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維勇】喵喵喵02

 

 

 

  勇利最近養了一隻跟屁貓。

  早上鬧鐘都還沒響時,維克托會踩過軟軟的棉被像是翻越千山萬嶺一樣努力不懈的湊到勇利頭旁邊,用粉色的肉爪先拍拍他的臉,勇利這時候會稍微掙扎一下但仍舊不肯睜開眼,維克托會低下頭開始用貓舌頭舔他的臉。

  被刺癢的感覺弄醒,勇利一睜開眼睛就會對上另一雙冰藍色的眼睛,維克托會喵一聲後用鼻子頂頂勇利的鼻子。

  「早安啊,維克托。」一早醒來聲音還有些沙啞的勇利笑著摸了摸牠的頭。

  在勇利盥洗的時候維克托依舊會跟前跟後,勇利換衣服的時候牠也會湊上前嗅一嗅落在地上的衣服,然後在上面乖巧的趴著,等勇利發現衣服上都是貓毛的時候也來不及了,但看著一臉無辜的維克托他也沒辦法說什麼。

  上班前他幫維克托準備好了飼料和水,似乎知道勇利必須出門一樣,維克托倒也不會硬跟上去,只是默默地注視著勇利打開門出去。

  勇利最近也會開始聽同事間的貓狗經,聽多了偶爾也會發問幾句,公司的女同事驚訝的看了他一眼問:「勝生君也開始養寵物了嗎?」

  「啊、對。」勇利有些靦腆的笑了下:「是隻貓。」

  「哇,是甚麼品種的貓啊?」

  勇利愣了一下,想想倒是真的不知道維克托是甚麼品種的貓,只好遲疑的開口說:「是路上撿來的流浪貓……應該是土貓吧?」

  「沒有照片嗎?」

  勇利在同事期待的眼神中搖了下頭,他是真的忘記拍了,只好補一句:「今天回家拍。」

 

  等到好不容易下班後,勇利想著維克托在家不知道會不會很寂寞,便匆匆忙忙地趕了回去。

  「我回來了。」

  打開門的時候維克托已經早一步的在玄關坐好了,他搖了搖白色的尾巴看起來無比乖巧,勇利覺得自己的心都軟了。

  「今天換這家的看看好了。」

  他聽從了同事的建議買了某牌的主食罐,看著維克托嗅了嗅開始吃起來,他也在打開自己買的炸豬排蓋飯後走進廚房拿餐具,卻在坐下來準備吃的時候發現不對勁。

  少一塊豬排。

  勇利當然不會以為是店家少給他一塊,他立刻起身去找維克托。

  維克托窩在他的飼料盆前,看見勇利走過來還無辜的喵一聲,但勇利還是看見牠嘴角旁不屬於貓飼料的殘渣。

  「這個不能吃吧……」勇利憂心忡忡的抱起了維克托,不顧牠的掙扎想要扳開牠的嘴巴看看有沒有剩餘的豬排,但果然一點都不剩,維克托被放下來的時候還很委屈一樣看了勇利一眼。

  「下次不可以偷吃。」勇利捏捏牠的肉爪認真地說,但維克托只是咪了一聲後便扭頭走了。

  看著牠的背影,勇利有些遲疑地想維克托是不是看起來比之前大一點了?

 

  吃飽飯後勇利在沙發上逗著維克托,一下揉揉牠的毛一下捏捏牠的腳,維克托舒服的在他腿上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當勇利想著他上次幫維克托訂的貓爬架應該要來了才對,門鈴聲卻突然響起。

  「稍等一下。」勇利慌張的站了起來,抱著維克托先往自己的房間衝去,把他放在床上後朝牠小聲地說:「不要發出聲音喔。」

  把房門關上後,他走去開了大門,看見隔壁的鄰居一臉面無表情的搬著個大箱子看著他。

  「晚上好。」勇利禮貌的打了聲招呼:「怎麼了嗎,奧塔別克。」

  「地址寫錯了,寄到我這邊了。」他淡淡地說。

  「啊、謝謝。」勇利接過來一看,果然是他剛剛心心念念著的貓爬架,寄來的包裹還十分耿直的在商品名稱那欄寫著「和風貓跳台(草蓆款)」。

  勇利僵了一下,看著一臉平靜的奧塔別克下意識的解釋起來:「這是朋友買的先寄到我這邊來……」連他自己都不相信了。

  奧塔別克只是看了看他褲子上沾到的白色貓毛什麼話都沒說,點了下頭示意知道了:「晚安。」

  「晚安。」

 

  關上門後勇利自暴自棄的想著奧塔別克是個好人應該不會告訴房東吧?看起來還是必須早點換地方搬出去啊……

  他把貓爬架組裝好後把維克托抱過來,維克托興致勃勃的踩上了前幾階,轉過頭來對勇利喵了一聲,藍色的眼睛亮亮的像是充滿了光一樣。

  「喜歡嗎?」

  勇利笑著看牠爬上爬下,然後趁著維克托的注意力被吸引走後偷偷摸摸的拿著睡衣溜進浴室裡。

  除了要偷偷摸摸養維克托之外這是他的第二大煩惱,果不其然在他剛開水沒一分鐘後門板傳來細微的拍擊聲,和維克托在外面細細的叫聲。

  這是勇利一開始最百思不解的地方,維克托很喜歡在他上廁所或洗澡時盯著瞧,雖然對方是隻貓,但一直被盯著看還是讓他很不習慣,雖然他後來查到資料是貓咪為了怕主人溺死在廁所裡所以才很慌張地想要確保他的安危,勇利只好快速的沖了個澡就出來。

  睡前勇利坐在電腦桌前刷了一下網頁,維克托站了起來前腳搭上勇利的小腿,喵了一聲,勇利彎下了腰把他抱在腿上,繼續做自己的事,維克托待了一會覺得無聊,前腳微微抬起,一下子就跳上了電腦桌。

  勇利被牠嚇了一跳,卻也沒把牠重新抱下來,維克托湊近螢幕前瞧了瞧,伸出了爪子在鍵盤上拍了幾下,勇利連忙抓住了還想繼續搗蛋的爪子:「不可以。」

  「喵。」

  一人一貓對視了一陣子後,維克托收回了自己的爪子,勇利繼續刷自己的網頁沒有去理維克托在做什麼,他在讀一篇文章,讀得很慢,只知道維克托把頭靠在他手臂上而已,當勇利想關掉網頁時才發現維克托已經靠著睡著了。

  好可愛,勇利想著,難怪這麼多人喜歡養寵物,他小心翼翼的伸出左手撈著放在一旁的手機,對著淺淺起伏著的維克托拍了好幾張照。

  但過沒幾分鐘他就察覺到困難了,手好痠,但勇利又不敢動。

  他謹慎的把左手伸過來扶住維克托的頭,趁牠睡的迷迷糊糊的把牠抱起來放回去貓窩裡,然後輕手輕腳的關掉了燈。

  「晚安,維克托。」

 

 

  半夜勇利模模糊糊的睡到一半的時候,又感覺到毛茸茸的東西蹭上了他的臉,勇利想著維克托又不肯好好睡牠的貓窩跑上來跟他一起睡了,半放棄似的睜開了眼睛,卻看到了像銀河般流洩的長色銀髮。

  在散亂的髮絲中他看到的是一張美的雌雄莫辨的臉,但還是能看出來是個年輕的大概十三、十四歲的男孩子,狹長的藍色眼眸似乎天生就帶著笑意。

  在勇利嚇到完全呆愣的時候看到對方開口。

 

  「喵。」

 

 

 

 

維克托:我要把勇利的蛋蛋看回來

勇利:喵喵喵?

 

打維勇打到很心虛……終於變人了嗚嗚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