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30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轟出】共此一生

  綠谷黏好了一個箱子後在地板上放了下來,他抬高了手,小心翼翼的把珍藏許久的歐魯麥特DVD一個一個拿了下來,把上頭不存在的灰塵擦拭乾淨後整整齊齊的放在箱子裡。

  不只是DVD,限量版寫真照片、歐魯麥特傳以及模型或是小娃娃都被他無比珍惜的收了起來。

  綠谷放好後重新直起了身,看著已經被收拾得差不多的室內,空蕩蕩的像是他剛搬進來的時候。

  「啊,還有房間裡的。」

  他突然想起來,三步併兩步的走到房間裡,才發現除了床頭櫃上的娃娃外還有一張合照還沒收,那是夏天時1A的團體聚會,綠谷拿著一支霜淇淋小心地舔著,轟走在他身邊正在轉開手上的礦泉水,夏日的風吹了起來,白襯衫微微貼在身上,顯露出轟底下結實的肌肉,綠谷看著他的髮絲揚起,卻想到海邊直飛而上的海鷗。

  不遠處似乎有人喊了聲他們的名字,綠谷一轉頭就傻愣愣的跟轟一起被拍了下來。

  那是他們第一張合照。

 

  綠谷拿了起來,發現照片裡的轟跟他真的都有所改變,轟的身材變得更強壯結實了,而且氣質也更加沉穩,他笑著用手指輕輕的碰了下照片即使被偷拍也依舊冷靜的轟,綠谷想那時候他也沒想到會喜歡上這個人。

  這是他們畢業後的第五年,也是他跟轟在一起的第三年。

  其實從高中開始他們就有點似有似無的曖昧,也不知道是綠谷太遲鈍還是轟也沒察覺,在旁人都認定他們已經在交往時兩個人都毫無知覺,直到出社會第二年的同學會上麗日笑著問他們「小久沒跟轟君住在一起嗎」時,綠谷愣愣的聽著她說「你們不是在交往嗎」,兩個人才突然意識到這樣的距離似乎已經不是朋友的範圍了,於是在那年秋天他們開始嘗試在一起。

 

  『綠谷。』

  轟在吃飯的時候沒頭沒腦的喊了他一句,綠谷抬起頭,大大的眼睛看著他笑著問說:『怎麼了嗎?轟君。』

  『雖然這樣有點突然。』他聽見轟這樣說,然後抿著唇拿出了一把鑰匙交給了他,『但不管是睡前還是醒來的時候,都希望能看見你。』

  綠谷還在消化這句話的時候,轟繼續說:『如果會很為難你的話,那……』

  『不會不會!』綠谷突然回過神來,接過了鑰匙有些不好意思的慌張著說:『我願意的,就算轟君後悔也來不及了。』

  轟看著他難得的笑了,認真的解釋著說:『我剛剛想說,如果會為難你的話,那就請讓我搬過來吧。』

 

  最後還是綠谷搬了過去,於是他從兩個禮拜前就開始斷斷續續的收著小東西,周末沒上班的時候轟也會來幫他收拾。

  綠谷把浴室牆壁上放著肥皂的吸盤拔了下來,是可愛的小貓形狀,這個是轟買的,他原本的是一個再普通到不行的白色盤子,但轟拿著這個說「很像綠谷」,他看著對方認真的表情就什麼拒絕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說起來為什麼會換掉原本也有一半是轟的原因,他們第一次做的時候就是在綠谷的房子裡,原本已經結束的戰局又在浴室裡清潔時沒忍住又來了一次,綠谷雙手抵在牆壁的磁磚上,在一時激動下就不小心把原本的吸盤弄掉了下來,後來就怎麼樣都黏不回去了。

  這件事是在事後清理的轟發現的,所以他趁綠谷在睡覺時出去買了食物,順便把在浴室裡遭到波及而損壞的東西都買好了。

  綠谷不知道該不該誇獎對方一聲貼心。

  

  在整理書櫃時翻出了一張不大的手繪卡片,上面用蠟筆塗了個綠色頭髮和半紅半白的小人,歪曲的字跡寫著謝謝。

  這是某次他跟轟的事務所一起聯合時所救出的小女孩寄來的,他還記得轟那時候有些笨拙的哄著她,臉上是小心翼翼的溫柔,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對方這樣的表情了,但每次綠谷都覺得能喜歡上轟君、而且對方也喜歡他真是太好了。

  何其有幸。

  英雄的住址是不能被透露的,所以這張卡片是寄到事務所來,綠谷在下班後興沖沖的跑到了轟的事務所外等他,沒有事先通知,等沒多久後轟帶著一頂帽子遮住了顯眼的髮色走了出來,看見了在外面笑咪咪的綠谷,原本冷淡的表情一瞬間轉變,他幾個快步走到綠谷面前,綠谷看著他的眼睛卻感覺像是有星星一樣在閃爍。

  『小久沒發現嗎?轟君看著你的時候都不一樣喔。』

  他在這時候才理解到了麗日的意思,像是春光初照,萬物開始有了生機一樣,小河在歡暢的唱著歌,轟的眼底有著他說不出來喜悅的光。

  綠谷在這一剎那卻又突然說不出話來了,他像是個偶然發現寶物的旅人,小心翼翼的把這一刻的轟收進心底。

 

  外面曬的被子該收進來了,綠谷走去陽台上看著底下熟悉的街景,這個轉彎處有一家超商,在剛搬出來還學不會做飯時他是那邊的常客,某次轟來他家時發現了一大包垃圾都是微波食品的盒子時什麼也沒說,不過後來出了門買了一些材料很簡單的下了兩碗麵當他們的晚餐。

  『轟君會煮飯啊,好厲害。』

  『小時候姊姊不在的話要自己學著煮,後來就會了。』

  媽媽呢這種話綠谷是不會問出口的,他看著轟平靜的表情脫口而出說:『以後我煮給轟君吃。』

  看著轟一瞬間詫異的表情,綠谷又慌亂地說著:『雖然我不會但是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嘛看著食譜多練習幾次就會了但我的廚藝肯定沒有轟君那麼好所以……』

  轟突然拉住了他的手,止住了綠谷的碎碎念,轟看著他笑著搖了搖頭,認真的說:『以後我煮給你吃。』

  綠谷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頓了下後卻說:『轟君真是個溫柔的人。』

  轟沒有承認卻也沒有反駁他,只是在拍了下他的頭後將兩人吃完的碗筷收走到洗手台上洗碗。

  長得好看、會過日子還會賺錢又會疼人,綠谷在他身後數著對方的優點,將臉埋在一旁英雄焦凍造型的娃娃上。

 

  但也還是有會吵架的時候,綠谷早就忘記那時候的原因了,只記得自己在忍著怒火說完「暫時不想看見轟君」後就把自己埋進棉被裡,然後邊生著氣邊大睡了一場,等到他醒來時天早就暗了。

  綠谷伸手按亮了手機螢幕,晚上十點,外面早就沒人了。

  他翻了一下在睡著時收到的訊息,沒有一個是來自轟的。

  醒來後冷靜一下早就沒那麼生氣了,綠谷感到失落的有點不知所措,這是他的第一次戀愛,很多時候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因為沒有經驗所以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該先示弱。

  他邊伸著懶腰邊走到陽台上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卻在推開窗後跟下面察覺到動靜而抬起頭的轟對視而上。

  那時候正是冬天,轟穿著下午綠谷看見的長大衣,連圍巾都沒圍的站在樓下。

  綠谷這時候早就忘記他們還在吵架的事,隨便穿了件外套就往樓下跑去,看見轟後沒理他想說些什麼,就把他往樓道裡拉去。

  綠谷看著他紅紅的鼻尖和耳朵,正想問他怎麼不穿多一點時就被對方突如其來的抱住。

  『綠谷。』轟溫熱的氣息在他耳邊擴散開來,他聽見轟說:『我……是第一次談戀愛,有很多地方不懂,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問了飯田,他說如果做錯的話就要努力去道歉,但你說了不想見我,所以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轟頓了下,更用力的抱緊了他:『但生氣也好……即使生氣我也想看著綠谷的臉。』

  轟的懷抱一開始是冷的,後來漸漸暖了起來,綠谷抓住他的衣角,開口說:『對不起。』

  『對不起。』

  他們的聲音在冬夜裡撞在一起,綠谷驚訝地抬起頭時跟轟的視線相對上,兩個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他們在這個房子裡經歷過了好幾個春夏秋冬。

  笑過哭過吵過,每個不起眼的角落都有不同的回憶。

 

  轟的車停在樓下,他幫綠谷拿著最後幾箱東西下樓,在放好東西後綠谷站在車外最後看了眼這棟房子。

  「綠谷?」

  「來了。」

 

  這裡有很多他初來乍到的回憶,春日盛開的花、夏季不停的蟬聲、秋天蕭颯的風、冬景落滿的雪,即使還是會捨不得,但綠谷還是毅然決然的上了車。

  因為他想跟轟一起走向更多永遠彼此的未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