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誤打誤撞01

 

 

 

  轟已經有兩個月沒有通告了。

 

  他本人倒是沒有很著急的樣子,反倒是經紀人看著他一臉正經的在吃便宜的盒飯時就想嘆氣。

  轟長的好、脾氣也好,身高腿長眼睛還是異色瞳,一切會大紅大紫的因素都落到他身上了,不然他當初也不會簽轟下來。

  本來以為接下來就能捧出一個國際巨星揚名海外,從此走向發家致富的人生,卻沒想到轟完全沒有任何戲感。

  任何喜怒哀樂的表情在那張臉上都是一個樣,他還記得帶去試戲時,一個因為他的外貌而驚訝的導演在發現轟的狀況是如此時更加震驚了。

  當時導演恨鐵不成鋼的要轟笑一下,一向態度都很認真的轟在思考了下也真的笑了出來──結果一旁早已見過大風大浪的童星竟然哭了。

  但要說轟哪裡不對卻也說不上來,畢竟對方態度良好,該上的表演課一堂都沒翹,筆記還做的十分豐富。

 

  雞肋,經紀人看著轟牙癢癢的想,他想到今天接到的電話,本來還有些猶豫的心情瞬間確定了下來,他咳了一聲,吸引了轟的注意力。

  「你知道Deku公司吧?」

  轟點了下頭,這畢竟算是雄英市內數一數二的大公司了,沒聽說過的人反而還比較少。

  「他們高層有人很賞識你,想跟你見個面吃個飯……就當交個朋友,今天晚上可以嗎?」

  經紀人的話說的很隱諱,轟也不知道是有懂還是沒懂,眨了下眼後應了聲:「嗯。」

  經紀人瞬間鬆了一口氣,他最怕那種心高氣傲反而得罪上頭還連累他的人,轟最好帶的地方就是這裡了。

  他連忙交代了一些必要守則,像是不要起衝突、情況不對自己隨機應變之類的,他看著轟一臉冷靜的樣子想著大概是不會出問題吧。

 

  晚上他把轟載到一家知名的連鎖酒店裡,吩咐了他房間號碼後就走了。

  轟領了房卡進了電梯裡,盯著上升的樓層數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等到出了電梯後找到房卡上的房間,裡面的燈還是暗著的,顯然還沒有人來過。

  他按亮了燈,一大片的落地窗正對著窗外的夜景,五光十色的街景在高樓上熱鬧的也迷濛。

 

  他想了下之前經紀人的叮嚀,先去洗了個澡,在出來時盯著旁邊的浴袍猶豫了下,還是乖乖的穿了上去。

  太安靜了,轟平常也沒有什麼看娛樂節目的習慣,打開了電視後熟門熟路的轉到了經濟頻道,聽著裡面的人彷彿先知般猜測著未來的市場走向。

  轟看了一陣子皺了下眉,還是選擇把電視關掉,這下子本來就空蕩的房間裡只剩下自己呼吸的聲音了。

  昨晚熬夜看上課的講義一不小心就到了天亮,沒睡多久經紀人就來了。轟躺在床上,沒多久意識就開始模糊了起來,他想都這麼久了或許對方也不會來吧。

 

  等到他再次清醒時是因為聽到了門把轉動的聲音,他聽見了門口有人說話的聲音,似乎在答應些什麼。

  轟攏了攏身上有些散開的浴袍,走到玄關時看見有個人低著頭靠在門板上,似乎有些疲倦的樣子,連一向亂糟糟的綠髮都顯得沒精神了起來。

  轟當然一眼就認出了對方是誰,畢竟這樣的髮型和身上價值不斐的西裝也算是代表性的標誌了,更何況對方的臉在獲得國內十大傑出企業家時被新聞刷了兩三天。

 

  綠谷看起來很迷濛的樣子,在打了呵欠揉了揉眼睛後沿著直覺往前亂走,卻不小心絆到一旁的桌腳,轟看見了下意識往前接住了對方。

  綠谷似乎沒有預料到房間裡會有其他人,他錯愕的睜大了眼睛,精神全來了。

 

  「轟、轟君?你怎麼會在這邊?」

  聽見對方竟然能喊出自己的名字,轟想至少應該不是找錯人,他看著綠谷潮紅的眼角和身上略微的酒氣,思考了下後說:「有人讓我來的。」

  「有人?誰?」綠谷說的有點結結巴巴的,平常在商場上自信的風範完全不見蹤影,反而比較像穿著西裝要去面試的大學生一樣。

  轟看著對方這樣的態度大概也知道中間肯定出了些問題,他彎腰從桌上倒了一杯他來時燒開已經放溫的水,邊遞給對方時邊說:「有人跟我說Deku公司的上層想認識我,讓我來這個房間等他。」

  看著綠谷愣愣的拿著水好像還沒反應過來的樣子,轟看著自己身上的浴袍恍然大悟似的說:「所以你想……潛規則我?」

 

  猛然聽到這句話,綠谷慶幸著他剛剛沒喝水,不然現在應該全噴了出來。

  「不不不是的!」綠谷察覺到自己現在的行為似乎有些太過於慌亂,他喝了口水冷靜了一下後說:「不是這樣的。」

  「所以不是你想認識我?」

  「是想認識……但不是這種認識!」綠谷似乎終於抓到問題點了,他看著轟有些臉紅的說:「我一直很喜歡你演的角色。」

  「……謝謝。」轟沒想到會聽到這個答案,畢竟連他自己都知道自己演的不是很好。

  「『朝夕』。」綠谷突然開口說,他鼓起勇氣看向轟:「我很喜歡你在裡面演的角色,尤其是最後下跪的那一幕。」

 

  即使身敗名裂在向別人祈求放自己母親一條命時,跪著卻依舊挺直的脊背,他的眼神沉靜一點也看不出是受辱,到了被人射死的那刻就連倒下去的身姿都看得出良好的教養。

  那不是模仿能學出來的東西,綠谷想起自己也曾經試著想學,最終還是覺得做自己比較輕鬆就放棄了,但他沒想到自己一直期盼著出現的姿態會在這個連男配都稱不上的演員身上出現了。

  但可惜對方演的戲很少,綠谷稍微打聽了下就能知道對方在圈中比上很不足,比下也不是多有餘的尷尬地位。

 

  自從嶄露鋒頭後一向潔身自好的綠谷總裁終於準備當金主捧個除了臉會驚艷人外一無是處的小明星。

 

  他在這間飯店有個長期預定的房間,有時候工作太晚了就會來這將就一晚,除了離公司比較近外還有一個原因,他們這裡的豬排蓋飯特別好吃。

  他想起今晚助理把他送來飯店前似乎對他說了什麼,但綠谷那時候正跟著飯田聊天,所以心不在焉的答應了幾句,該不會就是這裡出了差錯讓他們以為他要潛規則轟吧?

 

  轟聽著綠谷小聲的碎碎念著些什麼,這次特別認真的開口道:「謝謝。」

  他是真的沒想到會有人喜歡他的表演,綠谷雖然解釋的有點著急,但眼睛裡閃閃發光的情緒是騙不了人的。

  「不會。」綠谷笑了笑後有些尷尬的說:「那我就先回去了,轟君你早點休息……」

  「留下來吧。」轟開口說:「這麼晚了你也很累了,如果真的很介意的話我可以睡沙發。」

  「不不不。」綠谷沒想到對方會這樣邀請他,差點咬到舌頭後眨了眨眼睛說:「那就打擾了……」

 

  直到洗完澡出來後綠谷才想到這明明是他的房間,但轟身上總有種他說不出來的氣勢,好像話題很容易被他帶著跑。

  躺在床上時他們中間簡直隔了一個人可以睡的寬度,即使只有輕微的呼吸聲綠谷也知道對方並沒有睡著,過了五分鐘後他猶豫的開口問:「轟君……你為什麼想當明星?」

  他以為對方會回答出什麼籠統或勵志的答案,但轟卻在沉默了一下後回答:「因為缺錢。」

  「嗯?」

  「在路上的時候有人問我想當明星嗎,我問他有錢嗎,他說『有,而且很多』,我就去了。」

  聽著轟三言兩語解釋完自己踏入這個圈的辛酸史,綠谷忍不住說:「聽起來很像被騙啊……我以為你是因為喜歡演戲……」

  「一開始不是的。」轟似乎在思考些什麼,緩緩地說:「但因為你今天說了喜歡我的表演,所以現在似乎開始喜歡起來了。」

 

  綠谷抓著被單的手一緊,跟對方道了晚安好一陣子後,卻還是能聽見自己不安分的心跳聲。

  他好像突然能理解為什麼大家都希望能跟自己的偶像靠近一點了。

 

  綠谷出久,在成立公司後剛滿28歲的這一年,發現自己似乎也是個……小粉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