趕回來的。」
  「好的,路上小心。」
 
  在朝優子揮了揮手後勇利蹲了下來,朝眼前這三個古靈精怪的三胞胎笑著說:「那今天就請妳們多多指教啦。」
  「我們會很乖的!」
  「不會給你添亂的!」
  「不讓我們做什麼就不做什麼!」
  「所以--」三胞胎互看了一眼,異口同聲的大聲說:「我們可以去看維克托的房間嗎?」
  「……不行。」
 



  在商量後他們決定到房間打牌,三胞胎也不知道從小怎麼長大的,每個拿起撲克牌都架式十足,她們三個互看了對方一眼,在勇利感到不妙的時候同時開口。
  「這樣玩牌太無聊了。」
  「要有懲罰吧。」
  「那就大冒險好了。」
  勇利想著她們都沒多大,自己好歹都是個成年人了,不可能連玩個牌都會輸吧?帶著這樣的心態,勇利欣然接受了這個提議。
 
  然而事實證明他還是太年輕了。
 
  勇利戰戰兢兢的從流麗的手中抽取牌卡時,一翻過來小丑揚著誇張的笑臉像是在嘲笑他一樣,而對方卻從他手裡輕而易舉的抽出紅心三,配成對扔到地板上。
  「啊,勇利輸了。」
  「輸了呢。」
  「那要懲罰他什麼好呢。」
  三胞胎圍在一起竊竊私語地討論著,最後轉過身來告訴他:「你用手機隨便挑一個人告白吧!」
  「欸?」勇利愣了一下,頓時不知所措了起來,「這不好吧……
  「這可是懲罰。」
  「你想欺騙小孩子嗎?」
  「哇喔勇利真是個過分的人!」
  看著三個小孩的眼神攻勢,勇利最終還是敗陣下來,他打開了手機,想想還是用簡訊好了,至少不用面對到已不已讀的尷尬問題,剛打好了「我喜歡你很久了,多謝以往的關照」這句話,手指在聯絡人滑了半天,最終還是決定傳給美奈子老師好了,對方肯定覺得他在開玩笑,稍微解釋下後也就不會在意這件事了。
  打定了主意按下的同時,三胞胎想看他傳給誰在後面推擠著,他手一滑點到了下方的聯絡人,右手原先已經做好了按下發送的準備,於是他眼睜睜的看著這封簡訊發到了完全沒有預想到的人的手裡。
 

  完了。
  勇利看著手機愣愣地想著。
  三胞胎湊近了看,在聊天欄上看著上方斗大的名字寫著維克托時都瞬間安靜了。
 

  不對啊,這時候根本不是發呆的時候,勇利急急忙忙的編輯下一條訊息,希望能在對方看見前解釋清楚,他從來沒有想過他會有這麼犯蠢的時候。
  手中那一條「不好意思傳錯了」都還沒發出去的同時,他就已經迅速無比的看見了回信冒了出來。
  『勇利的告白真熱情啊,原來你這麼喜歡我。』
  不不不不不,沒有這回事啊。
  勇利慌慌張張的刪除了剛剛那條訊息,順手就打了一句「沒有喜歡你」傳了過去。
  盯著聊天紀錄,勇利又瞬間覺得自己剛剛回的那句話很奇怪,他只是想表達不是喜歡你,只是傳錯了而已,這樣也不對,他其實沒有打算跟誰告白的,這都只是懲罰而已啊。
  他懊惱的想要亡羊補牢,打算打一條長長的簡訊解釋來龍去脈時,聽見身後的拉門被拉開的聲音,他轉頭,看見維克托倚在門邊。
 

  「勇利原來不喜歡我啊,真是難過。」
  話是這樣說,但那雙眼裡明顯含著笑意,也看不出多難過的感覺。
 
  勇利原本手忙腳亂地想解釋不是的,結果話一說出來就變了調:「……不是喜歡。」他頓了一下,「也不能說不是喜歡,可是你是我一直憧憬的人,一直追尋的目標。」
  勇利想他怎麼這麼口拙呢,最終還是鼓起勇氣看向維克托:「這樣子,或許也算是喜歡?」
  維克托看著那雙黑眸裡閃爍著一絲不確定卻又充滿期盼,人生少數感受到啞口無言的時候,這可真是新鮮啊,似乎在認識勇利後他體會到了很多從未想像的事。
  但是倒也不討厭就是了。


 
  「……你可真是,喜歡我啊。」
  「欸?」
  維克托看著一臉慌張的勇利忍不住笑了,他想未來說不定會更有趣的。
  吶,讓我看看更多不一樣的你,和更多不一樣的我自己吧。
 


  這樣子,說不定有一天我也會喜歡上你的。
 






08、新的一天






  唰的一聲,鵝黃色的窗簾被瞬間拉開,暖洋洋的日光一瞬間跑進了室內,逗留在側睡的人赤裸的背部上,雜亂的紅痕隱隱約約的透漏著曖昧的氣息。
 拉開窗簾的人轉身走到床邊,俯身下去輕輕喊著:「勇利,該起床啦。」
  床上的人微微皺著眉頭,翻正了身,似乎沒有要醒來的意思。
  維克托雙手捏上他的雙頰,微微施力往兩邊扯,將勇利的臉拉的長長的,略帶笑意的喊著:「起床啦,小--豬--」
  勇利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著眼前放大版的維克托,眨了眨眼還是有些意識不清的樣子,維克托看他這樣覺得很有趣,俯下身給了他一個輕柔的吻,「早安啊,我的睡美人。」
  「啊、早。」像是被剛剛那一吻嚇醒了一樣,勇利終於回過神來,這時候才記得他已經回到家了。
  「要趁著今天趕快打掃呢,不然晚上就要吃年夜飯了。」維克托邊說著邊撿床邊散落一地的衣物,無視著在床上紅著臉的勇利,抱著衣服走出房門,過了沒多久勇利就聽到洗衣機啟動的聲音。
 
  ……啊是呢,他回到家了。
  勇利看著皺褶的棉被呆呆的想,十二月中他們剛參加完大獎賽決賽,在當地消磨了一些時間後才風塵僕僕地回國,恰好也是剛要過年的時候了,主辦單位熱情的招呼他們在國外體會不一樣的新年,兩個人卻在沒有商量的情況下異口同聲地拒絕,畢竟再新鮮的地方但終究還是沒有在自己家好。
 
  家啊。
  現在想想都還是會覺得跟夢境一樣,勇利邊刷著牙邊想,他從未想過會和另外一個人有著共同私密的地方,從此之後無論艷陽高照還是颳風下雨,都有個這樣的地方能讓兩個人躲起來說些悄悄話,或是做些親密的事,更或者是什麼都沒有做,一杯茶一杯咖啡悠悠的沉澱一個午後。
  他走出房門後看見維克托正擺弄著有些焦黑的土司,穿著圍裙一副大廚神氣樣的將碎掉的蛋鋪在吐司上,勇利走了過去,接過他手上的鍋鏟和鍋子,放了兩片培根下去煎,哧的聲響連同香味瞬間朝鼻尖襲來,當他正在把培根翻邊時,維克托親了下他的臉頰。
 
  「勇利跟這早餐一樣美味呢。」
  勇利瞬間又紅起了臉,即使跟維克托交往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但他還是沒有辦法習慣對方這種直來直往的讚美。維克托看著他又說不出話的樣子笑咪咪的打開了冰箱倒了兩杯牛奶,在他端上桌時勇利也剛好煎完,兩個人在不大的方形黑桌上一人一邊的坐著,吃著一頓平凡又美味的早餐。
  在吃完飯後他們終於動手開始打掃,平時長期不在的時候他們也會請人來打掃所以並沒有特別的髒亂,維克托在洗碗的同時勇利繞去陽台將剛洗完的衣服晾了起來,帶著清香的洗衣精味在太陽的照射下暖洋洋的帶著居家的味道。


  勇利繞去了廁所準備刷浴缸的時候發現清潔劑沒了,於是他繞去書房想問維克托,卻發現對方根本沒有在打掃,反而在地上鋪散了一地的相簿津津有味的在看著。
  「啊,勇利你來啦。」一點也沒有被抓包在偷懶的心虛感,維克托反而還笑意盈盈的招手示意著勇利來他身旁。
  勇利走了過去,湊近一看就看到自己穿著維克托青少年冠軍時穿著的那件表演服裝,一臉青澀又堅定的跟維克托站在頒獎台上。
  「不要看這個啊!」勇利手忙腳亂的想要搶過那本相簿,那是他第一次跟維克托在大庭廣眾下的合照,當時還覺得自己異常幸運怎麼能遇到這樣的一個人,現在看起來卻是滿滿的不好意思。
  維克托在勇利手伸過來的一瞬間將相簿舉高,勇利沒有瞄準好距離直接往對方的懷裡撲了過去,維克托順手將畫冊放在一邊,將不請自來的人穩穩地抱進了懷中,「為什麼不看呢,那時候的勇利多可愛。」
  「……因為很不好意思啊。」將臉埋進對方懷中,勇利悶悶地說。
  「怎麼會呢,勇利到現在都很可愛喔。」維克托笑著輕咬了對方已經染紅的耳朵一口,看著對方一臉你騙人的眼神,心情愉快地補充了一句:「真的很可愛啊,那時候的炸豬排告白……
  「哇啊啊啊不要說了啊!」




 
  在經過一天的打打鬧鬧和偶爾分心的大掃除後,當維克托擦拭床頭櫃時勇利已經走進廚房準備好了年越蕎麥麵,或許是從小就看著媽媽煮菜給客人吃的關係,所以勇利的廚藝也出乎意料的好,他們在家時多半都是勇利在下廚,維克托假藉著學習之名行搗亂之實,好幾次都差點被勇利趕了出去。
  吃完晚餐後他們窩在沙發上看著熱鬧的綜藝節目,看著節目上載歌載舞的藝人才真正有一種「今年真的要過去了啊」的感覺。
  勇利在看到快睡著時為了打起精神去洗了個澡,洗完後邊揉著未乾的頭髮邊催促著維克托也去洗,當維克托出來後看見的就是髮尾微濕,坐在沙發上很明顯一副快睡著的人。
  維克托朝他走近,清楚的看見了那雙黑眸因為睏意染上的水光,很明顯意識有點不清醒,亮晃晃的像是被他欺負過一樣。
  其實勇利平常的體力也沒有這麼差,只是昨晚被維克托鬧得太晚睡,今天起床又在打掃的關係,實在沒什麼精力可以像以前一樣靠著綜藝節目就能守歲到天亮。
 
  維克托剛在沙發上坐下,勇利就乖乖地湊到了他身邊,維克托摸摸他潮濕的髮尾,邊不經意的說:「勇利,你今年的新年希望是什麼?」
  「嗯。」勇利努力地眨了眨眼想讓自己清醒一點,大腦在運轉了幾秒後似乎才意識到維克托的問題,「……想和維克托吃更多的炸豬排蓋飯,想成為最好的炸豬排。」或許是因為太想睡的原因,勇利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想讓維克托、更喜歡炸豬排……
  聽到這個答案維克托忍不住笑了出來,睏頓的勇利已經無法理解他的情緒了,只是疑惑的看著他。
  「沒事,只是沒有想過會聽到這麼可愛的願望。」
  是真的沒有想過,他已經這麼喜歡勇利了,該怎麼更喜歡呢,這樣想想反而有點期待啊。
 
  「那我的新年願望是……」維克托興致勃勃的開口,卻在意識到右肩上傳來的溫熱和重量時瞬間停住,他看著已經靠著他睡著的人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他輕輕的在勇利的眼皮上吻了一下,「初夢要夢到我啊,勇利。」維克托想想,再次強調:「一定喔。」
  他拖過沙發上放著的薄毯蓋在對方身上,隱隱約約的聽到了外面傳來慶祝的煙火聲,道別著過去的一年,歡呼著新的一年到來。


  真好啊,又是一個有你的明天呢。










噗浪放很久貌似寫不到第三篇
所以先放上來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