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告白信04

04

 

  森田奈緒,今年碩二在讀,一早跨進實驗室時看見一向準時的身影已經在裡面開始做自己的課題了。

  「早啊,轟。」

  她隨口打了聲招呼,卻在三秒後才聽見對方朝她道早的聲音。

  奈緒穿好自己的實驗衣後瞇著眼湊到轟的旁邊,雖然轟一臉淡然地做著手上的動作,但奈緒憑著自己觀察發現轟在每紀錄一個數字時都會慢個半秒,她肯定這個剛榮獲校園王子稱號的後輩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她沒有直接問,反而是提起來上次的話題:「上次等你的那個人,就是你要找的人嗎?」

  轟的筆停頓了下,繼續邊寫邊「嗯」了聲。

 

  奈緒還記得第一次看見轟時對方就是一張冷淡的臉,不過卻給她一種親切感。

  她有個弟弟跟轟差不多的年紀,一樣都是一臉看起來難以靠近的表情,但她很清楚他們內心對於在意的人比誰都軟多了。

  奈緒第一次聽到轟從國外某所頂尖的大學畢業卻回來念研究所十分驚訝,問轟為什麼的時候對方頭也不抬地說了一句「找人」。

 

  「那孩子……成年了嗎?」奈緒想起陽光下明晃的那一眼,只隱約記得那個人似乎不高、眼睛很大,臉上還有可愛的小雀斑。

  「嗯,跟我一樣。」

 

  「你們……怎麼了嗎?」

  轟想起最近各種方式拒絕晚餐約會的綠谷,低聲說:「不知道。」

 

  奈緒看著這樣的轟無奈地說:「你就該去買本『說話的藝術』回來看的,上次尾川告白失敗哭出來你還問他是不是風太大沙子進眼裡,你安慰喜歡的人該不會是要他多喝熱水吧?」

  「不是。」轟思考了一下,想起高中綠谷某次哭的時候,他說的似乎是……

  「我問他要不要吃我的蕎麥麵。」

  「……你真是沒救了。」

 

  奈緒想了想轟講的話卻又有點想笑,整理著手上的器材說:「你到底多喜歡蕎麥麵啊。」

  「連續吃三個月大概會膩。」轟突然說:「但喜歡他不會。」

  奈緒看了他一眼,這下是真的笑了出來:「你真喜歡他啊。」

 

  綠谷在準備關電腦時被人從後方拍了一下,他轉頭看見隔壁桌的同事笑咪咪地對他說:「走吧,綠谷。」

  「好。」綠谷加快了動作,將桌上散亂的文件收進公事包裡。

  這已經是第五天了,在綠谷決定拒絕轟的邀約時,他開始找理由在外面吃完晚餐再回去。

  其實之前同事間晚上也很多聚會邀約,只是都被綠谷拒絕了,難得現在他願意加入,大家也都是抱持著樂見其成的態度歡迎。

  聚會不出意外都是那些地方,酒吧、KTV和居酒屋。

  綠谷不太會喝酒,但在這種場合喝汽水肯定是不能被接受的,他看了看菜單上的飲料,謹慎地挑了一種看起來最保險的果汁啤酒。

  綠谷看著前方大聲合唱著情歌的同事,慢慢地啜了一口,一股甜味很快地蓋掉了酒精的苦澀,他訝異地覺得還不錯。

  這種場合說不上喜歡還是討厭,綠谷看著閃動的字幕倒是突然想起來那一晚看著電影睡著的轟,那些畫面飛快地閃過綠谷的腦中,而最後只抓住了一個念頭──不知道轟最近的晚餐吃什麼。

 

  「你看起來不像會來這裡的人。」

  綠谷一愣,轉頭看向說出這句話的人,栗色的長捲髮和剛補過顯得鮮紅的唇妝,在昏黃的燈光下更加明豔了。

  綠谷的記憶不差,一下子想起了對方是公司的人資課組長。

  「……您在說我嗎?」

  她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手指掏出了小皮包裡的菸盒,在打開前突然想到綠谷的存在一般,禮貌地問了一句:「我可以抽菸嗎?」

  「啊、可以。」

  看著對方白皙的手指夾著菸的樣子,綠谷拿著自己的酒剛打算繼續喝一口時,聽見她淡淡地問著:「你最近遇到問題了吧。」

  綠谷原本下意識想隱瞞,但看著對方肯定的眼神,他躊躇了一下後苦笑著說:「是。」

  「跟你剛剛說的喜歡的人有關吧。」

  剛剛綠谷被拉去玩了一場遊戲,老梗的真心話大冒險,輪到他輸的時候可能因為跟大多數人不是很熟,只好嘻嘻哈哈地問了一個老套但不辛辣的問題。

  喜歡過幾個人?

  一個。綠谷老老實實地承認著,得到了「綠谷君果然是這種純情男孩」的回覆。

  他的問題和回答都不出彩,綠谷沒想到會有人記到現在,況且對方剛剛明明是沒有參加遊戲的。

  「……宮原小姐真厲害啊。」他含糊地承認了對方的猜測。

 

  「我看過很多人。」宮原突然說,她的手指在菸灰缸上敲了敲,「你的狀況跟之前一個人很像,情竇初開的少年樣。」

  綠谷有些心虛地轉移視線喝了一大口酒,又忍不住好奇地問:「那個人後來怎麼了?」

  「辭職了。」宮原明媚的眼睛瞧了他一眼,「魂不守舍影響工作狀態,後來犯錯太多,他的辭職面談還是我去的。」

  「啊。」綠谷摸著酒杯,冰涼的水珠滑落滴到了他的手上,一瞬間尷尬地不知道說什麼。

  「你是個聰明人。」宮原說:「喜歡就去告白吧,給自己一個痛快總比不上不下的好。」

  「告白過了。」綠谷乾巴巴地說,低頭看著杯裡黃橙色的液體,突然感到一陣輕鬆卻又交雜著複雜的失落:「不過失敗了。」

  「所以很快就會好了,不用擔心。」綠谷抬起頭來對她笑了笑。

 

  綠谷曾經遞出一封情書過。

  那是他絞盡腦汁寫壞了無數張紙、掙扎過無數個日夜才寫出來的,薄薄的一張情書。

  詳細的內容是寫什麼他早就忘了,不過開頭大概是標準的「給轟君」。

  然後呢,綠谷想了想,只能勉強記得似乎是「雖然很突然、但是我喜歡你!如果願意的話請在畢業典禮後到歐爾麥特銅像後第二棵樹,我在那裡等你!」。

  這是他翻遍了網路上寫情書的101種方法中最簡單明瞭的一種了,信的最後顫抖地署名上「綠谷出久」。

  他趁轟跟著去禮堂排隊準備參加畢業典禮時,偷偷地塞進了抽屜的語文課本裡,為了容易引起注意還特意露出了淺藍色的一角。

  在畢業典禮上綠谷像是已經決定赴死的戰士一樣淡然,反而沒有之前的坐立難安,認認真真地聽完了校長最後一次顯得那麼不漫長的致詞,幫領獎的同學拍手,在廣播傳來的最後一聲「畢業快樂」中笑了出來。

  他順著人潮走出了禮堂的門,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擅自離開跑到了約定好的地方。

  綠谷站在樹下,臉紅心跳想著轟會有什麼反應,像放榜前手足無措又緊張,等著下一秒獎落誰家。

  輕風徐徐,樹影搖曳在他的校服上灑下光斑,陪在他在枝葉底下等待,時間彷彿在此刻變慢,到逐漸平靜下來好像也只有經過一小段時間而已。

  等到天空早已被橘紅的晚霞染成一片時,綠谷覺得自己隱約知道了轟的答覆。

  他只是落榜而已,不能說不難過,但失落像一塊大石頭,直直地往下墜到他看不見的地方,連移動的腳步都變得沉重。

  考試還有重來的機會,但初戀僅此一生。

  還是很幸運的,綠谷想,他的喜歡就像青春系小說裡會有的場景,被火紅的夕色燃燒殆盡。

  這是他的初戀結局。

 

  「綠谷?」

  轟在自己家門前看著抱著自己的腿坐在地上似乎快睡著的人,有些驚訝地喊了一聲。

  知道今天綠谷也沒辦法跟他一起吃晚餐,轟乾脆留在學校晚一點,但沒想到尾川突然拉著他跑去一家新開的拉麵店吃飯,大概是廣告和宣傳做得很盛大,他們排了好一陣子才進去。

  回到學校後把原先預定的進度做一做就到了這個時候了,但他沒想到會在回來時在家門口撿到一個醉鬼。

  轟蹲了下來,正想問綠谷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的時候,看見他抬起頭,潮紅的眼角看起來有點可憐兮兮的。

  「轟君……」綠谷喊了聲他的名字,有些困擾地說:「門打不開了。」

  「綠谷,你的房間在隔壁。」

  「是、是嗎。」

  看著綠谷輕輕打了一個酒嗝,轟想綠谷現在這個狀態,也不可能放他一個人回去的。

  「站得起來嗎?」

  綠谷點了點頭,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轟趁這個時候拿出鑰匙轉開了門鎖。

  綠谷站在原地,圓圓的大眼睛看起來有些茫然,轟打開燈回頭看向他時突然覺得綠谷像隻等著被領回家的流浪犬。

  「小心。」

  轟領著綠谷到沙發上坐了下來,把自己的包包放到一旁,走去廚房幫綠谷倒一杯水。

  喝醉的感覺並不好受,胃裡在翻騰,腦袋也是一片暈呼呼的,呼出的氣連自己都覺得熱。

  綠谷看著這個自己近期來過好幾次的房間開始發起呆來,他在轉頭時瞄到了牆角擺放的垃圾,洗乾淨的泡麵碗和外賣盒整整齊齊的堆在一起,證明了房間的主人近期的晚餐是怎麼解決。

  突然間一股罪惡感油然而生,其實也不關他什麼事,畢竟在他們相遇前對方肯定也是這樣子過生活。

  但喝醉的綠谷沒辦法這樣理性的思考,他開始檢討自己最近拒絕的行為,並開始想萬一轟真的只是想有人陪他一起吃飯,這樣的舉動是不是傷害到對方。

 

  「綠谷,喝點水。」

 

  他其實一點都不想要傷害到任何人,綠谷看著轟遞給他的杯子想,他沒有怪轟沒在那一天出現,雖然到後來才從同學的口中得知轟已經出國念書了。

  被拒絕也好,他從來沒想過要在轟面前重新出現,或許就是這樣他才會造成轟的困擾。

  「轟君。」綠谷腦中過去的轟和現在的轟混淆在一起,他看著轟愣愣地問著:「為什麼回來了?為什麼吃泡麵?為什麼……要約吃晚餐?」

  這些問題聽起來沒頭沒腦的,轟愣了一下,看著綠谷迷茫的眼神卻執拗地想得到回答,他突然想起了奈緒說他不會說話時無奈的樣子。

 

  「可能不夠明顯。」轟停頓了下後平靜地說:「邀你吃飯是因為想追你。」

  綠谷似乎沒搞懂轟在說什麼,整個人傻傻地坐在沙發上,他聽見轟又開口說:「至於其他的……」

  「綠谷。」他抿了抿唇,聲音因為緊張而有些沙啞:「其實不應該在你喝醉的時候跟你說的。」

  他半跪在地板上像效忠的騎士,從小王子懵懂的眼中看見自己的身影。

  「我喜歡你。」

  

  轟的眼睛是亮的,綠谷想起了從樹蔭間隙中篩落過的陽光,他被晃得瞇起眼時聽見風吹過葉片沙沙作響,溫柔得像此刻轟的聲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