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8


  
  
  
  
  
  
  
  
  『漾漾,快點起床,我們去看雪。』
  
  嗯……?
  
  『……千冬歲……?』
  
  我睜開了眼,看到某個也是黑髮黑眼但卻帶著眼鏡的小孩認真的把我搖醒。
  
  『快點喔,我等一下再進來。』拉開了日式拉門,千冬歲轉身往我隔壁的房間走去。
  
  迷迷糊糊的穿上了外袍,我拉開拉門,看見千冬歲正跪坐在桌子前喝著熱茶,我乖乖的走了過去在他身旁坐下。
  
  千冬歲家是日本來的官吏,所以很多習慣都是傳承自日本的,其實我一開始也想學過千冬歲那樣跪坐,不過還沒幾分鐘我就開始腳麻到直不起身,一站起來就東倒西歪絆到桌腳還跌到外面池塘裡……後來千冬歲和全身濕淋淋的我坦承他是從小坐到大才習慣的,所以我不用跟著一起坐沒關係……不然他們可能光買桌子就會買到破產。
  
  小心的啜了一口熱茶,我抬起頭來正好看到千冬歲笑著望向我。
  
  走吧,我們去看雪。他這樣告訴我。
  
  點了個頭,我起身跟在他身後。
  
  
  
  
  
  
  
  
  
  
  
  
  千冬歲一向喜歡看雪。
  
  這是我剛成為他的侍從後除了他的性別外唯二確定的消息。
  
  微微抬起來頭,千冬歲家的園子裡種了很多梅樹,當梅花飄下來時會有那一剎那的錯覺認為它是雪。
  
  『漾漾,你在看什麼呢。』千冬歲淡淡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嗯、嗯,不是在看雪和梅花嗎?』我有點愣愣的回答他,要不然是出來吹風的嗎?
  
  我轉頭回去看他,但平常銳利精明的黑眸似乎夾帶了一絲懷念,黑髮隨著風的撫弄而搖動,他開口:『我……是在看回憶,透過雪和梅。』
  
  『啊?』我不解,轉頭回去看他。
  
  笑了笑,千冬歲緩緩開口:『透過某樣東西來懷念之前的事物,在很久以前,哥哥都會牽著我的手告訴我梅花的故事和品種,我們會一起推出一個雪人,即使不大但我們都很開心,在最後我們會一起向雪許願,希望他守護我們最珍貴的東西。』低下了頭,他隱隱的握緊了自己的手,『可是我不懂、真的真的很搞不懂,為什麼要有所謂的繼承制,他是我的哥哥啊,一樣也是雪野家的人啊。』
  
  當時的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安慰面前的人,但千冬歲只是抬起了頭,對我露出了一個笑容,說天氣冷了我們進去吧。
  
  但我始終忘不了,那臉上不正常的蒼白。
  
  從那之後,千冬歲也很少提到關於他哥哥的事,但只要到每一年下初雪的日子,我都會陪著他到外面看從天而落的雪和緩緩降落的花瓣。
  
  沉默的,年複一年,直到我嫁給冰炎後。
  
  
  
  
  
  
  
  
  
  
  
  「梅花……」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在昏睡中脫口而出。
  
  我隱約感覺到在我昏迷後一直陪在身邊的人開始沉默。
  
  翻了個身,我繼續陷入昏睡。
  
  
  
  
  
  
  
  
  
  
  
  
  『漾漾,天氣冷了多加件棉襖。』有個人笑得一臉溫和這樣告訴我。
  
  『哼,他只要有甜食就好了吧。』有人雖然一臉不屑卻依舊遞給我一塊糕點。
  
  好溫暖卻又好陌生,宛如一場夢。但如果可以就讓我繼續做這場夢吧。
  
  
  
  
  
  
  
  
  
  
  
  
  
  「唔……」模模糊糊的睜開了眼,我隨即感受到喉嚨像是夥在燒似的難受。
  
  「水……」微不足道的氣音從我嘴巴中傳出,我自己聽了都覺得應該連蚊子都聽不到吧。
  正想獨立自強抱著不想還沒病死就先渴死的念頭,我努力的撐起自己的身體,手在空中亂揮時卻感覺到有人握住了我,在我嘴邊遞過來了一杯茶水。
  
  我原本想自己接過來但他卻堅持的讓他餵我,無奈加上想喝水的慾望下我也沒堅持多久就乖乖的喝下。
  
  清新微溫的茶水讓我不自覺多喝了幾杯,在打了個嗝後那人的手堅定的把我壓到床上。
  
  多休息點。他這樣向我說。
  
  沒辦法多說些什麼於是我又繼續睡著。
  
  其實昏睡的期間隱約感受的到有人會定時餵我苦苦的藥,有時會摸摸我的額頭,然後幾個人低聲交談幾句,但我一直感受的到有一個人一直在我身旁。
  
  
  
  
  
  
  
  
  
  
  
  
  
  樹梢尖跳躍的鳥正啼叫著。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不自然的清醒了起來。
  
  感覺有一陣子沒看到陽光了……我感歎著。
  
  正當我在進行思考運動時,賽塔踹了門進來,看到我坐起身後他也頓了一下,隨後漾出一個很溫柔的笑容。
  
  「漾漾,好一點了嗎?」他手上端著藥放在床旁邊的木桌上笑容可掬的望著我。
  
  「嗯、嗯,不好意思麻煩到你們了。」我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隱約知道在我生病的這段期間他們應該幫了很多忙。
  
  「不會。」他輕輕的搖了搖頭,「我想你應該感謝的是另一個人。」意有所指的笑容。
  
  正當我想下床時,我卻看到一枝梅花連同樹枝放在床邊,正散發出些許清香。
  
  看到了熟悉的東西我震驚的瞪大了眼,拿起那枝梅仔細觀看。
  
  潔白的花瓣正散發出熟悉的氣味,看著那枝梅花我有點心底卻有一絲惘然。
  
  看著我瞪著那枝梅枝發呆,賽塔輕笑著說:「這是亞拿回來的。」
  
  「欸?」我有點吃驚抬起頭來,其實心裡隱約有個底,但那終究是個猜測,不過知道後還是有點驚訝。
  
  漾漾,你知道嗎。賽塔輕輕的說。
  
  <b>──將軍府內是沒有梅花的喔。</b>
  
  
  
  
  
  
  
  
  
  
  
  在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在賽塔的微笑監視下把整碗苦苦的藥喝光並問出冰炎在哪後,我匆匆忙忙的往園子走去。
  
  其實在不遠處我就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沒被綁起的銀髮在冬日早晨難得出現的陽光照射下隱隱發光。
  
  看到那熟悉的背影我停下了從一開始就匆忙的步伐。
  
  我緩緩的走向他,但我想他應該已經注意到我的存在卻沒有轉頭罷了。
  
  走近了才發現他站著面對了幾株小小未長大的樹苗。
  
  我知道,那是梅樹。
  
  真糟糕,為什麼我開始覺得鼻酸。
  
  「那、那個,謝謝你。」有點慌亂的向他說,我不知道我在感謝什麼,或許是那不知道從哪裡拿到的梅花樹枝和梅樹,還是每天不眠不休的照顧我。
  
  ──漾漾,這些天來照顧你的人都是亞喔。賽塔在我走出門之前笑著告訴我。
  
  「嗯。」他只淡淡的應了這一聲,我跟他默默的看著那根本連花苞都沒出現的小小梅樹心底卻是一陣感動。
  
  之前很多人都對我很好,但這是第一次有人願意為了我做了什麼。
  
  「明年……再來看梅花。」很輕的聲音在我身旁傳出,冰炎沒有看向我。
  
  「嗯。」我大力的點了個頭。
  
  如果可以,我真心的希望,未來每一個下雪的日子我都能和他看過每一朵梅花。
  
  
  
  
  
  
  
  
  「……傻笑些什麼。感冒還跑出來,快回去休息!」
  
  ……也希望冰炎可以不要那麼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