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6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冰上】狩獵者與遲鈍者08(維勇)


 


 

  相比起勇利生日時的悠哉,維克托生日的時候倒是忙得天翻地覆,因為在年後維克托就準備進組拍攝新的電影了,所以很多通告或拍攝都通通被提前到了這個時候,他從一開始看到勇利時偶爾還會假裝抱怨撒嬌工作太忙,到後來已經忙到看見勇利時就二話不說的往對方身上靠著睡。一開始勇利還會很尷尬,畢竟來來往往的工作人員誰不認識鼎鼎有名的維克托,只是到最後順便連他家小助理的臉都記起來了。偶爾遇到有克里斯的戲份時,對方也會看著他們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勇利坐在一邊支支吾吾地想解釋,克里斯卻揮了揮手善解人意的表示說充電嘛,他懂。

  雖然最後勇利還是不知道克里斯懂什麼就是了。

  還好維克托生日那一天導演大手一揮,表示今天的進度已經追上了,特別讓維克托可以提早回去,雖然這個提早也已經是晚上九點了,但比起前幾天偶爾還熬到凌晨來講,這個時間在維克托和勇利耳裡聽起來簡直是福音。不過他們還是收到了雅科夫的電話,對方讓他們到公司來有事要跟維克托講,順便讓勇利搬維克托的粉絲們的禮物回去。

  在維克托被雅科夫抓去辦公室耳提面命時,勇利自動自發的走去維克托的休息室,通常被收起來的禮物都會全囤在那邊。不愧是偶像的生日,箱子比起以往大很多,裡面也被雜七雜八的小東西給塞滿了,勇利隨隨便便的看過去都是滿箱的紛紅色心心包裝紙和寫著я люблю тебя(我愛你)的板子和卡片。

  勇利邊搬著箱子邊走回去的路上想起維克托生日禮物的這個問題,其實他也煩惱了很久到底該送什麼才好,好幾天都在盯著拍戲的維克托發呆,太貴的他也送不起,但維克托整個人感覺就是個行走的名牌,太便宜的他也送不出手,雖然說心意最重要,但手作品又不是他的強項,而且他的生活作息大部分都是跟著維克托在跑的,實在沒什麼空餘的私人時間能做。

  他還在苦惱的時候完全沒注意到維克托已經拍了一段落暫時休息了,維克托遠遠的就看見自家的小助理心不在焉的發著呆,平時總是平緩的眉頭稍稍皺起,他走過去輕輕壓著勇利的眉間,笑著問他怎麼了。

  勇利實在不是一個很好的說謊者,就連一句沒什麼都能被他說的結結巴巴,維克托都演戲不知道多久了,怎麼能沒看出他拙劣的演技,於是當下沒講只是笑咪咪的點了個頭,回程卻在車上逼問著對方,結果得到的卻是「不知道生日禮物要送什麼」這個有點可愛的問題。

  維克托想也沒想到勇利竟然是因為這件事困擾這麼久,但也有些得意地想著這也是代表他在勇利心裡佔了一個很重要的地位吧,不然他也不會這麼苦惱。

  『……啊不過維克托應該也不缺什麼吧,我再想想好了。』勇利有些尷尬的想打哈哈過去,身為一個幾乎跟維克托天天相處的人卻不知道對方需要什麼,真是太失職了。

  『不,我需要一個東西很久了。』

  『嗯?』

  看著有些困惑卻又好奇的勇利,維克托笑著看著他的眼睛,意有所指的說:『嗯……深褐色的,可以每晚抱著睡的,而且還軟軟的。』

  勇利當下思考了一下還是不確定他到底想要什麼,不過維克托卻笑著閉上嘴不肯說再多了。

 

  事後勇利偷偷地問了許多人這個問題,得到了雜七雜八的答案後自己決定了一個最相近的,就是不知道維克托會不會喜歡啊。

  他還在想著時,壓在箱子上最頂部的手製維克托娃娃突然間滾落了下來,勇利有些慌張地想要撿起來的同時,驚訝的從那個空隙裡看見笑意盈盈的人。

  「優子?」

  「好久不見啊,勇利。」優子朝他揮了揮手中的維克托娃娃,茶色的頭髮被幹練的綁成了馬尾,對他揚起一如以往的溫和笑容。

 

 

 

 

  框通一聲,溫暖的熱可可從販賣機裡掉了出來,勇利拿著一瓶遞給坐在一旁的優子,對方在說著比較想喝咖啡時被勇利輕聲提醒著晚上喝咖啡不好。

  「你和維克托相處的順利嗎?」優子在喝了一口後笑著問他。

  「啊,很好的,維克托人很好。」勇利握著還沒開過的可可在手中取暖,當時收到通知要他收拾行李去維克托當生活助理時,很多人都挺替他擔心的,雖然說維克托在外的風評一向都不錯,但誰知道私底下是個怎樣的人,就連關係最好的雅科夫也只會在提到維克托時又愛又恨的說他是個自我中心的人。

  想到這邊,勇利才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問優子說:「你跟尤里奧還好嗎?」

  「尤里奧是個好孩子喔。」優子笑咪咪的回答,「雖然他沒說,不過感覺他也很懷念你當他助理的時候。」

  「啊,是嗎。」勇利想起來那個一開始有些爆脾氣但實際相處久了就知道他本性不壞的人就忍不住笑了下。

  他在當維克托助理前是尤里奧的助理,很巧的是尤里奧和維克托的經紀人都是雅科夫,其實尤里奧的本名是尤里,只是因為藝名的關係對外才改叫成尤里奧。一開始他負責尤里的時候對方嫌棄的臉還歷歷在目一般,說著這頭豬怎麼可能照顧的好我,讓勇利在一開始深受打擊,但放棄不是勇利的天性,所以在他再三的努力下尤里的態度也開始轉變,雖然也總是鄙視他,但勇利知道那不是他的本意,甚至在他剛接到通知要被調去維克托身邊時,尤里衝去雅科夫的辦公室大鬧了一頓,但還是沒有辦法,看著準備跟他道別的勇利還嘴硬的說沒有他照顧也好,下個助理肯定比他好很多,誰知道這麼巧被剛休完婚假的優子回來接手。

 

  「雖然味道很淡了,但勇利你跟維克托的感情很好吧?」笑咪咪的omega意有所指的問。

  勇利不太懂優子的前半句話,不過聽到後半句他順著點了點頭,「不錯啊。」

  「是嗎。」優子笑著點了點頭,看著勇利拉開拉環喝下可可時問他:「那你們做過了嗎?」

  「咳、咳……」勇利一口可可還沒喝下去就先把自己嗆到了,他震驚的轉過頭紅著臉不知道該先說什麼好:「當然沒有!」

  勇利想想這樣回答也很奇怪,連忙補充了一句:「我們不是這種關係。」

  「是嗎,我以為你們在一起了呢。」

  「怎麼可能!」

  「為什麼呢,勇利不是一直都很喜歡維克托的嗎?小時候常常聽你說的啊。」

  勇利看著優子疑惑的眼神,認真的不像是有開玩笑的意思,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開口說:「是喜歡沒錯……可是不是那種喜歡。」

  「有什麼差別嗎?」

  「當然有啊。」勇利的臉雖然還是紅的,但認真的解釋道:「我對維克托是憧憬的喜歡,是對偶像的那種大家都追隨著他的喜歡。」

  「那你沒想過維克托會喜歡你嗎?」

  維克托會喜歡他?勇利想都沒想過,對他而言維克托一直都是天空中最閃耀的那顆星星一樣,沒有人可以與之並肩,而他只是恰巧走運才能陪在對方身邊而已,但他終究還是有離開的一天的,或許是維克托不做藝人了,又或許是他先離開了。

  「怎麼可能。」勇利下意識的反駁,搖了下頭說:「而且……」

  「而且什麼?」

  看著優子疑惑的眼神,勇利回過神似的突然打斷了自己的話,「沒什麼。」

  「總之我不喜歡維克托,而維克托也不會喜歡上我的。」

  他認真的說。

 

 

 

 

  在回程的時候,一向聒噪的維克托顯得特別安靜,像是在想什麼似的不發一語,搞的勇利也開始緊張起來,想著自己是不是哪裡沒做好。

  「維克托……」勇利在快到家的時候小心翼翼的喊著對方的名字。

  「嗯?」維克托像是突然回神一樣,笑著看向他:「怎麼了?」

  「……沒事。」雖然維克托還是在笑,但勇利總覺得他跟之前的笑都不太一樣,想著放在家裡的生日禮物更是忐忑,一直在猶豫該不該換一個。

  在回家後維克托先去洗了個澡,勇利在他洗完澡這段時間一直躊躇著,最後還是決定不管了直接給吧,於是拿著準備送給維克托的生日禮物敲了敲他的房門。

  「怎麼了……」

  頭髮都還沒擦乾的維克托穿著黑色的浴袍,帶著一身剛洗完澡的溫熱氣息,卻一句話都還沒說完就被迎面而來的大熊娃娃蓋住。

  維克托將熊娃娃往下移了一點,看見站在他房門口有些忐忑的勇利眨著不安的褐色眼眸,有些猶豫的對他說著:「維克托生日快樂,接下來就沒那麼忙了,所以……」

  後半句勇利在說什麼維克托都沒聽進去了,他捏了捏手中有著柔軟觸感的大熊娃娃,對方無辜的黑色豆豆眼像是在努力討好他一樣,讓他想起另一個也常常用這種表情看著他的人。

  深褐色的、可以每晚抱著睡的、軟軟的,結果卻是熊娃娃啊。維克托想到底是他表達的不夠明確,還是勇利真的太單純了一點,但又忍不住的想果然是勇利的作風啊。

  「……對不起,果然送錯了吧,我應該聽披集的。」勇利看著維克托自顧自的抱著熊娃娃卻不發一語,開始感到後悔起來。

  「披集說什麼?」

  「他說,是倉鼠娃娃。」

  聽到這個答案維克托終於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他看著一頭霧水的勇利笑著說:「這個就很好了,謝謝你,勇利。」

  「真的嗎?」

  「真的。」

  維克托笑咪咪的看著一瞬間從忐忑不安恢復成平常的勇利想,沒關係的,反正都已經這麼久的時間了,不急於一時,他們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相處,他總有一天會讓這個遲鈍的beta了解到的。

  一定。

 

 

 

 


 

其實這章本來沒有打算斷在這邊的,原本應該會再虐一點點點,然而字數差不多了我的睡眠時間好像也不太夠所以先這樣吧

雖然開頭說我很勤奮是因為我接下來會更不了,至少在下禮拜三前都不行了,不要太想我(不會

好像快要寫到我想寫的地方了,先祝賀一下自己_(:3 」∠ )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