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入室

*綠谷生日快樂

*是之前的魔法使後續小破車

 

 

  綠谷盯著面前剛熬出來的液體心裡五味雜陳。

  「應該沒問題吧……」這是按照偷偷去買的指導手冊做出來的東西,不確定實際上的效用如何。

 

  再過幾天後是轟成年後經歷的第一個滿月。

  吸血鬼的壽命本身就長,因此他們的成年期也較晚。綠谷沒想到再次遇見轟沒多久,就將迎接對方這個大日子。

  滿月雖然不會像影響狼人造成那麼大的反應,但對吸血鬼來說也會使他們的血液產生變化,導致情緒不穩定。年幼時可能會暴躁不安,至於成年後就是性慾大起。

  身為一個吸血鬼的戀人,綠谷在某天算出連轟自己都沒有在意過的成年期,聯想到自己學到的吸血鬼相關知識,一瞬間面紅耳赤。

  這種事當著轟的面前綠谷是問不出來的,只能自己暗搓搓地查完相關資料後,毅然決然地開始進行準備工作。

  他很習慣照顧轟這件事,但沒想到有一天連轟的情事都會由他負責。

  聽說做這種事腰會很酸……大齡魔法使揉了揉自己的腰,猶豫片刻後使用傳令陣問麗日有沒有痠痛藥膏。

 

  等到那天時綠谷是被隔壁的體溫熱醒的。

  綠谷轉頭,看見轟難得背對著他,微微蜷曲似乎有些難受的樣子。

  「轟君?」

  綠谷猶豫地喊了聲名字,轟似乎沒料到綠谷會醒來,緩緩地轉過身,綠谷瞧見他額上佈滿一層薄汗。

  「抱歉,吵醒你。」轟低聲道歉,一隻手撐在床上準備起身,「我去沖個澡。」

  綠谷迷糊的腦袋在此刻清醒,他拉住轟的手臂,趁對方毫無防備時將轟重新推到床上。

  「綠谷?」

  看見轟疑惑的眼神,綠谷慌張地牙一咬,翻身壓到轟身上。

  「……你。」

  「什麼?」轟沒聽清他的話,稍稍抬起頭打算湊近。

  「……我幫你。」綠谷重複一次,將手摸上轟已經微微硬起的性器上,脹紅著臉朝轟親下去。

 

  大齡童貞魔法師。綠谷曾聽過人間有人這樣揶揄過別人,但到他這反倒是個陳述句。

  雖然沒有經驗,但這段時間堆在牆角被他施了隱蔽術的書籍還是發揮效用。

  綠谷摸著轟挺立的陰莖,張開嘴含進去。這對他來說不難,但後續的動作才是關鍵。

  他仔細回想書上的提醒重點,牙齒小心翼翼地避開滾燙的肉棒,嘗試用舌頭輕吮龜頭頂端。

  聽到轟一瞬間發出的悶哼聲,綠谷知道自己大概是做對了。彷彿鼓勵一般,綠谷含著吸著舔著,試著找出讓轟反應最大的舉動。舌頭滑過充血腫大的柱身,剛舔到底部的小球時,轟忍不住射出來。綠谷沒有躲到,呆呆地任憑白濁的液體從臉頰和嘴角旁滑落。

  綠谷還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時,被轟從下方掀過來,他還來不及說話,轟低下頭,把剛剛的動作重新實施在綠谷身上。

  轟一向是個聰穎的好學生,從一開始有些笨拙的動作,到讓綠谷射出來只花幾分鐘。

  「……好濃。」

  綠谷還在他射了的震驚中時,看見轟張開嘴,白稠的精液掛在舌頭上。

  「吐、吐出來。」

  綠谷爬起來慌張地想找衛生紙給轟,對方卻搖頭,一下子吞了進去。

  「不。」轟湊上前去吻他,讓綠谷嚐到自己精液的味道,「你的我都喜歡。」

  赤身裸體的親了一陣子,綠谷感受到轟的性器又直挺挺的硬起,頂在他的腹部上,劃出曖昧的水痕。

  「接下來要怎麼做?」轟看著他,著急又茫然的樣子。這個剛成年的吸血鬼沒有任何經驗,只知道身下這個人能帶給他一切。

  太糟糕了,兩個都沒有經驗的人。

  綠谷擔任轟的養育者太久了,就連這個時候都習慣教導轟。

  綠谷從床頭拿出了他熬好的半凝結液體,打開來遞給轟。

  他張開雙腿趴在床上,臀部微微翹起,讓閉縮著的穴口更加顯眼。

  「這個。」轟的手沾上滑滑的液體後,忍著羞恥拉住他的手往小穴摸索,「讓這個插進這裡……」

  這裡哪裡的詞他都說不清,但看著綠谷潮紅的眼角,轟一瞬間明白他的意思。

  他挖出一大坨直接塗抹到小穴上,手指戳了戳穴口,靠著潤滑慢慢地伸進去。

  綠谷感受著轟手指的動作,咬住下唇不讓自己發出難為情的聲音。

  到第三根手指時綠谷感受到後面又熱又漲,他抬頭,看見轟忍出一身汗。

  瞬間心軟下來,他翻過身,親轟的額頭,含糊地說:「進來吧,轟君。」

  綠谷雙腿被轟微微掰開,露出已經擴鬆的後穴,轟扶著自己硬得不行的陰莖,穩穩地插進去。

  還是痛的,綠谷抓皺床單,被轟強硬地扳開手指,十指交扣。

  轟在低頭吻住綠谷時,將還在外面的那一截性器一鼓作氣地插進去。他在綠谷耳邊低喘著氣說:「全都進去了。」

  這一句話彷彿在提醒綠谷轟正在佔有他的事實,他蜷住腳趾,發出嗚咽的聲音。

  轟開始抽送腰肢,他像是掌握要訣般,漸漸知道要怎麼在這柔嫩的腸道中動作,綠谷絞得他更加發硬。

  轟像是嫌兩個人交和得不夠緊密似的,掰開他柔軟的臀,紅腫的後穴在抽插的動作間帶出淫蘼的液體,流到綠谷的腿根,溼答答糊成一片。

  「太、太快了……轟君、嗚……」

  「好厲害。」轟狠狠地插進去後,喘著氣對他說:「綠谷好會吸。」

  綠谷已經不懂轟是真心誠意地在誇讚,還是床笫間的浪語。但不管是哪種,他都無法給出回應。

  「舒服嗎?」轟伸手到前方,環住綠谷硬起吐出微微白濁的性器,套弄幾下,「舒服嗎?綠谷。」

  掠食大概是吸血鬼的本性,綠谷沒有想過第一次的轟會做得這麼兇,他被前後夾擊著早就放棄理性和羞恥,說出轟想聽的答案:「舒服……」

  除了一開始的痠脹外的確是舒服的,尤其是轟頂到了某個地方時,舒服得直打顫。

  轟還有些不熟悉,不是每一次都能頂到讓他舒服的地方。

  綠谷下意識地扭擺腰肢,抱著轟的頸項小聲地說:「轟君……頂頂那裡,左邊一點……」

  「這邊?」

  轟換幾個角度戳弄,得到綠谷猛然從齒間洩出的那一兩聲嗚咽聲,知道自己找對方向。

  轟低頭,邊頂弄的同時唇齒下滑,含住了綠谷挺立的乳尖。

  他的舌頭在乳尖上舔舐打轉,輕咬一下,綠谷像是受不住突如其來的刺激,呻吟一聲後猛地射出來。

  轟沒防備地被溫熱的穴道絞緊,咬牙射進去的同時,看著綠谷緊繃的頸項,忍不住咬下去。

  轟怕綠谷承受不住,克制自己不要吸太多,幾乎是在刺穿皮膚的同時就停下動作,溫柔且仔細舔著傷口,讓傷口能快點癒合。

  他在綠谷身上趴一下,怕對方覺得重,抬起身體稍稍往後退,拔出自己的性器。

  沒有陰莖堵住的後穴汩汩地流出白濁的液體,大腿內側還有他剛剛掐出的紅痕,穴口紅腫著還在不斷收縮,似乎想把剛剛吐出去的精液吸回來。

  轟直直地盯著,似乎又忍不住,看著眼眶泛紅的綠谷,有禮貌地問:「綠谷,還可以再一次嗎?」

  綠谷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對,羞紅著臉「嗯」一聲,卻沒想到突然被轟從床上抱起,坐在他的腿上。

  「轟、轟君?」

  「綠谷。」轟把他稍稍抬起,手指滑過他的股間,摸著還紅腫的後穴,「讓我進去。」

  綠谷瞬間懂他的意思,他伸出手顫巍巍地扶助轟的陰莖,在被潤滑液和精液弄得濕滑的股間磨幾下,找到了剛剛還在吞吃著巨物的穴口,緩緩地坐下去。

  這個姿勢更深,綠谷總覺得自己的肚子被頂得微微隆起。轟在確定綠谷吃下整根後,托著綠谷的臀部開始上下起落,腰也隨著動作不斷挺動。

  綠谷掙扎不了,連逃脫都做不到,只能任憑已經摸清他敏感點的轟不斷的戳弄他快活的那裡。

  綠谷被刺激的眼淚從眼角滑落,他抓不了床單,只能抱著轟的背留下意亂情迷的紅痕。

  轟一邊感受著綠谷炙熱的嫩穴,一邊聞著他鮮甜的血液,最終還是忍不住咬下去。

  疼痛和快感不斷疊加,綠谷覺得這具身體已經不是他能操控的,全靠轟給他上天下地的感受。

  太可怕了……但好舒服。

  硬挺的陰莖在轟結實的腹部上不斷摩擦,濁白的液體從頂端流出,往下滑到兩個人結合的部位,顯得更汙濁不堪。

  囊袋拍打上臀部的聲響和不絕的水聲環繞在耳邊,彷彿他小聲的嗚咽也能被藏住而不那麼明顯。

  轟在吸完血後,開始吸咬剛剛遺漏的另一邊乳尖,把它們吸得又紅又腫的,在白皙的胸膛上艷麗綻放。

  綠谷的股間吞吐著轟的陰莖,上上下下動作著,使得本來就粗壯的陰莖被淫水泡得更硬,動作間擠出粘連的液體,床單上濕一大塊。

  綠谷受不了,抱著轟眼角泛淚地射出來。轟將他放倒在床上,扶著勁瘦的腰身抽插一陣子,也跟著射進去。

  完事後轟埋在他頸肩,輕輕地蹭著像是撒嬌一般。綠谷摸著他被汗淋溼的髮絲,想著還好自己未雨綢繆地準備好痠痛藥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