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上】狩獵者與遲鈍者01(維勇)

 

 

  銀白色的月光溫溫柔柔的撒在緩悠悠的海面上,略冷的海風吹過搖曳成一首平穩的搖籃曲。原本波光粼粼的水面卻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劃過似的,湛開不正常的漣漪擴散,突然間有道一閃而逝的光破開表面,冰涼的水珠順著銀白色的長髮落到白皙的臉上,冰藍色的眼眸眨了眨,突然間向著燈光閃爍看起來繁華的陸地笑了下。

  霎時像三月春風暖花盛放。

 

  「卡!這條過了!」

  隨著不遠處的男子大喊的聲音,勇利連忙拿起旁邊放著的厚毛巾還有保溫杯衝向前,現在正是逐漸轉涼的秋天,何況是夜晚的海邊,勇利自己什麼都沒做都穿著厚厚的外套,他看著維克托似乎有些泡皺的手皮心都揪了一下。

  緩緩步上岸溫柔的笑著拒絕旁邊的人善意的幫助,原本看起來一派輕鬆的維克托卻在看見努力鑽進人群中的勇利時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像是受了什麼委屈似的說著:「好冷啊勇利。」

  勇利完全忽視對方露出的好身材,趕忙的將手上的大毛巾披在對方身上,拉到前方裹得緊緊的,聽著維克托輕輕的打了一個噴嚏把手上的保溫杯塞進他手裡,「這是麻煩餐廳剛煮出來的薑紅茶,你趕快喝。」

  他拉著維克托在旁邊的小椅子上坐下,將放在一旁的厚外套披到他身上,看著對方低著頭喝茶時將小毛巾拿了過來輕柔又小心翼翼的擦著對方濕淋淋的頭髮,勇利不敢太大力,像維克托這樣子的藝人通常都會替身體部位投保的,他不知道其他人的價格,但憑維克托精緻又帥氣早早靠外貌在演藝圈闖盪的人,想必這張臉的價格大概是把十個他賣了都賠不起的價格。

  而且這個導演是出了名的嚴,常常為了一個鏡頭計較許久,只要一個不滿意就重新開始,維克托算是劇組裡很少重來的人了,但今晚這場戲為了強調視覺效果還是不斷的重複了好幾次,勇利在岸上看的心急,卻又不能說什麼,只好跑回去麻煩飯店的餐廳煮一些驅寒的飲品。

  要是感冒就不好了,勇利還在煩惱要不要晚上去多要一床棉被時,突然被一隻還沒回溫略顯冰冷的手壓住了自己正在擦維克托頭髮的手上,維克托微笑著將他的手拉了下來握住,眼底充滿著笑意。

  「不用擔心,alpha可是沒有那麼容易生病的。」

  「但是這對身體很不好啊……」

  「那勇利今天晚上跟我睡如何?」

  「這不太好吧。」

  「勇利怕被誤會嗎?」

  「我是個beta有什麼好誤會的。」

  「那就這樣說定啦,如果你不來我就去你房間了喔。」

  勇利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導演就走了過來像是要跟維克托討論接下來的劇情似的,勇利不敢多說什麼,從隨身包包中拿出一個紙杯原本也想替導演多倒一杯時,卻被正在討論的維克托拉住了手,不讓他動一樣,勇利有些疑惑但又不敢太大動作的掙開,只好乖乖地在一旁站著等他們把話說完。

  等到討論結束後,勇利還沒有開口問怎麼了,維克托反倒先用有些幽怨的眼神看著他:「這不是勇利替我準備的嗎?」

  「是啊。」

  「那怎麼可以分給別人。」

  看著維克托一臉理直氣壯像是小孩一樣霸道的神情,勇利只好安撫似的說:「好好好,都是你的。」

  勇利看著又瞬間笑出來滿意喝著杯裡的茶的維克托,想都沒想過自己一直憧憬的偶像是這樣子的。


  維克托是個alpha,在這個本來就以少數alpha稱霸的世界裡更是其中的翹楚。剛出道時才是個青少年的他那張中性的漂亮臉蛋就已經獲得一片讚揚,大家都以為這麼漂亮的人會是個omega,很多人都早已蠢蠢欲動著,卻在成年的檢查結果上證明他是個alpha讓許多人失望,但又有更多人燃起了希望想要接近他,畢竟不論是名揚國際的顏值或是早早就拿過影帝頭銜的演技,還有對外一向親和力的超高的態度,維克托怎麼說都是一個不老的神話一般,反而等他越長越大成年時那股逐漸成熟的魅力更是虜獲了大家的心。這當然也包括勇利的,他從小就看維克托演戲,所有維克托演過的腳色他都能倒背如流,他就像是所有情竇初開的小男生一樣,傻傻的追著人家跑,當然,他從未想過自己會有變成對方助理朝夕相處的一天。

  維克托又下場去拍戲了,趁著這個時候勇利走到了附近商家外的投飲機,想投罐熱飲來喝。

 

  勇利是個beta,而這個世界對beta而言是很奇怪的,他曾經見識過在路上走到一半有些人瞬間回頭,露出驚訝沉迷的表情,互相看了一眼後往同個方向奔去,那時候勇利還不知道什麼叫做omega的發情期。

  高中的時候坐在他隔壁桌一個眼睛大大看起來特別可愛,說著不太標準的日文的少年突然有一天就不來了,有人來幫忙他整理剩下的東西,他在詢問後才得知對方前幾天剛被檢查出來是個omega,不適合跟一群alpha和beta同班。

  勇利還親眼看過班上本來特別不合的資優生和壞學生,在日常的冷言冷語後開始準備動手腳,壞學生卻在提起對方衣領的同時兩個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後直接親了上去,要不是因為還有點理智在不然他們可能就直接在教室滾起了床單。

  勇利想了想,這世界最可憐的或許是男beta了吧,alpha和omega每次都能請一個星期的發情假,女beta還能請個生理假,男beta呢?

  產假?

 

  還在胡思亂想時,他卻感覺到有人摸了下他的屁股,顯得性感低沉的聲音在他耳旁低低的喊著:「勇利。」

  「……克里斯!」勇利嚇了一跳,連忙往旁邊閃了下,看著微微低下頭看著他的男人。

  「你似乎瘦了一點啊。」克里斯倚靠在投飲機上,半側著頭用著迷倒一堆少女的琥珀色眼睛笑著看向他:「怎麼,跟著維克托很累嗎?」

  「不會,維克托對我很好的。」

  「看起來他把你調教得很好啊。」克里斯站直了身體,朝勇利走近了一點,靠著販賣機散出的微弱燈光,勇利似乎能看見他眼底一點調戲的笑意:「說起來你真是讓人忌妒啊,竟然就這樣霸佔著他。」

  勇利一瞬間啞口無言起來,他知道當他被宣布調派到維克托身邊當生活助理時許多人都是用又羨又妒的眼光看他的,連勇利自己都搞不懂怎麼會突然被調過去,當他第一次去維克托家還在忐忑該怎麼辦時,對方卻穿得一身居家,打開門笑著看著他,『勇利?』

  『啊、是!』

  『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看著對方溫和乾淨的笑容和從來不會出現在電視上的輕鬆模樣,勇利鼓起勇氣伸出了手,輕輕地握住了對方白皙溫暖的手,拉著行李踏入這個以後要共同生活的地方。

  雖然剛開始的時候生活上總有點摩擦,但兩個人都盡力去配合對方,現在不論做什麼事都挺順的了。

 

  克里斯看著沒有回應他的勇利,微微低下了頭在他耳旁嗅了一下,問說:「你今天很少跟維克托相處?」

  「對,因為有行程要趕,所以今天的戲比較密集。」

  「難怪啊,你今天身上沒有那麼討人厭的臭味了。」

  「什麼?」

  勇利有些疑惑,他平常都有洗澡啊衣服也有每天換,怎麼會有味道?

  他看著克里斯微微笑著,似乎想告訴他的同時,背後突然傳出了維克托的聲音,喊著:「勇利。」

  勇利轉過了頭,看見維克托穿著大衣頭髮還是溼答答的樣子,原本想湊上前的,克里斯卻比他早行動,他走向前不知道跟維克托說了什麼後轉頭笑著對勇利揮揮手。

  「維克托?」勇利走向前看著似乎在發呆的人,有些疑惑的喊了一下。

  「嗯?」維克托像是突然回過神一樣,突然往前抱住勇利,有些可憐地抱怨著:「好累啊勇利,背我回去吧。」

  「這是做不到的,請你自己走。」

  勇利感覺到自己的頸後被維克托溫熱的氣息吐息著,有些癢的想動一下時卻像是被摸了一下頸後,「維克托?」

  「沒什麼,我們回去吧。」

 

  當維克托洗完澡後他穿著浴袍,稍稍的拉開前襟露出了肌理分明的漂亮線條,充滿自信的出去時卻發現勇利已經陷在暖和的被窩裡睡著了,對方可能原本有想要等他的意思連眼鏡都還戴著,卻一不小心敗給了睡魔,軟呼呼的臉蛋已經睡得有些紅了,看起來已經睡了一段時間。

  維克托無奈地拉攏了浴袍,輕手輕腳的鑽進被窩裡,幫他把眼鏡拿起來放在床頭後,將勇利原本躺的好好的睡姿拉近自己懷中,他低著頭嗅了嗅對方身上剩下的沐浴乳味道,他原本蓋在對方身上的氣味已經沒有了。

  『你的小beta還不知道你在他身上留氣味警告別人嗎?』克里斯在臨走前對他輕聲的笑了下,『再這樣有一天他會被搶走的喔。』

  維克托看著睡在他懷中毫無防備的勇利,戳了戳他的臉頰,低喃著說真像隻小豬啊。

  他撫開了勇利脖子後略長的髮絲,輕輕地咬了一口,然後在耳邊小聲地說:「趕快發現啊,勇利。」

  躺下來重新將對方擁入懷中時,維克托能感覺懷裡的beta已經漸漸重新染上了他的氣味,於是愉悅地閉上了眼,準備與對方一同進入夢鄉。

  這個人才不可能被其他人搶走,他有耐心的慢慢將勇利追到手,留下氣味也只是為了警告其他人不能碰這個人而已。


  這可是alpha的任性啊。




 




LOFTER一百粉賀的點文
加上火火要的ABO設定

應該不會太長因為我國王與騎士還沒寫完不敢亂挖坑(有自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