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上】狩獵者與遲鈍者14(維勇)(完)

  
  在行人號誌燈發出滴嘟滴嘟的訊號聲時,勇利剛好停下車,看見旁邊還在營業的藥局猶豫了下最終還是停好車往店內走去。
 

  『……嗯,希望大家都能喜歡他,希望他可以好好的,然後工作可以少一點不要那麼累,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告訴我不要總是自己忍著,希望我也能做些什麼讓他開心一點……

 
  「就這些嗎?需要加購袋子嗎?」
  「啊、不用了……那個,可以借我一張紙和一隻筆嗎?」
 

  披集笑著看著開始認真說著日常生活大小事的勇利,勇利這時候才回過神似的有些尷尬的想道歉時,卻看見披集搖了搖頭,手指著他的左胸膛說:『我覺得勇利的喜歡已經不是一般對偶像的喜歡了喔,你更應該聽聽它的聲音才對。』
 

  勇利站在熟悉的門板前卻有種近鄉情怯的感覺,反而不敢進去,他想起第一次來的時候是如此的戰戰兢兢,似乎連按電鈴的手都在顫抖,好不容易冷靜下來才鼓起勇氣按了下去,音樂聲才剛響他站在門外彷彿都能聽見裡面拖鞋踩著地板上的腳步聲,當門被打開的那一刻,那個他一直都只能在電視上或是錄製節目現場才能看見的高大俊美男人就站在門口笑意盈盈地對他笑著。
  『是勇利吧,你好啊。』

  那是他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溫和的語調瞬間感染了他一樣,勇利不自覺的抬起了頭看向對方,從此就陷入在那雙悠悠的冰藍色眼眸裡。
  『對、您好,維克托……先生。』
  『叫我維克托就好了喔。』
  維克托自動自發的走向前幫忙勇利提起放在腳邊的行李,勇利還來不及阻止時維克托就已經往屋子裡走去,察覺到勇利沒有跟在身後,在踏進家門時他轉過頭對勇利笑了下:『進來吧。』
  於是勇利深呼吸了一口氣,他進了這個以前從未想像過會被稱之為「家」的地方。

  現在的他看著跟剛來時相比多了許多裝飾的大門,門邊養著的盆栽是維克托某次參加完通告後看到一邊的花草市集拉著他去逛的,兩個人蹲在一片綠色植物裡對著自己沒看過的盆栽介紹嘀嘀咕咕著討論到底要哪一盆比較好,就連花盆上圖案都是維克托興致勃勃親自挑選的,勇利到現在都還記得對方拿著花盆轉過頭問他好不好時那雙閃耀著的眼睛。

  所以說為什麼還要懼怕。

  勇利深呼吸了一口氣,手心裡已經被握的溫熱的鑰匙終於插進契合的孔裡,輕輕的往旁邊一轉,他眼前的視界又重新亮起。
 
  「雅科夫你來啦,東西放……
  聽到開門的聲響,維克托從房間裡走了出來,他似乎才剛洗好澡,下半身隨便套了件居家短褲,短毛巾搭在潮濕的銀髮上,隨便望過來的冰藍色眼中帶著一點慵懶的色氣,都是男人勇利怎麼可能不懂,那是剛發洩過後才會有的眼神。
  沒有想過來的人會是勇利,維克托錯愕的停頓了一下,然後開口問:「怎麼回來了,是東西沒拿嗎,可以讓雅科夫幫你拿……
  「不是、是編劇那邊新送來的劇本。」勇利笨拙地從包包裡拿出了新的一本,然後遞給了他。
  「WOW壓榨休假員工嗎。」維克托開玩笑的說了一句後接了過來,「其實勇利可以之後再給我的……這是這次的粉絲來信嗎?只有一封看來是我過氣了嗎……
  他從翻開的劇本中看到一封被折的單薄的信,顯然是很匆忙的樣子,笑著打開的同時看到熟悉的字跡突然一個字都說不下去了。
  「不是。」勇利終於有勇氣抬起頭直直地看向他:「不是粉絲的信了,是勝生勇利給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情書。」

  看著維克托呆呆的樣子,勇利突然知道為什麼對方這麼喜歡逗他了,這個反應真是太可愛了。想著想著他就忍不住笑了出來,整個人都放鬆了許多,他看著維克托,褐色的眼睛亮亮的,盛滿了溫暖的笑意:「我也喜歡你。」
  「這可是犯規的啊。」
  在這句話語落下的同時他被擁入一個充滿濕氣的懷抱裡,維克托在他耳邊笑著說:「可是我很喜歡喔,能再一次嗎勇利。」

  但勇利這次什麼都沒說,只是在他懷中笑的眉眼彎彎的。





  「這一袋是什麼?」
  維克托注意到勇利手上的袋子好奇的問,勇利這時候才記起什麼似的從袋子裡拿出了一盒東西:「是抑制錠喔。」
  看著勇利一臉為你好的神情,維克托只好無奈的笑著去廚房倒了杯溫水吃了下去,但當他看著勇利準備走回去自己的房間時連忙喊住了對方:「勇利等等。」
  「怎麼了嗎?」勇利握上門把的手一頓,轉過頭不解的看著維克托。
  「先不要進去好了,裡面可能會有點……味道。」
  看著似乎有些尷尬的維克托,勇利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了對方的意思,他紅著一張臉聽著維克托理直氣壯的說:「沒辦法啊,勇利不在的話只有房間有你的味道了。」
  看著勇利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維克托反而笑著靠近了他,把他困在門板和自己的懷中,低下頭看著垂著眼眸勇利低聲的說:「勇利既然回來了,應該知道和一個易感期的Alpha會發生什麼事吧。」
  維克托只是想嚇嚇他而已,卻在聽到一句「當然啊」的同時被另外一張溫暖的唇給吻住了。

  這是他第二次嘗到勇利唇上的味道,相比起那一晚偷偷摸摸的吻而言,這次他反倒可以光明正大許多。門不知道被誰先推開了,他們跌跌撞撞的相擁著走進臥室內,空氣中除了勇利熟悉的味道外還有一絲腥膻味,他知道那是維克托的,意識到這點時腦袋似乎更迷糊了。
  沒有經驗的人真是太好操控了,維克托細細的舔過對方的唇瓣後誘哄似的讓勇利張開嘴,一片空白的感情史現在才被塗上色彩的小Beta就真的傻呼呼的張開嘴讓像大野狼似的Alpha一舉入侵,維克托輕柔緩慢的逗弄著勇利軟嫩的舌頭,對方像是呆住了一樣什麼都不敢動,他笑了下後轉而舔過勇利的齒列,像是一個剛準備搬進新家的房客,仔細地巡視過這個將要屬於他的每一處角落,最後舔上了勇利的上顎,一下又一下慵懶的像大貓撒嬌一般,卻讓勇利不斷顫抖著,這樣的第一次親吻對勇利來講似乎太過於猛烈,他只能緊緊的抱住了對方,似乎察覺到勇利快喘不過氣了,維克托主動的結束了這個吻,他看著在短暫的分離後透明的涎液從勇利的嘴角滑落下來。
  「勇利真是沒經驗呢。」
  「維克托看起來經驗很多啊。」
  維克托被噎了一下,頓時有些慌張的想說該如何安撫對方時,勇利抱住了他的脖頸,「所以維克托要負責教會我啊。」
  「樂意至極喔。」

  在第二次深吻的同時勇利能查覺到貼在自己大腿根部上屬於Alpha勃發灼熱的性器,勇利緊張的僵硬了一下,不知道如何是好。
  維克托發現勇利的舉動後輕笑了一聲,冰藍色的眼眸一暗,順手就把勇利推倒在了床上,勇利更加不知所措起來,他緊緊地閉上雙眼,感受到維克托的氣息在他耳旁,然後輕咬了下他的耳垂。

  「晚安。」
  勇利睜開眼看著維克托好整以暇的站在他面前,除了內褲前明顯的澎起之外整個人看起來無辜又正直,完全不會讓人想到上一秒他還在做著什麼事。

  「維克托……
  「勇利在期待什麼嗎?」維克托壞心眼的眨了眨眼笑著問他,必須快點出去啊,不然他真的沒辦法保證在多待一秒會不會對床上這個看起來朦朧又誘人的Beta做些什麼,他好不容易才讓勇利跟他在一起,可不想要在自己異常衝動的易感期把對方嚇跑。
  他忍了半天,只好在對方的額頭上留下輕柔控制的一吻,「明天見,勇利。」
  看著維克托把門關上後,勇利的腦袋才轉了過來,他想起剛剛自己主動的吻和後面的表現,羞恥的在床上滾了好幾圈,趴在枕頭上感受到自己臉上的溫度後,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拿起了手機開始搜尋資料。
 



  在維克托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冷靜下來的睡前,他的房門被輕輕地敲了兩下,維克托還來不及去應門時房門就已經被打開了,他看著穿著單薄睡衣的勇利光著腳站在房門口,剛想問怎麼了的時候,勇利就突然開口。
  「其實我今天不只買了抑制錠。」
  「嗯?」維克托想著難不成還買了最近廣告打得很兇的Alpha營養劑時,勇利就朝他丟去了手上的袋子,維克托下意識的接住後看著袋子裡的東西愣了一下。
  勇利看著在沒有燈的房間裡顯得特別璀璨的冰藍色眼睛,這次卻沒有任何遲疑的朝對方走去,他跪上了床雙手摸著維克托的臉頰,在黑夜中輕聲而堅定的說著:「我也喜歡你,維克托。」

  他不懂Omega的發情期也絲毫不瞭解Alpha的易感期,只能從螢幕上簡單的黑色文字裡去理解大概會有多難受,要用理智去壓抑本性的衝動有多困難,他想起在還沒有告白前就算易感期到了也是選擇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而不是出去找個人宣洩的維克托心就軟了下來,勇利想維克托以前肯定也不是這樣吧,這個人到底在他不知道的時候為他付出了多少卻從來沒說,就連剛剛其實順其自然下去勇利也不會反抗,但維克托依舊選擇抽身離去,在天性和理智前他永遠選擇的都是保護勇利,所以勇利想,這樣的人到底有什麼好害怕他會傷害自己。

  「我也是個人喔。」所以對你的慾望、喜愛、衝動也絲毫不會遜色,就算是個Beta也不會有任何差別的。
  維克托似乎終於讀懂了勇利眼中的意思,他笑著把手上的一盒保險套拆開,挑了下眉看著勇利問:「只買了一盒?這可能不夠喔。」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我可是比維克托年輕的。」

  在唇舌相纏間,他聽見維克托笑著低啞著聲音說,那我們就來試試看吧。
 




  Beta的後穴並不像Omega那般的柔軟而且濕滑,反而更加緊嫩難以開拓,維克托手中的潤滑劑已經浸濕了下面的床單,也才勉強讓兩根手指頭在裡面不斷的擴張,維克托想勇利在買潤滑劑時肯定沒有在看商品介紹,只是隨便的將熱門第一名拿下來就到櫃台結帳,所以並沒有注意到這款潤滑劑有催情的功效。
  剛才為了安撫勇利的前戲做了有點久,勇利趴在床上臀部微微翹起,手指隨著維克托擴張的動作忽緊忽鬆的抓緊床單,已經被微微含腫的乳尖不安的在床上蹭著,隨著修長的手指不斷探索著溫熱的小穴時終於摸到了勇利的敏感點,他聽著勇利突然嗚咽了一聲,轉過頭難耐的看向了他,沒有戴上眼鏡的褐色眼眸已經被水光染亮,委屈的倒是有些可憐。
  維克托傾向前吻住了他,安撫著對他說:「再忍耐一下。」
  他不敢不對勇利溫柔。
  維克托想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不是對勇利一見鍾情,或許一開始只是覺得能說出「AlphaBetaOmega都是人」這句話的人很有趣,後來強迫把對方調到自己身邊,看他一開始雖然笨拙但卻格外努力的在做他的事,那是維克托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不再是被當作工作而照顧,而是因為真心想要對他好所以才為他做出那麼多努力,這些感情逐漸累加起來穩穩當當的築起了根基,又像一條涓涓細流緩緩慢慢的流到大海裡,就像是別人口中的日久生情,但當他回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也有可能是一見傾心。
  小穴已經忍不住的在收縮著,像個貪吃的小嘴想把維克托的手指全部含入進去,維克托看見勇利放鬆點後才放進自己的第三根手指,按壓著穴壁和不斷抽插的動作都帶起淫糜的水聲,催情的功用似乎終於開始發作了,勇利感覺得出來身前的性器已經發脹到開始流出液體,他感受著維克托將手指撤出體內的瞬間轉頭過去看,正好看見對方用嘴巴撕掉保險套包裝的瞬間,Alpha的性器一向粗大這個勇利知道,但他沒想過維克托的會大成這樣,他轉過頭將自己的臉埋在枕頭裡拒絕去看見這個事實,邊聽見維克托性感沙啞的聲音笑了一下。
  在被進入的那瞬間他哽咽的說不出話來,維克托擴張的很溫柔他並沒有感受到什麼疼痛,只是很不習慣罷了,但在他被狠狠的撞擊著敏感點時已經沒有辦法忍耐住自己的聲音了。
  維克托的抽插動作又快又精準,粗壯的性器一次次毫不留情的直接輾過他的敏感點到達更深的地方,在意識一遍混沌中他只隱約記得自己被翻了過來,原本抓著床單的手指換與另一雙溫暖有力的手緊緊扣著,而與對方近乎堪稱毫不留情的抽插行為相比是在耳邊一次又一次溫柔的呼喊著自己名字的聲音。
 



 
  在隔天早晨迷迷糊糊醒來時勇利就先被維克托吻了一頓,他躺在維克托的懷裡,而對方卻像個不滿足的大型犬一樣想往他懷裡鑽。
  Alpha的易感期真是太瘋狂了,勇利忍不住想,他們那盒保險套依舊沒弄完,雖然是因為到後半夜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記得要戴了,溫熱而強力的射精滿滿的都在他的後穴裡,勇利知道這個時候的Alpha難免都會有點佔有慾,就乾脆的隨他去了。

  「如果被人知道維克托跟他的Beta助理變成一對了不知道會被黑成怎樣呢,說不定會丟掉不少通告。」維克托抱著勇利抓起他的手指開玩笑似的說,其實維克托一點也不在意這種事情,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現實,喜歡他的人就是會喜歡,不喜歡的人隨隨便便就能轉黑,比起那些虛有的事更應該做的是牢牢抓緊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
  勇利聽到後卻猶豫了一下,維克托看著覺得可愛,親了對方一下想告訴他戶頭裡有多少錢不用擔心時,就聽見勇利像是被那一個吻鼓舞了一般開口說:「維克托,我家是開旅館的。」
  「嗯,這個我知道。」
  「所以,如果真的沒工作的話那我們就回去吧。」勇利認真的看著他,深褐色的眼睛滿是真誠:「我可以養你的。」

  看著躺在被窩裡不管是從內而外的散發出他的味道的勇利,維克托第一次體會到這種從內心深處滿到幾乎流洩出來的情感,勝生勇利真的是個很可怕的人啊。

  「這個提議真的太吸引人了,好想趕快結束合約啊。」

  在重新壓上對方開始新一番的動作時,維克托在勇利耳邊低聲說著那句昨晚勇利睡著沒聽見的我愛你。
 
 



 
  抵達長谷津車站時,維克托戴著口罩帽子不斷興奮的看著這個有些小的車站,在出站後他看著牆上貼著的老舊海報拉著勇利說:「Amazing!這不是我剛跟勇利在一起時拍的那張海報嗎,這邊竟然還有。」
  他仔細地環顧了四周,卻發現這樣的一個稍嫌老舊的車站竟然都只張貼著維克托各個時期的海報,都沒有出現其他的偶像明星。
  勇利看著這些海報就臉紅的不想提,前一陣子報導說國際影帝維克托的愛人竟然是個出生於長谷津的日本人,當時在長谷津的大家都高興壞了,覺得勇利是在幫他們爭光,於是一致決定這邊的海報通通換成維克托的代言。
  他們在一起的一年後,維克托吵著說想看勇利的老家到底長怎樣,勇利被吵的不行,加上家裡的人也催促他把維克托帶回去,所以在過年前維克托就把通告推的一乾二淨,連一個國內外知名的手錶廣告都不拍了,在雅科夫氣呼呼的問他時維克托還理直氣壯的說他要回去見家人。
  這個時候的公車上沒有什麼人,勇利帶著維克托走過他小時候回家的路,說他發生過的事情,維克托只是牢牢的牽著他的手,走過了勇利的回憶,然後踏上新的足跡。
  他們終究在「烏托邦勝生」的大門前停下,勇利在打開家門前微微有些卻步,他轉頭看向維克托,對方只是笑著輕輕的點了下頭。
  於是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在打開門的一瞬間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爸爸媽媽……
  「我們回來了!」
 



  歡迎回家。




(全文完)

 

 

一個百粉賀被我寫到了千粉才完結也是不容易,先感謝大家對他的支持

身為一個絕大部分更新都在深夜的人最後一章怎麼能不在深夜呢!

先對不起一下被我搞的這麼晚還不能睡的朋友M和已經睡著的友人B,新年這幾天都在這寫稿,被威脅沒滿一百字不能吃一口飯真是太慘了

 

這個故事我前思後想最後用一句話總結是:我愛你,因為你是你

不關乎ABO,不關乎男女,因為我們彼此互相相愛,那就去愛吧

 

謝謝陪伴這個故事走到現在的人,無論是從一開始還是半途加入的,我常常忘記這是篇ABO寫的很隨興,對不起(檢討

啊太晚了完全不記得自己想說些什麼那就停在這邊吧!

總之大家晚安!我們有緣其他故事見!

 

喔對了接下來幾天我要趕報告和期末不更辣!請假!

&沒更那禮拜出了三張SSR怎麼這禮拜一張都不出呢_(:3 」∠ )_(貪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