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維勇】執事與少爺

 

 

  勝生勇利,男,17,高中生一名。

  然而他現在站在鼎鼎有名的執事咖啡廳前不敢進去,他轉頭看著一旁對他比出上啊的手勢的好友,第一百零一次問自己到底為什麼要打賭。

  勇利深呼吸了一口氣,推開了黑白裝飾的木門,吱壓一聲後門板後面的風鈴作響。

  「歡迎回來,大……少爺。」

  看著迎賓處原本和藹可親的執事突然轉了一個調說話,勇利就想摀住自己的臉,你剛剛肯定是想講大小姐沒錯的吧。

  向來都是以吸引少女為主的咖啡廳突然來了一個眉清目秀的男孩子,看著一排穿著西裝筆挺的執事們勇利現在也不知道誰比較尷尬了。

  最終還是有人先帶了他入座,執事們嘀嘀咕咕的討論著對待一個單獨的男性顧客到底該怎麼做才好,還在煩惱時剛換好裝的人走了出來,笑咪咪地聽了他們的煩惱後拿著點餐版到看起來些微有些不安的人旁邊。

 

  「少爺,下午好。」

  勇利還在盯著菜單發呆時,旁邊突然有個人出現,他抬起頭看見漂亮的冰藍色眼眸和無懈可擊的笑容,一下子呆著說不出話來。

  「啊啊、您好。」勇利過於緊張,連敬語都不小心跑了出來。

  對方看見他這樣反而眉眼彎彎的笑了下,拉起他放在桌上的手,「我是今日服侍您的執事維克托,還請少爺多指教。」說完便在他的手背上輕輕落下一吻。

  勇利瞬間爆炸了,他慌亂的瞄著菜單上店名的縮寫確定自己進來的是執事咖啡廳而不是牛郎店,一邊說:「維克托、我們同輩吧,所以不用喊敬稱了。」他想了半天,最後覺得對方都報上名字了自己沒講好像很沒禮貌,「我是勝生勇利。」

  「好的,勇利少爺。」維克托自在的轉換了稱呼,忽略對方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笑著說:「那勇利少爺今天想來什麼餐點呢?」

  勇利只想趕快吃完離開這家店,但他什麼都不敢說,隨便翻了幾頁根本連字都看不下去,維克托察覺他慌亂的態度,笑意盈盈的伸手幫他翻過幾頁,修長的手指點著幾樣被標記皇冠的菜色:「如果不餓的話要不要來份水果冰淇淋鬆餅呢,這是招牌甜點,採用的是當季新鮮的水果加上M家的冰淇淋……」

  維克托靠得太近了,勇利能聞到他身上好聞的香味,他不確定那是不是香水,看著維克托的手指在菜單上挪移著,他想對方不只是臉好看連手都很漂亮啊。

  「……那勇利少爺決定好要什麼了嗎?」

  勇利剛剛根本都在恍神,完全沒聽到維克托在說些什麼,只好胡亂的指了菜單上某份標記著特大皇冠的甜點說:「就這個吧。」

  「好的,那餐點會稍後送上,麻煩勇利少爺等一下了。」

  「不麻煩!」如果能不叫他少爺就更好了。

 

  勇利邊想著只要吃完就可以出去交差就稍微放鬆了下來,他環顧了四周發現這家店的擺設真的很精緻,不論是桌子或是椅子每一區都有不同的特色,他坐的這區好像模擬貴族餐桌一樣,精緻的燭台在中央悠悠的燃著火光。

  「勇利少爺的餐點到了。」

  維克托笑咪咪的在他面前擺出一盤他一個人根本吃不完的鬆餅份量,勇利呆愣了下看著笑咪咪的維克托不知所措了起來。

  「這是、我的?」

  「是啊,勇利少爺的情人精緻鬆餅組合。」

  勇利看著面前被點綴著五彩繽紛的鬆餅想著這能不能打包啊,他發現維克托站在他身邊似乎沒有要離開的意思,趕別人走也很奇怪,乾脆試探的問他說:「維克托要坐嗎?」

  「謝謝勇利少爺的邀請。」

  其實勇利本來不是這個意思的,但他看著對方都在他對面坐下來了總不能趕他走吧,勇利一邊拿起刀叉一邊戳著鬆餅一邊問說:「維克托要吃嗎?」

  他看著維克托有些驚訝的眼神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很奇怪,連忙補充了一句:「這份太大了,我自己吃不完的。」

  「謝謝勇利少爺的邀請,但我們不能吃主人的食物呢,除非……」

  「除非?」

  「除非勇利少爺親自餵我了。」

  勇利的手一抖,看著對面的人眨了眨眼睛看起來一副很無辜的樣子,雖然有點懷疑對方的話,但想一想好像維克托也沒什麼好騙他的,只不過是餵一塊鬆餅而已應該不會很奇怪吧?

  他小心翼翼的切下來了一塊,叉著抹上冰淇淋的水果和鬆餅伸長了手示意要餵他,看到了勇利的舉動維克托反而一愣。

  勇利伸長了手也覺得尷尬,正想縮回來的時候維克托卻笑著湊上前一口咬掉。

  「非常美味喔,謝謝勇利少爺。」

  看著對方滿足的表情,勇利只好弱弱的說聲:「……不會。」

 

 

 

  「謝謝光臨,歡迎少爺下次回家。」

  走出店門的勇利腳幾乎都是軟的了,原本想說應該結束時卻突然被人叫住。

  「勇利少爺,你的發票。」

  他看著維克托從咖啡廳跑了出來,將一張紙塞給他後朝他眨了眨眼又回到店內,勇利卻在發票的背後看見了對方寫了幾個時段,大概是維克托打工的時間,還順帶畫了個愛心。

 

 

 

  勝生勇利,男,17,高中生一名。

  在一家很像牛郎店的咖啡店被人塞了像情書的紙條該怎麼辦,求解,不太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