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噗浪小劇場02

 【特傳冰漾】奈米劇場*跟他認真你就輸了(???
  
  
  
  炙熱。
  「哈啊……哈……」略帶鼻音的濃濃腔調在已漆黑的房裡不斷迴響著,褚冥漾甩了甩頭想把腦中怪異的感覺甩掉卻因為動作的關係感受到更濃烈的刺痛感。
  「嗯……啊……」不管再怎麼翻身,那種感覺還是如影隨形般的跟著他,儘管不斷的告訴自己在忍一會兒就好了,卻依舊感到疼痛。
  
  好痛好痛好痛。
  
  儘管這樣想但眼眶卻始終滴不出半滴淚來,想坐起身來又因為那股疼痛而一秒躺下。
  
  汗。
  
  不斷的從身體的各個部位滑落,帶來了些許癢意,但現在的他連抬起手來都顯得吃力。
  即使自己想拚命阻止那濃濃的喘息聲還是沒用,聲音自動自發的從嘴裡冒出,似乎只有這樣做才能消除那種疼痛。
  「學長……」低吟起唯一能幫他止住這種痛感的人,褚冥漾帶淚的黑瞳滿滿的寫著痛苦。
  「……幫幫我……」近乎哀求的呻吟著,明明只要面前的人出一點力就好了,褚冥漾看著逐漸深沉的紅眸,炙熱的似乎能把一切融化。
  
  「褚。」冰炎微低沉的嗓音傳來,帶著一絲媚惑。
  他伸手撫上褚冥漾被汗浸溼的額,用跟平常不同語調的嗓音低沉說著:
  
  
  「下次你再敢給我熬夜打電動不穿外套感冒試試看!」
  
  
  
  
  
                                  
  
  
  
  
  02
  
  
  
  
  
  【特傳冰漾】奈米劇場*一點
  
  
  
  
  
  一點、一點、再一點點。
  
  褚冥漾很喜歡這種跟在冰炎身後的感覺。
  
  低著頭看著地上,太陽將影子拖的不是很長,有點惡趣味的,他刻意踩在那人的影子上,前方被遮蓋在牛仔褲底下純白的球鞋踩著自己的節奏向前走,而他只能在冰炎身後踏出自己小小的步伐。
  
  不敢有再多。
  
  其實他也有想過跟著那個人肩並著肩一起向前走,可是那股似有似無的距離又令他感到太過於遙遠,於是只好又縮回腳步,維持著一段不長的距離。
  
  其實這樣也很好。
  
  看著前方的人每踏出一步,自己也跟著踏出一步,會有種似乎能把距離縮小一點感覺。
  就這樣一點一點、一步一步的緩緩靠近他吧。
  就算現在的他沒有能力站在那個如此強大的人的身旁,但也能靠著自己每一步小小的努力縮短差距。
  
  「褚。」
  
  前方的白球鞋停下。
  褚冥樣有些疑惑的抬起頭,對上了一雙充滿淡淡笑意的紅眸。
  冰炎不管呆愣的褚冥樣,伸手就是把對方抓到自己身邊,褚冥漾踉蹌的往前跌了幾步,還來不及詢問冰炎要幹麻時就跌進了一個略顯低溫的懷裡。
  
  「學長……」
  「褚。」打斷了褚冥漾的疑惑,冰炎只是淡淡的勾起了一道弧度。
  
  「你可以離我再近一點。」
  
  笨蛋,不需要一直跟在我身後,因為能站在我身邊的、只有你。
  
  
  
  
  
  
                                 
  
  
  
  
  03
  
  
  
  
  【特傳冰漾】小劇場*說好的鞦韆文
  
  
  
  
  關於鄰居,冰炎其實沒什麼太多的想法。
  只要對方不打擾他,偶爾遇到就互相點個頭打個招呼,關上門後就是自己的世界。
  這是他的想法,而這個想法在小小的腦袋中成型沒多久,就在他五歲那年被打碎。
  
  「小亞,這是漾漾喔。」自家父親漾著一張歡樂的笑容,雙手搭在一個黑髮黑眼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大小的小孩肩上,小小的臉上充滿猶豫和尷尬,明顯一副想跑但礙於被壓著而不敢跑的樣子,連宛如夜空的黑瞳都似乎起了層淡淡的水霧。
  
  「你好。」淡淡的禮貌問候了一聲,他看著面前的小孩頻頻回首看著跟他母親聊得很開心的女性。
  「你、你好。」有些小心翼翼的,褚冥漾微弱的聲音膽怯的傳來,黑瞳朝他眨了眨後又低下來看著自己不斷握住的小手。
  
  微皺起眉,知道是自家父親太過於熱情造成褚冥漾的不適,身體的動作快過於腦袋的思考,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就發現自己已經伸出手來朝著對方說:「我帶你去附近繞。」
  下意識的動作讓他自己也楞住了,不過看著對方那張依舊傻在那邊的臉他就忍不住又喚了一聲。
  
  「要不要?」
  「欸啊、謝謝!」雖然有些驚訝,但褚冥漾依舊遵循著自家母親從小到大叮嚀要有禮節,軟軟的小手有些不確定的搭上了那隻跟自己差不多一樣大的手,但對方握住他的力道卻堅定的令他心中那一點膽怯都被安撫了下來。
  
  或許,有個鄰居其實還不錯。
  
  聽著後頭被自己牽住的那人有些慌亂的腳步聲,冰炎微微揚起一個褚冥漾看不到的弧度。
  
  他想,他或許會習慣身後跟隨著那道腳步聲。
  
  ※       ※       ※
  
  皎潔的月色。
  
  有一口沒一口的咬著烤肉串,其實冰炎的食量一向不大,但所謂月圓人團圓,今年褚家也跟他們一起烤,他看著那個比自己稍大幾歲的女孩拿著仙女棒並不是很有興趣的揮了幾下,卻又故意的想在燒到末頭時交給自家那個一臉很想玩但不敢玩的弟弟。
  他看著褚冥漾怯怯的伸出了手後又快速縮回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仙女棒燃燒到盡頭,絢爛的火花消逝於空氣中,留下淡淡的煙硝味和僅剩的一根灰燼。
  
  太脆弱了,在一轉眼就消逝了痕跡,再多麼美好的東西總有一天也會消逝殆盡吧。
  
  看著褚冥漾終於下定決心拿起一根點燃時卻又在火光快接近自己手上時放掉,殘存的光亮只能在灰黑的柏油路上燃燒完僅剩的部份,褚冥漾一臉可惜的看著,但又不敢拾起。
  
  真是個笨蛋。
  
  轉移了視線,他微瞇起紅眸看著灑落的月光。今年是褚家搬來的第二年,當年那個膽怯的小孩跟他當初猜測的一模一樣喜歡跟在他身後,一個轉頭就能看見那抹軟軟甜甜的笑容。
  
  <font face=標楷體>小跟屁蟲。</font>
  
  褚冥玥曾不懷好意的笑著看著一路跟在他身後的褚冥漾下了個定論,一開始他自己也覺得或許久了會討厭褚冥漾,因為他並不是喜歡被別人黏緊緊的,但出乎意料之外的,看到了那雙映著滿滿銀紅的黑瞳又露出了笑容,輕輕喚著:「冰炎。」下意識的,他就開始牽著他的手。
  
  已經變成了種習慣了吧。
  
  「冰炎?」還來不及回過神,褚冥漾那張傻傻的臉又在他眼前放大。
  「怎麼?」淡淡應了句,他看著褚冥漾明顯有話想說的表情。
  「冰炎……你跟我去小公園好不好?」欲言又止的看著他,褚冥漾的問題讓冰炎感到莫名奇妙,但他倒也很乾脆的直接站起了身。
  「走吧。」
  依舊步在褚冥漾前方,小小的腳步聲啪搭啪搭的跟在身後,如同往常。
  
  ※       ※       ※
  
  嘎嘰嘎嘰的聲響在空無一人的遊樂區顯得更響亮。
  腳構不著地,褚冥漾只是開心的笑著,手牢牢的抓緊鞦韆的兩條鐵鍊,邊轉頭看著在自己身後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而面無表情推著的冰炎。
  夜風襲來,並不會太刺骨的風讓冰炎感到涼爽,他看著前方因擺動而飄揚的純黑髮絲,思緒似乎也隨著越盪越遠的人而隨之飄遠。
  
  「冰炎。」沒有轉過頭,冰炎看不到褚冥漾現在是什麼表情,只能猜測著是不是還是那抹傻氣的笑容。
  
  「冰炎。」重複了一次,褚冥漾帶了點猶豫,說出來的話卻在下一秒被夜空中絢爛的煙火聲蓋去。
  
  燦紅,爛黃,銀白,深紫,在全部消逝於黑夜中。
  
  但那一聲微弱的話語卻被身後的冰炎全聽到了。
  
  手上的動作停了。
  
  絢爛的火花消失了。
  
  微弱的聲音被掩埋了。
  
  嘎嘰嘎嘰的聲音不再發出聲響。
  
  似乎這世界只剩下兩個人逐漸合一的心跳聲。
  
  褚冥漾現在帶著什麼表情?
  而他現在又帶著什麼的表情?
  
  他不知道。
  
  走到褚冥漾的面前,冰炎只看到褚冥漾低著頭,看不到熟悉的黑瞳裡佈著滿滿的銀紅。
  
  ──我們要搬家了。國外。褚冥漾輕聲說。
  
  冰炎不知道要怎麼反應了。
  
  手如同第一次見面時下意識的伸了出去,他慌張的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直接抱住了褚冥漾,腦袋在匆忙的運轉中只能想出一句話,悄聲在褚冥漾說了,而那雙黑瞳再也忍不住的滑落下水珠。
  
  「冰炎、冰炎……」哽咽的聲音隱隱約約的傳來,肩上傳開了一抹熱度。
  
  煙火又再放起,短暫的一剎那的華麗冰炎沒時間去看,因為靠在自己身上的人是他這輩子最無法遺忘的景像。
  
  ※       ※       ※
  
  車子緩緩駛出,褚家父母搖下車窗向他的父母感謝這段時間以來的照顧。
  
  冰炎沒有去送別,自己一人獨自站在窗台上,看著大家依依不捨的道別,而褚冥漾那雙黑瞳則是不斷的東張西望,在最後失望的垂下眼,卻必須勉強拉起一抹弧度有禮的向冰炎的父母道謝。
  
  冰炎知道褚冥漾是在找自己。
  可是他不知道怎麼面對那雙黑瞳。
  
  「褚!」
  
  在最後那小小的黑色身影要上車時,冰炎突然往下大喊。
  褚冥漾聽到那熟悉的聲音驚喜的抬起頭,卻砰的一聲被一個軟軟的東西打中了臉。
  
  褚冥玥毫不留情的笑了出來。
  
  忿忿的從自己臉上抓下了東西,還沒有向冰炎抱怨一抬起頭就看到那雙紅眸與嘴角揚起難得見的溫柔。
  
  「褚,再見。」我會等的,再次見到你的那時。
  
  褚冥漾已經不記得他是怎麼離開的,手上軟軟的兔娃娃一點都不可愛的冷著一張臉,但紅眼裡卻充滿了滿滿的溫柔。
  
  ──我等你回來。
  
  那是冰炎對他的諾言,現在的他們都太小,無能為力做出什麼任性的選擇,所以他會等的。
  
  等著再次與冰炎相遇的那天。
  
  ──那應該是個、有著皎潔月光的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