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951

    累積人氣

  • 6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一錯再錯

  那是第一次犯錯後的初見。

 

  綠谷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對方。

  看著逃脫的敵人拐了個彎,他加快了腳步跟了上去,卻沒想到在轉過身後一堵冰牆猛然出現在他眼前,鼻尖能聞到跟對方身上一樣沁涼的味道,猶如多年以前。

  時間似乎都在那一刻慢了一秒。

  綠谷看著有段時間沒見的人轉過頭,熟悉又陌生的眼睛看著他,用著過了高中後更加沉穩的聲音喊他:「綠谷。」

  有段時間是多久?綠谷想,是五年還是六年了呢。

  五年四個月了,他心底有聲音響起。

  「轟君。」

  綠谷回過神後笑著跟他打了聲招呼,然後努力的平復著看到對方時不穩的心跳。

  他想過再次相遇會是什麼樣子,但果然還是這樣的展開最自然。

  警察從後頭趕上,將被困住的敵人逮捕了起來,綠谷跟轟走回到事件發生地,想看看還有什麼能幫忙時,同樣來支援的飯田剛好朝他們跑來。

  「綠谷……轟也在?」飯田推了下眼鏡:「真是好久不見了。」

  「嗯,剛回來。」

  「那時候大家都不知道你會跑到那麼遠的地方任職啊。」飯田說:「不過你回來的剛好,明天晚上有空嗎?」

  「有。」

  「那你來吧,剛好明天是綠谷生日,大家要幫他辦個慶生會。」

  「其實不用那麼麻煩大家的……」

  轟聽見綠谷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語,看了下他後點頭說:「好。」

 

  五年的時間其實能改變的了什麼,說短好像也足夠讓孩子發展出自己的個性,說長好像也不過眨眼那一瞬。

  綠谷沒想到會那麼快見到轟的,至少在晚上的慶生會前。

  「回來的太趕了,正式的衣服都放在事務所那邊。」

  綠谷邊聽著轟解釋邊帶他走進專門服務英雄的禮服店裡,身為職業英雄除了容易受人矚目外還有行動上方便的問題,因為誰也不確定會不會在宴會上臨時出任務,所以會有專門的禮服店替他們製作宴會上較正式的服裝,順便擋住好奇人們的視線。

  店員在看到他們時眼睛一瞬間都亮了起來,英雄人偶也算是常客了,但英雄焦凍之前都在外地,這還是他第一次知道兩位榜上有名的英雄關係這麼好。

  在店員熱情的推薦下轟很快就拿了一套衣服進去換,綠谷坐在外面等他,其實平常的慶生會不用這麼隆重的,但從雄英畢業後五年的時光也幫他堆積了下人脈,所以在知道綠谷要生日時大家都異常積極的想幫他慶祝,慶生地點也從普通的家中改成了某間飯店的宴會廳。

  綠谷本來想說不用這樣的,但麗日拉住了他眨了下眼笑著說:『除了幫小久慶生外,大家也想好好放鬆的,所以小久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喔。』

  聽到麗日這樣說,綠谷才點了點頭。

 

  店員拿了條領帶過來,帶著歉意的說:「這是配套的領帶,那時候忘記拿給英雄焦凍了,麻煩您轉交給他。」

  綠谷點了下頭,沒過多久後轟就拉開布簾走了出來,簡單俐落的黑西裝完美的將他的身材顯現出來,看著轟正低頭看著袖口,綠谷站了起來。

  五年還是可以改變些東西的,至少轟看起來長高了許多。

  綠谷邊想邊舉起手上的領帶示意著說:「店員說這個是配套的領帶。」

  綠谷本來想讓轟自己拿去綁的,沒想到轟看了他一眼後乖乖地在他面前彎下了身,綠谷頓了一下,手不自覺的將領帶拉開,將襯衫的領子立起來後繞了過去開始綁。

  「綠谷會打領帶了。」

  聽著轟這句話綠谷手下的動作一頓,還是很迅速地幫他打完了,拉著領結邊說:「嗯,出來工作後學會的,好了。」

  看著轟整齊的西裝,綠谷想五年的時間改變的不只是外貌,還有學習到的生活知識或是社會上的人情道理。

  畢竟也是那麼長的一段時間。

 

  在晚上的宴會上果然來了很多人,無法出席的也託人帶上了賀禮,不好意思太張揚出現的歐魯麥特預先送上了綠谷想要的耳機,然而深知綠谷想要什麼的塚內刑警笑著送上了好友當年青澀的照片,果然被眼睛一瞬間發光的綠谷好好的收了起來。

  綠谷身為宴會的主角自然忙得不可開交,整個晚上臉都是紅通通的,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害羞。

  這是一場很舒服的宴會,來的人也通常都在一個圈子裡,所以三三兩兩各自成群的聊著天。

  轟躲在角落的沙發拿著杯顏色淺淡的雞尾酒慢慢地喝著,雖然英雄平時盡量不太喝酒的,但這種場合倒是可以多少喝一些。

  他的視線追著在場上不斷被人拉住祝賀的綠谷,看著他靦腆笑著接受祝福以及別人的敬酒,眼底流著不足為外人道的思緒。

  趁著大家都自己找到夥伴聊開時,綠谷溜到轟身旁鬆了口氣似的坐了下來。

  「轟君,謝謝你。」

  轟的那句生日快樂都還沒說出口時反而先被對方感謝了,他看著綠谷因為熱稍微解開了幾個扣子而顯得白皙的頸項,疑惑的嗯了聲。

  「轟君能來真的是太好了。」綠谷笑的眼睛瞇瞇的,大大的笑容像是很滿足似的:「畢竟很久沒看見你了。」

  轟看著綠谷有些迷濛卻又想拿起酒跟他舉杯的樣子,先制止住他後轟盯著他朦朧的眼睛肯定的說:「你喝醉了,綠谷。」

  「是嗎。」綠谷遲疑了下,然後笑了出來,往他身上倒了過去,悶悶地說:「這樣就跟那時候一樣了。」

  轟扶著懷裡溫暖的身軀,他心底很清楚現在應該叫飯田來的,那個一直以來都盡責的朋友會義不容辭好好的帶著綠谷回家。

  但他還是垂下了眼眸,在綠谷耳旁說:「我送你回去吧。」

  這是第二個犯錯。

  

  上了計程車後轟報出了飯田告訴他的住址,在當上職業英雄後綠谷就搬出來住了。

  綠谷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靠在他肩上安靜地像隻熟睡的貓,偶而還蹭幾下,柔軟的髮絲摩擦過敏感的脖子,而轟只是調整了下姿勢讓綠谷能更好睡。

  下了車後,他依照綠谷迷迷糊糊的指示拿出鑰匙開了門,屋裡舒適整齊,說不上非常乾淨但以一個男人生活的地方來說算不錯了。

  重要的是整個屋子裡只有一個人生活的痕跡。

  轟在把綠谷放到床上後到廚房裝了杯水,走進房間裡看著皺著眉顯然不是很舒服的綠谷,輕輕地喊了幾聲:「綠谷,起來喝水。」

  他讓綠谷靠著他坐了起來,將杯子遞給了他,看著他慢慢的喝完後坐在床上像是發了一下呆。

  「綠谷。」

  「轟君?」綠谷像是現在才注意到他的存在似的,想了下又突然笑起來:「轟君。」

  轟還來不及問怎麼了時,就先被對方一口親了上來,綠谷壓著他,顯然有些生疏的舔咬著他的唇,他微微的瞇著眼,眼角是曖昧的潮紅。

  「綠谷。」轟稍稍的推開他,看著綠谷有些委屈的眼神,勉強定住心神冷靜地問他說:「你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嗎?」

  在等待回答的寂靜中,轟能聽見自己胸膛中震耳欲聾的心跳聲,在他以為綠谷已經清醒時,卻又看見他低頭親了他一下,然後說:「知道喔。」

  知道喔,綠谷說,在曖昧的唇齒交纏間轟聽見他說:跟畢業那時候一樣。

  那是第一次犯錯。

 

  畢業那時候轟也不知道稱不稱的上一場意外,在已經成年的畢業晚會上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慶祝高中生涯的結束,只不過那時是綠谷無意間拿到高酒精濃度的酒,一杯瞬間趴下,本來就有點醉意的轟示意著大家他先帶綠谷回去房間。

  房裡關著燈,本來依照他來綠谷房間一起學習的次數也不至於不知道對方屋裡的擺設,但沒料到的是綠谷還沒收拾好的書擺在床角,轟沒注意就絆到兩個人雙雙一起倒在床上。

  也不知道是誰先吻上誰的,在對視的那一刻眼底就像星火燎原般燒的猛烈,連平時那絲似有似無的曖昧都被無限放大,他的喜歡在胸腔裡跳動著想證明自己的存在,卻只能靠唇齒舔咬傳達著未說出口的愛意。

  身上的衣服被脫的散落一地,被進入的那一刻綠谷痛的在轟身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卻又滿足的感受到了對方在他體內的充實感。

  那一晚簡直像是消耗掉所有青春期的衝動,轟在天將明時把清理乾淨的綠谷抱在懷中,綠谷在累的昏昏欲睡時感受到了轟在他眼皮上留下珍惜的一吻,說著「等我」。

  綠谷還來不及問等什麼時就已經沉沉睡去,等到天亮時他們就各自整理好自己各奔東西,而他也是到那之後才知道轟並沒有待在安德瓦的事務所,反而跑去了平時根本見不到的外地。

 

  現在第三次犯錯似乎又要開始了,轟不經意的想。

  「轟君真是自私啊。」綠谷開著腿坐在轟懷中,轟拿著對方床頭櫃的乳液擠了一大坨在手中,細心而緩慢的開拓著後穴。

  已經很久沒容納過異物的小穴努力的吞吃著修長的手指,轟嗯了一聲後,繼續摸索著對方的敏感點,在綠谷突然的嗚咽聲中找尋到了對方的敏感點。

  粗壯的陰莖摩娑著後穴一點一點小心的插進去,他本來想說如果會痛的話就算了沒關係的,但綠谷看了他一眼後,自己扭著腰吃了進去。

  「唔、嗯……!」

  脹大的性器蹭過敏感點時綠谷忍不住發出了聲音,轟在確認對方可以後開始挺動著腰,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撞擊著會讓綠谷哭出聲音的地方。

  「那邊、嗚……太快了!」

  淫糜的水聲在房間裡響著,穴口被撞得紅腫,乳液融在溫軟的體內被不斷的帶進帶出,綠谷忍不住伸手抓撓著轟的背部,只能抬起腳放在轟的腰上,任憑他不斷的抽插。

  身前的性器直挺挺的硬著蹭過轟的腹肌,動作激烈時甩出了幾滴液體,在射出來時綠谷失神的喊:「轟君……」

  轟只是低頭溫柔的吻了吻他。

  在察覺到自己被翻了過來後,綠谷嗚咽了一聲挺起身體想往前躲,卻被轟拉住了腳往後一拖,還沒收縮的穴口又被狠狠的撞了開來,粗挺的陰莖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抽插運動,轟這次有經驗多了,邊撞擊著他的敏感點,邊伸手揉捏著他泛紅的乳尖,在他耳旁喊著他的名字。

  

  綠谷醒來時天還沒亮,轟坐在他身邊,一隻手安撫似的摸著他的頭,另一隻手翻著膝上的本子。

  那不是他的英雄筆記本,也不是歐魯麥特的紀錄,而是專屬英雄焦凍的筆記本。

  轟發現他醒了,低下頭輕輕的吻了他一下,替綠谷拉起些被子遮住赤裸的背部。

  「我在高中畢業前,和那傢伙說我喜歡上了一個人。」轟說。

  雖然沒有說是誰,但綠谷知道他說得是自己父親。

  「結果他跟我說,要我離開這裡去外面工作五年,如果都沒反悔的話他就答應。」轟笑了:「我原本沒打算理他的。」

  「但他說如果不去外面的話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而且說不定還會拖累你的腳步。」

  轟轉頭看著他說:「綠谷,我還不夠強大,我不想只是「安德瓦的兒子」。」

  綠谷看著他在昏暗的室內卻依舊明亮的眼睛,一瞬間理解到了他的意思,他要變得足夠強大,強大到沒有外力能阻擋的了他任何決定。

  「不是剛好回來的。」轟看著他說:「是本來就打算這時候回來找你的,結果沒想到……」

  沒想到又上了床,綠谷在心中幫他補上了這句話。

  「轟君。」綠谷喊住看起來有些尷尬的人,看著他說:「我是清醒的喔,從一開始。」

  綠谷想,或許從畢業晚會上的那一晚開始,他喜歡轟多久了連自己都不確定,在那一晚他不僅從自己身上,也聽到了對方胸膛裡不斷跳動著的喜歡的心跳聲。

  就連在轟君離開的那五年裡他也是偷偷的打聽著轟的消息,他又擊敗了什麼敵人、救了多少市民,一筆一筆資料被他小心翼翼地貼在簿子上成為珍貴的回憶。

  他不知道轟的等他要多久,但他有很長的時間可以等的。

 

  轟低下頭吻了下綠谷的額頭說:「我從端水的時候就看到筆記本了。」

  在確定自己的喜歡大概不是一廂情願後,他才敢推開對方的房門。

  

  「這樣的話就要有點改變了。」轟說:「我本來是想跟你告白然後追求你的。」

  「現在的話,綠谷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轟認真的看著綠谷,補了一句:「我會對你很好的。」

  這是什麼笨拙的情話啊,綠谷想,他紅著臉將頭埋在轟懷中悶悶地說:「我也會對你很好的。」

 

  他們之前沒有什麼對錯,只有情不自禁的喜歡。

  那就一起好下去吧,邁向更好的明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