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上】狩獵者與遲鈍者10(維勇)

 

  窗外的冷風從沒有完全關上窗縫間不斷吹進屋內,勇利從廚房走出來,將手上泡的熱可可放到桌上後三兩步跑到窗戶旁將那點縫隙關好。維克托穿著舒適的長袖T恤坐在沙發上看著劇本,一邊拿著筆在紙上塗塗寫寫著,勇利知道那是維克托的習慣,會在劇本上自己括註著該用什麼樣的聲音和表情才好,因為過度書寫和重複翻閱的關係,整本劇本都會變得比原來的還要膨,厚厚的疊在書櫃的一角,成了維克托背後努力的證明。勇利有時候整理書房的時候也會不自覺的輕輕摸過這些紙張的書背,想著那時候維克托演的腳色,和當時眼睛閃閃發亮坐在螢幕前的自己,誰知道多年後他會以這種方式待在對方身邊。

  維克托似乎遇到了什麼難題似的,筆頭輕輕的在紙上敲了敲,一抬起頭看見看著他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勇利,笑了下朝他說:「勇利,要幫我對台詞嗎?」

  「啊,好的。」勇利點了點頭坐到維克托身旁,這種事不是第一次做了,想當初他被問的時候簡直可以用驚慌來形容,他根本一點演戲的底子也沒有,頂多就是看尤里背背台詞,沒想到維克托依舊笑咪咪的說沒問題的,於是他惶恐的接過維克托的劇本,好不容易順了幾次呼吸後看著台詞單純的唸出來,在他自己都覺得自己講的很爛的時候維克托卻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順著說出了下一句話,彷彿勇利毫無演技的行為一點都不會影響他的表現,該深情該生氣的地方都沒漏掉,讓勇利再次見識到對方是個多麼專業的演員。

  時間久了勇利也不會像第一次一樣緊張,偶爾還會加上自己認為的情緒在裡面,維克托似乎挺喜歡他這種行為,有一次甚至誇張的抱住他大喊「Amazing!勇利真是我的靈感!」雖然至始至終勇利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但看著對方讚賞的連眼睛都笑的彎彎的,勇利也忍不住紅起臉。

 

  他接過維克托手上的劇本,看著維克托特別標註起來的那一段對話,勇利之前閒來無事也把對方的劇本看完了,所以稍微翻翻前面幾頁了解這邊是女主角受不了男主角每天掛在嘴上的愛情詩句,有天終於忍不住煩躁的朝對方質疑後,勇利語氣稍微放重的開口:『雖然你開口閉口都是愛,但你真的懂愛是什麼嗎?』

  『愛情不是花蔭下的甜言,不是桃花源中的蜜語,不是輕綿的眼淚,更不是死硬的強迫,愛情是建立在共同語言的基礎上的。』維克托微駝著背,像是真的已經融入了那個頹廢的青年一般,語氣雖然帶著笑意但更多的卻是漫不經心,勇利似乎能想像當時在破敗的建築裡,對方這樣隨口一講出莎士比亞的名句,一邊用帶著白色塑料手套的手去摸起牆上的灰。

  被稍長的瀏海蓋起的冰藍色眼睛就這樣不經意的瞄過聽到這句話後呆愣的女主角,帶著看穿一切的銳利眼神笑著說:『黛絲,妳知道的……』

  『不,你根本沒愛過人怎麼可能理解愛是什麼?』像是被戳到痛處一般,他受不了的抬高音量喊著。

  勇利說完台詞後瞄了對方一眼,以為維克托該繼續接下去的同時卻看到他稍微坐正了一點,身體似乎放鬆了些,整個人不像剛剛一般陰沉,瞬間恢復成了平常他熟悉的那個居家維克托。

  勇利疑惑了下,想說維克托是已經找到問題點不演了嗎,就看見他身體稍微往前傾,漂亮的冰藍色眼睛微微瞇起看著他,嘴角微微揚起一個溫暖的弧度,平常的語氣裡混入了細碎卻不可忽視的認真。

  『──那你懂愛是什麼嗎?』

 

  窗外的冷風又呼呼的颳起,不斷的拍打著窗戶,玻璃忍不住微微地顫抖著,撞在窗框上發出了叩叩叩的聲音,頻率快的一如勇利現在不安分的心跳。

 

 

 

 

 

  勇利站在一旁看著維克托懶洋洋的坐在木製椅子上,修長的手指無聊似的翻著手上的撲克牌,一邊聽著對桌的女主角叨叨絮絮的唸著台詞,雖然心不在焉的樣子嘴角卻永遠掛著一點似有似無的笑。這段時間的節食運動終於達到了效果,維克托看起來比之前瘦了一點,單薄的襯衫看的出他明顯的鎖骨,銀白色的頭髮也在劇組的要求下有點久沒修了,略長的髮絲蓋住那雙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湖藍色眼眸。

  這樣的維克托比起之前那個總是耀眼大方的人實在有點差距,但更多了一些致命的吸引力,勇利想如果他現在偷偷的拍一張上傳到維克托的粉絲論壇大概大家都會爆炸吧。

  隔的有些距離,勇利只能看見維克托微微張開似乎在說話的脣形,他看了一下似乎到快吃午餐的時間了,也不知道他們這次能不能順利的一次拍過,乾脆先去拿便當好了。

  剛打定主意時就被人突然拍了一下肩,勇利轉過頭看見一個很眼熟的人,想了半天也不太確定在哪看過他。

  可能是看著勇利很困窘的神情,來人笑了一下主動介紹自己:「你好,我是藤木,上次在SA時請你幫忙的。」

  他這樣一講勇利倒是突然想起來了,SA是季光虹和雷奧那檔雙人搭檔節目。他看著對方突然意識到這就是上次那個認錯人拉他去搬東西,結果勇利意外聽見別人說維克托壞話而他忍不住上前理論的事,後來維克托在拉他走後他也忘記原本是來幫忙搬東西的了,現在一見到對方所有事情都一瞬間在大腦裡重演一遍似的,勇利想起那時候衝動的自己瞬間有點不好意思,不過他想如果再聽到維克托這樣被罵還是會出頭的,只是對於後來大概還是讓藤木自己一個人搬回去了有點愧疚。

  「啊、你好,不好意思上次沒幫你搬成。」

  「沒事,是我這邊的疏失,因為聞到味道就不小心把你認成另一個Alpha了不好意思。」

  聽到這句話勇利愣了一下,「嗯,可是我是個Beta。」他看著藤木,雖然有些遲疑但還是開口問:「而且你也是個Beta沒錯吧?」

  雖然有時候Alpha、Beta、Omega不能靠外表來分,但在社會中歷練久了每種人都會似有似無的透露出某種氣質,所以不敢說十分確定,但勇利隱隱約約的猜得出來面前的人應該是Beta沒錯了,但怎麼會聞到?

  正如勇利所預料的一樣,藤木點頭倒是挺直接的:「對,我是個Beta,只是我能稍微聞到信息素。」

  聽到回答後勇利倒是沒那麼驚訝了,他知道有少部分的Beta雖然本身沒有信息素但是能聞到信息素的味道,只是這種人在Beta裡太少了,連他都很少遇到,只是沒想到藤木會是這樣的而已。

  他還在恍然大悟時就聽到對方接下去說著:「本來那天有個剛進棚的場控實習Alpha,但我之前沒看過他的臉,後來看到你站在那邊聞到了味道以為你是他,真不好意思。」藤木笑著說:「大家都知道維克托有個Beta助理,沒想到就是你。」

  勇利知道關於維克托的都是大消息,所以也不意外對方會知道,所以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下,還是有點遲疑的問:「那個,藤木君你說我身上有味道……」

  「是啊,是一股Alpha的味道,不過現在比較淡了。」

  聽到這樣的答案,勇利恍惚間想起之前優子似乎也說過一樣的話,不,就連克里斯都講過,他恍然大悟似的說:「可能是因為跟維克托相處久了所以不小心沾上了吧?」

  藤木聽到這個回答卻笑了出來,搖了搖頭說:「你們沒聞過所以感受不到的吧,不小心染上的跟故意的是不一樣的。」

  「你這個味道很明顯是故意染上的吧。」

 

  當勇利跟藤木相談甚歡時,維克托已經快演到一個段落了,他不經意的瞄過勇利的位置,看見不知道對方說了些什麼把勇利逗的笑了出來,原本淬藍的眼眸一暗,雖然嘴角的弧度沒變,但這點變化是逃不過坐在他對桌的女主角眼裡。

  趁著長鏡頭拉遠將這段做個收尾時,米拉輕聲地問:「怎麼?還沒搞定你家小Beta?」

  她跟維克托相識許久的圈內好友,維克托的一舉一動雖然沒親眼見識過,但還是常常聽到耳聞的,所以她對於維克托家的Beta助理好奇很久了,終於能見上一面。

  維克托知道瞞不過面前聰明漂亮的女Alpha,手指繼續無意識的翻弄著手上的花色,笑了一下說:「誰知道呢。」

  在導演喊卡的一瞬間,他剛好洗完手上的牌,翻到背面一模一樣的圖案整齊的疊放在一起,維克托卻在站起來的一瞬間隨便抽了一張扔到桌上,大大的紅心國王攤在他們面前,「不過我會讓他懂的。」

 

  正當勇利還在聽藤木說著棚內趣事的時候,他才發覺周遭的人似乎開始動了起來,他一轉頭看見維克托已經走了下來,這才意識到這一幕已經結束了,他完全忘記自己原本想拿的便當,匆匆忙忙的向藤木道別後他拿著兩個便當往維克托的休息室跑過去。

  在吃完飯勇利準備收拾餐盒的時候,他突然被維克托拉住手腕,勇利愣了一下還來不及說些什麼時,就聽見維克托笑著問他說:「勇利還記得當初搬進來的時候簽的約法三章嗎?」

  「嗯。」勇利點了下頭,那時候他們才剛住在一起,維克托某天突然抽出了一份打印紙嚴肅地說這是一起住的章法,勇利緊張的接過對方手上的紙,打算比簽自己的工作合同還慎重,卻沒想到上面就零零散散的簡單列了幾條「房間門不可以上鎖」、「買回來的罐頭要由左而右放」這點小事。

  那時候他疑惑的抬起頭看著維克托,就看見對方笑的眼睛瞇瞇的說:『這是我們的生活公約喔,勇利有什麼想加的,我們可以一起討論。』

  勇利想了半天才在紙上寫下一條「脫掉的衣服要翻到正面」,他有些不安的偷偷看向維克托,卻發現對方沒有絲毫意見,冰藍色的眼底異常明亮。

  後來他們生活上如果遇到大小摩擦的時候就會重新拿出那份生活公約,你讓一點我讓一點,約法三章早就不知道超過到哪去了。

 

  「那好,我們現在再加一條。」

  聽到這句話勇利忍不住就正坐了起來,他聽見維克托頓了一下說:「之前跟勇利提過一遍了,不過好像不是很正式。」

  維克托微微瞇起眼,認真的對勇利說:「不要讓別人碰到你好嗎,勇利。」

  勇利愣了一下,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維克托會突然說出這句話,但他隱隱約約的察覺到語氣背後帶著點祈求,所以他不自覺得就點了下頭,看著維克托又像平常一樣笑出來的同時想著算了,如果做這種小事對方就會開心的話也沒有什麼不好。

 

 

  正當勇利以為這陣子都會陪在維克托旁邊拍電影時,卻在隔沒幾天後接到了雅科夫的電話。

  「啊,您好。」

  「維恰不在嗎?」

  「他還在拍片。」

  「那好,你等下跟他去向導演請個假。」雅科夫在電話那頭用著雖然嚴肅但比平常輕鬆一點的語氣說著:「維恰上次拍的那部電視劇入圍最佳男主角了。」

 

 

 


 

我們都在為了更好的維勇而努力,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