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維勇】看圖寫段子兩則

昨天晚上等更新焦慮的寫不出東西,所以簡單跟了一下風

QWVPWGxIUklIUTQ5dTJITlMvSzdaai9uM3dORjI4d2w2SE1FRlZJWDl0ZTZFajNlUjlaOUdBPT0.jp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7Cwatermark&type=2
 

拿到了兩張圖!當混更一下,等我冷靜下來再寫更新

 

 

01、 @九本 大大提供的

QWVPWGxIUklIUTRNcG5VOC9oVWRPM3lwTXRaUVJhWFBGTEZ6NkNYTHJzWU1yc0ViT3QxUDl3PT0.jp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7Cwatermark&type=2
 

  勝生勇利回想起自己小時候都覺得懷念的不可思議,他那時候只是個單純覺得滑冰有趣而且有成就感的一項運動,是那天興沖沖的優子攤開手中的雜誌,然後他就像是孤獨行走在夜路的旅人突然間找到天空中的北極星一般,指引未來的方向。

  然而現在的他卻以標準的日式土下坐姿勢跪在他的北極星前,俄羅斯的天氣比日本冷太多了,常常讓他在被窩裡昏的不知天明。他想這次維克托會說什麼,大概是俄羅斯航空都沒讓他等這麼久?維克托卻走到他面前,一臉貌似很嚴肅的說:「姿勢錯了。」

  「欸?」勇利傻愣愣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就被對方拉起。

  維克托卻在他站起的一瞬間單膝跪下,笑著對他說:「這個姿勢才是對的喔。」
  在意識到維克托的意思時勇利瞬間紅了一張臉,不知所措的想拉對方起來,維克托卻摸上勇利右手無名指的戒指。他想如果依照日本習俗的話這個戒指要換手戴才對呢,一邊瞇起漂亮的冰藍色眼眸,看著紅著臉的勇利笑了。
 

  「在勇利說願意前我是不會起來的喔。」
 

  那你會怎麼說呢?

 

 

 

02、Binee的美圖走這裡

 

  在音樂結束的一瞬間,冰刀滑過光滑的冰面做出了最後一個漂亮的收尾,勇利喘著氣,腦中卻是一片空白,他想不起來自己剛剛到底做了哪些動作,只有場邊不斷傳來的拍手聲和歡呼聲證明了他這場完美的表演有多麼震撼人心。

  剛剛的跳躍都沒有失誤吧?在接續步的時候節奏是正確的嗎,有沒有快了一拍?

 

  沒有。有個聲音這樣告訴他,無可否認的是他完成了或許是人生中最顛峰的一場表演。

  即使心底有這道聲音存在,勇利依舊有些不安的抬起了頭,看著替他歡呼的人群,視線卻落向了遠方,像是在找尋什麼東西似的。

 

  「勇利!」

  他聽見維克托不顧形象的朝他大喊著,一點都不像外人所言的那樣優雅的冰上王子般,他想維克托就是維克托,是個偶爾淘氣的大男孩,也是個溫柔教導他很多事的大男人,他把這麼多種維克托拼湊在一起,埋藏在心底。

  他也就在這刻發現有多喜歡對方。

  故作灑脫的說什麼關係終止之類的話,其實自己根本不想要啊。

 

  在還沒意識到前他就已經朝著K&C區奔去,他想起了跟維克托生活至今的點滴,他想跟維克托繼續一起泡澡、也想一起吃炸豬排蓋飯。他想了很多很多東西,就像貪婪的蛇總想吞掉一頭大象,勇利發現他最想的就是能在那雙清澈的湖藍色眼底看見自己。

  在被擁入溫暖的懷抱時,溫熱的淚水就不自覺得湧出,他有好多話想跟維克托說,張開口卻只能發出哽咽的聲音:「我……」

  他想問維克托看到了嗎,看清楚了沒,在這首代表他生命的曲子裡,所有璀璨的後半部都是因為有對方的到來才會變得如此耀眼。

  你是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噓。」維克托卻笑著握緊了勇利的手,勇利能感受到對方冰涼的戒環貼在自己皮膚上的溫度,在勇利哭得滿臉是淚時他卻毫不避諱地將臉貼了上來,親暱的貼著像是安撫懷中的幼獸一般,深情的又像是戀人間的低語:「不管結果如何,勇利會是我心中永遠的第一名。」

  看著勇利又瞬間睜大了眼像是不敢置信一樣的表情,維克托笑著說是真的喔,一邊拉起對方的手貼在自己的左胸膛。

 

  怦通、怦通、怦通。

  勇利似乎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和手掌心下的一起,匯聚成了一首以愛為名的歌曲。

  從此遇見你的每一天都像是春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