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維勇】第一天

勇利生日快樂!!(遲到ㄌ @九本 等你的賀文後續!!!

【私たちについて /我們之間、】維勇合本中我的部分!

booky還可以購買喔點這裡

 

 

 

 

  大約十四個小時,3628公里。

  勇利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著窗外一片漆黑的夜景,他的角度剛好能看見雪白的機翼在天空中滑翔著,他搭過很多次飛機,通常都是因為出國比賽,但沒有一次像現在一樣充滿期待。

  他眨了眨有些困倦的眼睛,蓋著機上提供的毛毯卻一點睡意都沒有,沾染上水光的褐色眼眸亮亮的,彎下腰伸手從隨身包包裡掏出一本不大的筆記本出來,勇利挺直著背,邊思考著邊緩緩地寫下幾個字,再把筆記本重新放回去包包的同時,勇利想著再過幾個小時就好了。

  他就能與維克托相見。

  說起來也奇怪,那時候在機場送先一步走的維克托的時候都沒有什麼感覺,反倒是對方很捨不得的樣子,一下子抱抱又握了握他的手,搞得離情依依像是幾十年都見不到一樣,最後在進海關前突然隔著他的瀏海輕輕的吻了一下他的額頭,垂下冰藍色的眸笑著跟他說晚點見。

  天色已亮,飛機平穩的降落在跑道上,勇利背著自己的包包走出了海關大廳,那時候或許是知道沒有多久就能見到面了,所以送別時也只有朝著維克托揮了揮手,但此刻卻有種近鄉情怯的心情。

  俄羅斯的冬天比日本的冷很多,他剛下機開了手機就看到維克托傳來的訊息,指示著他從幾號出口出來。

  呼吸吐出的熱氣在轉眼間變成了冉冉的白煙,勇利在找到出口後腳步卻情不自禁的加快了起來,他照著對方說的地點拐了個彎,看見一條不長的橋,遠遠的像是在那頭看見了熟悉的身影,原本已經加大的步伐一瞬間快跑了起來,稍微變長的髮梢被風吹著輕刮上臉龐,有些癢但勇利也沒有伸手去撥掉。

  馬卡欽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他身邊跟著他一起往另外一頭跨著腳步奔去,似乎聽見了他的腳步聲,維克托轉過頭,銀色的髮絲在冬日朝陽下流轉著溫柔的光,冰藍色的眼底像是悠悠的河。

  靠的近了,勇利注意到維克托的耳朵被凍得稍稍紅起,在心底莫名的軟了一下的同時看見他笑著瞇起了眼,揮了下手。

  「勇利!」

  燦爛的像一整個冬季的陽光。

  在被擁入因為在外頭等太久而冰涼的懷抱中時,維克托細軟的髮絲蹭過他的耳朵,「等勇利好久了。」

  低聲的話語在冷冽的寒風裡倒是溫暖了起來,勇利伸出手抱住他,垂下眸笑著嗯了一聲。

 

 

 

  維克托是開車來的,勇利坐在副駕駛座上看著他熟練的倒車打方向燈後朝他所不熟悉的道路駛去,雖然他知道維克托會開車很久了,但這還是他第一次看維克托開車的樣子,似乎注意到勇利的視線,維克托朝他看了一眼笑著說:「勇利累了嗎?先睡一下吧。」邊說還趁等紅燈的空檔幫他拉下了擋光板。

  勇利本來還覺得自己不睏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在機上興奮太久沒睡好的關係,加上維克托刻意行駛平緩的車速,他眨了眨眼後意識開始逐漸朦朧,勇利似乎聽到後座的尤里跟維克托輕聲交談了些什麼,但因為太睏了所以聲音模模糊糊的聽不清,在快入睡時有東西似乎蓋到了他身上,而他鼻尖聞到的是他所熟悉的屬於維克托身上的味道。

  等他醒來時維克托恰好停完了車,他看著剛睡醒褐色的眼瞳顯得有點呆滯的勇利笑了出來,維克托湊過頭在勇利嘴上輕吻了一下,笑咪咪的說著:「睡美人,到家了喔。」

  毫無防備的勇利在被偷襲後好像才清醒一樣,就算從開始交往到現在也有一段不短的時間了,但他對於維克托親暱的舉動還是會下意識的害羞一下,勇利紅著臉下意識的往後座一看,原本在後座的尤里卻不見了。

  「尤里被他爺爺喊回去了,晚點會再過來。」維克托看著勇利的動作後主動解釋著,打開了車門下車,勇利也跟著下去了,看著維克托拿出鑰匙打開這扇他不知道在雜誌專訪或電視報導裡看過了多少次的大門。

  扣的一聲,門板被推開時發出了清脆的聲音,像是歡迎主人的歸來一樣,勇利站在門口倒有些不知所措,他小心翼翼的踏進了維克托的家,馬卡欽熟絡的從他腳旁蹭過,窩在牠喜歡的地毯上。勇利看著維克托打開鞋櫃拿了雙灰白條紋的軟拖鞋給他,自己踩著雙相同款式的拖鞋招呼著他進來。

  這可是維克托的家啊,小時候從採訪裡看過很多次卻從沒想到有一天會親自到的地方,勇利忍著到處看的想法,乖乖地跟著維克托走進他接下來要住的客房,除了看起來柔軟好躺的床墊外,維克托還貼心的在房間裡放了個小書櫃,裡面塞了一些關於國際花樣滑冰雜誌,還有一些觀光景點介紹和不知道從哪買來的日文小說。

  「勇利無聊的時候可以看,想買的書也都放裡面吧。」

  勇利放下背包後轉頭看著笑著的維克托,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謝著,他想自己應該是有點驚訝的,他沒想到維克托會幫他準備這些,雖然從很久以前就隱隱約約的發覺了,不過維克托真是一個出乎意料細心的人。

  勇利在上完洗手間後邊思考著還有什麼生活用品沒買,一抬頭卻看見洗手台上放著兩個漱口杯,一黑一白,相同色系的牙刷也放在裡面,旁邊的架子上也擺好了兩條浴巾,就連沐浴乳都是他慣用的那個牌子,仔細看起來東西幾乎都是一對一對的。

  勇利愣愣的看著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走出去看見維克托正心情很好的蹲著揉著馬卡欽的臉,站在一邊開口說:「我看到浴室裡的東西了,維克托你都準備好了啊……」

  「嗯?我沒有說過嗎?」維克托站了起來,冰藍色的眼睛笑的瞇瞇的,「我們等勇利很久了喔。」

  這時候勇利才意識到他剛見面時說的很久不是單純的撒嬌或是漂亮的場面話,維克托是用什麼心情在幫他準備這些東西的,光是想到這點心底就情不自禁的暖了起來,像是吃了一大口糖一樣忍不住笑了出來。

   帶著勇利稍微參觀一下家裡後,他們決定還是先到附近的超市採買生活用品和今晚的食材,推著推車在路過打折特價區時,維克托像是看到什麼似的眼睛一亮突然跑掉,勇利看著不同包裝卻統一標示著俄語的餅乾眼花撩亂,沒有去注意對方,過沒多久後維克托拿著一對明顯是套組的馬克杯,興沖沖的遞到眼前。

  小熊杯子睜著圓溜溜的黑色眼睛無辜的看著他,和另一個看起來就軟軟可愛的白兔在相碰的地方有個小小的手,兩個杯子靠在一起就像是牽手一樣。

  勇利看著明顯是情侶對杯的杯子眨了眨眼問:「維克托不是有杯子了嗎?」

  「嗯?可是這樣就都是一對的啦。」

  維克托心情很好的把杯子往推車裡一放,勇利想起維克托家裡款式一樣的拖鞋、毛巾還有牙刷,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維克托卻在放好杯子後伸手握住了勇利的手,笑著對他補充似的說:「跟我們一樣。」

  勇利只能紅著臉支吾的說不出話,被維克托牽著繼續往其他地方走。

 

 

  前方一大排都是賣乳製品的專區,勇利雖然聽說過在俄羅斯乳製品很有名,但也是第一次看到分類這麼細的,看著勇利似乎很好奇的樣子,維克托繞了下隨手拿起幾個比較有名他常吃的牌子。

  「這樣不會買太多嗎?」勇利倒是比較擔心保存期限的問題。

  「啊,不用擔心喔。」維克托笑咪咪的說著:「餃子、湯、燉肉、煎餅什麼的都會用上的。」

  餃子?勇利愣了一下,不愧是異國風味啊,俄羅斯料理果然很與眾不同……看著維克托又往下一個地方前進,勇利也只好跟著繼續逛下去。

   除了酸奶外他們還買了一盒蛋、火腿和大列巴,東買買西看看推車裡也堆起了不少東西,最後他們一人一袋搬回了車上。

  晚餐是維克托自告奮勇的要下廚,他信誓旦旦的說著:「這是勇利來的第一餐,一定要好好準備的。」

  勇利原本有些忐忑的想幫忙,卻被對方洗了一盒葡萄塞在手中推了出去,看著用標準姿勢切菜的維克托勇利倒有點不習慣,在他的認知裡維克托和下廚這兩件事搭不在一起,他想像中的維克托會排舞會溜冰會很多很多事情,但今天跟維克托相處後他發現對方其實也像個平凡人一樣,會在超市買東西會挑挑選選的比價,會下廚為了他準備料理。

  這些也才是真正的維克托,勇利想說不定他應該要早一點習慣的,畢竟他們已經不只是教練與選手的關係了,而是更親密的想彼此互相依靠的人。

  當勇利看著手中的戒指發呆時,門鈴卻突然響起,他聽見維克托說著:「時間差不多到了……勇利幫我開個門好嗎?」

  勇利想著應該是尤里到了,一開門時卻被酒紅色頭髮的少女熱情的抱了一下:「你是勇利吧?歡迎來到俄羅斯。」

  勇利手足無措的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時,就聽見她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不耐煩的說著:「煩死了老太婆,妳也太擋路了吧。」

  「是、姐、姐。」女孩子笑著捏了一下尤里的臉,不管對方抱怨著「痛死了老太婆!」,邊轉過頭對勇利說:「我是米拉.芭比切娃,是跟維克托他們一起練習的。」

  「啊、妳好。」

  「你在大獎賽決賽表演的非常棒喔勇利,我很喜歡的。」

  勇利還來不及道謝時,維克托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後,單手摟著他的肩笑著說:「你們要在門口聊多久,進來吧。」

  「才一下子你就捨不得啦?」米拉邊打趣著對方邊熟門熟路的跟著維克托進了廚房,留下勇利和一旁揉著臉頰的尤里。

 

  「吶、這是我爺爺要我專程帶過來的。」

  看著被湊到鼻子底下的紙袋,勇利邊說著謝謝邊打了開來,裡面果然是還帶有餘溫的皮羅什基,勇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興奮地問著:「這是上次的那個嗎?」

  「當然啊,爺爺可是為了你來特地做了炸豬排蓋飯口味的。」

  「謝謝,我會全部吃完的。」

  「這是應該的,爺爺做的可是世界第一美味!」

  端著湯走出來的維克托聽到也沒說些什麼,只是笑著提醒他們說:「差不多可以準備吃了,去洗手吧。」

  說是勇利的慶祝餐會維克托倒是真的挺用心在準備,即使人雖然少了點但還是很豐盛,勇利看著桌上的什錦甜菜沙拉、羅宋湯、土豆泥、漢堡排和他今天在超市和維克托聊到的餃子都出現在餐桌上。

  維克托還開了幾瓶酒,勇利不敢喝太多,在邊吃飯時邊聽他們說著小時候剛溜冰時發生的趣事,尤里第一次來被維克托幫忙壓筋時痛得哭出來還嘴硬說眼裡跑進灰塵,維克托因為留著長髮被許多不知情的男男女女各種告白,勇利在旁邊聽著眼睛笑的彎彎的,好像也共同經歷了那一段時光。

  吃完飯後送走了米拉和尤里,勇利這次堅定的跟著維克托走到廚房打算洗碗,維克托沒辦法只好站在他身旁,挑著勇利剛剛沒吃多少的葡萄餵給對方,勇利一開始紅著臉沒打算吃的,但聽到維克托笑咪咪地問:「勇利想要我用嘴餵嗎?」時屈服了下來。

  洗完碗後維克托讓勇利先去洗澡,熱氣蒸的勇利有點暈,他想果然還是不小心喝得有點多,洗完後披著毛巾敲了敲維克托的房門通知他可以去洗了,才走回自己的房間。

 

 

  在把頭髮弄乾東西都收拾好準備可以睡覺時他才注意到一件事。

  這間房間沒有棉被。

  勇利看著床上的枕頭有些遲疑地想著說不定是維克托忘了放?

  他走去維克托的房門前,輕敲了兩下,聽著維克托說請進時才打開門,維克托穿著浴袍躺在床上,鬆垮垮的根本遮不住什麼東西,漂亮的肌肉線條像是在誘惑人一樣,勇利下意識的轉開了視線,支支吾吾地開始說著:「維克托,我房間好像沒有棉被……」

  「是啊。」維克托走下了床,站在他身前笑著說:「我沒有放。」

  「……為什麼?」

  「因為我想要勇利跟我睡一起啊。」這話倒是說的理直氣壯,他看著眼睛睜大的勇利笑著說:「勇利可以有自己的房間獨處,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但睡覺的時候就跟我一起吧。」

  他伸手撥開落在額前的碎髮,冰藍色的眼底帶著低低的笑意:「我想要跟勇利有更多的相處時間喔,不管是清醒的時候還是睡著的時候,想要每個早安晚安都能第一眼看見你。」

  「這可是男朋友的任性啊。」維克托笑著握住了勇利的手,拉起來親吻了他的戒指一下:「你願意嗎,勇利。」

  這到底有誰能拒絕,勇利暈呼呼的想,他伸出手抱住了維克托,在他懷中悶著聲音說了聲好。

 

 

  夜晚的大床上兩個枕頭並著放在一起,維克托看著懷中因為一天下來的疲憊已經沉沉睡去的勇利,鼻尖都能聞到他髮梢上與自己相同的洗髮乳味。

  這是第一天,而他們以後要共度的是與今天相異又相似的未來每一天,即使身體上的疲倦也削弱不了這股滿足感。

  維克托在他頭髮上輕輕落下一吻,那就期待著明天見吧。

  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