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上】狩獵者與遲鈍者06(維勇)

 

 

 

  今年勇利生日的時候維克托恰巧沒工作,不過他前一晚是工作到半夜的,維克托難得的沒在回程的車上睡著,明明是一副困倦到不行的樣子,但還是強撐著精神要跟勇利講個一兩句話。當勇利還在疑惑維克托反常的行為時,維克托的手機卻突然響起,勇利在想著這旋律好耳熟的同時聽到一個熟悉到不行的聲音,當他意識到這是什麼的時候維克托已經滑開螢幕將他關掉了。

  「維克托這……」

  「勇利,生日快樂!」

  勇利說到一半的話被維克托笑咪咪的打斷了,勇利懵了一下,發現自己握在手上的手機螢幕突然亮起,大大的00:01就這樣闖進他的眼中,下面順帶著的是披集傳來的祝賀訊息。

  「這次我是第一了吧。」維克托將頭壓在勇利的肩膀上,跟著他一起看著尚未點開的只顯示了前半句的生日訊息,明顯帶著睏意的聲音卻隱隱的染上了一些得意。勇利這時候才意識到對方手機剛剛響起的是鬧鐘鈴聲,難怪他之前好像都沒聽過。

  「謝謝。」勇利下意識的道謝後才像意識到什麼一樣,有些慌張地說著:「不是、那個音樂……」

  「啊,你說我的起床鈴聲嗎。」維克托卻毫不避諱的笑著說:「是勇利上次唱的歌喔。」

  他唱的歌!勇利睜大眼睛完全不敢想像,他什麼時候唱歌被錄下來的?

  當勇利還在震驚時就聽到維克托悠悠的說:「上次勇利真是厲害啊,在我沒注意到的時候就咻地一樣衝上去搶了麥克風喔。」

  「上次?」

  「嗯,是披集生日那一次吧。」

 

  維克托瞇著眼睛想起當時的場景,那時候他只是分心跟克里斯說個幾句而已,沒想到勇利沒注意到桌上不同的調酒,隨便拿了一杯顏色漂亮的就喝掉了,可能是因為覺得味道不錯的關係,在維克托發現的時候已經躺著兩三杯殘骸了。後面幾杯的濃度倒是還好,畢竟維克托已經預先將濃度比較高的拿遠了,至於勇利怎麼會喝下這杯濃度比較高的……他轉頭看向聳了一下肩的克里斯,對方無辜的笑著說:『我只是隨手一放,沒想到會被勇利喝掉了。』

  勇利對於自己的工作總是兢兢業業全力以赴的,不容許自己在大庭廣眾下失態,所以就連維克托自己都沒看過對方喝醉的樣子,維克托一方面有些擔心隔天宿醉的勇利,一方面又很好奇他喝醉是什麼樣子。

  剛喝醉的勇利呆呆的,眨著茶色的眼睛看起來格外濕潤,一副傻傻的樣子,維克托輕聲喊他時,勇利也只會愣愣的用著帶點鼻音的聲音模糊的嗯一聲。

  這樣的勇利乖的讓他有點口乾舌燥,維克托想著,但又想把人抱進懷裡輕輕的拍拍頭。他站起來想為勇利倒杯水時,原本坐的好好的人卻突然站起來,往台上衝去,搶過正在大聲唱自己主題曲的JJ的麥克風,倒是胡言亂語順著唱完了。看著台下歡呼鼓掌的眾人和拿著手機拍得津津有味的披集,勇利霸佔著麥克風準備唱下一首,維克托想上前把勇利帶下來時,卻被克里斯攔了下來,對方看著他笑著挑了一下眉,他這時候才注意到不知道是哪個好事的人插播了一首最近主打的輕甜情歌,由於大街小巷路上都會放的關係,勇利當然也會幾句。維克托看著勇利隨便哼哼的帶過了主歌,在滿頻幕的我喜歡你的歌詞當中轉頭看見他,然後深褐色的眼中突然亮了一下,笑著對他唱了起來,即使在漆黑的包廂中,維克托似乎也能看見對方眼底閃爍著的光。

  『這樣可是犯規的啊。』維克托撐著頭看著開心唱著的勇利,有些無奈地低聲說著,向不遠處的披集示意了一下後,在勇利唱完正氣勢騰騰的準備跟JJ搶麥的時候把人一把攬住。

  『嗯?』勇利察覺到是維克托的時候倒是挺開心的一把抱住他的脖子,『維克托!我一直很喜歡你,幫我簽個名吧!』

  維克托倒是有些意外聽到這句話,雖然他從剛開始就知道勇利是自己的粉絲了,不過他一直都很盡自己的本分,踰矩的話或行為幾乎沒出現過,但沒想到喝醉的他會這麼坦承,想到這邊維克托故意笑著逗他說:『好啊,簽給誰呢?』

  『嗯……』勇利像是被這個問題難住一般,皺成了一張包子臉,思考了一下興奮的說:『給我!』

  站在一邊正在錄自己朋友醉態的披集忍不住笑了出來,維克托沒有管他,繼續順著話問下去:『你是誰?』

  『我是誰。』勇利呆呆的重複了一次,歪了下頭好像有點困擾:『我是誰……』

  『你是喝醉酒的小豬。』維克托愉快的幫他下了結論後,轉過頭對包廂裡的人揮了揮手,『那我們先回去了。』

  關上包廂的門站在走廊上,他一手攙扶著勇利讓他往前走,其實對於alpha這樣感覺敏銳的人來講,KTV真的不是維克托喜歡來的地方,只是剛好都是熟識的人,加上這家關於氣味的防護措施都做的一向不錯他才答應前來。

  不過終究還是有疏漏的地方,在這些隱密的場所總有些AO控制不住自己,張狂的釋放自己的信息素出來,這些氣味在空氣中喧囂著自己的存在感,激情的衝動的都在誘惑人前往,維克托聞的有點頭痛,他搖了搖似乎有些睏的勇利,想轉移注意力勸誘似的對他說:『勇利,再唱一首如何。』

  喝醉的勇利異常的聽話,他思考了一下,然後真的低聲緩緩的唱了出來,在勇利唱之前他就已經自動的打開手機按下錄音鍵,那是一首緩慢而悲傷的情歌,講述一段求而不得的憧憬,在勇利模糊而低沉的嗓音中,維克托逐漸想起他在哪裡聽過了。

  這是他參與演出的第一齣電視劇的片尾曲。

  那時候他也是個沒多點大的少年,會對自己的表演自豪也會因為一些意見喪氣,會看自己演出的節目興奮,然後聽著片尾曲結束。

  他恍惚的回想起那段時光時,勇利似乎也越唱越投入,最後停下步伐,笑著抱住了維克托,打了一個輕輕的酒嗝後說:你是我的偶像啊。

  維克托一直以為自己不喜歡酒味的。應該說身為一個alpha任何過於濃烈的氣味他都不喜歡,但聞著身上這個小beta醉鬼的酒味,維克托發現從來沒有什麼是絕對的,只是剛好沒遇見那個會讓他轉變想法的人而已。

 

 

 

 

  維克托是在勇利的歌聲中醒來的,在那之後他就偷偷的把那晚錄到的聲音設定成自己的鬧鐘鈴聲,好像這樣一早就能充滿精神。他去浴室盥洗完隨手穿上放在一旁的衣服,走出房間就聞到廚房傳來的香味,勇利正穿著他們一起挑的天藍色圍裙站在瓦斯爐前煮東西。

  維克托習慣性的走向前,懶洋洋的從後面伸出手從勇利的脖子後環住他:「勇利,好餓啊。」

  「啊,你醒啦。」勇利加快手上翻炒蛋的速度,轉頭示意他把一旁的烤土司拿到桌上。

  等到他們吃完早餐後,維克托神神秘秘的拉他到沙發上坐好,笑著跟他說:「我要送勇利今年的生日禮物。」

  勇利想起了去年他生日的時候,那陣子剛好維克托正忙,但對方還是記起來了,問他有沒有想要什麼。勇利實在不好意思跟他說自己其實想要維克托書房裡面那本第三版的限量寫真書很久了,那時候勇利沒注意,被家裡養的狗叼出來在紙上留下溼答答的口水印,讓勇利當下心疼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事後他再去找的時候都被告知已經完售絕版了。

  不過在維克托問他的時候理所當然的慌張說了不用麻煩,最後拗不過對方才說想要一個簡單的小蛋糕,沒想到晚上剛吃完飯的時候他就看見客廳桌上擺著個兩個人剛好可以吃完的蛋糕和一本被包裝過的禮物,他和笑咪咪的維克托分食完後拿著禮物回去房間才發現就是他缺的那個第三版寫真書,維克托優雅而流暢的筆跡還在扉頁寫下了給勝生勇利。

  當下讓他又是高興又是害羞的抱著書在床上滾了一圈才跳下床把書好好的塞回去書櫃裡。

 

  而今年,他看著維克托伸到他眼前的兩個握緊的拳頭,對方笑咪咪的問:「左邊還右邊呢?」

  「……左邊?」

  「確定?」

  「那、右邊?」

  「決定好了?」

  「不不、還是左邊好了!」

  「真的?」

  「對!」

  勇利被這簡單的小遊戲弄得緊張起來,他期待著的看維克托,茶色的眼睛亮亮的,維克托笑著攤開了左手,一張揉的皺皺的小紙條出現在手中,在勇利拿起來的時候,邊聽到維克托用著正經的語氣宣布著:「恭喜勝生勇利先生,獲得了『維克托一日使用券』一張。」

  勇利還在呆愣著這份特別的生日禮物時,就看著維克托笑著湊近他,冰藍色的眼底笑意盈盈,「那勝生先生,你決定如何行使你的權利呢?」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爆多事情,所以更的比較慢對不起!

另外有件不知道算不算大的事要宣布

總之CWT45上會見到這本!對就是這本!

因此在這裡誠懇的邀請喜歡這個故事的畫手太太幫我畫封面嗚嗚嗚

有意者請私信我!謝謝!

先感謝願意幫忙的畫手太太,你們都是我的小天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