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冰上】狩獵者與遲鈍者11(維勇)

 

 

 

 

 

  勇利坐在試衣間外邊滑著手機看著SNS上的訊息,披集似乎到了西班牙拍MV,在那個熱情的都市裡披集簡直像放開自我一般如魚得水的到處拍照,還順便在一條消息裡特別提到他的名字說下次一起來玩啊,追蹤披集久了的老粉對yuri-katsuki這個帳號簡直熟到不行,新粉倒是挺騷動的一直在問是誰,點進去裡面才發現根本沒什麼更新動態,似乎是個一直在潛水的號,但是粉絲數卻相對而言多的有些不可思議,於是下面理所當然的變成了科普大會。

 

  Mooonmoon 這個yuri-katsuki???是誰啊

  Kblivedonuts 很多新粉絲不知道吧哈哈哈,這個yuri-katsuki是phichit+chu之前的室友

  Bklovelife  什麼???真的假的

  Wafflelife   Kblivedonuts少補充一句吧,yuri-katsuki可是v-nikiforov的生活助理

  magic4evet  WOW!!!!!

  Fongoing   !!!!!!!!

 

  果不其然的,勇利看著自己的粉絲訊息又瘋狂地跳了起來,他無奈的先把披集的那條訊息點了個心,然後退出了SNS的介面。其實勇利是個不太喜歡發佈個人訊息的人,大概在維克托和披集的SNS上他的出現頻率大概比自己的頁面還多很多,也不知道他那幾年不更新一條消息怎麼還有那麼多粉絲孜孜不倦的在追。

  他剛放下手機時更衣室的門剛好打開,維克托穿著修身的西裝走了出來,看起來舒適的布料襯得出他一身寬肩窄腰長腿,勇利也不是第一次看見維克托穿西裝了,雖然這個人在家裡隨便穿著背心短褲的樣子他都看過,但仍舊在看到維克托出來的那一刻心跳彷彿都快了一拍,柔順的銀髮在黑色布料下顯得更耀眼,底下冰藍色的眼眸帶著溫暖的笑意看著他:「好看嗎,勇利?」

  也不知道是在問衣服好看還是人好看,反正覺得都很好看的勇利連忙點了下頭。人長得漂亮真是好啊,不管穿什麼都很適合,他邊想著邊注意到對方的衣領微微翹起,於是下意識的走向前幫維克托整理了一下,卻意外的在靠近對方後聞到淡淡的薄荷味,勇利訝異的抬起頭:「維克托今天噴了香水嗎?」

  「嗯,擦了一點。」似乎挺滿意這樣的距離,維克托笑著解釋了一句:「為了蓋掉味道。」

  蓋掉什麼味道勇利不太懂,畢竟他是個什麼都聞不到的Beta,不過向來感官敏銳的Alpha都不喜歡太刺鼻的味道這點勇利倒是知道的,跟維克托相處那麼久以來除了在對方身上聞到洗衣精和沐浴乳的味道外,他是沒有聞過其他氣味的,所以他才訝異今天維克托會噴香水,雖然不懂,他還是乖順的點了下頭。

  他們湊的太近,又在低低的像說悄悄話一樣,可能是維克托稍稍低下頭看著勇利的眼神太溫柔,也有可能是勇利乖乖點頭的動作太可愛,站在一旁的店員忍不住笑了出來,聽到她的笑聲後勇利和維克托同時轉過頭來,店員笑著說:「不,就是覺得兩位關係真好。」

  聽到這句話後勇利愣了一下,這時候才察覺他們似乎站的太近了,連忙想往後退一步時卻被維克托抓住,維克托心情很好似的說著:「那就這套吧。」

  其實對維克托這種大明星而言,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設計師親自設計出來等著讓對方挑選的,但就連維克托自己似乎都挺喜歡這件的樣子,才試了第一件就把後面的全部打回,他笑著對勇利說:「那勇利也去挑一套吧,算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好了。」

  「欸?」勇利被突如其來的禮物嚇了一跳,連忙拒絕的說:「不用啦,再說維克托上次已經送過我生日禮物了。」

  看著勇利堅定的眼神,維克托無奈的低聲說我倒覺得那是送我自己的,一邊笑的燦爛對勇利道:「如果勇利要穿之前那套難看到不行的西裝出席的話是不行的喔,尤其是那條領帶我回去都忘記燒了。」

  維克托伸手讓店員幫勇利挑個幾套適合他的,在維克托難得堅定的眼神下勇利還是迷迷糊糊的被推進去更衣室裡,維克托坐在門外的沙發上對著換完衣服的勇利做一番評點,聽著什麼「不行,這件襯不出勇利的膚色」、「這樣看起來勇利太小了」、「這件太老了」、「這件連勇利十分之一的可愛都顯現不出來」,勇利簡直害羞的想往地裡鑽,在他眼裡每件都差不多,根本不知道維克托眼中的標準到底怎麼出來的,但就連店員都像是被維克托激起鬥志般,不但沒有放棄而是一股腦的往男式西裝裡去挑挑選選。

  勇利想不起來上次這麼累的買衣服是多大的時候了,雖然他不會像某些男生根本不外出買衣服,但也很少選一件衣服選這麼久,就在他想跟維克托說其實上一件也不錯時,就看見店員興沖沖的提著一套西裝朝他們走來。

  「這件肯定可以的!」

  看著店員堅定而發亮的眼神,勇利只好拿進去換,他穿上去後除了這件似乎比較貼身外好像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他想著如果維克托再說不行的話他也不管了,就這件吧,誰知道一出去時維克托抬起頭看見他就笑了出來。

  「不、不好看嗎?」這次竟然連批評都沒有,勇利尷尬的扯了扯衣角,這件竟然能讓維克托不滿意到沒話說,算了還是上一件吧。

  「這件很適合您呢。」店員反倒是先笑咪咪地介紹著:「這跟維克托先生身上穿的是出自同一個設計師的手,只是他做了西方人版型後說想要做一套屬於東方人的版型出來,卻沒有什麼人合適。」

  勇利聽完後有些緊張的看著維克托,對方的反應卻更加直接:「就這套吧。」

 

 

  等到頒獎典禮的當天,是髮型師化妝師一起來他們家的,勇利看著剛被打理好的維克托被雅科夫抓去一旁重新對了一次獲獎感言,其實自己也有些緊張,畢竟去年的這個時候維克托不知道是哪裡想不開突然跑去演了一個只出現幾集的配角,雖然那幾集的呼聲都很大,但實在是太短了,所以那一年連入圍都沒他的份,勇利還在胡思亂想著時,一轉頭就看見髮型師和化妝師笑咪咪的看著他。

  「嗯、有什麼事嗎?」

  「說起來勝生君也挺帥的呢。」

  「是啊,之前我也這樣覺得了。」

  「難得出席這麼大的盛會,勝生君也打扮一下吧?」

  「我覺得、哇──!」

 

  當維克托跟雅科夫再三確定完講稿和行程後,他走回來想找勇利說些什麼,卻聽到兩個女孩子開心的討論聲,什麼「膚質真好啊」、「真想捏捏」、「哇啊這個造型太好看了」,維克托好奇的湊過去時,剛好化妝師補完最後一筆,她們笑笑的讓開勇利正前方的位置:「維克托你看看如何?」

  勇利趁著她們放開自己時快速戴上眼鏡,他看見維克托從一開始的笑臉瞬間轉換到面無表情時心裡顫抖了一下,舌根好像有一大遍苦味蔓延開來,就在他尷尬的想說不好看卸了吧時,就看見維克托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取下了他臉上的眼鏡,視線瞬間變的一片模糊,他只能隱隱約約看出維克托的臉,卻看不到對方的表情:「維克托……?」

  維克托看著因為視線模糊有些不安的勇利,主動伸手去握住了他的手,他觀察著那雙本來藏在鏡片後溫和的眉眼從一開始的緊繃慢慢紓緩了下來,沒被鏡片擋住的眼睛顯得更大了,裡面亮晃晃的倒映出一個他,光潔白皙的額頭因為向上疏的髮型全露了出來,不如同以往看起來像隻小倉鼠般可愛無害,現在的勇利充滿著一股他無法言語的銳利和色氣,只是這樣的臉卻有著一雙迷茫的眼神真是不合適啊。

  維克托把些微落下的髮絲又往上撥了撥,「等下出去要買副隱形眼鏡才行呢。」

  「不卸掉嗎?」

  「為什麼要卸掉,這樣的勇利很好看喔。」

  勇利重新戴上眼鏡後聽著對方說只是好看到有點不太想讓別人看時瞬間紅了一張臉,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張路人臉,普通到不行,也不知道該說是維克托的眼光太親民還是怎樣,勇利每次聽到維克托說出來的自己都好到一個不可思議。

  「啊,不過還差了一點。」

  「嗯?」

  「勇利,上次我送你的禮物在哪裡?」

  「放在包包裡了。」

  勇利看著維克托熟門熟路的掏出了維克托送他至今他根本不敢用幾次的護唇膏,上面熟悉刺眼的logo讓他猜也不用猜這一小罐的價格肯定很貴,雖然每次到了冬天他的嘴唇是會特別容易乾燥沒錯,但勇利也沒有顧慮太多,維克托反而是第一個注意到的人,讓他在看到禮物時除了有點驚嚇外心底更是暖成一片。

  維克托轉開了瓶蓋,伸出食指沾了一些後極其自然的抹在勇利的唇上,還在塗完後示意勇利抿嘴,勇利乖乖的照做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說:「謝謝。」

  當他們準備出發時,維克托卻走回客廳像要拿什麼似的,勇利等了一會後乾脆也回屋裡看看維克托要拿什麼,卻發現他在翻家裡放醫藥的那一櫃。

  「維克托,怎麼了嗎?」該不會是臨時哪裡痛吧?勇利有些擔心的湊上前去。

  「啊,沒什麼,只是想拿幾片抑制錠而已。」維克托朝他晃了下手中的空盒子,「我的易感期好像快到了,典禮上太多人,預防一下而已。」

  「那我們等下出去買吧。」

 

  話是這樣說,但在勇利挑完隱形眼鏡努力在店內戴上後,他們卻突然接到了米拉經紀人的電話,麻煩他們來接米拉一趟,看著時間快差不多了所以他們也匆匆忙忙的開了過去。

  「怎麼,不是說要跟尤里奧一起走紅毯嗎?」

  「別提那小子了,突然打電話來說他要跟他朋友一起走。」米拉穿著一身薔薇紅的長禮裙,露出漂亮的背部線條,提到尤里就有點無奈的樣子。

  「是那個奧塔別克吧。」

  「是啊,那天娛樂版的新聞佔了那麼大一個版面,別說你沒看。」米拉說完話後卻沒理維克托,探過身看著坐在一旁的勇利,笑著對他伸出了手:「你就是勇利吧?辛苦你了竟然能照顧維克托這麼久。」

  「不會不會,維克托也很照顧我的。」

  勇利慌張的伸出手和對方禮貌性的握了下,其實對方看起來更想跟他進行親臉禮的,但無奈維克托坐在正中央完全沒有要動的意思,米拉低咕了一句小氣鬼後又坐回原位。

  「維恰,快到了。」

  坐在前座的雅科夫冷不防的開口,在還沒開門前閃光燈就開始拍個不停,勇利連忙下了車讓維克托可以出去替米拉開另一邊的車門,在他緩緩踏出車門後,維克托卻在臨走前輕輕地握了下勇利還握在車把上的手,用著口語笑著對他說:待會見。

 

 

 

 


 

SNS帳號謝謝親友M,雖然我們都沒有IG但他提供了所有路人帳號!

這邊回答一下兩個AB寫到現在被問過最多次的問題:

這是篇純AB,現在是AB以後也會是AB,勇利分化成O的劇情是不會有噠!

然後國王與騎士竟然被問了好幾次真的謝謝還記得他的人,等我趕完稿就會把他寫完噠!不坑!

另外這篇今年是寫不完了嗚嗚嗚,雖然很不好意思但請大家跟著它跨年吧_(:3 」∠ )_

但這不是今年最後一更啦(ゝ∀・)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