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1

  
  冰炎在那天拋下幾句話後就叫我走出門在原本的地方乖乖的,過沒多久後我就看到然有些著急的跑了過來。
  
  「才一沒注意到你就走丟,有沒有誰欺負你?」
  然有些心急的看著我全身上下,我連忙笑著安慰他:「沒事啦,我很好。」
  
  「那就好。」他鬆了一口氣,注意到我手中的兔子布偶有些疑惑的問:「漾漾,這個娃娃……」
  「啊、這是剛剛在逛的時候有一個老人送我的。」
  我將娃娃遞給然看,他的臉色越來越沉重還低聲說了句:「果然還是留不住嗎……」
  「啊?」什麼留不住?
  「沒事。」回覆成平常的樣子,他笑笑的把玩偶遞回來給我:「漾漾知道月老嗎?」
  
  月老?
  那個在七夕晚上擺路邊攤幫人看手相算命牽姻緣線的那個嗎?
  
  「算是知道吧。」我搔了騷頭,搞不太清楚然為什麼突然提到這個。
  「小時候漾漾遇過一次喔。」然淡淡的笑了下,講起我忘記的事情。
  
  欸、為什麼我那麼小就註定要跟誰在一起了!
  月老你牽線是不看年齡喜歡就好的嗎!
  
  「你說你遇到一個女孩被別人欺負去幫她,但有一個小孩衝出來救了你們,但到最後那個女孩還忘恩負義跑了。」
  
  他說完後我靜默了。
  這樣叫月老?等一下、是那個忘恩負義的是月老還是救了我們的是月老?
  不對啊這樣說怎麼都不對吧,月老不是只要在一旁乖乖的算命牽線幹麻跑來打架還是被人打?
  這邊的月老怪怪的,我認真的這樣覺得。
  
  「等等、月老不是應該要老老的、白鬍子一大把每天笑呵呵的嗎?」不對每天笑呵呵的好像是招財爺?
  「據說他喜歡以不同面貌出現。」
  
  得到了然這個認真的答案之後,我更認真的覺得有病、這裡的月老有病!
  誰家月老會沒事每天換不同面貌出門的啊!
  
  「漾漾聽我說、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據說在他牽線下的人將要實現時,他將會出現並給予雙方一個對方認為最像自己的東西。」
  
  最像對方的東西……?
  我看了看手中的兔子布偶,笑了。
  不知道冰炎拿到的是什麼?
  兔子布偶的紅眼隱隱的散發出光澤。
  
  
  ※      ※     ※
  
  
  於是在過後幾天,然突然被皇上宣召出去,我們抱持著好奇的心態一天一天的等他回來。
  趁著這段時間,我不斷的證明給白陵家莊大小的人看我在冰炎家並沒有受到什麼虐待(後腦杓除外),我跟他們一步一步慢慢的解釋著過去的誤會和恩怨,有些人聽完之後痛哭流涕著,完全沒想到原來事情的起緣是這樣,也找了個時間去凡斯的墓前上香,告訴他亞那一直忘記告訴他一句對不住。
  
  這是我們後人唯一能做的事了,誤會這麼久總該解開了。
  
  安息吧,已死去的人們。
  
  而我們還要朝未來邁向更深遠的一步。
  
  
  ※      ※     ※
  
  
  「白陵一族的冤案破了!」
  「後來被翻案指控是上任皇帝誣告!」
  「終於啊……」
  
  我被外面的吵鬧聲吵醒,整完裝出去後才發現外面都在吵吵鬧鬧的流傳著這個大好消息。
  
  「聽說是亞那將軍的兒子冰炎將軍替我們平反的。」
  「怎麼會……」
  
  我開心的一蹦一跳跑去大廳,走廊上遇到的每個人都掛著欣喜的微笑,但在一走進大廳後我很明顯的感受到一股低氣壓。
  
  「呃……怎麼、欸這一大堆禮物是怎樣!」
  
  轉過頭我才發現一整個角落堆滿了大小盒子,有些還太多有搖搖欲墜的傾向。
  
  「這是我們家小夥子的聘禮啊!好久不見了漾漾小朋友。」
  一開始毫不客氣的坐在主位上,扇皇上走了下來對我笑了笑:「漾漾小朋友你好,我來幫我家臭小子下聘。」
  
  ……下個聘有需要勞駕到您大人親自來嗎?
  難怪在一旁坐著的冥玥臉都臭臭的,連然都似乎要很努力才能勾起平常溫和的笑容。
  
  「漾漾你在幹麻!見到皇上還不行大禮!對不起啊扇皇上我們家漾漾就是呆,麻煩您多多見諒了。」
  
  直接往我頭上重重一敲,我看著號稱是我親娘的人不斷的向扇皇上賠不是。
  
  「欸欸欸,不用了。我今天是以小傢伙的長輩來提親的。」她打開扇子一派悠然自在的向自己搧了搧風。
  「冰炎殿下自己沒來嗎?」突然的,冥玥插了進來,嘴角勾起一抹很溫柔很溫柔但在我眼裡看起來很恐怖很恐怖的笑容。
  「有來啊,只不過他怕冒昧唐突驚嚇到大家而已。」
  
  欸?冰炎來了?
  我忍住想衝出去找他的衝動,假裝乖巧的聽他們說下面的話。
  
  「怎麼會冒昧唐突,快請進請進。」
  
  我看到娘的眼裡瞬間散發出了光采,她傳聞冰炎是個美男子已久,而她對美男最沒抗拒力了,我想冰炎一來保證把她愣得服服貼貼的。
  事實上我覺得只要是女生都對冰炎沒辦法吧……呃、冥玥除外。
  有時候我會想冰炎跟冥玥是不是同一種人,所以相對的對看彼此不順眼。
  
  「那我就不客氣了。冰炎在此拜見褚伯母以及白陵一莊現任莊主和褚小姐。」
  打斷我的胡思亂想,一道淡淡且沉穩的聲音在我身後出現,我轉身剛好看見冰炎不失禮儀的微微一欠身。
  他抬起身時,我看到他的紅眸裡滿滿是笑意,我不自覺對他露出了個傻笑。
  
  「……發什麼呆,大家坐啊。」像是猛然一回神,娘臉上堆滿了滿滿的笑意:「漾漾快、還不請扇皇上和冰炎將軍坐。」
  「那在下就不客氣了。」直接在我身旁的位置一坐,現在因為多出了冰炎跟扇皇上坐的關係位置變得有點奇妙,扇皇上跟我娘坐前面的兩個主位,冥玥跟然分別坐在我娘身下的兩個位置,而我跟冰炎就理所當然的坐在扇皇上那邊了。
  「真是高興您親自到來啊,冰炎將軍。」然先開口,微微一笑。
  
  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到這個座位有著濃濃的殺氣,似乎連動一下都會被針扎。
  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
  我不禁開始手冒冷汗了。
  
  「不要怕。」輕輕的,我似乎聽到身旁的冰炎這樣對我說,我看向他而他的目光卻直直的看著然:「就如同扇皇上所說的,我們今天是來下聘的,請你們把褚交給我,我會好好的待他不讓他受一點傷。」
  「您不覺得您的元配才剛返回就來提親不是很道德嗎?」三言兩語輕鬆的撥回去,大概清楚內幕的冥玥問著冰炎。
  「這個嘛,事實上我們是會以皇上為了補償多年遭到污名所籠蓋的白陵家做得一點補償。」意外的,開口替冰炎說話的是扇皇上:「讓你們家漾漾嫁給未來是皇上的冰炎將軍,這樣的補償在外面來講夠大吧。」
  
  等等、冰炎是未來的皇上?
  真的假的!雖然我知道我們國家一向是選賢不選血緣的,但下一任竟然是冰炎?
  
  「等等、這個我明明還沒答應……」
  「小傢伙閉嘴。」扇皇上直接將視線盯在冥玥身上,「我知道妳是擔心小傢伙才剛沒了原(元)配就又嫁進一個對漾漾小朋友的聲譽不好吧。但只要用皇上下令一切都沒問題了。」
  「並不是我不信任冰炎將軍,但難保未來出現一個比漾漾更賢慧家族勢力比漾漾大的妻子出現,到那時你確定不會為了烏紗帽而拋棄他?」然難得露出認真的表情,嚴肅的對著冰炎說話。
  「我冰炎從不愛江山,一切都以白手起家。我可以把我所有的財產過戶在白陵一族底下,我只要褚就夠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很感動,冰炎說他什麼都可以不要就只為了我,明明我是那麼的平凡渺小不值得他做那麼多。
  
  「但是……」
  「停。」然還想說什麼,卻被一直保持沉默的娘斷去:「漾漾,你自己說呢?你喜歡冰炎嗎?你想跟他走嗎?」她認真的看著我。
  
  全部的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我反而有那麼一點不知所措。
  
  我喜歡冰炎嗎?
  
  每次當他對我一笑,我都覺得整個心口都暖了起來;當他低聲訴說著「我會陪著你」的時候,我都覺得我眼眶裡的淚快滿溢;當他每次都惡狠狠地巴著我的頭,我卻看到紅眸裡隱藏著那一點擔心;當我每次受傷,他都罵著我笨蛋還是輕柔的替我上藥;當我每次流淚,他都陪在我身邊靜靜地抱著我安慰。
  
  每一次每一次,冰炎幫我做了這麼多事,突然回頭,我才發現我們之間已經共同的擁有了這麼多回憶。
  
  我喜歡冰炎嗎?
  
  那算什麼問題。
  
  抬起頭,我直直的看著現場的每個人:「我愛他。」
  
  是啊,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我已經無可自拔的陷進去了。
  我很喜歡冰炎,如果可以我想牽著他的手走完我們兩個人的永遠。
  
  「真是的,男大不中留啊。」
  
  微微一個嘆息,冥玥先走到我身前,我有些緊張地站起,怕受到什麼譴責,但冥玥只是緊緊地抱住了我再鬆手走到冰炎面前惡狠狠的對他說:「我這個弟弟笨是笨,但他背後還是有我褚冥玥和一整個白陵家在靠的,你就不准給我欺負他,要是他哪天哭著跑回娘家我們全部的人是不會放過你的!有沒有聽到!」
  
  「姐……」我紅了眼眶,但冥玥只是轉過頭來繼續碎碎念:「還有你啊褚冥漾,不要受了什麼委屈都不敢講,你從小就笨笨的呆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打笨的……反正有什麼事姐姐替你靠……一個大男人哭什麼哭……」
  我看著明顯眼眶也泛紅的冥玥,但她卻故作堅強地退離我們一步:「我這個弟弟,就交給你了。」
  「妳放心吧,我會好好待他的。」
  
  我看著早已哭的泣不成聲的娘和明顯微抖動肩膀的冥玥,握緊了冰炎的手,這一次、我真的相信我找到了幸福的存在,因為另外一隻手傳來的溫度是多有力的證明。
  
  
  ※      ※     ※
  
  
  後來的生活呢?
  
  在冰炎和然他們為了保持低調但相信我一點都不低調的婚宴上,然他們帶著溫和有禮的笑容整場都跟冰炎在敬酒,為了做足主人的禮貌,冰炎也只能一杯一杯的下肚,可能是看到自家老友這樣被整很好玩,夏碎軍師也帶著千冬歲來參加,在吩咐千冬歲陪著我後,他自己一個人開心的拿著今晚第二十八杯酒跑去找被人團團圍繞住的冰炎。
  
  「冰炎將軍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有些猶豫的推了推眼鏡,千冬歲問出我心裡的疑問。
  「……沒問題啦。」應該。
  
  不過事實證明到了最後非常的有問題。
  
  「冰炎你這樣不能睡啦。」
  
  非常無奈的將已經醉醺醺的他把身上還穿著的大紅喜衣脫掉,正拖到一半時他卻一把將我往床上拉。
  
  「哇啊冰炎你幹麻!」我看著他染上淡淡睡意和醉意的紅眸,眼裡自我認識他以來始終如一,永遠只映出我的身影。
  
  「褚……」
  「嗯?」我稍微靠近他的唇邊想聽他到底在講什麼。
  「……終於娶到你了。」
  
  我笑了,在他已經閉上紅眸的時候悄悄靠近他耳邊輕聲說:「是啊、冰炎。」
  
  睡夢中的他露出了淺淺的笑容,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真是沒辦法跟白天的他聯想起來。
  
  我起了身,將床頭櫃上的兔子玩偶和一隻黑色的小狗玩偶緊靠在一起,從此以後我們會像它們一樣永不分離。
  
  對吧?我的、夫君。
  
  
  
  
  
  
  
  
  
  
  
                               《代嫁從夫》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