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卒業06(完)

06、

 

  畢業典禮開始前他們被帶隊到禮堂裡分配了位置坐好,終於到了這個時候大家也顧不上什麼惆悵,三三兩兩的坐在一區嘻嘻哈哈地笑著,抓緊時間拍合照。

  綠谷在學校也算個知名人物了,自然也被抓著拍了好幾張,隔壁班的、自己班的,這個時候好像就沒分什麼你我了,只要認識的似乎都想留下最後一點痕跡,希望多年以後被翻出來時能至少有點印象這個人曾經做過了什麼事蹟。

 

  班上的男生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麼,綠谷湊了過去找了一張椅子坐下,聽見上鳴好奇地問著:「所以你們的都還在嗎?」

  「什麼還在嗎?」綠谷一頭霧水地問著。

  「制服的第二顆鈕扣啊!」

  「剛剛有人跟我要,但是我不懂為什麼就沒給了。」

  「你是笨蛋嗎!這是告白啊!」

  「告白?」

  「制服的第二顆鈕扣是最靠近心臟的地方,是要在卒業式上給喜歡的人的。」

  「無聊。」

  「真的假的啊?」

  「這種事大概連校園帥哥轟都不知道吧……」

  「不。」轟卻意外地出了聲:「我知道。」

  「看吧!連轟都知道了!」

  「轟君竟然知道嗎?好厲害。」綠谷轉頭笑著對轟說。

  「嗯,之前姐姐有說過。」轟回憶了一下,似乎有些困擾的樣子:「不過她只有說要給喜歡的人,沒說要在卒業式上……」

  「轟君?」看著轟似乎陷入沉思之中,綠谷忍不住喊了他一聲。

 

  「好了,快回位置上坐好。」 

  相澤依舊穿得一身黑出場,他拍了拍手中的點名簿,打著呵欠有氣無力地說:「終於可以送走你們了。」

  「老師太壞了!」

  「哈哈哈這不是挺好的嗎。」歐爾麥特不知道從哪跑了出來,對著他們露出招牌的大笑:「以後畢業了要成為一個真正的英雄啊。」

  「是!」

 

  「咳咳,測試測試。」

  校長爬上了講桌前的椅子上,圓滾滾的眼睛看著台下的學生,笑著說:「今天是個晴朗的一天呢,跟我第一次看到你們的時候一樣。」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是在開學典禮上,能進入雄英的大家滿臉興高采烈又期待的表情,每個人穿著嶄新的制服,隔壁坐的是素未謀面的同學,那時候誰都不知道誰將會參與自己的人生,拉扯出一段羈絆。

 

  「三年前祝你們入學快樂,現在又要祝你們畢業快樂了,你們有些人剛入學時嫌我話太多,但畢業的時候我還是要多講一點,以後你們可就聽不到了。」

  台下的學生哄堂大笑,這次卻都真正的安靜了下來,你永遠都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與對方離別,有些人的再見卻是真正意義上的此生不再相見。

  三年的時間太長又太短,長的夠讓人走遍校園的每條路上的每個角落,卻又短的只能看一棵樹三次的花開花謝。

  然後就該道別。

 

  「接下來請英雄科3A的爆豪勝己同學代表畢業生致詞。」

  今年的畢業生代表如同運動會宣示時一樣是爆豪,他難得穿著得整整齊齊就像個優秀的好學生一樣,三年來的歷練似乎也讓他沉穩了些。

  爆豪走上了台,調整好了麥克風,拿出了手上的講稿。

  下一秒,他把講稿扔到了台下。

  「3年A班爆豪勝己,台下的不管是畢業生還是誰都聽好了。」爆豪抓著麥克風懶洋洋地說:「我以後是要成為NO.1英雄的人,以上。」

  相較起其它班一開始的安靜後來轉變成叫囂的喧嘩聲,A班的人在底下無奈地說:「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

  「明明連講稿都事先寫好了啊……」

  他們對視一眼,卻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欸爆豪,太奸詐了!我才是要成為NO.1英雄的人!」切島在下面大叫著。

  「啊?那邊的狗屎頭你在說什麼!」

  

  雄英的畢業典禮上有很多奇怪的頒獎項目,除了基本的書券獎、全勤獎外,還有「幫助老師獎」、「影片點擊率最多獎」、「最多人愛慕獎」等等,五花八門的獎項幾乎是人人有獎了。

  綠谷在幫莫名其妙上台拿到了「拒絕最多人告白獎」的轟拍完手後,就換他被叫上了台,他拿到的是「最受長輩歡迎獎」,畢竟上了年紀的伯伯阿姨們最喜歡他這種朝氣十足又有禮貌的男孩子了,連帶著綠谷影片的點擊率很多都是來自較高年齡層的長輩。

  綠谷從台上下來準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時,看見班上的人有些騷動,他小聲地問坐在前排的尾白:「怎麼了嗎?」

  尾白還沒有開口說話,隔壁的峰田卻湊了過來激憤地說:「轟那傢伙!制服上的第二顆鈕扣已經不見了。」

  「轟君?」

  「嗯,剛剛他回來的時候領帶沒拉好,就被看到第二顆鈕扣已經沒了。」尾白在一旁幫忙解釋著。

  「啊啊真好啊,帥哥果然就是不一樣,綠谷你知道嗎?上鳴問他怎麼沒了的時候,他竟然說是給人了!這不是代表交到女朋友的意思嘛!」峰田整個人都轉過來跪在椅子上,抱著椅背喊著:「太過分了,好不甘心啊!」

  「安靜點。」相澤走過他身後,用點名板敲了下他的頭,結果不小心把板子黏到上面去了。

  「痛痛痛,老師你輕一點啊!」

  

  四周是一片喧鬧的海洋,綠谷坐在椅子上,卻好像整個人都浸到冰水裡了一樣,所有歡笑的聲音都像是隔著耳鳴,聽著那麼不切實際。

  轟君有……交往對象了嗎?他無意識地捏著手上的獎品,指尖泛白的想。

  

  後半場的典禮綠谷雖然努力打起精神卻聽得心不在焉,他下意識地往轟的方向看去,但只看見穿得整齊的制服,紅色的領帶牢牢遮住了底下的秘密。

  結束的時候門開了,學生像洩洪一樣往外頭流去,把握住最後的時間在校園角落留影。

  綠谷看著卻突然沒什麼心情,他突然想起了房間裡似乎還有東西沒收,自己一個人往宿舍大樓走去。

 

  學校留了一些時間方便讓大家清空東西搬走個人物品,綠谷刷了自己的門卡走了進去,相比起平常時熱鬧的大廳現在空無一人更顯得落寞。

  綠谷熟門熟路地走到自己的樓層,到了自己的房門口後打開門進去,本來裝飾著房間的歐爾麥特海報也已經被他撕了下來,空蕩蕩的寢室裡只剩下床板。

  本來就沒剩多少東西了,畢竟在幾個禮拜前他已經親手將這些細瑣的小東西裝進箱子裡送了回去,就連床單這類的東西都已經被他一早收好等著待會拿回去。

  他站在房間看著窗外飄落的櫻花,決定還是至少要回去找歐爾麥特道別,轉身想往外面走時卻注意到書桌上忘記收起來的一個小玻璃罐。

  這是轟君那時候送給他的。

  「不會融化的雪」,他記得當時對方似乎是這樣說的。

 

  喜歡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看見他的時候會忍不住笑意,想他的時候又會忍不住想哭,患得患失的成為了另一個人,等到非常在意起這個人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原來這麼喜歡他啊。

  即使知道他可能已經有對象了,卻還是忍不住這種喜歡他的心情。

  這時候綠谷才懂了為什麼那麼多女生前仆後繼的去找轟告白,因為有些話現在不說,那就是一輩子都無法說出口了。

 

  「綠谷。」轟突然從他房間外走了進來,「原來你在這。」

  「轟君?」

  「嗯,剛剛班上的人在找你,我們走吧。」

  轟剛轉身準備走的時候,卻聽見綠谷叫住了他:「轟君有……喜歡的人了嗎?」

  轟愣了一下,卻很乾脆地點了頭:「有。」

  「那你……跟那個人在一起了嗎?」綠谷有些結結巴巴地說著:「聽說你把鈕扣給了那個人了。」

  「是給了,但那個人好像不知道。」轟自己也有點不確定的樣子,「綠谷你怎麼了?好像有點奇怪,是身體不舒服嗎?」

  「不是。」綠谷深呼吸了一口氣,「我有話想對轟君說。」

  「嗯。」

 

  看著轟的眼睛,綠谷在心裡為自己打氣,加油啊綠谷出久,你可以做到的。

  「轟、轟君,我……」

  緊張地似乎快咬到舌頭,明明已經在腦海裡預演過無數次的話卻始終說不出口,他的雙手緊緊地握成拳頭。

 

  看著他這麼緊張的樣子,轟突然開口:「綠谷。」

  「怎、怎麼了?」

  「你想聽小狐狸的故事嗎?」轟想了想後說:「後續的故事。」

  綠谷想起那晚轟以「該睡了」為結尾的故事,他不知道轟為什麼這時候突然興起了想講故事的念頭,還在猶豫要不要點頭時就聽見他開口。

 

  「『你怎麼知道那天我肚子餓了?』小狐狸問。」轟平靜地說著,邊走向前翻開了綠谷的手掌心,他的手上正握著那天轟送給他的玻璃罐。

  「山說:『我當然知道啊。』」轟把玻璃罐口的軟木塞拔掉,傾斜了瓶身,將白色細綿的沙子嘩嘩地倒在綠谷手上,「『因為你在我心上奔跑。』」

  沙子很快就倒完了,裡面滾出了一個很明顯不是沙子的東西,綠谷下意識地握住了。

  他攤開掌心,發現是顆很眼熟的鈕扣,是制服上隨處可見的鈕扣。

 

  「綠谷。」轟看著他,重複了一次那句話。

 

  「你在我心上奔跑。」

 

 

(全文完)

 

 

 

寫的時候一直把這個轟出視頻當bgm在聽:【轰出】世界は恋に落ちている

剪得太好了好像真的是戀愛番一樣,這兩個人怎麼能這麼好啊TTTT

再不到四個月就要換我畢業了,所以一直很想寫轟出畢業的故事

某天洗澡的時候突然想到小狐狸的故事,瞬間好想聽轟說這種會讓綠谷爆炸的台詞啊就寫了!

看到評論會有HP+100000的感覺,謝謝所有評論陪我渡過不自信的時候

其他故事見!還有下禮拜的場次見!(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