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5

  
  我想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好笑,但這也不能怪我。
  
  冰炎小時候的樣子耶,頂頂有名俊美無比冰炎大將軍小時候的樣子耶!
  
  扇皇上從她身後抽出一本厚厚的冊子,打開來裡面全都是冰炎小時候的畫像,重點是每一幅都可愛到極點!
  
  「這張是小傢伙剛會走路的時候,搖搖擺擺口中還咿呀咿呀的叫著,真是太可愛了。」扇皇上興致勃勃的替我講解,我則雙眼發直的盯著看。
  
  嘖嘖,禍水果然是禍水,從小就有潛質了啊……
  
  「還有這張啊……」
  
  下一秒,本子就不見了。
  
  「老太婆,你在幹麻!?」很明顯的,某人微帶著怒氣的聲音在我頭上響起。
  
  呵呵,我慘了。
  
  可不可以現在退出啊?
  
  嚥了口口水,我悄悄的往後走幾步,扇皇上卻抓住我的手。
  
  ……你讓我安靜退場是會怎樣嗎?
  
  「小傢伙不要火氣這麼大嘛,我只是跟漾漾小朋友培養感情,畢竟在你的院內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別人。」扇皇上親暱的拉拉我的手,有點挑釁的看著冰炎。
  
  「妳,滾。」壓抑著頭上的青筋,冰炎指著扇皇帝簡短吐出兩個字。
  
  是說可以對皇上這麼沒大沒小嗎?
  
  「好吧,幸好你的畫冊我有多找人描了幾本,那一本就當你的新婚賀禮好了。漾漾小朋友,我改天再來找你玩,等我呦~」扇皇上也很乾脆的放開我,在被冰炎打出去前很快速的溜了。
  
  我繼續低著頭,眼觀鼻、鼻觀心的安靜著。
  
  「我說,你跟別人說話時都是低著頭嗎?」
  
  聽到這句話後我連忙抬起頭,卻在看到冰炎那張過度俊美的臉帶靠近我後驚嚇過度的倒退幾步,隨即左腳絆右腳跌坐在地板上。
  
  「噗……」
  
  你個渾蛋!我跌倒你竟然在偷笑!
  
  我忿忿的看著他。
  
  啪!
  
  下一秒,我的後腦被打了很大力一下。
  
  「你自己笨跌倒,關我甚麼事?」他風涼的站在一旁,彷彿剛剛做手部運動的不是他。
  
  痛耶……等等,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我震驚的瞪大眼看向他。
  
  「哼,你想甚麼都寫在臉上。」他鄙視的看著我。
  
  聽他這麼說,我又把頭低下來。
  
  「就叫你不要低頭講話,聽不懂嗎?」
  
  「不行,」我依舊低著頭,「您是主人,身為下人是不許無理的。」我倔強的大喊。
  想起過去的經歷,我顫抖了下。
  
  接著,便是一片寂靜。
  
  嗯?他是走了嗎?怎麼都不說話?
  
  我悄悄的抬起頭來,卻發現他的臉湊到我旁邊,連他細微的呼吸聲我都感受得到:「你確定你是下人嗎?我、的、褚、娘、子。」邪氣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裡,我感到我的臉頰立刻紅了起來。
  
  哇啊、你不要再過來了啦!
  
  
  
  
  
  
  
  「所以說被發現了嗎?」冰炎閒閒的喝著茶看著面前的我,動作、語氣都充滿隨意。
  
  在我被冰炎嚇到神智不清、腦袋當機時,他就把我拖到外面泡茶聊天,不要以為真的是這麼祥和的事情,事實上他往我後腦大力的巴一下把我的三魂七魄都打回來後我才愣愣的跟他走出書房。
  
  「喔、嗯,對不住。」知道他是指扇皇上識破我身份的這件事,我懺悔似的低下頭。
  
  「算了,早知道你會被識破。」他頓了下:「而且你再低頭不怕我……」
  
  聽到他後面的消音,我趕緊把頭抬起來。
  
  開玩笑!要是他再靠近怎麼辦!?雖然那張臉很俊美,但我還不想看著一個男人流鼻血然後失血過多死亡然後魂歸矣!
  
  「嘖。」
  
  嘖什麼嘖,沒整到我你很可惜就是了?
  
  可能感受到我有些驚慌的情緒,他哼了聲,遞了塊糕點給我,「吃吧。」他平淡的說。
  
  我伸出手接過,輕輕咬了一口,甜甜的味道在舌尖化開:「好吃。」我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
  
  「冰炎你要不要吃看看?」我開心的糕點湊到嘴邊,看他挑了挑眉後張嘴吃了一口。
  
  「太甜。」他皺了皺眉,卻依舊把嘴裡的吞掉。
  
  「會嗎?我覺得還好啊……」把最後一口糕點吃掉,我望向眼前似笑非笑的人。
  
  ……糟糕,我剛才吃的好像是冰炎沒吃完的,而且剛剛的動作不就是「娘子餵相公」的動作嗎!?所以剛剛冰炎挑眉的意思是怎樣嗎!?那他還吃下去,一定是故意的!
  
  轟的一聲,我的腦袋又當了。
  
  不行,我要回神!
  
  我勉強定下心神,隨口問:「你怎麼知道我不是千冬歲的?」其實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疑問。
  
  他依舊保持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因為我是冰炎。」
  
  ……去你的,這是什麼爛答案!?
  
  這樣有沒有回答不都是一樣!?
  
  我繼續忿忿的吃著糕點。
  
  就這樣整個下午他看著他的冊子,我吃著我的糕點,沒有多餘的交談,卻意外的安詳、寧靜,沒有半點尷尬。
  
  等我吃完收好盤子、茶杯後向他告辭時,我聽到他的聲音傳了過來:「以後沒事的話我都在這邊。」他停頓了下:「想來就來吧。」
  
  我握住門把的手一頓,「嗯。」胡亂的點了點頭後,我推開了精緻的木門匆匆離去。
  
  原來,他是個好人嘛……
  
  嘴角逐漸蔓延出笑容,我看著逐漸昏暗的天空,哼著小調慢慢回去。
  
  ……奇怪,我這麼開心幹麻?
  
  
  
  
  
  
  
  走到廚房,我把盤子和茶杯給那位廚娘,他先目瞪口呆的看了我很久才收下盤子,「原來將軍喜歡這一型的啊……」她喃喃的說。
  
  「啊?」什麼?什麼這一型的?
  
  「反正,你明天再過來幫我送吧!」她爽快的下了決定後就把我趕了出來。
  
  真是莫名奇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