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噗浪小劇場04

  
  01
  
  
  
  【特傳冰漾】奈米劇場*車站
  
  
  
  他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離去。
  一步一步一步的,遠離了他的視線、他的世界。
  
  『笨蛋,如果怕分離你可以先走的。』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就算眼眶似乎有熱熱的東西隨著他遠離的步伐而慢慢氾濫,他還是堅定的站在一旁,默默地看著那頭銀髮在燦黃的日光中劃過一道弧度漾出冷銀色的光芒,直到身影完全地消失在視線中。
  
  ──欸笨蛋,不要哭出來啊。
  
  他才不會哭。
  
  因為他早就已經決定好了──要笑著向他揮手,迎接著這最初的最後。
  
  
  
  
  
  
  
  
  02
  
  
  
  
  【特傳冰漾】小劇場*爽風
  
  
  
  於風中纏繞。
  星銀的髮絲飄起至蔚藍的空中,劃過一道又一道的殘痕,閉上眼,似乎還能聽到竊竊私語的打鬧聲,輕笑著將自己往前推著,調皮的說著祕密般的耳語,輕柔、緩和,而後玩鬧著從耳旁快速劃過,在被往前推前,抓住了身旁的人的手,稍稍轉頭一看,果然看見了那抹夜色在驚慌中悄悄浮上了層困窘,微微咬了下唇,臉上溢起一抹粉色,在注意到自己戲謔似的眼神中先是慌張但又不敢出聲抱怨,不過後來卻又很輕很輕的笑了。
  軟軟的,帶著依賴和信任,一個毫無瑕疵的笑容。
  
  『學長。』
  
  即使不用說出口,他也能理解對方到底想說些什麼,他們就是這樣的存在。
  不用說出口,也能理解對方的存在。
  
  看著對方傻傻的笑容,直視的目光,他反而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輕哼了聲,轉移了視線,嘴角揚起一抹笑,他不知道自家學弟總是在這時候偷偷地注視著自己的側臉,然後在他勾起的嘴角下恍神。
  掌心另一邊傳來的溫度比自己高了些,微高的溫度卻在心頭暖暖的點了把火,這時候回憶才像走馬燈似的一幕幕閃過眼前,第一次相遇,第一次和他出任務,第一次的並肩作戰,第一次看到對方毫不掩飾的笑容,第一次察覺到原來淚水可以這麼炙熱,然後第一次嘗到對方唇上的味道。
  他親眼見識著對方的膽小與懦弱,善良與堅強,靠著自己的努力和周遭人的幫忙逐漸成長茁壯,直到最後站在他身旁。
  
  『──我可以不拖累……』
  
  接下來的話他沒有聽到,因為他把面前快哭的人輕輕擁進懷裡,嗤了聲,用著自己也沒聽過的溫柔語氣罵了句「笨蛋」。
  因為他們共同經歷了那麼多事情,多到自己也數不清,但卻深刻地記在腦海裡,自己永遠都不可能忘記的,那些和褚冥漾相遇的點滴。
  哭著,笑著,相遇又再度分離,錯過了又再一次的並肩,太多太多太多的事情,足夠用他們的一生來銘記,最後在只有他的旅途上一個人回憶。
  他並不堅強,只是比任何人都還逞強,固執的自己一個人走在千年之後的路上,假裝自己不寂寞,但褚冥漾卻可以輕易走進他的情緒裡,似乎只有在他面前,自己才能做最真實的自己,不必急著朝下一步邁進。
  回憶宛如萬花筒絢爛,所有的一切似乎轉瞬為風,疾速的溜走,但現在張開了手,卻依舊感受的到身旁的人的溫度,這後才發現,原來自己真正緊握在手心的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人。
  想到這裡,他輕鬆的笑了,露出了屬於他這個年紀本該有的笑容。
  稍稍加重了握緊對方的力道,他在對方驚訝的黑曈中毫不意外的瞧見了自己的焰色,宛如在夜間盛開的花火,如此耀眼,在一剎那間漾出虹光,然後是專注僅此唯一的眼神。
  有些意外的察覺到對方握著自己的力道也加深了,他愉悅地露出了毫不掩飾的笑容,他知道褚冥漾已經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了然的思緒逐漸浮上心頭。
  ──啊,大概就是這樣吧。只要褚冥漾願意握著他的手,那他會義無反顧地帶著褚冥漾走向著自己全然未知的未來。
  
  即便那是世界盡頭。
  
  
  
  
  
  
  
  03
  
  
  
  【特傳冰漾】小劇場*只是一點小小的幸運
  
  
  
  
  中了!
  
  褚冥漾張大著嘴,死死的盯著顯示出的資訊。
  
  一條就是沒有,兩條就是中了!
  
  媽媽這怎麼可能───────!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情形,褚冥樣抓著證據便慌亂地朝位在黑館房間他隔壁的好鄰居跑去,完全管不了那麼多看到那扇熟悉的門便是一個直覺踹了上去。
  
  ……原來他也進化成火星人了嗎?
  
  「學長長長長長長長長────!」忽視著正皺起眉一臉不爽的人,褚冥漾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喊了幾個長,反正他覺得有件事很重要、一定要跟別人講,要不然他會激動至死!
  
  
  「學長我有了!!!!!」
  
  
  ……
  
  「靠!」
  毫不留情的朝一臉驚嚇到魂歸西天的褚冥漾頭上巴了下去,看著他手上的「證物」,冰炎狠狠地罵:「只不過是兩瓶飲料褚你有病啊!」還順帶一腳。
  
  褚冥漾可憐兮兮的跌坐在地板上,只差沒打上燈光,「學長你不懂。」要知道我這個萬年衰人買飲料會中再免費一瓶是根本不可能打了八輩子都沒想到啊啊啊啊啊啊──
  前幾天扇因為好玩在黑館旁設了一座投飲機,還附帶著按鈕來決定你有沒有在中一罐的運氣,褚冥漾覺得在火星這麼久終於看到比較有地球味的投飲機了,要知道這座投飲機不會把你的飲料暗抗掉也不會因為你拿著兵器就多吐幾瓶給你啊!
  你說這年頭哪來這麼正常撫慰人心的自動販賣機!!!!!
  完全不想理褚冥漾近乎白癡的舉動,冰炎暗自想著改天要去把下面的販賣機換了,要不然照褚冥漾這樣興奮下去……而且還有膽子踹他房門了。
  
  很不錯。
  
  「吶、學長給你。」
  
  看著對方遞給自己的蜜豆奶,他看著褚冥漾笑得一臉燦爛,所以對方在高興之餘還沒有忘了自己嗎?
  掩飾地嗤了一聲,他接過褚冥漾手上的飲料,邊閒閒地說:「我還以為你會自己喝掉兩瓶。」畢竟有人超愛甜食的。
  
  「喝多了會很膩。」皺了下眉,似乎想起什麼不好的記憶,褚冥漾拆開了吸管心滿意足地喝著:「反正也只會中這一次啊……以後多的再請學長喝。」
  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話夾帶著把對方視為一份子的意思,褚冥漾忽略了冰炎稍稍一變的神情。
  
  「恩。」喝著蜜豆奶,冰炎低著頭似乎在思考些甚麼。
  
  在那之後,黑館的人常常看見某個無袍級的人常常在幫他隔壁的鄰居送飲料。
  
  而冰炎每個月會自動從帳戶扣出一筆「追妻費」的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