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4

  
  我伸了伸懶腰,一件黑色長外袍從我身後落下。
  
  我撿起來仔細瞧,奇怪怎麼愈看愈眼熟?感覺上好像看過誰穿過……
  
  忽然我瞄到在長擺上有著一條銀長髮。
  
  這該不會是、冰炎的吧?
  
  那,我說的話他都聽到了?
  
  我無奈的搔了搔頭髮。
  
  算了,明天再拿去還了。
  
  我打定主意回房,沒有注意到落在我身上的目光。
  
  
  
  
  
  
  隔天的下午,我拿著冰炎的外袍,憑著記憶力走到冰炎第一次帶我來到的廚房,當然,記憶是非常不可靠的,我走了五次,每一次都走回了我住的閣樓,其中被狗追、差點掉到池塘被餓魚吃(注意,是真的「餓魚」,冰炎你家為啥會有食人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歷經千辛萬苦才到廚房,問冰炎應該在哪還附贈了下午的點心。
  
  點心不是給我的,廚娘以為我是下人便告訴我主子…冰炎應該在房間中對帳本,順手把東西給我要我一起送過去。
  
  我照著她說的路走,愈走愈偏僻,這裡除了草就是樹,整個就像一座森林。
  
  嗯,我應該沒走錯吧。
  
  正當我想回頭走在去詢問時,一座閣樓出現在我眼前。
  
  我走近,敲了敲門。
  
  「進來。」他冷冷的嗓音傳了出來。
  
  我小心翼翼的推開了門,他正聚精費神的看著幾本厚厚的冊子,沒有注意到是誰進來。
  
  現在怎麼辦,我要說什麼?
  
  「呃……」我發出了單音。
  
  終於,冰炎抬起頭來看向我:「褚?」,他的聲音帶了點疑惑,似乎是不解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呃…我來送點心和還你的外袍…」我的聲音愈來愈小,幾乎快要聽不見。
  
  我把頭低了下去,不敢直視那紅眼。
  
  過沒多久,我聽見他淡淡的說:「放下吧。」
  
  我放在他手邊的桌子上,正想離去時又聽到他說:「留下,反正你回去也不知道做甚麼。後面有書,自己去看。」
  
  基本上,他說的話叫絕對命令,遵從了沒事,違背了沒好事的那種。
  
  於是在我呆愣三秒外加他紅眼一瞪下,我默默的走到後面的書櫃去挑書了……
  
  正當我東翻翻西找找時,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出現在我面前,然後,我又再次愣住了。
  
  「喲~」她拿著扇子,把我全身上下全看過一遍,「這是我第一次在小傢伙的閣樓裡看到別人呢。」她笑。
  
  「小朋友,你叫什麼呢?」她打開扇子,朝她自己搧了搧風。
  
  我還錯愕於她突然出現,不可能啊,我剛剛都沒看到她,她是怎麼進來的?
  
  難不成……冰炎金屋藏嬌!?
  
  「雪野,雪野千冬歲。」雖然很不敢相信這個猜測,但我還是回答她的問題。
  
  因為我是冒名頂替,雖然她可能不知道我的真實身分,我還是沒膽讓人知道我的真名。
  
  她瞇起了眼睛,然後笑笑的望著我:「小朋友,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要說實話呦,不然我就把你……喔!」
  
  ……千冬歲,你騙我!
  
  我已經被兩個人識破了!
  
  還有妳後面的消音是什麼!?
  
  我無力的嘆氣,人家都說嘆一口氣少活三年,在嫁到冰炎家後我都不知道嘆了幾口了,我看說不好明天就可以到天上去見我阿嬤了。
  
  「小傢伙的婚事是我定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娘子長怎樣?」她邪邪的對我笑,「所以小朋友,說實話吧。」
  
  ……
  
  我看我真的要去見我阿嬤了。
  
  我只是說笑啊!老天爺你分不清楚笑話跟實話嗎!?
  
  為什麼皇上會跑來別人家啊!?
  
  我無力了。
  
  「啟稟扇皇上,草民名褚冥漾。」我行了宮中的大禮。
  
  我想,我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被皇上知道自己欺君,哪個人比我悲哀?
  
  「這裡不是皇宮,不用管那些禮節的。」
  
  聽她這麼說,我默默的站起身,等待接下來的事發生。
  
  哼哼,下一句一定是:「你豈敢欺朕,明日午時斬首示眾!」
  
  嗚……我好悲哀。
  
  「那漾漾小朋友,你來這裡是幹麻的?」出乎我意料之外,扇皇上問了我這個問題。
  
  來書櫃還能幹麻?睡覺嗎!?
  
  雖然心裡這麼想,我還是乖乖的告訴她:「看書。」
  
  她很有興趣的湊過來,臉上還帶著一抹邪惡……頑皮的笑容,「有沒有興趣看小傢伙小時候的樣子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