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告白信01

01

 

  那一年的夏天似乎比往年都還來得炎熱,汗水順著脖子冒出的青筋滑落到衣領裡,有點癢,綠谷覺得身上的這件T恤肯定濕得能擰出水。

  他放下手中的箱子後累得坐到了地板上,抬起頭看著這個目前還空蕩蕩的新家。

  其實本來沒打算租這裡的,這間的租金比原先的預算還高了一點,但綠谷搬得急,這間又是看到目前為止最滿意的一套了,只好估了估生活費後牙一咬就簽好合約租了下來。

 

  搬家是件體力活,綠谷的肚子早就抗議似的叫了起來,從地上站起後去翻了下附帶的小冰箱,裡面果然只冰著綠谷引子前幾天寄過來的番茄,據說是隔壁的鄰居送了他們家一籃。

  綠谷盯著散發著冰涼氣息的番茄,突然間想起了之前母親會做的糖漬番茄,酸酸甜甜的口感彷彿能消除一夏的暑氣。

  應該不難吧……?

  猶豫了下最終還是饞著記憶中的味道,決定去買午餐的時候順帶著去超市買點材料回來做。

 

  超市離新的住家不遠,附近也有地鐵站,生活機能方便也是綠谷當時決定貴點也租下來的原因。

  自動門一打開,迎面而來的冷氣吹得他渾身一抖,綠谷縮了下還是走進裡面。

  他買東西很快,雖然有一部份的原因是也不知道要買什麼只好放棄,大概要等拆箱完後列個清單再來了。

  綠谷站在調味品櫃前打開手機開始搜索漬物需要的調料,邊把糖扔進了籃子裡。

  結完帳後順便在隔壁店家買了份炸豬排蓋飯回去,炙熱的盛夏中樓梯間顯得陰涼了許多,綠谷一階一階的爬了上去。

  新的住所在三樓,還沒向隔壁的鄰居打過招呼。

  綠谷想搬家的動靜那麼大,該買些東西向鄰居道歉的……邊想著邊準備拿鑰匙的手一僵,他慌亂地找了下身上所有的口袋,震驚地發現大概是忘記帶鑰匙出門了。

 

  不會吧,綠谷愣愣地盯著半小時前才離開的大門,灼熱的陽光曬著背部,剛剛在超市裡還沒被冷氣吹得乾透的衣服又開始被汗浸濕。

  熱氣冉冉直上,醺得本來就有些疲倦的意識矇矓了起來。

  綠谷還在想著該怎麼辦時,聽見了隔壁的房門被從內而外打開的聲音,剛想著第一次跟鄰居見面就這麼尷尬,卻沒預料到在轉過頭與對方對視上時更加錯愕了。

 

  「綠谷……?」

  「轟、轟君?」

 

  自從高中畢業後就沒見過的人朝他點了點頭,那張褪去記憶中的青澀顯得成熟的臉除了一開始的意外後,隨後恢復一如既往的平靜表情對他說:「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綠谷想真的是好久了,從高中畢業到現在應該有五年了吧。

  直到真正重新看到轟的那刻,綠谷才發覺自己從來沒想過再次遇到轟會是在什麼樣的地點、怎麼樣的場景。

  但無論如何,綠谷想絕對不會是這樣的情況下遇見轟的。

 

  「沒有茶,水可以嗎?」

  「可以的、謝謝!」

  綠谷被放在面前的水前嚇了一跳,說起話來都結結巴巴的。

  轟從背後看著他被汗浸濕的髮尾,彷彿看見一隻聳著耳朵緊張兮兮的兔子。

  他拿著自己的茶杯在綠谷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一邊按亮桌上的手機,「他們說十分鐘後來幫你開鎖。」

  「好的、麻煩轟君了。」

 

  轟抿了口杯子裡的水,視線移到綠谷腳邊放著的購物袋上,這個袋子的標誌他知道,應該說他也是那裡的常客。

  「你剛剛去了超市?」

  「啊、對,去買了點東西。」

  轟從沒拉好的購物袋一角看見了裡頭包裝上的字,「糖?」

  「嗯,家裡寄來了一些番茄,想說晚點來做糖漬番茄試試。」綠谷看著轟下意識地順著開口:「轟君要嗎?」

  綠谷在問完後才想到轟十之八九會拒絕的,卻沒想到對方一口答應:「好。」

  轟的好太自然了,一點都不像他們之間經過五年的隔閡。

  綠谷卻從轟認真的表情裡看見了高中時的他,突然放鬆了下來,彎著眼睛笑著說:「轟君真是一點都沒變。」

  「是嗎。」轟放下手中的杯子,抬起眼看他,眼底像無風而平靜的海,「你也沒什麼變。」

 

  綠谷想怎麼可能會沒什麼變,畢竟都是在社會上打滾了兩年的人了,但他不習慣這樣推辭的言語,指腹在杯壁上摩娑了下卻還是沒有說出反駁的言詞。

  十分鐘過得比想像的還久,當聽到門外傳來「綠谷先生」的呼喊聲時,綠谷忍不住鬆了一口氣,連忙提起手上的袋子往外走去。

  「打擾你了,轟君。」

  綠谷在離開轟的家門前不好意思地朝他笑了笑,然後往鎖匠的方向走去。

  轟看著綠谷跟鎖匠說了幾句話後關上了門,拿起了他根本沒碰的茶杯倒進流離台裡邊涮了幾下。

  緊張兮兮的兔子落荒而逃了,轟想。

 

  成功逃跑的綠谷在鎖匠的幫助下順利地進了家門,把從超市買來的東西擺放在櫃子上,在摸到那包被轟提起的糖時愣了一下,整個人蹲在地板上,把臉埋在自己的臂彎裡。

  剛剛發生的事像一場白日大夢一般,綠谷到現在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了轟是自己的鄰居這件事,他們之間的距離除了那五年外還有這薄薄的一道牆。

  怎麼可能沒什麼變呢,綠谷想,他早就忘記五年前怎麼跟轟相處的方式了。

  但胸腔裡比往常還激烈的心跳聲卻告訴著他始終沒忘記看見轟時的悸動,他裝在瓶子裡那樣拙劣的喜歡被淹沒在時間裡,卻無意間被拍打上岸,只要看一眼,他的心動都無所遁形。

 

 

  綠谷在拖地時聽見了隔壁傳來了門被關上的聲音,抬起頭看了眼牆上掛著的時鐘,晚上十點多左右,轟似乎也是個大忙人的樣子,這麼晚才回來。

  綠谷放下拖把後去洗了手,打開冰箱看著保鮮盒裡紅通通的番茄,猶豫了下後還是拿了出來。

  他不能確定當時轟是隨口一說還是認真答應,但他的個性不允許隨便地違背承諾,況且轟也不是那種會隨口答應的人。

  綠谷拿好大門的鑰匙,帶著冰涼的保鮮盒走了出去,站在轟的房間前按了下門鈴。

  屋子裡很快地傳出了有人走動的聲音,綠谷站沒多久房門就被打開了,轟的肩膀上還掛著條毛巾,髮梢濕漉漉的一副剛洗完澡的樣子,綠谷站得近點似乎能聞到轟身上沐浴乳的味道。

  「晚上好,這個是給轟君的。」

  看著湊到面前的保鮮盒,轟伸手接了下來:「謝謝。」

  「轟君才剛下班嗎?」

  「嗯。」轟頓了下又說:「不是下班。」

  「嗯?」

  「最近實驗比較多,我留下來幫忙改實驗紀錄簿。」轟看著綠谷一臉茫然的樣子,才突然想到對方似乎不清楚自己現在的身分,他補了一句解釋著:「我現在是研究生。」

  「啊、轟君往上念了嗎?」綠谷愣了下突然問道:「我以為你會在國外念的。」

  「沒有,念完大學就回來了。」轟停頓了下,摸著保鮮盒外開始凝結的水珠,「回來不想去臭老爸那工作,剛好那邊的教授向這邊推薦了我,就先繼續念了。」

  綠谷突然抓不到腦內一閃即逝的想法,聽見轟報出一個附近挺有名的大學,眼睛睜大著說:「真厲害啊。」

  「綠谷也可以的。」轟看著綠谷說:「我記得你高中的成績很好。」

  綠谷沒想到轟會記著那麼久以前的事情,他聽見轟說:「你的語文筆記寫得很好……」

  綠谷回想起那一瞬間,時間似乎都慢了下來,課桌椅吱呀的雜音、電風扇旋轉的聲響和轟的聲音融合在一起。

  綠谷呆呆的看著屋內暖和的燈光撒在轟的眼底,他彷彿知道轟的下一句會開口說什麼,指甲下意識的掐住掌心,心跳的聲音隨著窗外的蟬鳴震耳欲聾地響起,全身的血液卻像倒流一樣,一瞬間冷得不可思議。

  他想起了夾在語文課本裡露出一角的淺藍色信封,火紅的夕日燃著他的背影,隨著夜幕來臨而又消逝,他站在那裡,一分鐘卻宛如一季般長久。

  「……綠谷?」

  「啊、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綠谷垂下了視線,乾巴巴地說,「我先回去了,晚安轟君。」

 

  綠谷回到家關上門後準備把明天的衣服放好,卻在摸上的那一刻頓了下。

  果然還是變了吧,他想起轟輕描淡寫地提起那本被刻意遺忘在角落的課本,裡面塞著他年少時待放的祕密。

  綠谷想他還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轟,在當年那封情書被拒絕後。

  他已經失去像當初那樣喜歡一個人的勇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