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轟出】竹馬

*題目是快樂的竹馬小男孩

*餐館活動 @法義歐風餐館 第14組,搭檔是畫得超可愛的阿雨!!! @amei 

*下一棒是 @小杏Layla 老師跟 @啧啧 老師

阿雨的打架後的小男孩點這裡

 

 

01、

 

  綠谷第一次見到轟是從幼稚園回來的第一天。

  第一天上課什麼都很新鮮,他拉著綠谷引子的手把幼稚園發生的所有事都像倒豆子般一件一件說出來,大到今天午餐有果凍,小到在葉片上翻到一條毛毛蟲。這些就是四歲綠谷出久的全世界。

  他們走了一段路後發現身後還有一對母子,小男孩身上穿著跟他一樣的水藍色制服。發現綠谷在看他,他抿了下唇,縮在母親腳後。

  「哎呀,是出久的同學嗎?」

  綠谷盯著他一陣子,努力想著對方顯眼的髮色,開心地蹦出記憶中的名字:「轟君、是轟君!」

  「在和你打招呼哦,焦凍。」銀白色長髮的女性溫柔地彎下腰,將躲在身後的男孩推到前方來:「要說什麼呢?」

  「你好……」轟面色不顯,卻依然能從話語中聽到一絲緊張:「我是轟,轟焦凍。」

  「我是綠谷出久!」綠谷噠噠地往前跑幾步,圓圓的臉頰笑得鼓起,伸出手對他說:「你好呀,轟君。」

  轟猶豫了下,緩緩地舉起手和他碰在一起:「你好。」

  兩個小孩子肩並肩走在前頭,綠谷把剛剛和母親說的話絮絮叨叨地轉述,讓轟再聽一遍。轟冷和綠谷引子意外地發現兩家住得不遠,走路不用五分鐘就可以到。

  轟家先到了,是個獨棟的樓層,在小小的綠谷眼中簡直是一個大公園。

  察覺到綠谷眼中的渴望,轟低聲說:「下次……你可以來我家玩。」

  「好呀。」綠谷瞇著眼睛笑說:「轟君也可以來我家,有很多歐爾麥特哦。」

 

02、

 

  回到家後,綠谷拿著自己最喜歡的兩個歐爾麥特布偶,試圖把兩個都塞進小背包裡。

  「為什麼要帶兩個呢?出久。」

  「一個要給轟君!」

  綠谷引子聽見他歡快的聲音笑出來,拍拍綠谷的頭說:「轟君比你小哦,是弟弟呢。出久要好好照顧他。」

  「弟弟!」綠谷是獨生子,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突然會多個弟弟。

  他雙眼發光地跑去零食桶裡多塞了幾個果凍進去,開心地說:「這個要給轟弟弟吃!」

  「不過出久跟轟君還是同學,要問他願不願意讓他喊你弟弟才可以這樣叫他哦。」

  綠谷想了想,就算轟不願意讓他叫弟弟也沒關係,轟願意叫他哥哥就好了。

  於是隔天,綠谷背著一整個小背包的玩偶和零食到了幼稚園,看見轟時第一句話是:「我比轟君大,轟君要叫我哥哥哦。」

  轟在家裡本來就是老么,平時喊哥哥也已經習慣了,雖然不能理解綠谷這個哥哥為什麼跟他上同個年級,還是乖乖地喊了聲:「哥哥。」

  綠谷心滿意足地把背包裡所有東西堆到轟面前。

 

  結果被老師沒收了。

  因為幼稚園不能帶這些。

 

03、

 

  四歲的綠谷出久最喜歡的是歐爾麥特系列電影,那是關於一個超級英雄永不落敗,拯救世人的故事。

  從前他只有一個媽媽需要保護,現在多了個弟弟。

  轟的圖畫紙從那之後總是多個綠色的小人,綠谷的也多了一個半紅半白的人,全班都知道他們是好朋友。

  轟從小看起來就比較冷漠,雖然長得漂亮,但不像綠谷笑起來那麼溫暖。許多小女孩想跟轟做朋友,卻都被他抿著唇忽視,有時候轟被吵煩,就會躲在綠谷身後不肯出來。

  綠谷難得被轟依賴,好聲好氣地向她們解釋轟只是比較害羞,如果當朋友的話要慢慢來。

  「可是、轟一開始跟你就很好!」小朋友不滿地抱怨。

  綠谷想了想,得出一個自己覺得很有道理的結論:「因為我是轟君的哥哥呀!」

 

  自從老師教導過他們出校門要手牽手,才不會被壞人抓走後,綠谷出校門的第一件事就是牢牢地把轟的手握住。

  他們在前面嘀嘀咕咕昨天種下的小豆苗還沒發芽,是不是死了。兩個小腦袋擔憂一會,又扯到今天午餐的草莓真甜,明天又要畫圖了,他們這次打算畫圓圓的地球,把兩家的家人全放一起。

  到轟家了,綠谷放開轟的手,向身後的轟冷說再見,朝似乎還不想進家門的轟燦爛地笑著說:「明天見,轟君!」

  轟看著他,認真地點頭:「明天見。」

 

04、

 

  轟在五歲那年決定不叫綠谷「哥哥」。

  起因是件綠谷根本想不起來的雞毛蒜皮小事,轟卻固執地記了一輩子。

 

  轟的個性本身比較難熟,有個大班的小男生看見妹妹追著轟玩沒被搭理,上前想拉住轟的衣角不讓他走。

  轟被猛然扯住,努力地用兩隻手抽出衣服後打算走開。對方不死心,準備上前再拉一把時,綠谷剛好上完廁所出來找轟。發現轟貌似被欺負,他立刻上前去阻擋,卻不小心被推一把倒在地上。

  看見綠谷跌倒,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轟睜大眼睛,立刻走向前把綠谷扶起身,發現他的膝蓋被磨蹭出淺淺的血跡。

  沒想到綠谷會受傷,小女孩下意識地哭起來,轟抿著唇,生氣地想往罪魁禍首那邊走過去時,卻被綠谷拉住手。

  「轟君,我沒事。」有點疼,但綠谷泛紅的眼眶始終沒掉淚,反而是努力憋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安慰他:「不會痛!」

  轟一點也不相信綠谷不會痛,但他沉默地接受綠谷善意的謊言。他把綠谷扶起來準備去找老師時,低聲說:「下次不要擋在我面前了。」

  「不行呀,我要保護轟君。」綠谷圓圓的大眼睛看著他,理所當然地說:「因為我是轟君的哥哥!」

 

  如果當哥哥要受傷的話,轟一點都不想讓綠谷當他哥哥了。

  他也想保護綠谷。

 

05、

 

  上小學的第一個暑假,轟在他的琴房裡,小小的手指努力按下琴鍵上的音。

  門被悄悄推開一道小縫,綠谷懐裡塞著什麼東西似的,一下子溜了進去。

  「轟君!」綠谷小聲地喊他,原本整齊的牙齒少了一顆,說話聽起來都有些含糊。

  轟的父親是個嚴厲的人,綠谷曾經偷偷躲在引子背後看見男人臉上的大鬍子。他嚴格地規定轟的才藝時間,並表示轟不該跟外頭那群野孩子一樣到處跑。

  轟像是被束縛在高塔的小王子。

  自然也被轟炎司歸類在野孩子的綠谷沒有放棄,他在門外探頭探腦,確定轟炎司不在家後,轟冷會偷偷地放他進來找轟玩。

  那是轟一天當中最快樂的時候。

 

  「轟君的暑假作業要寫什麼?」綠谷爬上轟的鋼琴椅上,好奇地問著。

  綠谷大概是剛從哪裡玩回來,連手指都是髒的。轟拿過一旁的衛生紙,仔細地擦著綠谷的手,「豆芽的觀察紀錄。」

  綠谷一隻手被轟拉著,不方便動作,只能勉強扭過頭看見窗旁一個小盆栽。

  這是被關在家的轟唯一能做到的觀察筆記。

  等到轟把他的兩隻手都擦乾淨後,綠谷獻寶似地把藏在衣服裡的小罐子拿出來:「我做蟬的哦!今天撿到的,給轟君。」

  看著綠谷期待的眼神,轟打開罐子拿出裡面的蟬蛻,除了背上的那一道開口外,這個蟬蛻其他地方沒有任何破損。轟能想像綠谷肯定是爬了好多顆樹,努力找到最好的一個給他。

  「謝謝。」

  綠谷彎著眼睛笑,轉頭看向面前潔白的鋼琴,好奇卻又不敢動手。

  「想彈?」轟注意到他的目光,主動詢問。

  「不。」綠谷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我不會彈……但我想聽轟君彈。」

  轟搖頭,他目前沒有一首拿得出手的曲子,「我也彈不好。」

  「轟君彈得很好聽。」綠谷認真地說:「每次聽到都很開心……以後肯定會更好聽。」

  轟自己對學鋼琴這件事沒有多大的熱忱,但看著綠谷信任的眼神,他抿了下唇,「以後……以後學好了彈給你聽。」

  「好!」綠谷笑著向他打勾勾。

 

06、

 

  轟在國小時打了人生中的第一場架。

  綠谷是去裝水時,急急忙忙被人拉過來的,他到的時候轟正被對方踢了一腳在肚子上。

  綠谷瞬間衝了上去,卻沒制止住轟一拳揍回去。

  對方已經打紅了眼,連綠谷都被揍了好幾下,拉架的拉不住,連忙去喊老師來。

  被領到辦公室詢問時,好幾個老師看見平常冷淡的轟竟然一起受罰,都覺得不可思議。

  「你們幾個,先去包紮。」老師看著他們無奈地說:「等一下一起過來。」

  到了保健室後,保健室老師沒想到會一口氣來三個人,把傷口洗乾淨上完碘酒,他拿了幾個創口貼給傷勢最輕的綠谷:「會用嗎?你可以幫轟同學貼嗎?」

  「會。」綠谷點頭,小心地撕開包裝,朝轟臉上小道的傷口貼上去。

  「綠谷,抱歉。」轟在他靠近時小聲說:「讓你也受傷了。」

  綠谷搖頭,他從小跟轟相處在一起,不相信轟是會自己去惹事的人。他彎下身,在轟的腿上也貼了一個:「我相信轟君哦。」

  只要這樣一句話就行。轟低頭看著綠谷輕輕吹兩下才貼的動作,一句話也沒說。

 

  重新站到老師面前時轟仍是不發一語,另一個男孩忍不住了,不滿地嚷嚷:「我又沒說錯話!綠谷本來就沒有爸爸啊!」

  綠谷愣了下,沒有想到事情的起因是這個。

  轟握緊拳頭,在老師問他話時沉默著不肯說更多。有些話太難聽,他不想在綠谷面前重複一次。

  綠谷的爸爸。轟曾經聽綠谷提起過幾次,雖然次數很少但綠谷總是一副很開心的樣子。他說爸爸是個很忙的英雄,為了守護和平常常待在國外。綠谷雖然說得很驕傲,但轟看見他眼底那一絲寂寞。

  所以聽到綠谷被人在背後嘲笑時,轟才沒忍住,上去制止,後來話越說越難聽,不知道是誰先推了一把後開始打起來。

 

  在回家的路上,轟又道歉:「抱歉,綠谷。」

  他原本沒想讓綠谷知道這件事。

  「沒事的,轟君。」綠谷努力揚起笑容,證明自己沒事:「媽媽說爸爸雖然很忙,但還是很愛我們的。」

  雖然轟看起來面無表情,但綠谷依舊能從他的眉眼間看到一絲自責。綠谷伸手拉住他,在轟回頭的瞬間認真地說:「雖然爸爸不在……但還有媽媽,現在還有轟君,我過得很好哦。」

  「所以轟君不用難過。」

  轟沒有想到會反過來被綠谷安慰,他回握住綠谷的手,一字一句地說:「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嗯!我們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

 

07、

 

  「這一半給你。」

  綠谷把超商買來的冰棍掰一半給轟,趁著還沒融化開始含進口中。

  「好熱啊。」綠谷拉了拉領口,問轟:「今天轟君還要練琴嗎?」

  轟舔著冰棒,注意到綠谷扯開的領口間露出的鎖骨,不著痕跡地轉移視線,「不用,臭老爸今天不在家。」

  轟在長大逐漸懂事後對自己的父親更加反抗,稱呼也越叫越隨便。綠谷雖然覺得不妥,但知道轟的心情並沒有去干涉他。

  「那轟君來我家嗎?」綠谷雀躍地說:「我買了最新的歐爾麥特遊戲!」

  從小到大竹馬掛在嘴邊的名字轟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潛移默化下他也逐漸喜歡上歐爾麥特,但他更喜歡提到偶像時眼睛閃閃發亮的綠谷。

  「嗯。」轟看著綠谷順著頸項滑下的汗,提醒他:「但我可能打得不好。」

  「我可以教轟君!」綠谷笑咪咪地說。

 

  兩個小時過後,打不好的人第十次獲得勝利。

  「轟君好厲害啊。」

  綠谷邊喝著汽水,興奮地看轟又重新刷新他自己的紀錄。

  轟覺得自己來綠谷家自己一直贏不太好意思,想了半天後憋出一句:「抱歉……」

  「嗯?」綠谷操縱小人跳過一個陷阱,疑惑地問:「轟君為什麼要道歉?」

  「沒有讓你贏……」

  綠谷聽到這個原因忍不住笑出聲,手一抖小人就死在下一個陷阱裡。

  「轟君能贏是因為實力,不需要道歉。」綠谷看見他在思考的樣子,忍不住伸手摸了轟的頭:「你就是你啊,不需要隱藏或偽裝,這樣的轟君我也很喜歡哦。」

  綠谷重新拿起柄手,充滿朝氣地對轟說:「這一場我會贏的!」

  轟認真地點頭:「好。」

 

08、

 

  上國中的第一天綠谷朝開門的轟冷笑著說:「阿姨好。」

  「焦凍他還在樓上呢,麻煩你去喊他了綠谷君。」

  「好的。」

  綠谷熟門熟路地走到轟的房間,房門沒鎖,他看見自己的竹馬在被窩裡睡得正熟。

  脫離小時候的嬰兒肥,五官逐漸長開的轟並不如小時候那樣漂亮,而是變得帥氣許多。

  綠谷躡手躡腳地走到轟床邊,深呼一口氣後,湊在轟的耳旁大聲喊:「轟君!起床了!」

  「喔。」轟被突如其來地聲音嚇到,抬起頭的瞬間和來不及閃避的綠谷撞在一起。

  「好痛。」綠谷摀著鼻子倒在轟的床上,不肯讓慌張的轟看他紅起的眼眶。

  他把臉埋在轟的被子上,悶聲悶氣地說:「轟君快去盥洗。」

  等到轟離開後,綠谷趁機把眼淚抹掉。他趴在轟的床上,鼻尖縈繞著轟清冽的味道。

  聽見廁所裡傳來水聲,綠谷從床上爬起身,打開轟嶄新的書包,幫忙檢查第一天報到需要用的物品。

  「轟君……你的鉛筆盒呢?」

  綠谷一抬起頭,恰巧撞見轟正準備換上衣的背影,他立刻低下頭,支支吾吾地說:「其他的、我幫你放好了!我去樓下等你。」

  轟的背影一直在腦內重放,少年的肩胛骨在動作間是力與美的展現,尤其轟一直都有在運動,看似纖細的身材卻一點也不瘦弱。

  等到綠谷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腦中全是不知不覺間不同時期的轟。

 

  「綠谷君?還好嗎?你的臉好紅啊。」

  看著轟冷擔心的表情,綠谷瞬間面紅耳赤。

 

  ……他好像喜歡上自己的竹馬了。

 

 

 

 

 

這個題目寫得超級開心差點忘記時間

謝謝阿雨說了好多好可愛的梗!!!跟阿雨討論一下是快樂的轟出竹馬所以轟臉上沒有疤><!!就讓他們在這個世界過開心的童年吧TUT

感覺會寫太長,所以就讓綠谷在懵懂的時期動心吧(強制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