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噗浪小劇場05

  
  01
  
  
  【特傳冰漾】少年冥漾的煩惱
  
  
  
  
  褚冥漾最近很煩惱。
  
  當然不是煩惱他的衰運,天曉得他煩惱了多少年了還不是一樣的結果,他想他的衰運可能百年檜木一樣紮根紮得死死的,重點是連雷打也不能烤焦它。
  話題扯遠了,最近新學期一開始按照慣例就是換座位,他們換座位的方式一項都是號稱公平、公正又公開的「三公儀式」──抽籤。
  褚冥漾對於這種方式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默默希望坐在隔壁的同學不會因為衰運而討厭他,雖然他都快習慣隔壁的人一概的漠視了。
  默默地收拾自己的東西走到新座位,才剛放下自己的書包時就聽到全班突然倒吸一口氣,隨後像炸了鍋似的吵鬧起來,褚冥漾有些不解的抬起頭來,卻正好對上一雙紅眸,愣了下,對方卻踏著悠閒的步伐走到他隔壁的位置就坐。
  
  ……不、不會吧。
  
  僵硬的看像黑板上畫的座位表,那個似曾相識到他眼睛痛得都快流淚的號碼赫然填進他號碼的隔壁位,震驚地瞪大了眼還轉頭看向隔壁正從容不迫收拾自己東西的同學,褚冥漾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哭還該笑了。
  或許他該又哭又笑?
  冰炎欸!那個傳說中的校園王子資優生冰炎坐他隔壁!褚冥漾感受的到背後傳來陣陣殺意,完全不想讓自己的人生這麼快就畫下短暫的句點,他想等一下一定要跟老師商量換位子的這件事。
  正暗自想著要怎麼跟老師說時,面前的人微瞇起了紅眼看著他:「欸你。」
  回過了神沒發現跟他說話的人是誰,褚冥漾沒好氣地說道:「你什麼你!我叫褚冥漾……」講到最後舌頭都快打成麻花節還九彎十八拐的死結,慘了他剛剛沒發現說話的人是冰炎啊啊啊啊啊啊──
  喔,他現在可以選擇被人瞪死還是被粉絲殺死了,真是好棒的選擇不如他先落跑?
  對方反而沒有那麼在意,點了個頭後用肯定的語氣說:「你想換位置?褚。」
  被對方好聽的語調像咬著自己的姓氏品嘗一樣,褚冥漾倏地紅了一張臉,帶著點鬱悶又不太敢反抗的聲音說:「哪有、你搞錯了哈哈……」哈哈他都快哭了啊哈哈拜託他真的是屈服於淫威之下身後那陣殺氣可以不要這麼濃厚嗎!
  
  「那好好相處啊,褚、同、學。」
  「……彼此彼此。」
  
  
  ──這是褚冥漾最煩惱的、第一件事。
  
  
  
  ※      ※        ※
  
  「啪。」
  
  微弱的聲音從手旁傳來,看著紙條精準無誤地從遠方傳遞過來,根本不用看名字他也知道是要傳給誰的,人緣好也不是這樣的啊,每節課都有紙條過來他們手寫不酸自己手也傳酸了好不好。
  嘆了口氣,趁著台上老師轉頭過去寫黑板時將紙條遞給這些日子坐在自己隔壁害他上課分心的人,說真的他不是說很排斥幫人傳紙條的行為,前提是不要被老師抓到就好了。幸好冰炎像是個寧願面對面把話說清楚也不願意透過筆談的人,因為就算每天那麼多張紙條也沒見過他回任何一條,但這次很意外的,他看著冰炎微蹙起眉,拿起筆在黃色很好用號稱好黏好貼又好撕的便利貼上寫上幾個字又遞給了褚冥漾,忍住了心裡的那絲好奇,在傳過去前注意了下上面寫著的名字。
  「夏碎。」──那道優雅的字跡寫著。
  在將便利貼黏成的紙條再次趁老師不注意時扔過去隔壁同學的桌上,在紙條離手的那一刻有一種怪異的想法在一瞬間閃過了褚冥漾的腦中。
  
  ──在這麼多人當中、夏碎好像是不一樣的。
  
  唯一不一樣的。
  
  
  
  他們其實沒有傳很多次,褚冥漾也才幫忙經手個三次後就沒有再看到紙條了。
  下課後揉了揉眼睛,還沒伸懶腰就聽到隔壁傳來淡淡的道歉聲:「打擾你上課了,抱歉。」
  看著冰炎一臉認真的表情,褚冥漾慌了下,連忙擺手慌張地說:「沒什麼、真的沒什麼!」察覺自己反應過大,像個白癡似的,又忍不住低下了頭,搔了搔頭髮用正常的音量又重複說了一次:「沒關係的,我不介意的。」
  他不清楚這種急忙否認的感覺是什麼,或許是不希望對方感到歉疚,又或許是因為不希望對方以後傳紙條時會刻意繞過他,反正,「真的沒關係。」
  看著不斷傻笑著的褚冥漾,冰炎好心地的勾起了一個弧度:應了聲:「恩。」
  看著對方勾起的弧度,褚冥漾確認冰炎接收到了自己的想法,忍不住輕鬆的笑了,在發現其實自己希望能和冰炎有多一點交談後臉上的弧度又頓時怪異。
  應該是因為第一次接受到友情的溫暖吧?
  偷偷瞄了下對方漂亮的側臉,他在心中猜測,然後無力地趴在桌上。
  
  ──這是褚冥漾的、第二個煩惱。
  
  
  
  ※      ※       ※
  
  
  
  在那之後,冰炎跟褚冥漾的關係可以稱上好了許多。
  這陣子褚冥漾臉上的笑容出現的次數也越來越多,雖然總被冰炎說那是白癡笑,但他的心情真的非常好。
  
  今天一大早到了學校,在走廊上遇到了冰炎,兩個人就邊聊著大小事邊走去教室,在自己座位上剛放下書包,突然聽到隔壁的位置傳來宛如小山崩塌的聲音,嚇了一跳往旁邊看去,正好看到冰炎黑著臉瞪視著明顯從抽屜中掉出的一堆巧克力,愣了幾秒褚冥漾才想到,今天好像是情人節?
  「褚,你要不要?」
  頭痛的將視線從巧克力移到褚冥漾從呆愣變成有些羨慕的臉上,他記得沒錯褚冥漾好像還滿喜歡吃甜食的?
  「欸……不好吧。」畢竟是別人的心意。
  「你不吃我就拿去扔了。」
  「等、等等!」
  看著冰炎一臉拿去扔很習以為常的表情,褚冥漾糾結了下決定全部收下!反正拿去扔的話不但浪費心意還造孽。
  小心翼翼地拆開了一個很明顯是高級貨的盒裝巧克力,發現裡面有滿多包裝成一塊塊較小的巧克力,拆開外面那層包裝,發現他其實還滿厚的還有點長,一口含下顯得有些吃力,顧慮到冰炎站在一旁,為了不被冠上吃貨的名號,他決定先含一半在咬掉。
  
  「褚,回禮。」
  「嗯?」發出有些含糊不清的疑惑聲,這明明是他轉送人家的巧克力還跟他要回禮?而且就算要給不是也要等到三月十四號再回給?
  打算先把巧克力嚥下再跟冰炎說,卻聽到對方愉悅地笑著說:「那就這樣吧。」時,察覺到對方身上的冷香湊近他,咬下剩下一半的巧克力,褚冥漾不知道劃過唇上的溫熱是因為巧克力還是對方唇上的溫度,反正不管是那種,都成功地讓他紅了張臉,著急轉過頭看有沒有人看見,在因為時間稍早教室裡沒有人後鬆了一口氣,臉卻依舊潤紅。
  「感謝招待。」看著冰炎揚著狐狸似的笑,卻又在嚥下巧克力時皺著眉抱怨「太甜」,褚冥漾只是呆愣地站在一旁。
  完了。
  在一堆嗚嗚啊啊哇哇外這是唯一浮現在褚冥漾腦海裡的想法。
  
  
  
  ──這是褚冥漾、煩惱一輩子的事。
  
  
  
  
  
  
  
  
  02
  
  
  
  【特傳冰漾】走慢點
  
  
  
  
  稍稍恍神的看著橘黃的光頃洩在正背著自己的人一頭長銀髮上,溫暖而耀眼,他突然記起來了第一次被學長背的時候,一樣寬厚的肩膀,一樣距離的路程,那時候的他在想,如果每天都用著一點小小的喜歡來花在兩個人身上,那他的喜歡是不是足以用過一輩子,這樣他就不用煩惱沒有足夠的喜歡跟學長度日了。
  但還是太多。
  他的喜歡只增不減,像是颱風來襲的水庫一樣,只要冰炎一個眼神、一個微笑、一個動作,喜歡就嘩啦啦的上漲,將至滿溢。
  太多太多的喜歡足以用過生生世世,直到每次的垂垂老矣。
  他總覺得自己還像當初那個被喜歡搞到不知所措、快要崩潰的少年,而他的學長卻總是一副輕鬆自在的樣子,讓他感覺自己像個白癡一樣苦惱!
  
  ※       ※       ※
  
  
  『全世界都反對構不成我們分開的理由。』
  他說。
  
  
  ──他高傲的、美麗的學長。
  
  
  ※       ※       ※
  
  時間沖刷不走的是刻骨銘心的記憶。
  他感覺到體力越來越不如前,看著對方幾十年來如一次的面孔,愣愣的道歉著。
  『學長對不起。』
  『嗯?』
  『沒有啦,只是很委屈你看著越來越老的我。嗯、應該很醜吧?』
  『褚冥漾你!!!!!』
  他不知道為甚麼那天學長異常的生氣,充滿怒氣的紅眸像火焰瘋狂的燃燒著猛烈的包覆著他,像是想把他吞噬一般,可是很可悲的,他讀懂了裡面一絲絕望的情緒。
  於是他悲傷地笑了。
  
  他知道,他老了。
  冰炎的一生太長了,他走不完,所以他累了,先休息了。
  
  『欸、學長,不要走這麼快好不好?我怕以後追不上了。』
  他抱怨似的喃喃自語著,回答他的是更用力的擁抱。
  
  「學長,我累了,想睡了……」
  「累了就睡吧。」頓了下:「我等你醒來。」
  「嗯。」胡亂地應了聲,將自己與對方相似的白髮埋入銀髮中,聞著熟悉的氣味,在意識模糊前輕聲叮嚀道:「學長,走慢一點。」
  走慢一點,走慢一點。
  再慢一點,再慢一點。
  跟你相處的時間才會更多了些。
  ──直到他不再睜開眼。
  
  ※       ※       ※
  
  身上的人不再呼出暖暖的氣息。
  他跨著一樣緩慢的步伐,至少啊,我們要一起回家。
  
  『學長,為什麼不放我下來走?』
  『忘了。』
  
  忘了再背你久一點,忘了再抱你緊一些,忘了再更喜歡你一點。
  
  
  
  
  
  【小後續】
  
  
  
  
  他找了他很久。
  幾百年幾千年的時間也不過等他那一次的輪迴。
  等那抹夜色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他眼前,等他軟軟的笑著喊「學長」,因為始終忘不了對方曾緊握著他的手的溫度,他曾經告訴他,要等他醒來。
  他開始了獨自一人的旅行,在與他一般的夜色裡數著過去的點滴,忘不了對方曾輕輕拉扯著自己的銀長髮說「喜歡」時,那一副自己是他的全世界的表情。
  走了太久的路,腳已痠痛,心已麻木,唯一記得的也只不過是茫茫人海裡那抹身影。
  我想你。
  三個字構築了他的全世界。
  直到在擁擠的城市裡,再次拉住對方的手,看見對方與上一世相似的眼瞳時,才覺得一切都是值得。
  
  「褚……」
  
  「你是誰?」
  
  ──然後,同樣三個字,他的世界崩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