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告白信03

03

 

  從那天後也很少遇到轟了,綠谷是個早出晚歸的上班族,而轟的課沒那麼早,又要留在學校做實驗,有時候回來得比他還晚。

  今天恰好要加班,綠谷拖著一身疲憊回到家時也已經九點多了,他們附近的店關得都很早,走回來的時候已經沒有店家的招牌亮著了。

  幸好冰箱裡還有麵條和雞蛋,他當初會租這間的原因是看上了附帶的小廚房,那時候還興致勃勃地去買了些簡單的食材,但時間久了自己做飯的志氣早就隨著扔在垃圾桶裡的塑膠盒送給垃圾車了。

  綠谷剛裝好一鍋水放到瓦斯爐上正準備燒時,卻聽見了門鈴的聲音,他關了火走出去,打開門看見站在門外的人愣了下。

  「轟君?」

  轟似乎看起來也是一臉倦容,他把洗乾淨的保鮮盒遞給綠谷,禮貌地說:「很好吃,謝謝。」

  「喜歡就好。」綠谷在接過來的時候發現轟手上只拿著錢包和手機,他下意識地問:「你要出去嗎?」

  「嗯,還沒吃飯。」

  這個點了外面的店都沒開了,綠谷的理智告訴他不應該更靠近轟了,只要說聲「路上小心」就可以關上門。

  「……我剛好在煮麵,你要吃點嗎?」

  轟愣了下,但還是很快地答應下來:「好。」

 

  在把轟領進家門時,綠谷都還在思考自己的邀請是不是太衝動了。

  轟是第一次到綠谷家,他們兩間的格局長得一樣,只是比起轟單調的房間綠谷的顯得豐富多了。

  至少櫃子裡一排歐爾麥特的公仔咧著嘴笑時看起來還是蠻熱鬧的。

 

  綠谷留下轟在客廳觀察著不同款式的歐爾麥特收藏品,自己走到了廚房換了個比較大的鍋子,多添了點水放到瓦斯爐上燒。

  他打開幾乎是空蕩蕩的冰箱,猶豫了下果然還是只能拿出還沒吃完的番茄招待轟。

  綠谷走到客廳時看見轟規矩地坐在椅子上,也不四處亂看,發現綠谷走過來時主動伸手接過了那一盤熟悉的番茄。

  「抱歉,家裡有點亂。」綠谷有點尷尬,剛剛直接帶著轟進來了完全忘了要先收拾一下客廳。

  他趁轟不注意的時候撈走了轟椅子後披著的外套,發現裡面還藏著條洗完還沒折的四角褲時整個人困窘到了極點。

  綠谷一下子藏到身後,努力把它們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是我來得太突然。」轟安慰著綠谷,假裝自己沒看見他的動作,想了下鼓勵似地說:「已經很乾淨了。」

  轟說得是實話,綠谷的客廳既沒有到處亂丟的臭襪子,角落還擺著一盆看起來綠意盎然的植物,一整櫃整整齊齊的手辦和玩偶,以及客廳桌上散落著的廣告傳單。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差不多的格局他卻越看綠谷家的擺設越順眼。

  綠谷想著上次去轟家時看見的乾淨整齊擺設反倒不知道轟是不是在挖苦他了,但又深知轟不是這樣的人,只好抱著衣服遮遮掩掩地說:「我去看水燒開了沒。」

  水還沒滾,綠谷把衣服丟進籃子裡等轟走後再處理,他站在瓦斯爐前思考了下發現自己還是沒辦法很坦然地面對著轟,乾脆看著鍋子發呆。

  鍋裡的水翻騰出泡泡咕嚕咕嚕地響著,綠谷連忙拆了放在一旁的雞湯塊扔了下去,攪了下後拆開了拉麵包裝,如果是兩個人吃的話放三包吧……

  轉過身想去拿冰箱裡的雞蛋時,發現轟無聲無息地站在他身後,綠谷嚇了一跳。

  大概是他受到驚嚇的表情太明顯,轟立刻道歉:「抱歉,需要幫忙嗎?」

  「啊、冰箱裡的雞蛋。」綠谷下意識地說,又想到還沒問過轟吃不吃雞蛋這個問題,順著開口問:「轟君你吃蛋嗎?」

  「吃。」轟彎腰從小冰箱裡拿出兩顆蛋,把它們放在綠谷的手掌上。

  實在是沒什麼好款待的了,他的冰箱連一把青菜都沒有,更別提肉了。

  綠谷總覺得自己像隻難得迎來朋友的松鼠,顫著大尾巴在家裡東挖西翻得想把所有藏起來的好東西都拿出來,卻失望地發現自己一無所有。

  綠谷邊攪著麵條讓它們在水裡悠悠的散開時,邊想著如果有下次的話……

  不會有下次了,綠谷提醒著自己,在把自己從詭異的失落感中拉回現實,分散注意力閒聊似地問:「轟君平常都吃什麼?」

  轟難得遲疑了一下:「前面超商轉角的蕎麥麵,或是超商。」

  是跟自己一樣的外食族啊,綠谷還在想著的同時聽見轟問他:「你平時也自己下廚嗎?」

  綠谷心虛了一秒還是誠實地否認:「不是,原本是想自己煮的,但下班回來後想到只有自己一個人吃就沒什麼動力……」

  等到麵條煮軟後,綠谷小心翼翼地把蛋打了進去,但有一顆似乎太用力了,蛋黃滴答地流進鍋裡。

  綠谷愣了下,他沒有什麼下廚經驗怕攪了變成一鍋蛋花湯,只好戰戰兢兢地撥動著麵條。

  等到端出去時已經過了半小時了,他拿了兩個大碗坐到了轟對面的椅子上,看著轟撈起一個蛋黃有些尷尬地說:「原本想一人一顆的,但果然還是失敗了啊。」

  轟俐落地裝出了兩碗,將湯淋到麵條上,毫不在意地說:「下次就會成功了。」

  下次?綠谷看著被放到自己面前的碗,一邊恍神地吃了起來。

 

  說不上好吃還是難吃,至少綠谷對這碗雞湯塊湯底拉麵加上零碎的蛋著實給不出多高的評價,但轟似乎是真的餓了,一口接著一口的很快就把這碗麵吃完。

  綠谷吃飯的速度也不慢,等到他們都吃完後綠谷還來不及攔住,轟就自動自發的收拾好碗筷放進流離台開始清洗。

  轟的動作很熟練,大概也是這些年來自己在外生活養成的技能。

  綠谷不好意思站在外面讓轟自己一個人洗碗,他站在轟的身後幾次開口卻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的生活單調平乏,公司和住家兩點一線。

  轟倒是出乎意料的開口說了他學校的生活,上次想拉住他的男生是尾川,小他一個年級,活潑好動倒像是隔壁戲劇系出身的;還有一個女生雖然跟轟同年級但大轟兩歲,所以大家都敬稱她為前輩,是個爽朗俐落的人。

  綠谷在聽到轟輕描淡寫地說尾川在路過漫展的時候看見一個很可愛的coser,好不容易搭訕到連絡方式時卻發現對方跟自己一樣的性別,當晚跑到酒吧喝醉還是轟跟另一個同學把他扛回去時忍不住笑了出來。

 

  轟洗好碗後綠谷把他送到家門口,其實也就隔壁幾步路的距離而已。

  「明天……」

  「什麼?」綠谷聽見轟在低頭穿鞋子時似乎說了什麼,他湊近想聽卻恰巧離轟突然抬起的臉很近。

  綠谷一下子愣在原地不知所措,聽見轟繼續說:「明天來我那吃餃子吧。」

  「餃子?」

  「嗯,姐姐上次寄過來的。」

  綠谷訥訥地說聲好,看見轟背對著走廊上昏沉的燈光,他的眼底浮著一絲不明顯的笑意,綠谷甚至覺得是自己看錯了,然後轟對他輕聲說了晚安。

 

  這變成了一個開端,綠谷以為這只是一個單純的禮向往來邀約,卻沒想到在結束後轟問了一句「喜歡吃咖哩嗎」開始延續了下去。

  他們莫名其妙地展開了晚餐約定,剛好綠谷前一陣子忙完後現在的工作時間也挺穩定的,轟似乎也沒什麼事,所以他們常常湊在一起研究食譜煮晚餐,有時候馬鈴薯燉肉會太老、炸可樂餅會太焦,綠谷想吃的炸豬排蓋飯至今還停留在如何炸好一塊豬排這件事情上。

  他們偶爾會在吃完飯後留下來看一場電影,都是別人推薦的老片,經典而動人。

 

  綠谷在片尾悠揚的女聲中轉頭看見轟的睡顏,他靠在沙發上頭微微歪著,長長的眼睫毛在刻意關小的燈光中映照出朦朧的陰影,他的呼吸平緩而規律,寬鬆的領口露出了明顯的鎖骨。

  太近了,綠谷看著他愣愣地想著,他的心底響起了警示的鳴笛聲,震得他整個人一瞬間都清醒了起來。

  朋友的尺度在哪他似乎總是抓不好,跨一步顯得太近退一步又顯得疏離,他和轟再次相遇時兩個人的互動模式似乎對調了,這次換轟努力靠近而他躊躇不前。

  但這樣的行為該停止了,綠谷想,他不能再搞錯界線一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