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上】狩獵者與遲鈍者07(維勇)

 


 

  勇利從沒想到自己人生還能收到這麼一份大禮。

  「欸?」他看著維克托的眼睛,這時候才回過神似的說著:「這樣不好吧?」

  維克托伸出手指輕輕抵住勇利的唇,笑著低聲對他說:「勇利不要想這麼多,就當作是我給頭號粉絲的一點小福利如何?」

  勇利眨了眨眼睛,像是有點疑惑維克托的意思,就聽見他說:「今天你不是我的助理,而是我的粉絲,那勇利想對我做什麼呢?」

 

 一個粉絲想對偶像做什麼?

  維克托笑著微微瞇起了眼,發現自己特別想知道勇利口中的答案。

  他看著勇利從一開始的手足無措,到後來看起來有些興奮卻又苦惱的思考著,最後抬起頭欲言又止的看著他,眼底的光亮的藏不住心事一樣。

  勇利有些糾結的開了口:「我想……」而後又頓了一下,「不,還是算了……」

  勇利猶豫的看著他,維克托至始至終的不發一語,只是笑著看著他,漂亮的藍色眼眸帶著鼓勵似的肯定他繼續說下去。勇利在他溫柔的眼神中,被蠱惑似緩緩地開了口。

 

  --於是現在維克托盯著面前不同姿勢但是同一個人的海報或封面發呆。

  

  說真的就連維克托都不知道原來自己的這張臉在這段時間出現過這麼多地方,每次不管是雜誌拍攝還是附圖的內頁海報他都很少去看後期做出來的樣子,就算雅科夫給他也是讓他拿回來隨便放在客廳的一角,然後被勇利默默收起來放回書房內。

  他隨手翻了幾份簡直都想說一聲amazing誇獎對方了,就連年初出的那份拜年特輯勇利都有,維克托看著當時剛剪完頭髮顯得特別拙的自己都想笑怎麼能那麼蠢,但一抬起頭看見勇利似乎有些尷尬的樣子也不敢逗他了,拿起放在一旁的簽字筆,就開始認真的在每份紙上簽上自己的名字。

  粉絲會想對偶像做些什麼?維克托在一瞬間想過了很多種可能性,吃頓飯牽個手抱一下或是讓他唱歌演戲給自己看,更甚至一點的都有可能,他好歹也是當過網路統計榜上最想跟他上床的第一名,而且還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但沒想到他的小助理對他提出的第一個要求竟然是這個。

  他們對坐在桌子的兩側,維克托只要稍稍一抬頭就能看見勇利有些興奮的盯著雜誌的眼神,不管如何眼底閃爍的喜愛是真實而不變的。維克托並不是一個很排斥替人家簽名的人,只是每次在開類似的見面簽名會時都會簽的很痠,看著結束時勇利一臉擔憂的表情他也會故意的伸出手裝可憐讓對方幫忙按按。維克托想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勇利才會不敢拿出這些東西讓他簽吧,其實這件事多平凡,平常的時候讓他做就行了,還特地在生日時提出這種小要求,而且猶豫了這麼久。

  啊,這也是勇利很可愛的地方就是了。

  不過勇利看照片的熱情竟然比看他都還多啊……維克托鼓著臉頰故意在「給勇利」的幾個字旁邊趁勇利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畫上了一隻小豬。

  可能是覺得自己這麼盯著維克托簽也很怪,勇利主動的站起來說要幫他泡杯咖啡,維克托笑咪咪的點了下頭,看著勇利的背影像是找到新的樂趣一般開始在每個簽名旁邊胡亂塗鴉,原本端端正正寫著「給勝生勇利」也開始變得花俏,給親愛的勇利、給小豬豬、給可愛的助理、給……意識到自己想寫什麼時,維克托在落筆前猶豫了一下,不能太直接吧不然會把這個還沒開竅的人嚇跑的,他思考後翻到雜誌的最後一頁,偷偷的寫下了不敢在正面表達的稱呼。

  當勇利端著兩杯咖啡出來看見已經畫開的某人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尤其是維克托無辜的看著他不覺得自己有做錯什麼一樣,勇利看著對方不知道怎麼畫的已經塗在臉上黑黑的一點卻絲毫沒發覺就想笑,他想想自己也是挺特別的吧,畢竟不是誰都可以隨便拿到維克托的大作的。

  於是在勇利順手的收走放在桌上的雜誌和海報時,忽略了維克托瞬間一暗的眼神和某本雜誌裡最後一頁寫上的字。

  To my little beta.

 

 

 

  在吃完午飯後維克托興致勃勃的跟在勇利屁股後面當小尾巴,努力不懈的問著:「勇利還有想要我做的事嗎?」他特別強調著:「什麼都可以。」

  「嗯。」勇利邊擦著桌子邊思考著,走到廚房時維克托還在他身後,洗完抹布後勇利像是決定了什麼一樣,轉過頭看著維克托認真的說:「睡覺吧。」

  「WOW勇利想要跟我睡覺嗎?」維克托睜大了眼睛,然後笑著說:「真是大膽啊,不過我很喜歡喔。」

  「才不是,是睡午覺!」原意被曲解讓勇利忍不住紅起臉來,「反正現在也沒事,那趁這個時候多休息一點吧。」

  「啊這麼說也是,那我要去勇利的房間睡。」

  「為什麼、不行--!」

  「那我先去床上等你啦,勇利。」

  勇利的動作始終沒維克托快,維克托走到他房間前輕易推開了沒被上鎖的房門,迎面而來的是讓他既陌生又熟悉的氣息。

  Beta是沒有信息素的,維克托知道,但他能聞到勇利身上不如同信息素一樣的「氣味」,但真的要形容的話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定義才好,或許像洗好的衣服上洗衣精的味道,又像曬暖的棉被上陽光的氣息,也像是沒時間出去購物的兩個人低頭湊在一起滑著螢幕嘀嘀咕咕的討論沐浴乳要什麼香氣。

  這些零零散散瑣碎的小事集合起來都是勝生勇利。

  維克托想,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最契合的氣味的話,那大概就是這個味道了吧。

  勇利慌慌張張的跑到他面前想要擋住他,但維克托隨便一瞄就發現當時他來勇利房間牆上貼的海報都已經不見了,大概是被他簽完了還來不及黏上去吧,如果仔細看還能發覺牆壁上有黏過的痕跡。維克托大步的踏入了整個房子裡唯一沒被他染上氣味的地方,在裡面滿意的聞到了只屬於勇利的氣息。

  他眼尖的發現了放在電腦桌上還有他的一張相片,卻故意不提醒,直接往對方藍白色條紋的床單躺了上去。

  於是勇利看著自己的男神躺在自己的床上,凌亂的髮絲稍稍蓋住了冰藍色的眼睛,因為姿勢的關係衣角稍稍掀起,露出了底下精實的肌肉,故意的伸出了一隻手留下了還能躺一個人的空間,然後側過頭笑意盈盈地問他:「不來嗎,勇利。」

  最終勇利還是躺到床上去了,應該說在他慌張的想把對方拉起來的時候反被拉到床上,維克托在他躺下的一瞬間不容反抗的幫他蓋上了被子,壓住了他想爬起來的姿勢,邊低聲說著:「難不成勇利想要一個午安吻才能睡?」

  勇利躺在床上自暴自棄的想著了不起等等維克托睡了他再爬起來?

  想著想著自己的意識卻先迷糊了過去,維克托看著沒過多久就已經昏昏欲睡的勇利就有一種滿足感,卑鄙的alpha趁著懷中毫無知覺的beta睡著時肆無忌憚的散發自己的信息素,感受著房間原本只屬於勇利的氣息逐漸染上自己的氣味。維克托看著勇利閉上的雙眼,他想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勇利在想什麼,肯定是覺得維克托難得可以放假要多休息一點吧,可是他只想跟他在一起渡過一天啊,不過這樣也不錯就是了。維克托打了個呵欠,抱著勇利滿意的睡著了。

  他們這個午覺睡了有點久,等勇利迷迷糊糊地醒來時已經快傍晚了。他們商量一下決定要去附近的超市補一些日用品,原本勇利不是很想讓維克托去的,畢竟對方的知名度太大,被認出來也很麻煩,但不知道為什麼維克托異常的堅持,理直氣壯的說著這樣違反使用券的規則啊,但勇利明明記得那張紙背後是白的?

  無論如何最後勇利還是帶著刻意帶著黑框眼鏡和帽子以及口罩的人出了門,可能是快要下班的原因,每個人都匆匆忙忙的趕回家,倒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們。

  維克托一進超市就像小孩一樣興奮,他拉著勇利看一些最近新出的產品,「最適合ALPHA的洋芋片」、「OMEGA發情期絕對要喝的人參雞湯」,勇利在前面走著想著要買些什麼,維克托就跟在後頭看見新奇的東西就拉拉勇利的衣角示意他來看,勇利大概知道維克托興奮的原因,畢竟公眾人物實在很難出現在這種場合,他們絕大多數的時候也是選擇在網路上購物的。

  勇利其實很喜歡逛超市,只是因為工作的關係他也沒辦法很常來,所以能跟維克托來逛他也挺開心的,只是當他看著維克托還在唸著商品上的簡介時聽到後面有人似乎在小聲討論著「那是維克托嗎?」「應該不是吧,維克托可是大明星,怎麼會來逛超市」「可是真的好像他啊,尤其是側臉……」,勇利不自然的稍稍移動著腳步擋在維克托旁邊,然後趁著別人不注意迅速拉著維克托到櫃檯去結帳。

 

 

  原本以為一天就這樣好好的結束了,結果到了晚上睡前時,維克托又迅速的鑽進了他房間。

  「維、維克托,你怎麼來了?」

  「勇利的使用券時間還沒有過期呢,所以我當然要在啊。」

  維克托躺在他旁邊,低聲地說趕快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想著反正今天中午也睡過了,乾脆不要跟對方吵這個吧,勇利也放棄掙扎似的躺在他旁邊睡著了。

 

  一個粉絲會想跟偶像做些什麼,簽名睡覺逛超市,這是勇利給他的平凡又不太平凡的答案,是維克托意料之外卻又覺得果然是勇利的選擇啊。

  床頭的手機亮了起來,顯示出已經過了十二點。

  維克托輕輕地在勇利的額頭吻了一下,在黑暗中笑著用唇語悄聲說著,你新一天的未來請多多指教,勇利。

  然後,晚安。

 

 

 


 

晚安晚安,明天早十,感覺會陣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