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轟出】假離婚、小兔子

兩日作業題!

 

 

8/10【假離婚】

 

  轟跟綠谷在沙發上面對面坐著,氣氛膠著,連空氣都嚴肅的凝固著。

  過了良久,轟開口說:「我們離……」

  綠谷僵著身體等著他把後面那句說出來,卻聽到對方不自然的一轉後說:「……晚餐吃什麼。」

  「今晚吃你喜歡的蕎麥麵喔……不是!」綠谷下意識的回答,才驚覺他說了什麼,無奈地道:「台詞不是這個啊,轟君。」

  轟呼出了一口氣,揉了下自己的額頭,語帶歉意地說:「抱歉,綠谷。」

  「沒什麼的。」綠谷拿起沙發上的劇本,認真地看了幾行轟的台詞,邊唸著:「雖然說這邊的確比較難演畢竟是男主角感情上和事業上的雙重打擊但轟君之前對這類型的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才對我記得前一部也有類似的地方怎麼突然就演不出來了呢……」

  「不是演不出來。」轟突然打斷了他,在綠谷疑惑的看向他時抿著唇說:「因為是綠谷,所以說不出口。」

  看著轟認真的眼睛,綠谷後知後覺得紅起了臉,邊想著「這是犯規的啊」,邊重新提起精神說:「不然換我講一次看看。」

  最年輕影帝點了下頭,盯著綠谷看,綠谷原本想著應該不會太難得,就一句台詞而已,在開口說出「我們離……」連婚都還沒說完,看見那雙被粉絲瘋狂誇讚「有星辰大海」的眼睛像是夜晚微亮的燭光晃動了一下,然後絕望地緩緩熄滅。

  ……他知道轟君演技很好,但沒想到正面衝擊力這麼強。

 

  「……這樣不行啊,轟君。」綠谷嘀咕著。

  「假的也不行。」轟伸手拉過綠谷的左手,無名指上戴著一個素雅簡單的男性戒指,他的手上也有一個,「好不容易跟綠谷結婚的。」

  「說什麼好不容易啊。」綠谷笑了出來,看著轟低下頭的髮懸,當時他們爆出在一起的消息時簡直震驚了全演藝圈,轟乾脆趁勢跟綠谷求婚,卻沒想到兩個人同時忐忑的向對方拿出了戒指。

  後來在發完聲明後,兩個人鬧得外界風風雨雨時跑去偷偷結了婚,只邀了幾個早就知道戀情的朋友參加婚禮而已。

  資訊流通快速的好處大概是過沒多久就沒多少人在談論這件事了,也越來越多人祝福和羨慕他們,本來他們兩個也很少接片了,這次是看在老同學兼朋友飯田的面子上才答應。

 

  「再試一次吧?」

  「不想對綠谷說,也不想聽到你說。」

  難得看見轟孩子氣的樣子,綠谷笑了出來,晃了晃他們相握的手,然後湊近了轟的額頭,親在相異的髮色上安撫似的說:「轟焦凍先生,你是否願意跟綠谷出久結為連理永遠在一起……」

  綠谷連話都還沒說完,轟就拉下他的脖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在確定那雙大大充滿笑意的眼裡只浮現出自己的身影時,說了一句:「榮幸之至」,邊溫柔的吻了上去。

  綠谷能感受到十指相纏的手碰到了對方的戒指,一下一下的像在重複著當時的「我願意」。

 

 

8/13【大轟小久】

 

  當門鈴聲響起來的時候,轟剛好收玩了陽台上晾著的衣服,他邊想著綠谷今天提早下班嗎,邊放下手中的籃子走去開了門。

  「你好……」

  「英、英雄焦凍?」對方看到是他的時候愣了一下,又重新看了一次門牌號,確定跟記憶中的數字無誤後,小心翼翼的問著:「請問,英雄人偶是住這沒錯吧?」

  「是。」轟點了下頭,他已經認出來這是跟綠谷隸屬於同一事務所的英雄,還沒問是什麼事時就看到對方鬆了一口氣似的將手上裹起來的小東西遞給了他。

  「今天的任務出了點意外,但總之英雄人偶就麻煩你照顧了,詳細的資料都在這張紙上,我就先回事務所了。」

  在對方告別的同時,轟面無表情地盯著自己抱著的小孩,可能因為太緊急的關係,穿著不知道誰買的有些大的童裝,長長的白色兔子耳朵兜帽戴在軟榻榻的髮絲上,嬰兒肥的臉頰睡得紅通通的,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在別人手上了。

  真可愛,轟想,不過白色的衣服很容易髒。

  習慣性開始思考家務事的轟在看見懷中的綠谷打了個小小的呵欠,眨著眼睛似乎快醒來的樣子才意識到一件事。

  ……他並沒有帶過小孩。

 

  五分鐘後,轟坐在外圍看著小綠谷被一堆歐爾麥特環繞時鬆了一口氣,雖然只有短短的五分鐘但轟承認這比面對敵人還讓他緊張。

  畢竟敵人哭出來他是不會心疼的。

  還想冰他們一身。

 

  「歐、歐爾麥特……!」綠谷拉著跟他一樣大的歐爾麥特娃娃的手,笑的連眼睛都瞇了起來。

  轟趁這個時候看著剛剛連同綠谷一並附上的紙,除了簡單的說明綠谷的狀況外也寫上了時效大概是十個小時,轟看到這邊終於放心了下來,發現背面還有字,一翻過來洋洋灑灑的寫上了這個年紀的小孩的注意事項。

  ……真是幫了大忙。

  轟還在認真盯著上面寫的每一條時,眼前突然湊過來了小型版的歐爾麥特玩偶,他抬起頭看見綠谷站在他面前,白色的垂耳朵隨著動作一頓一頓的,似乎在糾結要分哪一個給他好,然後把其中一隻推給了他。

  「哥、哥哥!」

  轟也不是沒有救過相同年紀的小孩,但他們沒有一種看著小綠谷笑著露出還沒有長整齊的小門牙時,可以被稱為「心軟」的感覺。

  他突然能理解到事務所的女孩子們常常喊著「萌到哭泣」是什麼意思了。

 

  吃飯倒還不是個大問題,轟把綠谷喜歡吃的豬排弄得碎碎的跟飯混在一起,一小口一小口的哄著綠谷吃了下去,綠谷吃飯的時候很乖,不吵也不鬧的,吃飽了就坐在沙發上拿著歐爾麥特的模型玩,哼哼的唱著主題曲。

  轟一邊想著這首歌真的是好久沒聽到了,一邊三兩下簡單的吃完了飯,等他洗完碗後一出來看見綠谷坐在椅子上,頭一點一點的,小兔子的耳朵都快垂到胸前。

  察覺到他出來了,綠谷勉強的揉了揉眼睛,伸出手來對他說:「哥哥抱。」

  轟把他抱了起來,綠谷的頭下意識的在他頸邊蹭了蹭,轟似乎能聞到屬於小孩子身上的奶香味。

  在洗澡的時候小兔子被脫了乾淨,坐在轟特地拿進來的小板凳上,剛好上次買的沐浴乳有送玩具小鴨,轟隨手就遞給了綠谷,在幫他洗頭的同時聽著綠谷捏著小鴨的聲音,像是在合唱一樣。

  他抱著洗乾淨的綠谷坐進了浴缸裡,轟小心的讓綠谷不會吃到水,一邊看他自得其樂。綠谷拍打著水面讓小鴨游遠,一不小心太大力迎面濺了自己和轟的臉,轟擔心綠谷被水嗆到不舒服,把他反過來抱在自己懷裡,卻看見綠谷偷偷看了他一眼後不好意思地笑了幾聲。

  「哥哥。」從一開始的停頓到現在綠谷是喊得越來越順口,轟察覺到被溫暖的小身軀抱住時,在綠谷看不到的角度笑了下。

  「嗯。」他垂下眼,輕輕的摸著綠谷被弄濕但一樣柔軟的頭髮。

 

  睡覺前轟讓綠谷換上一件稍嫌寬鬆的T恤,以免明天恢復原狀的他會著涼。

  轟把歐爾麥特的娃娃塞在綠谷懷中,關上燈躺在床上時突然感覺到旁邊軟軟的小生物抱住了他的手臂。

  「……哥哥晚安。」

  聽著綠谷已經被睡意染上而模糊的聲音,轟翻了個身看著他已經閉上的眼睛小聲地說:「晚安。」

 

  早上醒來的時候綠谷已經恢復原狀了,轟思考了下輕聲喊他:「綠谷。」

  「怎麼了,哥哥……」綠谷醒來時有些迷濛的說著,在看見轟愣了一下後才驚覺自己剛剛說了什麼:「不是、轟君!」

  看見綠谷已經害羞到似乎要躲起來的樣子,轟難得壞心眼的湊近他重複了一次:「哥哥。」

  「……說起來,轟君還比我小呢。」綠谷躲在棉被裡碎唸著。

  轟起了身,看見還沒洗掉的小兔子裝突然說:「綠谷小時候很乖。」

  「嗯?」

  「都不會想母親嗎?」這樣說起來,昨天的小綠谷雖然很黏人但從來沒提起要找媽媽這件事,雖然讓他輕鬆了很多。

  「啊,不是的。」雖然說是變小了,但昨天發生了什麼事綠谷都還記得,他回憶起昨天的經歷,笑著說:「雖然母親不在,但是轟君給我一股很安全的感覺。」

  不管是溫柔的抱著他的手,還是小心翼翼哄他的話語,或是輕柔地幫他洗澡的方式,隨時隨地都在傳遞著這個人可以放心的信息,最重要的是不知道為什麼,但綠谷一醒來看見他時就有一種全心信賴的直覺。

 

  「是嗎。」

  轟笑了下,綠谷猝不及防的看見他的笑容正在呆愣時,就被又走了回來的轟抱了起來。

  「轟君?」雖然不知道對方要做什麼,但綠谷依舊乖乖的沒有掙扎,「怎麼了嗎?」

  「沒什麼。」轟說:「只是覺得該把大兔子一起洗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