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維勇】竹馬小男友

 

 

 

  勇利第一次看到維克托時,那年他才四歲。

  已經出租了好久的隔壁家終於搬來了新鄰居,勇利躲在自己母親的腿後偷偷看著新鄰居來打招呼,美麗的女性有著一頭漂亮的長銀髮,說著拗口的日文,在注意到勇利後把一旁跟他差不多高的小孩推到前方。

  漂亮的冰藍色眼睛看著抱著自家母親的腿躲在後頭的他眨了眨,然後笑了出來,對勇利說出了一串不懂的話。

  「維克托說、很可愛。」

  銀髮女人解釋著,被突然誇獎的勇利瞬間炸紅了一張臉,他放開了抓住母親的手跌跌撞撞的跑了回去,又從自己的房間裡拿著個小熊玩偶跑了出來,然後遞給了一臉好奇的人。

  「哎呀,這是勇利很喜歡的娃娃呢,看起來他很喜歡維克托喔。」

  像天空一樣漂亮的眼睛眨了眨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勇利只是抿著唇更往對方身前遞了一點,維克托確認他的意思後抱著小熊玩偶開心的笑了出來,努力地想了半天終於笨拙地說出了勇利聽懂的話。

  「謝謝。」稚嫩的童音說著不標準的日語,但笑容卻燦爛的比他幼稚園最喜歡的老師還好看。

  勇利看著面前漂亮的人在笑,也跟著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

 

  維克托比勇利還大了一歲,但辦幼稚園入學時還是決定把兩個孩子放在一起方便照顧,在上學前勇利在揹上小書包後聽著媽媽說「要好好照顧維克托喔」認真的點了點頭,雖然維克托還比他大,但在他眼中連話都講不好的維克托像是他弟弟一樣,一直沒有弟弟或妹妹的他現在簡直像完成了一個夢想。

  他們同時抵達了幼稚園的門口,維克托的媽媽順了順他的頭髮,用著奇怪的語言好像在跟維克托說什麼,維克托點了下頭後親了自家母親一下,在等他們說完話後勇利主動伸出手,維克托是新來的一定不會走吧,媽媽說要牽好手才不會走丟。

  看著勇利亮亮的眼睛,維克托笑了下也伸手握住,他們手牽著手走到了教室門口,直到老師要介紹維克托時才放開。

  不同膚色髮色眼睛顏色的維克托一出現果然吸引了大家注意,勇利聽見隔壁的小女孩驚呼著「好像洋娃娃一樣」,想一想好像也是,但維克托比那些娃娃好看多了。

  正當老師分配維克托的座位時,維克托輕輕地搖了搖頭,指在勇利身旁的位置看起來一臉堅定。

  語言不通加上長得好看的人有先天優勢,老師想讓勇利照顧剛來的維克托也好,便點了下頭同意了。

  維克托走到他身邊後對他又是燦爛一笑,勇利也朝他笑了。

 

  小孩的世界挺單純的,長得好看的那就是好人,維克托的人氣在幼稚園裡不算低,寫字的時候勇利幼小的手握著維克托的手,歪歪扭扭的刻出了「勝生勇利」這幾個字,朝他比了比自己。

  「勇利。」維克托笑咪咪的喊著他,看著勇利的眼睛又亮了起來。

  反過來換維克托握住勇利的手,一筆一畫的寫出了「Victor」,這幾個音對勇利來講有點難,他試了好幾次被維克托輕柔的糾正,最後終於能喊出標準的音了。

  「Victor!」

  「勇利。」

  他們像是剛學會說話一樣一來一往的喊著對方的名字,下課後心滿意足的手牽手走到門口等著回家。

 

 

 

  雖然說維克托挺受歡迎的,但相同的是他也被某些男生討厭,因為他把他們喜歡的女孩子都吸引走了。

  勇利在上完廁所後找不到說好在外面等他的維克托,繞了一圈才在小花圃看到他,而維克托正好被三四個小男孩推倒在地上。

  勇利急急忙忙地衝了過去,推開了還想上前的人,站在維克托前面手臂張的開開的,緊張又生氣的說:「你們不可以欺負維克托。」

  「為什麼!」

  「維克托是我的朋友!」

  「我們也是啊!」

  勇利憋了一下,小小的腦袋瓜想想好像也沒錯但總有哪裡不對,上次說比朋友還重要的是叫做什麼呢……

  他終於想到了,朝他們大喊說:「維克托是我女朋友!」

  聽聞風聲趕來的老師被這句話震了一下。

 

  「勇利。」維克托在下課後輕輕的戳了戳他,從剛剛勇利跟老師單獨說完話後他就一直很不對勁,這讓維克托很不安。

  他想了想,記得勇利說喜歡他笑,於是努力的笑了出來,但又想看到勇利的表情,原本該向上揚的嘴角變成單純的張開嘴,看的到裡面白白的牙齒。

  勇利被這個看起來很詭異的笑容逗笑了,維克托在看到他笑出來後放鬆了許多,他想問他怎麼了,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意思,回去應該要多看點書早點懂怎麼說日語才好。

  看著維克托煩惱的神情,勇利委屈的拉了拉他的手,小小聲地說:「老師說,你不能當我的女朋友。」

  「為什麼?」其實維克托聽不懂勇利在說什麼,只能勉強懂是他不能當勇利的什麼,但他這麼喜歡勇利,所以勇利要當什麼都是可以的。

  「他說你是男孩子,男生不能當女朋友的。」

  雖然聽不懂,不過女朋友這個詞出現的好多次,感覺很重要,背下來回去問好了,維克托一邊默默地下定決心,一邊伸手摸了摸勇利柔順的黑髮,笑著跟他說:「沒關係的。」

  隔天維克托一放下書包就努力的跟勇利用斷斷續續的日語說:「媽媽說我不能當女朋友。」他看著勇利瞬間失望的表情,卻伸手捏了捏他軟軟的臉頰笑著說:「可是我可以當男朋友!」

  他看著勇利圓圓的褐色眼睛睜大,裡面亮的有他很喜歡的光,然後肉肉的臉笑了出來,抱住了他說:「嗯!」

 

 

 

  時間好像一下子就過得很快,臉上的嬰兒肥像是被叨叨絮絮著的ABC和九九乘法磨掉了一樣,他們也越長越高,踏出了幼稚園的門後進入了小學,維克托的日語越來越好了,而相同的是勇利也學了一些俄語,基礎對話也不是什麼問題。

  他們換了新的制服,坐在不同的座位上,聽著不一樣的老師講課,學著還不知道的事情,只有身邊的這個人始終如一沒變過。

  要考高中的時候還因為維克托的語文成績太差著實苦惱過一陣子,兩個人湊在一起努力唸書,看見維克托考的比上次高五分時勇利都能跳起來開心的抱住他,維克托看著懷裡笑咪咪的勇利,幾次忍住差點親上對方紅撲撲的臉頰。

  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勇利邊拍著板擦邊想,上高中的男孩子似乎就開始長大了,他們也是,維克托不知道什麼時候從跟他差不多高到比他高出了半個頭。

 

  今天他當值日生,等到擦完黑板後就能走了,維克托站在他的教室外跟他們班幾個女孩子聊的挺開心的樣子,其實這也很正常,維克托從小就長的漂亮,長大後就蛻變成了帥氣,走在路上沒有誰不被他吸引的,還好勇利從小就習慣了不然也沒這個膽子跟他走在一起。

  在處理完後勇利揹上書包,卻也沒有等維克托就自顧自的走掉了,他聽見維克托跟那些女生道別的聲音,幾個大步追了上來扯住他的書包提帶,「勇利。」

  勇利想現在他的表情肯定特別難看,雖然本來就知道小時候說的話不能相信,但要他怎麼辦呢,他可是一直喜歡維克托到現在啊。

 

  「……對不起。」

  勇利慢下了腳步,揉了下眼睛,他覺得這樣的自己肯定特別莫名其妙,但他又有什麼立場去阻止維克托交女朋友。

  維克托雙手抓住他的肩膀,在他面前微微蹲下,看著那雙褐色眼睛輕輕的問他:「怎麼啦?勇利。」

  沒什麼,他想自己應該要這樣回答,但根本騙不過從小生活到大的竹馬,勇利垂下眼眸踢著一邊的小石頭問:「維克托想要交女朋友嗎?」

  「嗯?」突然聽到勇利沒頭沒尾的問題他愣了一下,然後恍然大悟的笑著說:「勇利在吃醋嗎?」

  勇利還來不及臉紅反駁時就聽到他理直氣壯的說:「可是我已經在談戀愛了啊。」

  「跟誰?」

  「勇利啊。」

  ……他怎麼自己不知道?

 

  看著勇利一臉懵懂的樣子,維克托睜大眼睛錯愕地說:「勇利不是已經答應當我的男朋友了嗎。」

  「什麼時候?」

  「我剛來的時候啊。」維克托扳著手指頭數了一下,「大概勇利四歲,我五歲的時候啊。」

  「……可是我們這樣根本不像情侶啊。」

  「這不是勇利說的嗎,還沒有成年不可以做這些動作。」

  看著維克托信誓旦旦的樣子,勇利本來覺得自己怎麼可能有說的話瞬間變弱,不確定的問了一句:「我說的?」

  「對啊,勇利說你回家問過媽媽了,她說不能早戀,要成年過後才行,所以我們那時候說好了要等到你成年後才可以做比牽手更進一步的事。」

  勇利聽完簡直想捂臉,這些事你記這麼牢怎麼就不能多背一篇古文呢。

  「勇利該不會都忘了吧。」

  勇利聽著維克托低聲碎念著早知道你忘了就先做好了。

 

  「反正離勇利成年也沒有很遠了,那就再忍一下吧。」

 

  看著自家竹馬瞬間有侵略性的眼神,勇利突然覺得很多事不在他掌握中了。

 

  「等勇利生日了,要有心理準備喔。」

  看著維克托笑咪咪的表情,勇利想著他果然完了,就連這時候都覺得他好帥該怎麼辦才好。

  他只好紅著臉扯過對方的衣領,在維克托猝不及防時墊腳親了下他的額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