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7

  
  但有一次我走到冰炎的閣樓後發現沒人,又很無聊的不知道幹麻,於是很亦然決然的決定等冰炎回來,那是在秋季的午後,風涼涼的吹來,我靠在冰炎閣樓的門板上很快的就坐在那邊打起盹了,當然我是被一回來發現在他家門口前睡著的冰炎一掌巴醒的,他口氣很差的對我說現在是霜降了在外面睡覺是準備要感冒嗎!?隨後把腦袋還混混沌沌的我拖進去他的大廳裡,隨手丟了件暖和的毳衣要我穿上,一邊關上閣樓的內窗一邊威脅我要是下次讓他看到我在外面睡著他就讓我再也不敢睡覺。
  
  我立刻跳起來答應他,以免後腦杓再次遭受到拍打。
  
  但自從那之後,不管我什麼時間去時總會看到冰炎在他的椅子上看著那些我永遠看不懂的厚重書籍,偶而他會留下我一人說要外出辦一些事情,但每每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他就會回來了。
  
  其實,有人陪的感覺真的很好,不需要什麼交談,只要靜靜的待在一起就好了。
  
  這是我第一次有這種認知。
  
  
  
  
  
  
  
  「冰炎。」如往常一般,我推開精緻的木門,探了探頭向裡面的人打了聲招呼。
  
  冰炎依舊坐在木椅上手上拿著本書,一旁的木桌上放著一盤點心和兩杯茶正冉冉的升起白色的煙霧。
  
  在看到點心的那秒我眼睛發光了。
  
  「想吃就吃。」冰炎從書裡抬起頭來鄙視的看向我,「你這樣很像小狗。」
  
  沒禮貌!
  
  「有意見?」
  
  「不,什麼都沒有!」一秒回答。
  
  我開心的坐在冰炎旁邊的木椅上,因為快要邁入冬天的關係,椅子上都鋪了一層暖暖的毛毯。
  
  滿足的拿起桌上的點心,我開心的吃起來,偶爾冰炎會淡淡的提醒我不要吃太快,記得喝茶。因為我有一次太過於興奮完全沒注意到那次的糕點是很黏的,在差點被噎死一命嗚呼下,冰炎每次在我吃點心時就會再三的提醒我。雖然他直接動手巴我的佔的次數比較多……
  在吃飽喝足後我拿起了昨天還沒看完的雜書繼續看,但天氣冷冷的火爐裡的火燃燒木材的聲音劈啪的輕響著,屋內暖和的坐椅十分舒適,所以我只覺得眼前的文字愈來愈模糊不清,眼皮愈來愈重,於是在不知不覺中我失去了意識。
  
  
  
  
  
  
  
  好溫暖。
  
  我滿意的翻了個身,又打算繼續睡。
  
  ……翻身?我不是在椅子上嗎?
  
  察覺到不對勁,我猛然的睜開了眼,卻在看到一張熟悉且漂亮的臉時嚇得毫無反應,尤其他的手還抱著你時。
  
  正常人會怎麼做?
  
  我不知道,所以我扯開嗓子大叫還順勢滾下床。
  
  「啊──」
  
  「叫什麼!」
  
  啪的一聲,很明顯睡得正好卻被我吵醒的冰炎給我一掌讓我停止叫聲後坐在床上紅眼不悅的看著我。
  
  「我、你、我……」我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難不成我現在要雙眼含淚的叫他還我清白來嗎!?
  
  「為什麼我們會睡在一起!?」重點啊,這就是重點啊!我們兩個大丈夫睡在一起能看嗎!
  
  很明醒剛睡醒還有點呆滯的他終於回過神來,「你看書看到睡著,不把你抱來床上難不成你要躺在椅子上受凍睡著?」
  
  ……的確,這種天氣在椅子上睡覺隔天起來一定會大病一場,但……
  
  「你可以不要跟我睡一起啊。」
  
  紅眼鄙視的看了下我:「我這裡只有一張床舖不跟你睡難不成換我睡地面?」他停頓了下:「而且你暖暖的很好抱。」
  
  這時候我還能說什麼呢?
  
  「嘖。」他煩躁的把我從地上拉起,「有事情等天明了再說,現在都已四更天了趕快睡!」
  
  他把我拉到他旁邊後又躺回去繼續睡,但我的睡意全消,只能很無辜的睜大眼看著昏暗的室內。
  
  天啊,為什麼連個覺我都不能安穩的睡……
  
  
  「唉。」我無力的趴在涼亭的石桌上,卻因為天冷而石桌傳來的低溫而被凍到隨即抬頭。
  
  結果那天到最後我還是睡著了,等到我醒來的時候冰炎已經不在那邊了,所以我只好摸了摸鼻子從他的閣樓裡溜回來,前腳才剛踏進我居住的閣樓就看到賽塔笑的一臉和藹可親的望著我,於是在他的注視下我只好又朝他走去,但沒想到他只是說了一句:「辛苦您了。」又遞給了我一碗熱呼呼的東西後又走了,等到我揭開晚蓋時赫然發現那是一碗紅豆湯。
  
  我們兩個還清白的很昨天什麼事都沒有做你送這碗紅豆湯是什麼意思啊你──
  
  ……不過說真的,煮湯的人手藝還不錯。
  
  但是從那天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去冰炎那邊了,除了害怕再次發生上次的慘劇,其實心裡還有一點彆扭。
  
  但我的生活就變的很無聊,什麼事情都不能做,愈是無聊就愈想起冰炎的好,想去又不好意思去,所以就一直猶豫到了今天。
  
  「漾漾。」突然我的面前站了一個人,前幾天送我紅豆湯的元兇正滿臉笑意的望著我。
  
  「啊、您好。」我急忙的向他打了個招呼。
  
  其實為了讓賽塔改變對我的稱呼我花了不少功夫,不然那一聲一聲「褚公子」誰聽了順耳啊,在我多次的建議下還找上安因幫忙終於順利讓他改口,當然,安因從賽塔改了稱呼的隔天就開始腰痛了,不知道他好了點沒……
  
  賽塔一臉溫溫柔柔的笑意在我面前就坐,綠色的眼眸讓人看了就覺得舒服。
  
  「您最近似乎沒有去找亞,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亞?誰啊他?
  
  我摸不著頭緒的開口詢問面前的人:「亞是誰?」
  
  「啊。」賽塔似乎想通了某件事,有點抱歉的對我笑一笑:「亞就是冰炎將軍的名啊,冰炎將軍是外頭的人給他的稱呼,所以大家叫久了就逐漸忘了他的名了,至於全名我想您可以問他,我相信他會告訴您的。真是抱歉我都忘記您不知道他的名了。」
  
  不,該抱歉的人是我,誰家的娘子會不清楚自家夫婿的名啊。
  
  「嗯、就發生了一些事……」我搔了搔後腦,因為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事情的始末。
  
  「是您前幾日在亞的閣樓內睡著的事情嗎?」他一言戳破我完全不知如何啟齒的事實。
  
  「欸、您知道?」我驚恐的望著他,我以為他只有看到我從冰炎的閣樓走出來。
  
  「是的。」他對我微一點頭:「其實我們都很驚訝亞會在別人身邊睡著。」
  
  「他在別人身邊睡著很稀奇嗎?」聽他的語氣,似乎有人在他旁邊睡覺是很不的了的事情。
  
  「嗯,亞的父親是在亞睡夢中離世的。」賽塔幽幽的講起:「當時年幼的他只知道前一天父親還會和藹的與他同說些故事,隔天只剩下冰冷的溫度。從那之後,亞就非常的淺眠,只要一點聲響都能把他驚起,所以如果有人在他身邊那他是不可能入眠的,他害怕身旁的人會不會像他父親一樣在他睡夢時逝世。」他嘆了口氣,隨後又揚起一個欣慰的微笑:「能夠認識您許對亞來講是一件好事,那往後亞就麻煩您多多關照了。」
  
  聽完後,我呆愣著很久,連賽塔甚麼時候走的我都沒注意到,我一回神過來時已經站在冰炎的閣樓前,而天早已黑成一片。
  
  已經是亥時了吧,冰炎不知道睡著了沒。
  
  嗯,我到底該不該進去呢?我猶豫的走走停停。
  
  進去嗎?這麼晚了來找人家好像怪怪的,而且這樣不是叫作夜襲嗎?怎麼看都不對吧,哪有一個男的夜襲另一個男的?又不是採花大盜……
  
  「褚?」裡面傳來疑惑聲,應該是我在門外徘徊太久才被他發現了。
  
  算了,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我褚冥漾哪能那麼沒骨氣!
  
  「你是要不要進來!」
  
  ……算了,我可以不要骨氣了嗎?
  
  一口氣推開了熟悉的大門,以往覺得沒多重的木門今天宛如變的像石門一樣沉重。
  
  冰炎依舊坐在椅子上,暖暖的火光照在他身上將那頭銀髮映得有些許色彩。
  
  「呃、夜安。」不知道說什麼只好先硬著頭皮向他打聲招呼。
  
  現在覺得自己真是個白痴,什麼說詞都沒準備好就傻傻的闖入別人家中。
  
  「有事?」冰炎依舊閒閒的坐在椅子上看他的書,「坐啊。」
  
  於是我只好乖乖的坐在他旁邊,卻依然想不到該說些什麼話。
  
  所以我像往常一樣去拿了本書又乖乖的繼續看。
  
  不能睡、不能睡、不能睡……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努力的撐著眼皮。
  
  現在應該已經子時了吧?
  
  注意到我一副想睡覺的樣子,冰炎嘆了口氣,「想睡就去睡,床在哪裡你應該知道。」
  
  「那你呢?」我望著他。
  
  「你不用管那麼多。」他依舊在看書,淡淡的回了我這一句。
  
  我站起身,想去睡時,又覺得怪怪的。
  
  我拉了拉冰炎的衣襬,「一起去睡吧。」我覺得我的臉一定紅的很厲害。
  
  我並不是不喜歡冰炎,只是第一次所以被嚇到了,但聽完賽塔講完冰炎家的事後我才覺得我那樣做並不應該,畢竟一開始睡著的是我啊。
  
  「天氣冷了,床上比較溫暖。」我覺得我的聲音小的應該聽不見。
  
  過了幾分鐘到我快支持不下去時,我才聽到淡淡的聲音。
  
  「嗯。」
  
  
  
  
  
  
  
  第二次。
  
  雖然不像第一次那麼緊張,但我還是有點不習慣。
  
  畢竟冰炎之前都是自己一個人睡,所以床也沒有多大,多多少少手腳會碰在一起,在我翻了幾次後,冰炎終於不耐煩的一把抱住我,然後叫我乖乖睡覺。
  
  雖然這樣的姿勢讓我覺得害羞到無地自容整個尷尬到一個不行,但無可否認的,冰炎的懷裡很溫暖,於是在我數了不知道多少隻羊後,就昏昏的睡去。
  
  後來,在我起來後一切照舊,我每天還是會跑到他那裡看看閒書、同他聊聊天(避免嫁到人家那裡去對自己的夫婿一問三不知的情況再度發生……雖然現在還是一問三不知。),最不同的是冰炎的床在隔天後在賽塔笑的一臉燦爛下換成一張新的大床,而且還是五個人可以一起在上面躺的那種大床。
  
  我無言的跑去問冰炎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只抬了抬眼看向我後說:「以免某人半夜睡到一半滾下床。」
  
  喂!我只有一次而且那次是被你嚇到的好不好!
  
  反正,從此之後我都跑到那邊睡午覺,反正有床不用白不用,雖然有時後睡起來會發現冰炎抱著我躺在我身邊,一開始很不習慣,但抱久了也不覺得彆扭了,反正冰炎身上也暖暖的,而且有一種很溫暖、很像家一樣令人感到溫馨的感覺。
  
  打了個呵欠,我又沉沉的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