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高空告白

 

雙總裁,Alpha轟 X Beta久

祝我可愛的師兄念和玖貓生日快樂!你們同天就一起慶祝了!

 


 

 

  凡是雄英市的人都知道他們市內的兩大集團,一個由「傑出企業家」第一名歐爾麥特領導,另一個則是由轟炎司率領,這兩大集團不分高下都各有優點,是無數新鮮人擠破頭都想要來的公司。

  相較起轟氏企業舊制的傳子模式,歐爾麥特的公司是出了名的傳賢不傳子,兩家公司不管檯面上還是檯面下都打得火熱,各種未經證實的傳聞在大街小巷中被傳的沸沸揚揚。

  不合、鬥爭、陰謀陽謀的,不知是真是假的謠言成為眾人津津樂道的下酒菜,就算只在雄英鎮待個一年半載的人都多少知道一點。

  在歐爾麥特和轟炎司相繼退位後這股謠言炒到了最高潮,大家都睜著眼睛期待著新的領導人會因為什麼事鬧到報紙上。

 

  深陷謠言中央的綠谷出久倒是沒有感受到外界對他的引頸期盼,相對的他現在正在一個風景好氣氛佳的餐廳裡,對著他傳說中的死對頭轟焦凍笑了出來。

  「轟君?」綠谷看著對方抿著唇不發一語的樣子,疑惑的喊了聲他的名字。

  轟抬起視線看著他,一向沉穩的眼眸裡閃著不確定的光。

  綠谷正想問這個好久不見的老同學怎麼了嗎,就看見轟下定決心似的看著他。

  「綠谷。」轟開口說:「你聽過商業聯姻嗎?」

 

  ……嗯?

 

 

 

 

  綠谷出久,一個活了24年的Beta青年,在知道自己成為歐爾麥特的繼承人會引發一場軒然大波外,沒有想到他的人生大事也會引起另一場驚天動地的議論。

  看著報紙上「震驚!轟氏企業竟然選擇與他聯姻!這是一場商業的壟斷還是不為人知的愛恨情仇?」時,綠谷選擇闔上了報紙放在一旁。

  他當初猜測這個新聞大概只會被人討論一個月就會被其他消息蓋過,沒想到大眾的好奇心遠超過他的想像,看著新聞網頁討論區下已經蓋了幾十頁的評論,大家簡直編出了好幾部關於商業、親情、友情、愛情參雜著懸疑及狗血的上百集長篇劇本。

  綠谷盯著斗大的新聞標題發呆時,聽見了有人走下樓梯的聲音,他一抬頭看見轟正伸手扣上袖口的鈕扣,在動作間不經意地露出了那一截好看的手腕。

  轟抬起頭看見還坐在沙發上的綠谷愣了下,走了過來問:「還沒出門?」

  「嗯,麗日剛剛傳消息過來說要晚一點。」綠谷站了起來,看了下轟穿著襯衫顯得挺直的身材,順手拿過一旁衣帽架上的西裝外套遞給了他,習以為常的笑著說了一句:「路上小心。」

  年輕的Alpha穿上外套後看著他不發一語,似乎還有些猶豫的樣子,綠谷看見落地窗外閃了一下的光,恍然大悟的湊上前伸手抱住了他:「早點回來。」

  「嗯。」轟的聲音在他耳邊悶悶地響起,對方克制有禮的回抱了他一下,很快就鬆開了手,頭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從決定結婚到公證完也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連綠谷自己也承認他們的關係來的太突然。

  他還記得轟拘謹的坐在他對面,對他認真的說「需要一個門當戶對的伴侶」時自己剛叉起來的蝦肉狠狠的摔在了盤子上,他的不知所措連同盤子上的沾醬四濺。

  他一開始還以為轟是說著玩的,但卻又比誰都清楚這個人不可能會開這種莫名其妙的玩笑。

  綠谷看著轟的眼睛,一下子跳到樹梢上的心又悄然落地,他平復下了自己的心情,擔心的問:『轟君……怎麼了嗎?』

  『那傢伙……我爸,想要公司更加穩固,說如果我自己不決定一個門當戶對的伴侶就要擅自幫我訂一個。』

  跟轟氏企業相當的公司數來數去也就那幾家了,不過轟炎司想必是沒有料到自己兒子打的是這個念頭。

  『我知道這個要求很唐突,如果綠谷不願意的話也……』

  綠谷聽著轟的聲音像是從遠處而來的暖風,吹過了寬闊的草地帶來了春意的訊息,一瞬間被壓抑了許久的念頭全都發芽冒了出來。

  『我願意的。』綠谷說,他放在桌布底下的手握成了拳頭,他看著轟有些緊張的笑了出來,卻是認真的一字一句說著:『我們結婚吧,轟君。』

  

  連綠谷自己都覺得當下大概是瘋了才會做這個決定,但有些事瞞的太久了,已經深的自己都看不見,本來以為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實現的心願卻突然像是照到光一樣,所以他才會一瞬間脫口而出。

  『要把握每個機會啊,綠谷少年。』他的恩師大笑著拍著他的肩。

  所以綠谷想,就算是假的也沒關係,在這條搖搖欲墜的繩索盡頭或許有他想要的東西,那他就會咬著牙走過去。

 

 

 

  「小久君!」

  麗日穿著一身看起來大方的栗色洋裝笑著朝他揮了揮手,綠谷從戶外咖啡廳的椅子上站了起來,朝她走了過去。

  「好久不見,麗日。」

  麗日看著綠谷走過來,繞著他看了一圈把綠谷盯的滿頭霧水時開口誇獎他:「小久君今天的穿搭很好喔。」

  「是嗎?」綠谷倒沒有什麼感覺,之前在一群專門培養繼承人的班上他的到來簡直突然,很多東西都是從頭學起的,包括服裝穿搭這一方面,那時候他根本分不出來牌子有什麼差別,第一個學期差點在這門課上掛科。

  「是啊,雖然不是顯眼的牌子,但都是要排很久預約的手工名店呢。」

  聽著麗日大約講了下數字驚人的價格,綠谷尷尬的笑說:「這都是轟君準備的……我也不是很懂。」

  「如果是轟君的話就難怪了呢。」麗日點了點頭,跟著綠谷走進市內的高級百貨裡頭,搭上了專屬會員的電梯。

  今天他們約出來是想買飯田的生日禮物,加上大家各自忙各自的也有一陣子沒見了,綠谷編在心裡盤算著要送什麼好時,聽見麗日在只有兩個人的空間裡開口的聲音。

  「所以轟君還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叮的一聲,到達指定的樓層時麗日率先踏了出去,看著綠谷一頭霧水的樣子無奈的說:「你喜歡轟君的這件事啊。」

  

 

  麗日大概是班上唯一知道綠谷喜歡轟的人了。

  綠谷並沒有跟任何人說過這件事,但敏感的女性Alpha早一步發現了這個事實。

  『因為小久君的這裡是不會騙人的。』麗日笑嘻嘻的指著自己的眼睛,看著綠谷慌亂的表情說:『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是藏不住的。』

  綠谷掙扎了下最終還是默認了這個事實,麗日笑著朝他比了個噓的手勢說:『我不會說出去的。』

 

  綠谷從來沒打算跟轟告白過,他那樣一個冷靜強大的Alpha果然還是跟溫柔的Omega在一起比較適合吧,綠谷原先想他會帶著這份無所適從的悸動一起埋葬,卻沒想到畢業多年後轟再次與他相聚時卻提出了結婚的請求。

  他們最終買了一塊精準而耐久的手錶給飯田,綠谷在邊跨出店家時邊思索著慢慢的說:「因為……轟君不喜歡我吧?至少不是戀人的那種喜歡。」

  「所以還是不要告訴他比較好,這樣才不會給他壓力,以後分開的時候也不會太難受。」

  看著綠谷輕鬆的笑容,麗日彷彿看見那個剛來到班上一臉無所畏懼的人,他就像陽光下朝氣勃勃的向日葵,靠的近一點都能感受到日光暖和的溫度。

 

 

  綠谷晚一點和轟還有約,在等司機來接他時麗日突然開口說:「轟君的信息素很濃呢。」

  「嗯?」綠谷聞不到這個味道,疑惑的問了聲:「是嗎?」

  「嗯,小久君也有注意到吧,店裡有些服務員繞著你走。」

  綠谷想起剛剛的場景點了點頭,他還以為是自己太敏感了,他開口解釋著:「可能跟轟君住太久,所以有些染上了……」

  麗日搖了下頭,眨了下眼說:「染上的味道不會這麼濃喔,簡直像在警告其他人。」

  綠谷聽到她這句話忍不住紅了臉,不知道該說什麼時看見麗日舉起了手,比了他身上幾個地方。

  「尤其是肩膀、腰和臀部,這些地方信息素特別濃厚。」麗日頓了一下後說:「就像在擁抱你一樣。」

 

 

 

  今天是他們公證滿一個月的日子。

  雖然名義上說的是商業聯姻,但轟對他們的婚姻還是很認真的,該渡的蜜月和辦的手續一個都沒少,就連在滿一個月時都還特地提出了要在外面慶祝的邀請。

  綠谷一開始以為只要走個場面就好,但轟卻認真的說「不能被別人以為感情不好」,所以連每天他們出門上班前的擁抱都是必備的,綠谷在一方面體會到轟的周全時,一邊壓抑住自己狂亂的心跳邊抱了抱他。

 

  轟下午有一場推不掉的聚會,但他已經提前預約好了高級飯店裡最昂貴的套房,一大面的落地窗能看見雄英市繁華的夜景,綠谷開了瓶紅酒小口的喝著。

  轟不知道被什麼事絆住了,綠谷索性先去洗了個澡,在豪華的按摩浴缸裡邊看著底下的夜景,綠谷稍稍往下坐在水裡吐了幾個泡泡。

 

  在他洗好澡出來後,邊擦著頭髮時邊聽見了房間門被打開的聲音,綠谷穿著飯店的浴袍走了進去,剛好看見轟一臉嚴肅的像旁邊的助理搖了搖頭,像是在拒絕什麼一樣。

  綠谷在門被關上前笑著向轟的助理打了個招呼,對方像是想跟他說些什麼卻依舊被轟關在了門外。

 

  「綠谷。」

  轟站在他面前,依舊是張不苟言笑的臉,但綠谷站的近了,能看見他眼角的潮紅。

  轟的醉態大概是綠谷看過最嚴謹的一個了,跟平時不會有什麼差異,但還是能在些言語動作的端倪中發現。

  「轟君你醉了嗎?」

  「沒有。」他頓了下,卻又改口說:「只有一點點。」

  看著對方站的直挺挺的樣子綠谷突然覺得他很可愛,確認對方大致上還是清醒的時候說:「那你先去洗澡吧,會舒服一點。」

  他伸手接過轟的西裝外套時,手不自然的頓了下,抬起頭看著轟的眼睛笑著問:「怎麼了嗎?」

  「沒什麼。」

  看著轟扯掉領結走進浴室的身影,綠谷吐出了一口氣。

  身為Beta其實並不是什麼壞事,在成長背景中反而少掉了那點來自生理上的麻煩,綠谷偶爾只會覺得聞不到轟身上的信息素有點可惜而已。

  但即使聞不到也沒關係,有些事還是能觀察的出來的。

  曾經在「言語觀察與行為表現」這堂課上拿到A+的綠谷看著西裝外套上長長的黑色頭髮有些無奈的笑了出來,能黏在衣服上的髮絲肯定是要湊的夠近,至少也到了擁抱的程度,加上轟臨時的改口和轉過身時白皙的脖子上淡淡的紅痕,如果是真的伴侶的話大概就要吵的不可開交了吧。

  轟平時不會這麼遲鈍的,他一向在這方面都很聰明,不會讓自己沾染這些是非回來,這樣的話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他真的有點醉了,另一種是對方他無法抗拒。

  綠谷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誰的安排,畢竟轟炎司在他們婚禮時氣著都沒來參加。

 

  綠谷轉身往浴室走近,如果轟真的醉了的話不能讓他一個人洗澡的,他靠近了浴室意料之外沒聽到水聲,綠谷連門還沒敲時門就被轟由內打開了。

  綠谷睜大著眼睛和他面對面的看著,說話忍不住結巴了起來:「轟、轟君……」

  轟往前跨了一步走出了浴室,平時穿得好好的襯衫被解開了幾個扣子,鬆鬆垮垮的露出了明顯的鎖骨,他瞇著眼看了綠谷,沒頭沒腦的說:「你不開心。」

  「什麼?」綠谷頓了下,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邊思考著是不是該先幫對方披個浴巾時,看見他又往前跨了一步。

  「你不開心。」他又重複了一次。

  綠谷想著完了轟應該是醉的不清時,一抬頭發現他不只眼眶泛紅,連臉都是紅的,轟在他們之間呼出的氣都燙的嚇人。

  「轟君你發燒了嗎?」綠谷下意識的抓住了他的手臂,發現他連身體都是燙的,但看著轟異常清亮的眼神,綠谷下意識的知道了答案。

  那是從課本上學來的知識,他從未直接看到這種情況的發生,即使Beta聞不到信息素,但他還是能感受到對方身上傳來的壓力。

  「不是。」轟開口說:「我的易感期到了。」

  

  綠谷聽到這句話後拉著他到床邊坐下,邊在心裡思考著對策,一個Alpha的易感期到了怎麼辦,這種事連五歲的小朋友都知道答案,他需要一個Omega。

  綠谷在邊想著要幫對方喊個Omega來時還是請人家幫忙買抑制劑,聽到轟又說了一次:「你不開心。」

  綠谷這次敏感的從他平淡的話語中察覺到了一絲委屈,他遞了杯水給轟,邊好奇的問他:「為什麼我不開心?」

  轟接過了水,抬起頭看著站在床旁的綠谷,冷靜地說出了綠谷沒想過的答案。

  「因為我喜歡你。」

 

  綠谷在心底又確認了一次轟說的是「我喜歡你」而不是「你喜歡我」,瞬間心跳的節奏快了幾拍。

  轟看見綠谷沒什麼反應,伸手從床上的公事包裡掏出了一個密封袋,打開來準備拿幾顆藥吃掉時,突然被綠谷拉住了手。

  「這是什麼?」

  「抑制劑。」看著綠谷一臉懵懂的樣子,轟乾脆拿出了幾顆攤在手掌心上讓他看。

 

  「本來沒有想這樣的。」

  聽見轟低低的說,綠谷從他掌心上的藥回過神後問:「什麼?」

  「本來想好好告白的,但沒有想到易感期會提早來,也沒有想到臭老爸會派人纏上我。」

  綠谷看著坐在雪白床單上的轟垂著眼說,平時滑順的髮絲都透露著一股沮喪的感覺,襯衫的領口還凌亂的敞著,轟在家的時候一向都是很整齊的,綠谷也很少看見對方這麼沒精神的樣子。

  但不知道為什麼,綠谷覺得這是他有史以來最靠近轟的時候。

  轟說完話後可能有些後悔,拿著藥正準備一口嚥下的時候綠谷突然抓住了他的手掌心。

  「綠谷……」

  「這樣也很好的。」綠谷突然開口打斷了他,抬起頭深呼吸了一口氣,有些緊張的笑著說:「因為我也喜歡轟君。」

  轟的呼吸一頓,伸手拉過了綠谷,綠谷防備不及直直的撲進了他懷中,手心交疊著的藥丸落在地毯上了無聲息。

  「你還有機會後悔的,綠谷。」

  聽著轟不穩的聲音在他耳旁吐息著,綠谷瞬間湧起了一股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毛茸茸的頭髮在他頸旁一蹭,綠谷吞了下口水,雙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耳旁吐露出了多年的祕密:「我喜歡你。」從很久以前開始。

 

 

  喜歡的人在一起做什麼都是無師自通,Alpha有著無法隱藏的天性,轟舔咬著綠谷的脖子,吸吮著他敏感的喉結,紅痕帶著水聲攻城掠地般佔領了本來乾淨的皮膚,留下曖昧的痕跡。

  但這還不夠,遠遠會超過這樣,他們兩個人都無比清楚的知道這一點。

  唇舌交纏時他們貪婪的吞下對方口中的味道,軟嫩的舌頭劃過對方的唇和銳利的小虎牙,在這一刻他們原先匆忙的動作又慢了下來,像是在品嘗這難得又靠近的親暱,他們兩個人的學習能力都不差,至少沒出現把對方吻到缺氧的事情發生。

  綠谷還專注在這個漫長而激烈的吻上時,察覺到轟有力的手臂環著白色的浴袍緊緊的抱住他的腰,他們的動作大了點,轟輕而易舉的就能從浴袍底下伸手揉住他白皙的臀部。

  綠谷早就硬了,他裡面沒穿衣服就穿了件普通的四角褲,挺直的性器隨著轟摸著臀部的動作一下又一下摩擦著布料,吐出的黏液打溼了小小的布料,他現在雙腿敞開的坐在轟還沒脫掉的西裝褲上,一頂一頂的讓他模糊間想到會不會也浸溼對方原本看起來禁慾的黑色長褲。

  這個想法讓綠谷一瞬間羞恥卻又興奮了起來。

  轟伸手扯掉了綠谷身上掛著的浴袍,他跟綠谷都有著運動的習慣,一身漂亮的肌肉線條在空氣中更顯誘人,綠谷在轟脫掉他的浴袍前伸手解開他的襯衫鈕釦,讓性感的腹肌展露在他眼前。

  轟伸手拉下了綠谷的內褲,讓已經濕透的陰莖彈了出來,他讓綠谷稍微往前坐了一點,隔著他只拉開拉鍊的內褲互相磨蹭著。

  Alpha的性器一向比常人粗大,綠谷光隔著濕透的內褲就能隱約看到轟的龜頭脹到什麼地步,他們折騰著那塊布,從裡到外濕的都能出水,綠谷不知道是誰流的比較多了。

  在轟脫掉自己的褲子時,綠谷低下頭去咬對方胸前的乳頭,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哪來的勇氣,卻被對方輕輕摸著頭的動作安撫了下來。

  在轟脫掉身上最後的布料後,腫脹的肉棒更明顯了。

  「摸摸他。」轟輕咬著他的耳朵含糊的說,在綠谷顫著手去摸上那根粗壯的陰莖的同時,察覺到轟已經從床頭櫃上倒出了滿手的潤滑液,往他敏感的後穴摸了過去。

  綠谷的臀部已經被轟揉紅了,看起來倒是幾分可憐兮兮的樣子,綠谷邊揉著轟的性器,邊意識到等一下他會被這個大肉棒狠狠地頂到身體深處,他會張著雙腿無法反抗,而慢慢被擴張的後穴也只能包容著這個強勢的存在。

  Beta的後穴不像Omega一樣適合容納Alpha的性器,但轟擴張的很有耐心,被綠谷越摸越腫的陰莖頂到了他泛紅的穴口,緩緩插進去的時候他吻住了綠谷的嘴,讓他吃痛的呻吟全都被嚥了下去。

  轟扶著綠谷的腰,在他緩過來的時候一口氣頂了進去,綠谷倒吸了一口氣,在感覺到痛的時候卻也感受到自己的前列腺被狠狠擦撞,又酸又麻又舒服的讓他說不出話。

  知道綠谷嘗到了甜頭,轟接下來的動作就開始絲毫不客氣了起來,每一次都是又深又重的插到了最裡面,小穴裡的水順著他的動作淌了出來,跟著他抽插的頻率濺到了綠谷白皙的大腿內側。

  又溫柔又狠,在迷迷糊糊被轟吻住時綠谷這樣想,明明胯下挺動的速度激烈又粗魯,但他的吻依舊是溫暖又緩和的,但不管是哪裡綠谷都能體會到對方用身體所訴說的愛意。

  綠谷最後還是忍不住先射了出來,在他射的時候轟的動作還是沒有停下,他的腿已經麻到不行了,但聽著肉體拍打的聲音還是有種激烈的快硬起來的感覺。

  轟在最後挺動一次時綠谷能感受到自己的後穴裡有東西在形成的樣子,那是轟的結,他嗚咽的一聲讓轟把精液一股一股的射了進來。

 

  他們喘息著抱在一起,落地窗沒有拉上,幸虧這附近沒有比他高的樓層了,也不會有人偷拍到這場情事。

  綠谷在他懷裡休息時突然聽見了窗外傳來的聲音,他扭頭一看,落地窗外的夜空裡突然炸出了一顆顯眼而短暫的愛心,此起彼落的亮著夜晚。

  綠谷愣了一下,抬起頭看著正垂眸看著他的轟,有些不確定的問:「這個是……?」

  「嗯。」轟乾脆的承認了,他的手指摸著綠谷被汗浸濕的頭髮,有些尷尬的說:「他們說在告白完後看到煙火你就會答應了……沒想到……」

  沒想到會先滾上了床,綠谷在心中幫他補完了後半句。

 

  綠谷這時候才恍然大悟為什麼一向勤儉不太玩花樣的轟會突然提出要來外面慶祝的要求了,雖然他們是兩大集團的領導人,但在生活方面卻一向節儉,綠谷是因為他從小出生在平凡家庭習慣了,而轟是不滿父親提供的錢所以花費的也不太多。

  也不知道那個煙火有多貴。

  

  「那轟君不說嗎?」

  看著綠谷笑著的眼睛,轟低下頭抵住他的額頭,認真的一字一句說:「綠谷,我喜歡你,跟我在一起吧。」

  綠谷在抬起頭吻住他前帶著笑意說了聲好。

 

  無名指上的戒指在輕扣上時發出了清亮的聲響。

  就像夢一樣,綠谷想,他在靠近天空的地方聽見了轟的告白。

 


 

師兄點的tag:先婚後愛、abo、個性婚姻(變企業聯姻了

近期三次元忙碌中!更新會比較慢,謝謝看到這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