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もちもち

もち是趴娃的意思!

給親友Bini的生賀,不好意思寫晚了!!

 

00、

 

 

愚人節快樂

以為我會這樣騙你們嗎(´・ω・`)

 

 

01、

 

  轟正對著攤開的作業思考時,聽見了敲門的聲音。

  他站了起身,打開門後看見綠谷有些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下:「晚上好,轟君。」

  「晚上好。」他往後退了一步,讓綠谷可以進來。

  綠谷習慣性地說了一聲「打擾了」,邊走進轟充滿和式風格的房間,在轟把房門關上後,他才從外套的口袋中掏出一個橢圓形圓滾滾的像玩偶一樣的東西,它有著綠谷一頭標誌性的綠色頭髮,臉上也精緻的點上幾個小雀斑,顯得特別可愛。

  「這孩子好像很想來找轟君……該說是轟君的玩偶吧。」綠谷顯然對於怎麼稱呼它充滿了困擾。

  話都還沒說完,綠谷手上的小玩偶卻突然發出了「もち」的聲音,圓滾滾的身體晃了下,似乎很想下來。

  「沒事的。」轟看著綠谷連忙用手按住它似乎很怕它掉下來的樣子,從矮桌上拿起來一個相似的玩偶,只不過是轟的版本。

  「它……也很想你。」

  綠谷看著轟把手上的糰子放在他的手上時,心臟似乎快了一拍。

 

02、

 

  這一切的起源是某天發目明自豪地宣布她新的Baby。

  綠谷從她手上接過這個小糰子似的東西時都沒搞懂發生了什麼事,原本還想疑惑地問這個跟他長得好像時,就聽見了以為只是個娃娃的東西突然發出了「もち」的叫聲。

  綠谷嚇得差點沒抓住它。

  「發、發目明同學?這是?」

  「這是新的baby呦!很厲害吧,是導入你基因的小玩偶,基本上會跟你的性格很像的。」

  「好厲害啊。」綠谷下意識的稱讚了下後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不對!發目明同學什麼時候拿到我的基因的?」

  「上次你來幫忙我的時候啊,那時候從你的外套上拿到你的頭髮的。」發目明笑嘻嘻地說著,邊從袋子裡神神秘秘地拿出了另一個遞給了他:「對了,因為你的外套上還沾有另一個人的頭髮,所以我一起做出來了。」

  綠谷看著手上另一個像轟一樣的玩偶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要好好的照顧他們啊。」上課鐘聲響了,發目明朝他揮了揮手就往自己的教室跑去。

 

  「小久君?要上課了喔。」

  「啊、來了。」

  綠谷把兩個玩偶塞進自己的口袋裡,往教室走了進去。

 

03、

 

  綠谷擔心它們待在口袋裡不舒服,所以悄悄地把它們重新拿出來放進抽屜裡,確認兩個糰子和平相處後就開始認真地上起課來。

  兩個玩偶雖然說會動但彷彿知道現在是該安靜的時候,都沒有發出什麼動靜,就連綠谷都快忘了有它們的存在。

  等到下課後準備拿出下一堂的課本時才發現它們窩在裡面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綠谷低下了頭,恰巧看見轟的娃娃正扯著一張衛生紙,努力地想幫綠谷的玩偶蓋起來。

  ……玩偶也會怕冷嗎?

  綠谷邊想著這點邊順手幫它把衛生紙蓋在兩個玩偶身上,他現在沒有帶手帕之類的東西,或許該拿塊布出來的。

  轟的玩偶湊在綠谷玩偶的身邊,異色瞳的眼睛看著他,小聲地說:「もちもち。」

  綠谷猜這是感謝的意思,他忍不住伸出了一根指頭摸了摸轟玩偶的頭,用口型回答他:「不會。」

 

04、

 

  綠谷思考了很久,覺得還是應該要讓轟知道這件事比較好,畢竟有一隻是他的基因做出來的。

  他在當天晚上敲了敲轟的房門,對方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看見綠谷也不意外的樣子。

  「討論作業嗎?」

  「啊,今天不是。」

  綠谷在平常的位置坐著,看見轟在他對面坐下後,鼓起勇氣說:「這可能有點難解釋……我想轟君還是先看一下好了。」

  他從口袋裡掏出兩個人的玩偶,第一次看到真人的轟玩偶沒什麼動作,反而是綠谷玩偶先動了起來,他看看轟又看看轟玩偶,好像頓悟什麼似的開始說:「もちもちもちもちち……」

  從彷彿原主人一般的碎碎念中回過了神,轟看著他們再抬起頭看著欲言又止的綠谷,冷靜地問了一句話。

  「綠谷。」轟頓了下,「這是我們的孩子?」

 

05、

 

  「我們是生不出來玩偶的喔,轟君。」

  「是嗎?」

  「是的。」

 

  在經過綠谷支支吾吾的解釋後,轟終於懂了來龍去脈。

  「我覺得還是要讓轟君知道比較好,畢竟有一隻是轟君的,如果你不想要的話可以放我這邊沒關係的……」

  「不。」轟打斷了他:「給我一隻吧。」

  

  這兩隻似乎很熟的樣子,一直都湊在一起磨磨蹭蹭的,綠谷看著忍不住笑著說:「它們的關係很好呢。」

  「它們有名字嗎?」

  「這個倒沒有。」綠谷遲疑了一下後撓了撓臉頰:「不知道叫什麼好……轟君有想法嗎?」

  「叫名字。」

  「是說我們的名字嗎,但這樣就會有兩個轟君和兩個我了……」

  「出久。」轟突然叫了聲他的名字,看著綠谷一瞬間呆愣的臉說:「你的名字。」

  綠谷在明白他的意思後忍不住紅起臉來,他想了想卻又說不出更好的命名方法,只好結結巴巴地喊:「焦、焦……凍。」

  綠谷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害羞,在喊完後拿起桌上的綠谷玩偶後對轟說:「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見,轟君。」

  「明天見。」

  看著落荒而逃的綠谷,轟轉頭看著形單影隻待在桌上的焦凍,在對方注意到他時,平靜地問:「你也喜歡他嗎?」

  「もち。」

 

06、

 

  即使分開了但兩個玩偶的感情還是很好,而且似乎有獨特的能找到彼此的技能,好幾次綠谷去上廁所回來時就看見兩個玩偶湊在一起了。

  也因為這兩個玩偶總是互相串門的關係,在回到宿舍後他們也常常聚在一起寫作業。

  綠谷看著湊在一起的玩偶忍不住說:「還是很厲害啊,竟然能感知到對方在哪裡。」

  今天的實戰課是關於躲避的課程,在面對實力比自己強大的敵人時逃跑和躲避也是件很重要的事,他們被拆成好幾組,一邊負責躲一邊負責找,恰巧轟被分到了躲的那組,綠谷是找的那組。

  原本還想慢慢找的綠谷卻感知到了胸前的出久不斷發出「もち」的聲音,他按照著指示走,卻沒想到真的遇到了轟,雖然轟反應也很迅速的逃跑了,卻依舊被綠谷的隊員發現而圍攻抓住了。

  「大概是因為很喜歡對方吧。」

  「什麼?」

  「因為很喜歡他,才會知道他在哪。」

  其實一點道理都沒有,綠谷想。

  但此時他卻反駁不了認真看著他的轟。

 

07、

 

  「最近過得怎麼樣啊?」

  綠谷突然被人從背後拍了一下,他轉過了頭看見了笑著露出牙齒的發明目。

  「發目明同學。」

  「我的baby們還好嗎?」

  「啊,你說焦凍跟出久……玩偶們嗎?」

  「對啊。」

  「他們很好的。」綠谷想起兩個黏糊糊的小玩偶忍不住笑了下:「不過很喜歡黏在一起。」

  「你沒有搞懂意思啊。」發目明嘖嘖了兩聲:「我上次有說他們基本上跟你們的性格一樣吧。」

  「是啊,但是我跟轟君沒有一直黏在一起的……」

  「那是你們的真心。」

  綠谷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真心。」發目明強調:「娃娃的舉動除了你們的性格外還會依照你們的真心,就是那些沒說的,但是一直想做的事。」

  看著綠谷傻呼呼的樣子,發目明直接了當地說:「你喜歡那個人吧,所以玩偶會一直想往對方那邊靠近的。」

  「當然,對方也是。」

 

08、

 

  「你在這裡啊,綠谷。」

  聽見聲音綠谷抬起了頭,看見轟朝他走來,有些慌張地打了聲招呼:「轟君,你怎麼來了?」

  綠谷原本以為轟也是靠焦凍才找到他的,卻突然想起來他把出久放在房間裡了。

  轟在綠谷身邊的草地坐下,這是他們晨跑時會經過的草地,今天下課時他沒看見綠谷就覺得有點奇怪了。

  綠谷聽到發明目的話後覺得自己思緒有點亂,所以乾脆在放學後來跑幾圈,讓腦袋清醒一點,才能正常的面對轟。

  他一直覺得喜歡是自己的事,從來也沒想過要告白,更別提會覺得轟也喜歡自己。

  但顯然剛剛跑的那幾圈沒什麼用,在看到轟的這刻還是忍不住支吾了起來。

  「我們回去吧,轟君。」綠谷站起了身,夕陽餘暉,連草地都染成不同的顏色,他轉過頭看著坐著的轟,覺得這個人似乎都比平常柔和了很多。

  「我說過吧。」轟突然開口說:「為什麼能找到你。」

  綠谷沒有反應過來這句話,就看見轟轉頭看向他,就連眼裡的光都像被夕色點燃,耀眼得不可思議。

  「因為喜歡你,就會知道你在哪裡。」

 

09、

 

  「……一點道理都沒有啊,轟君。」

  他終究還是把第一次聽到這句話的想法說了出來。

  「是嗎。」轟看起來也不是很在意的樣子,他站了起來,湊到綠谷的眼前,認真地說:「但我還是喜歡你。」

 

10、

 

  「もち。」

  「什麼意思?」

  「雖然不是很確定……但大概是『喜歡』的意思。」

 

  因為出久很喜歡焦凍,所以綠谷覺得他每喊出的一聲「もち」都是喜歡的意思吧。

 

  「もちもち。」

  「嗯?」

  「兩倍的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