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維勇】情人節賀文

各種點文小短篇!

 @九本  @沈家十三 情人節快樂!

 

 

被其他CP閃/

內有奧尤,不吃的跳下一篇!

 

  下課鐘聲剛響時,勇利正想轉過頭跟後座的維克托說些什麼,卻看見尤里殺氣騰騰的朝他們走來,卻略過了正想打招呼的勇利和維克托,直接走到正在收拾課本的奧塔別克面前,將一盒綁著淺藍色緞帶的盒子放在他面前,撇過了頭說著:「這是在路上撿到的,你不是很喜歡吃這種東西嗎。」

  「嗯。」似乎也沒被尤里的動作嚇到,奧塔別克從抽屜裡抽出了相同款式的盒子也遞給了他,「這是我去買的。」

  「為什麼要專門買這種東西啊!」

  奧塔別克抬起頭看著他,用著一貫低沉的嗓音說著:「不喜歡?」

  「如果我說不喜歡呢?」

  「嗯,那給勝生好了。」

  尤里一瞬間跳了起來:「炸豬排再吃就要把教室震垮了!」

  「所以沒有要給他。」奧塔別克安撫似的說,然後又重複的問了一次:「要,還是不要?」

  尤里沒有回答他,卻伸手接過了那個盒子,躊躇的哼了一聲後說著謝謝後又風風火火的衝出了教室。

  莫名其妙中槍的勇利還愣愣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維克托捂著自己的眼睛說:「情人節這天果然好閃啊,眼睛好痛。」

  「嗯?維克托眼睛痛嗎?」

  回過神的勇利只抓到了後半句話,維克托放下手有些可憐兮兮的說:「對啊,勇利幫我看一下嗎?」

  「好啊。」勇利小心翼翼的湊近了臉,溫熱的呼吸幾乎交融在一起,彼此近的似乎能聽到心跳的聲音。

  坐在一邊的奧塔別克默默轉開了臉。

 

 

校園/

 

  「我也好想要巧克力啊。」

  聽著維克托嘟嚷著的聲音,勇利抬起了頭疑惑的問:「維克托不是收到了很多嗎?」

  「那都是義理啊,沒用的,我只想收到一個人的本命而已。」

  都是義理?勇利懷疑的看著放在桌子旁已經從袋子裡滿溢出來的巧克力上都打著大大的粉紅色蝴蝶結,心型盒子露出了一角。

  勇利不太懂,反正他每年都只從小優那裡收到一盒義理巧克力就覺得很幸福了。

  「那維克托想收到誰的?」

  看著勇利一臉疑惑的樣子,維克托梗在喉嚨裡那句你啊又突然說不出口,突然笑著問說:「勇利,你的豬排可以分我一塊嗎?」

  「嗯?可以啊。」

  小心翼翼的夾了一塊遞到對方的飯盒裡,維克托滿足的吃完後,他伸手把那一袋巧克力都丟給了勇利。

  「嗯?維克托不是想收到本命巧克力嗎?」

  「是啊,剛剛已經收到了喔。」

  他笑著舔了一下嘴巴,覺得這一塊豬排比所有的巧克力都還甜。

 

 

優質婚友社/

 

  包脫單、包結婚、締結良緣數千對的YOI婚友社,在情人節這樣特殊的節日竟然不主辦活動,最近勇利的電話接到手痠,還要好聲好氣的向對方解釋活動在下周才舉辦。

  「維克托為什麼不在情人節辦啊。」勇利掛掉電話後,整個公司裡只剩下他跟老闆維克托,其他人早就手牽手的去約會了,雖然他也不懂維克托這樣看起來是搶手貨的人怎麼會連個約會對象都沒有。

  「大家平常都在幫別人促進良緣,自己也該在情人節這天培養感情才對啊。」維克托笑咪咪的說,邊逗弄著公司的吉祥物馬卡欽,馬卡欽汪了一聲像是在贊同一樣。

  「那維克托不去約會嗎?」

  勇利看著維克托朝他招了招手便跟著走近,維克托坐在公司裡提供給相親對象的椅子上,中間白色的小桌子放著數字牌子,公司會在一群男男女女中發好號碼牌,讓他們循著號碼牌坐在位置上開始第一圈的聯誼。

  「我正在啊。」

  「嗯?」勇利拉開椅子坐下時聽到這句話愣了一下,卻看見維克托瞬間挺直了腰脊,然後瞇著眼睛笑了出來。

  「我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今年27歲,不吸菸、不喝酒,沒有不良嗜好,身高180,生日是12月25日,興趣是跟馬卡欽玩,和看勝生勇利工作,最喜歡的食物是勝生勇利做的炸豬排丼,最喜歡的人是勝生勇利。」

  勇利聽著他瞬間講出了一大段話整個人愣在一邊,感覺到臉上灼熱的溫度燒的他不知所措。

  維克托漂亮的冰藍色眼睛眨了眨,一臉認真的對他說:「請問勝生勇利先生願意考慮以結婚為前提跟我交往嗎?」

 

 

 

其他的吃肉走這裡,不知道為什麼長微博變成了粗體不好意思

一樣因為上一台電腦壞了沒檔,如果微博看不到可以走噗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