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2

  嗯,這邊的魚都肥肥大大的,看來生活的很好,無憂無慮的真令人羨慕啊。
  
  有沒有釣竿?我來學姜太公好了……
  
  嫁到這邊已經一個星期了,可是我連我的「夫君」長怎樣都沒看過。
  
  沒錯,洞房花燭夜他只把我送到房間就自己走了,雖然這讓我鬆了很大一口氣。
  
  看著水面上我的倒影,我又把頭低了更下去。
  
  這是所謂的打入冷宮嗎?所以我現在要費盡心思去引起那位將軍的注意?算了吧,要我耍心機還不如要我一輩子待在冷宮。
  
  嘆了口氣,看著我被挽在腦後的黑髮稀稀疏疏的散落在我耳邊。嗯,最近壓力滿大的,竟然長出了銀髮……
  
  ……等等,銀髮?
  
  我看向水面,原本只應該印出我的臉的水面竟多印了一張臉出來。
  
  「哇啊──」
  
  我亂叫,原本想更看清楚那張臉所以身體有一半在欄杆外,現在因為過度驚嚇導致往外跌。
  
  簡單來說,我要落水了。
  
  我緊緊的閉上眼,千冬歲,你的使命我無法替你達成了啊。
  
  「吵死了。」
  
  下一秒,我感覺到我的後背有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抱著我,我睜開眼,看著害我差點掉到水裡的人。
  
  長長的銀髮雖然被挽在腦後但還是在背後隨風飄揚,在光的映照下顯得更加神聖,額前的那撮紅不顯怪異反而更添魅力,身上那股不怒而威的氣質更讓人肅然起敬,完美的臉上確有著臭臭的表情。
  
  「嗯……你可以放開我嗎?」我弱弱的開口。
  
  雖然他長的很俊美,但是被一個男人公主抱很奇怪啊!
  
  「哼。」他瞇起了紅眼,哼了一聲就鬆手讓我摔在椅子上。
  
  痛啊!你就不能輕一點嗎?!
  
  我揉揉摔疼的屁股,忿忿的在心理抱怨。
  
  「你是誰?」他淡淡的聲音傳過來,我揉著屁股的手猛然一僵。
  
  不、不會吧……
  
  我悄悄的把視線往上移:精美的黑色武官衣衫,嗯,看起很貴,符合有錢這一點;白皙修長的手,嗯,感覺很眼熟;毫無缺點的臉蛋很臭;剛才救我的身手……
  
  呵、呵,我哭喪著臉,遇到正主兒了……
  
  他看起來很不耐煩,正準備要開口時,我朝他行了個大禮。
  
  「妾身拜見將軍大人。」低下頭,我不敢看他。
  
  為什麼會這麼衰啊?原本還在想他是怎樣,下一秒就遇到人了。
  
  這是所謂的流年不利嗎?那我要不要最近去拜拜安個太歲之類的?我開始思考。
  
  我盡量忽略掉頭上刺銳的打量眼神。
  
  「免禮。」終於,他平淡的說。
  
  我站起身,依然低垂著腦袋。
  
  死了、死了,會不會被發現啊……
  
  「你是雪野公子?」
  
  「是。」事到如今,能撐多久就撐多久吧。
  
  「抬頭。」他的話中有不可違背的堅決。
  
  我抬起頭來,看向他銳利的紅眼。
  
  他的眼宛如一湖深不見底的紅水,我努力的用盡我力氣看向他,不,應該說瞪向他了。
  
  抬頭就抬頭,怕你啊!
  
  ……好啦,我真的很怕,拜託你不要再看了好不好?!
  
  我的腳隱約的發起抖來,忍住、忍住啊!
  
  「嗤。」他注意到我的顫抖,不屑的發出一聲來。
  
  嗤甚麼嗤啦!我跌坐在椅子上,怨怨的看著他。
  
  注意到我的目光,他拿起手中的扇子打了我的頭。
  
  「幹麻一付我要吃了你的樣子?」他悠悠的打開手中的扇子,卻盯著我看。
  
  「還不是因為你很恐怖,紅眼大魔王。」我揉著頭上的包,最後一句是含在口裡說的。
  
  很顯然的,他聽到了。因為下一秒我的頭上又多了一個包還有一句笑意很濃卻讓我冷汗直流的話:
  
  
  
  「你說什麼?假雪野公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