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告白信02

02

 

  「綠谷。」

  被從後方叫住的時候綠谷愣了兩秒才回頭,雖然想過可能會遇到轟,但沒想到這麼容易就遇見對方了。

  「轟君。」

  轟今天穿得十分體面,長襯衫西裝褲還打了個領帶,在青春洋溢的校園裡這樣的打扮著實引人注目,一方面是正式,另一方面是帥。

  連綠谷第一眼見到的時候都呆了一下,邊在心裡感嘆著轟長得好看,一邊開口問:「轟君在參加活動嗎?」

  「嗯,今天有個研討會,我來幫忙的。」轟看了眼時間,反問他:「你呢?」

  「我是來幫忙轉交東西的,對方剛好是這個學校的老師。」

  綠谷穿得簡單多了,短T加長褲搭上他那張看起來稚氣的娃娃臉,說出去都沒人相信他已經離開校園好幾年。

  「我們在側禮堂開會。」轟看著綠谷突然這樣說,綠谷不懂他的意思,正想開口說「那轟君快去忙吧」,卻聽見對方接了一句:「你要不要來?」

  「可以嗎?」

  「嗯,對外開放的。」轟看著綠谷額頭上隱隱冒出的汗水,給了綠谷一個沒辦法拒絕的誘惑:「有冷氣。」

  被冷氣吸引的綠谷想了想等一下似乎也沒事,就跟在轟的身後當個小尾巴走進了禮堂裡。

  研討會似乎還沒開始,角落零散的坐了幾個人,綠谷挑了個隱密的位置就坐了下來,對著轟揮揮手示意這裡沒問題。

  轟朝他不明顯地點了下頭,恰巧有另一個穿著正裝的人找他說了幾句話,他們就一起向外走了。

  綠谷吹了一下冷氣忍不住開始發呆,像是回到了高中時期的晨間早課一樣,學校總喜歡把他們召集起來說些貌似勵志但老梗的雞湯演講,校領導和老師們挨個唸過去後學生的魂也去了大半。

  綠谷是少數會認真聽完還沒睡著的學生了,那時候背後的瀨呂跟切島早就睡得亂七八糟,上鳴跟峰田偷偷笑著在他們背後黏上「我是豬」的紙條。

  女孩子們會湊在一起聊下課後要不要一起去吃甜點,順便悄悄補一下還沒寫的作業和默念等等要抽背的課文。

  轟坐在離他不遠的地方,雖然盯著台上卻是面無表情的樣子,不知道是專心還是在放空。

  那時候看起來漫長的一堂課卻是現在已經縱然消逝的青春。

 

  等到整點的鐘聲一打,主持人按時上台開始介紹今日的與會嘉賓和主講人,綠谷看著投影螢幕上長長的一串標題卻像突然看不懂日文一樣,文字排列組合成了他從未接觸過的領域。

  綠谷還在思考著上頭的字是什麼意思時,才察覺到有人走過來站在旁邊,他抬起頭意外地看見了轟。

  「轟君?」綠谷小聲地問,往沒有人坐著的隔壁移了一個位置,讓轟可以順利坐進來,「不用去忙嗎?」

  「不用,現在暫時沒事了。」

  轟坐了下來,扯了扯領口過於緊的領帶,呼出了一口氣。

  這樣的轟讓綠谷感到有些陌生,他忍不住多盯了幾眼,在對方帶有疑惑的眼神望向他時,綠谷慌亂間突然蹦出了一句話:「要喝水嗎?」

  這個問題有點沒頭沒腦,但實際上轟是真的有點渴了,他向綠谷點了下頭,看見綠谷拉開腳旁的背包,像儲糧的倉鼠似的挖出了一個寶特瓶。

  轟接了過來道聲謝,扭開瓶蓋就直接喝了起來,綠谷強迫自己把視線放到台上,貌似很認真的在聽演講,腦中卻不斷地打轉著一個毫不相干的想法──他們間接接吻了。

  早就不是青春期躁動的青少年了,但綠谷卻能感受到手心濡濕的汗,他握了幾下後還是放棄了從背包裡拿出衛生紙的想法,太蠢了。

 

  室內略低的溫度搭配著聽不懂的演講簡直是催眠的絕配,許多人早就忍不住進入夢鄉。

  綠谷其實昨晚睡得挺好,但現在也忍不住開始覺得昏昏欲睡。

  「想睡?」轟冷不防地開口問了這句,綠谷頓時清醒了點,覺得有些尷尬時試圖解釋時聽見他接著說:「那就睡吧,結束了我喊你起來。」

  轟側著臉看著呆愣的他,補了一句:「肩膀借你?」

  「不、不用了。」綠谷這下是真的紅起了臉,尤其是看著前排已經明顯在男朋友肩上睡著的女生,窘迫地像椅子上有針一樣坐立難安。

  但幸好在經過這段插曲後綠谷的精神是真的好了很多,雖然是不懂的專業但聽久了好像也能略懂一點,起碼在拍手的時候還是有點意猶未盡的。

  「結束後等我一下。」轟在拍完手後對他說,站了起身打算從場館後方溜出去到前台,卻突然被綠谷拉住了衣袖。

  「轟君、你的領帶。」轟隨著被綠谷扯住的動作稍稍往前傾,綠谷看著大家似乎都準備要離場了有些著急,下意識地伸手將他把剛剛拉鬆的領帶重新調好。

  「謝了。」

  看著轟重新站起身時被白襯衫裹住的勁瘦腰身,綠谷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他似乎做了個有點曖昧的動作。

  他其實一點都不想要這樣,綠谷感覺自己的胃袋一沉,像被人揍過一拳,他過去是轟的同學,現在是轟的鄰居,也應該只有這樣的關係,多的就不要去想了。

 

  綠谷在座位上多待了一會,等到散場的人都走了七七八八後才跟著走了出去,他在門口站了一下沒看見轟,準備去不遠處的樹蔭下等時,卻在一旁隱密的樹叢裡瞄見了對方。

  除了轟之外還有另一個看起來跟他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子,綠谷很快就知道他們在那做什麼了,畢竟女生顫抖地伸出手遞出信封的姿勢他在高中時已經撞見過無數次了,從一開始的尷尬到後來習慣地站遠一點等轟走過來也是經驗累積下的成果。

  轟伸手接了下來,朝對方說了聲抱歉──綠谷即使沒聽到聲音也清楚這個流程。

 

  「再等我一下。」

  綠谷低下頭發呆的時候察覺地上的陰影多了一塊,他抬起頭發現轟站在身前,綠谷連忙說著:「好。」

  他看見轟往同樣穿著正式衣服的一群人走了過去。

  大概是他的同學,綠谷猜測著,轟似乎朝他們說了些什麼,其中一個男生深受打擊地想抓住他的衣擺,但另一個女生從轟的身旁探頭出來看了綠谷一眼,揮了揮手示意轟可以走了。

 

  「久等了。」

  轟揹著自己的側背包走到綠谷身旁,他們往外走時還能聽見一開始想伸手抓住轟的男生浮誇地喊著:「不要走啊──」

  綠谷抓著背包肩帶的手一緊,有些猶豫地問:「沒事嗎?」

  「不用理他,他的進度做不完而已。」轟在走出一段距離後放慢了腳步,現在他穿著正裝綠谷穿著常服,倒像是身分對調一樣,但轟覺得沒有誰比綠谷更適合校園了。

  「吃飯嗎?」

  「啊、好。」綠谷像是在想什麼一樣,慢了半拍回答:「吃什麼?」

  轟想了下,遲疑地給了綠谷一個他沒有預料過的答案:「學生餐廳?」

 

  綠谷自從大學畢業後就再也沒吃過學生餐廳的東西了,這裡的價格雖然比外面便宜許多,但通常評價也很正反兩極。

  轟繞了點路帶他到自己常吃的三號食堂裡,今天是星期六,他們到的時候剛好避開了用餐的高峰潮,裡面只有兩三個人而已。

  轟領著綠谷到空的桌椅坐下,看著綠谷突然說:「炸豬排蓋飯?」

  「對。」沒想到轟還記得他喜歡吃的食物,綠谷有些意外。

  轟把背包放在椅子上,拿著錢包就去點餐了,綠谷一抬起頭就看見對方沒關上的包包裡有一張眼熟的淺黃色信封。

  他不自然地轉移了視線,轟點完餐很快地就走了回來,看見綠谷似乎在發呆的樣子,邊放下餐點邊問了句:「怎麼了?」

  綠谷原本想說「沒事的」,但不知道哪來的衝動促使他開口:「轟君……不看嗎。」

  「什麼?」

  「情書。」

  轟掰著筷子的手沒停,淡淡地說著:「不看,已經拒絕過的就不用看了。」

  那股熟悉的被揍一拳的感覺又來了,綠谷聞著桌上香噴噴的炸豬排蓋飯卻突然一點食慾都沒有,他拆著筷子的手一頓,竹屑似乎不小心插進手掌裡了,小小一個傷口壓著卻有點疼。

  「綠谷?還好嗎?」

  看著轟有點擔心的表情,綠谷笑了下打起精神說:「沒事。」

  連他自己都不懂這句沒事是對誰說的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