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951

    累積人氣

  • 6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花開之時

  天剛亮時轟就醒了,他瞇了下眼後迅速的起了床,眼中已經沒有多少迷濛,他盥洗完後像是倒數什麼日常步驟一樣,吃完簡略的早餐,做個普通的拉筋伸展後,抿了下唇推開了窗,果不其然看見一頭似乎怎樣都不會服順的毛茸茸綠髮在窗前晃了晃。

  似乎注意到他的視線,綠谷轉過頭後笑咪咪的說:「轟君,早安。」

  「早。」

  「今天天氣很好,剛好也到了可以施肥的時候了,而且它們最近狀況也很好呢……啊發芽了呢,該記錄下來了……」

  邊聽著綠谷日常的碎碎念,轟想,這才是他一天開始該有的樣子。

 

  轟跟綠谷認識很久了,確切來說他也不知道綠谷是什麼時候來到他家那片原本他記憶中荒蕪的花園裡的。

  那時候他被父親嚴厲的訓練操累到哭,在難得的休息時間裡躲起來忍不住就吐了出來,他難受的邊咳邊吐著胃裡本來就沒有剩甚麼的東西,泛酸的胃液嗆在喉嚨中,連眼角的情不自禁的泛起淚來。

  轟本來沒有想要哭的,下意識的生理反應讓眼睛紅通通的,他勉強的直起身,推開了不高的木窗,想呼吸一些新鮮的空氣,卻意外的與窗外一雙圓圓的大眼直接瞪上。

  一瞬間他們兩個人都不敢講話。

  『那個、你還好嗎?』窗外的人看起來有點緊張,他踮起腳尖似乎想看見屋裡的情形,然而又不敢往前走一步。

  轟原本想回答他沒事的,卻突然聽見安德瓦喊他的聲音,他知道自己的休息時間已經結束了,如果再不出現的話惹上麻煩的不只是他一個人而已,所以他也只是瞥了一眼窗外看起來跟他一樣大的男孩,然後一句話也沒說的關上了窗。

  事實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畢竟在安德瓦的教育下他是不能和同年齡的人相處的。

 

  『吶、擦擦吧。』

  聽見聲音時轟下意識的就出手打了過去,只是瞬間想起是誰時收回了力道,卻依舊響亮的打在那隻將木窗由外打開的手上,啪的一聲連轟都愣了下,窗外的人似乎也沒想到只是摀住了被打的手背呆呆地不發一語。

  遠遠的那邊傳來了呼喊聲,窗外的人瞬間回過神來後對他笑了下跑掉了,轟撿起對方剛剛想遞給他的手帕,裡面還包著一顆看起來廉價的糖,他卻忍不住的想起來即使被摀住卻也明顯開始紅起的手。

  綠谷,他似乎聽到那個聲音這樣喊他。

  轟蹲坐在木窗下,猶豫下後把那顆糖吃了下去,甜味在酸澀的口中蔓延開來,這是他第一次不再這麼想吐了。

  

  『抱歉。』轟特地等在那個時候出現,看著對方猛然睜大的眼睛把手上已經洗乾淨的手帕遞了過去。

  綠谷接了過來,卻發現裡面藏著好幾個巧克力,這種昂貴的糖果平凡人家很少看到,不過轟倒不是很在意,除了訓練方面之外安德瓦不太苛刻他什麼,這種小東西要多少有多少。

  看著綠谷一瞬間發亮卻又猶豫的神情,轟認真的說:『謝謝你。』

  綠谷搖了下頭,知道對方在自責昨天的那件事,笑著說:『沒關係的。』

  他伸手後將手中的巧克力遞了一塊給轟,不過對方卻看著他低低的說:『……我想吃上次那種。』

  『可是那種、很普通喔?』綠谷有點猶豫,他口袋裡廉價的糖跟對方給他看起來就不便宜的巧克力根本就比不上。

  轟看著他搖了下頭後說:『我覺得那個就很好了。』

  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能止住噁心的甜味。

 

  從那天之後轟終於知道綠谷是他們家花匠的學徒,他們就像是偷偷摸摸的達成一個協議一樣,綠谷每天會在轟休息的時候跑去小房間的木窗外遞給他一顆糖,一開始他們兩個誰都不熟,沉默了幾天後綠谷開始說起他每天看到的花,今天白薔薇已經開始綻放了,遠處牽牛花的枝枒早已爬滿了牆頭,狗尾巴草風一吹就彎下了頭。

  轟聽他叨叨絮絮幾天後終於開始說起了他平乏無味的日常,說他嚴厲的父親、溫柔現在卻不在他身邊的母親,綠谷站在窗外看著轟說話時並沒有什麼起伏的語氣和表情,一瞬間突然很想抱抱他。

  隔天轟來時窗台上除了熟悉的糖果外還有一盆小小的花,白色的花朵垂下,顯得精緻而小巧。

  『這是雪滴花。』綠谷說。

  『送我的嗎。』轟雖然這樣問,但語氣是十之八九的肯定,他好奇的看著這看起來纖細弱小的植物,一抬起頭看見綠谷朝他笑了。

  『嗯,它的花語是希望、勇往直前的力量。』綠谷將盆栽稍微往前推一點,對於現在轟的處境他無能為力,綠谷想了很久該用什麼東西來表達他的支持呢,到頭來似乎只能靠花了吧。

  『轟君,加油。』

 

  如果每場愛戀都要有個開頭。

 

  那一天的陽光溫和,在綠谷的蓬鬆的頭髮上看起來都覆蓋著一層淺淺的光,臉上的小雀斑看起來都格外可愛,綠谷揚起大大的笑容,像是從今以後都無所憂愁,轟隔著一扇窗,卻在他身上聞見了晴天的味道。

  轟想,他的喜歡肯定始於那天,綠谷小小的手在把力量給他時也在心頭上種了一朵花,以血肉灌溉,以他的笑為光,而一路成長茁壯。

 

 

  「今年的三色堇開得很好呢,花色很漂亮。」

  轟靠在窗台上邊聽著綠谷日常說著花草的姿態,他脫去了手套小心翼翼的碰著枝葉,一邊笑著看著被他努力打造出的花園。

  轟很喜歡聽綠谷說話,但更多時候是他喜歡看綠谷說話,他記得對方上揚的嘴角,笑起來時微微彎起的眼睛,看著他時毫無防備的樣子,在很多夜裡他都是靠著記憶中綠谷的樣子紓解自己的慾望。

  「轟君看過半邊蓮嗎?是跟你的眼睛一樣漂亮的顏色喔。」

  轟愣了一下,單手摸上自己的左眼開口說:「是父親這邊的顏色吧?但因為他的關係,所以我一直覺得這邊是……」

  醜陋的。

  有個聲音不斷告訴他,你的左半邊是如此的醜陋啊。

  「不是的。」綠谷突然打斷了他,他隔著一扇窗站在轟面前,努力想解釋什麼一樣對他說:「雖然轟君的眼睛顏色是遺傳到安德瓦先生的,但不是他的顏色漂亮,而是因為是轟君的才漂亮。」

  跟他人無關,因為你是你,所以才美麗。

  

  轟有時候想綠谷真是個神奇的人啊,單純而質樸的話語裡卻能給人力量,就像那盆看似脆弱的小花卻也陪伴了他無數個日夜。

 

  「謝謝你,綠谷。」

  「啊、不,這沒有什麼的。」

  像是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難為情的話,綠谷紅著一張臉有些僵硬的又重新蹲下身開始整理花草,轟看著他的動作卻在一瞬間有種異樣情緒湧上心頭。

  如果他也是花草就好了呢,能被綠谷溫暖的手所觸碰想必也是幸福的吧。

 

  話是這樣說,但轟也沒想到隔天一睜開眼時聽見的卻是滿園窸窸窣窣的聲音,牽牛花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又掛回去了枝頭上,他身旁的大樹被風吹著搖晃了下枝枒,葉隙間篩落的陽光散在花草上,溫柔的喚醒大家。

  『該起床了喔。』

  『已經天亮了嗎?』

  『不要睡啦快醒來。』

  『輕點你撞到含羞草了,它又闔起來了。』

  轟愣愣的看著自己,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稱為身體的部分已經變成了綠色的根莖,花苞圓滾滾的看起來倒是挺可愛……有點像綠谷當初送他的雪滴花。

  所以他是變成雪滴花了嗎?

 

  『快醒醒,綠谷君來啦。』

  『綠谷來了嗎?』

  『真的是綠谷哇!』

  『可以告訴他我的葉片下有小蟲子嗎,他一直在咬我。』

  聽著花花草草們又開始熱鬧的討論起來,轟果不其然的看見了綠谷從不遠處走了過來,他看起來還是一副精神很好的樣子,細心的幫大家澆水著。

  『綠谷先生真的人很好呢,溫柔又細心。』

  『是呀,雖然上一個人也不錯,但他來了之後大家就越長越好了呢。』

  轟靜靜的看著綠谷幫剛剛抱怨小蟲子的花翻出了那條蟲,明明應該聽不見的他卻能滿足大家的要求,狗尾巴草微微彎下腰輕蹭了綠谷的手表達感謝。

  『狗尾巴草真是一如既往啊。』

 

  轟聽見他身邊黃色的三色堇嘆息著說,他還沒搞清楚意思時就看見綠谷已經走到他身旁了。

  「看起來快開花了,真是太好了。」

  他能感受到綠谷溫暖的手碰上他的莖葉,稍微有點粗糙的,還帶有明顯的疤痕,那是他某次不小心絆倒時被石頭劃破的,在虎口留下醜醜的疤,雖然本人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綠谷今天停留的比較久,轟當然知道為什麼,看著他在臨走前還回頭看了一下木窗時他也沒辦法告訴綠谷他在這。

 

  「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在綠谷走後,轟忍不住開口向旁邊的三色堇說話。

  『嗯?問我嗎?』黃色的三色堇看著他搖晃了一下綠色的花苞後,想了下說:『那時候你好像還不在。』

  『狗尾巴草是綠谷先生留下來的喔,那時候前任花匠帶他來分辨雜草的不同時,他把狗尾巴草留下來了呢。』

  一旁紅色的三色堇想起什麼笑了,『是啊,那時候綠谷君說每種花草都有他的美,所以不肯把狗尾巴草拔掉呢。』

  『是啊,正是因為這樣才麻煩呢。』黃色三色堇嘆息了下,它輕聲的話語散在空中。

  『畢竟狗尾巴草的花語可是暗戀呢。』

 

  花有花語,而花語某種意義上就代表了各種花的個性。

  『就像玫瑰怒放的美麗一樣,它們都有著不同的愛意。』黃色三色堇閒聊似的跟他說:『所以啊人類送對花很重要呢。』

  轟突然想起來綠谷送他的雪滴花,就聽到黃色三色堇開心的聲音:『我的話是「憂喜參半」喔、紅色的是「思念」的意思,紫色的是「沉默不語、無條件的愛」。』

  紫色三色堇晃了一下花朵,像是贊同的意思,轟邊聽他繼續說著:『我們三個在一起就是「沉思、快樂、請思念我」的意思喔,很有趣吧。』

  『思念是一種無條件的愛,會有快樂和悲傷,但如果對方也能想我的話就太好了。』

  

  已經過了好幾天了,轟看著綠谷每天來幫它們澆水,從一開始充滿元氣的樣子到後來沒看見木窗再被推開時連笑容都小了一點。

  這是他們認識這麼久以來第一次這麼久沒見面,雖然轟都能看見綠谷,但他想綠谷應該很不習慣吧。

  綠谷按照慣例的來看了看他的花苞後,轟就知道對方應該要走了,但綠谷卻反常的將雙手輕輕地壓在轟的土壤旁,轟似乎都能感受到對方手上傳來的熱度。

  「怎麼辦。」

  他聽見綠谷的聲音低低的響起,似乎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轟聽著綠谷繼續說:「原本想等到花開的時候再跟轟君說的,是不是已經被發現了。」

  被發現什麼?

  轟想湊近看看綠谷的表情,卻聽到他說:「可是我喜歡轟君這句話,還沒說出口啊。」

  在綠谷離開後轟都還在對方原來也喜歡自己的驚訝中。

  他想,當花雖然能被綠谷碰觸很好,但比起這個他更想把綠谷抱入懷中。

 

 

  隔天綠谷照慣例來的時候,卻驚訝的看見好幾天不見的轟站在花園的木窗前,手上捧著已經在花盆裡盛開的白色小花,花朵下垂著像是多年前他送給轟的雪滴花一樣,但身為花匠的他走近一看就確認了這不是雪滴花。

  「轟君……」

  「綠谷。」

  轟打斷了他,他想起在變回人的前一晚,他在綠谷走後問旁邊的黃色三色堇他的花語是什麼,他明明記得那時候綠谷告訴他雪滴花的花語是勇往直前的意思,但他不懂為什麼要在花開的時候綠谷才肯表示他的心意。

 

  『你是鈴蘭啊。』黃色三色堇困惑的說:『雖然跟雪滴花很像,不過你跟他不一樣喔,你的花語很美呢,難怪綠谷先生特別注意你。』

 

  ──幸福即將到來。

 

  綠谷曾經把希望的力量親手交給他,轟想他能做什麼來回報呢。

  想來想去也只有在白色鈴蘭綻放的同時,將他隱藏了許久的愛戀一併送出吧。

 

  「我喜歡你。」

 

  風低聲吹過,轟似乎聽見了花草躁動的聲音,它們在見證一場盛事般歡呼著,也聽見了夾雜在其中,綠谷的答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