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2(冰漾)

 
  「褚,你是吃壞肚子嗎?」
  「我才沒有……」
  「那有話想講就講!」搞成一張死人臉似的。
  
  褚冥漾停下了步伐,總算打定了決心看向身後的冰炎,他依舊是張冷冷淡淡的臉,褚冥漾其實一直覺得很可惜,這麼漂亮的臉不多笑幾下感覺很浪費會遭天譴……
  
  「我可以立即讓你體會到天譴。」
  「不用了,謝謝。」
  
  褚冥漾立即收回了心思扯回正題:「冰炎,那個房間……」
  「褚,你家有多的棉被嗎?」
  「欸、有。」
  「那好,我睡你家。」對方非常迅速的下完了定論,快速的連讓褚冥漾有一些反應時間都沒有。
  
  等等、這麼快就結束了嗎!
  那他剛剛糾結這麼久是糾結心酸的嗎!
  
  忽略褚冥漾一臉糾結的像便祕幾年的神情,冰炎有些疑惑淡淡地問:「褚,你為什麼不飛?」
  這個問題其實從剛踏入獄界時他就很想問了,隨便一抬頭就能看到上方的黑影來來去去,反而在路上的人少之又少,但褚冥漾像是從來沒動過可以飛的念頭,熟門熟路帶他跨進獄界後便直直帶著他走,好像一直以來都是用走的。
   聽到問題後褚冥漾微微一僵,往前走了幾步示意冰炎跟上他後才有些恍神的開口:「嗯……不飛嗎……」搔了搔頭,用著一絲無奈的語氣開口:「……與其說是不飛,不如說我不能飛吧……啊、到了!」
  
  不能飛?
  冰炎正想開口問,就被一旁的褚冥漾打斷:「走吧,冰炎。」
  等走進去後,先是一股涼風襲來,察覺到有什麼東西朝自己撲上來時,冰炎毫不留情狠狠地將那坨東西硬生生地往旁邊一踹,褚冥漾看著那個貌似是人的東西撞到牆壁在啪通一聲掉下來時,突然萬分慶幸自己剛剛被冰炎踹時都沒站到牆壁旁邊,要不然他覺得自己今天不用走路了,直接躺平送醫院比較快。
  幸好踹一腳不會魂飛魄散。
  
  「漾漾,你帶來的美人小新生好兇啊……」
  「那是你的問題。」
  
  一雙美腿踩著歌跟鞋毫不留情地從在地上正想爬起來的人身上踩過,褚冥漾似乎來聽見了噗啾的聲音,不知道是被踩出了什麼來……
  
  「褚冥漾,有事嗎?」
  被漂亮卻銳利的金眸盯著,褚冥漾連忙回過神:「嗯、這是我今天剛代導的新人,我想讓他測一下能力。」
  
  「喔?」金眸看了冰炎一眼,琳婗西娜雅毫不客氣地轉過了身:「跟上。」
  
  欸欸欸欸欸欸──
  區區測試能力讓獄界最強大的醫療部首領做會不會太小題大作了一點,這就跟便祕卻讓醫界權威治療、夫妻吵架讓總統出來勸架是一樣的道理啊──!
  
  儘管在心裡吶喊很久,褚冥漾還是乖乖地跟了上去,到了一個小隔間他讓冰炎自己走進去,而他在隔間外的透明玻璃上觀看,每個來獄界的惡魔都要做過一次這種測驗,來決定自己什麼能力最強,適合做什麼工作。
  琳婗西娜雅在確定冰炎站在法陣正中央後閉上了眼,口中低念著術語,邊打著手訣,冰炎腳底下的法陣開始泛著銀光,狂烈的風揚起了白銀和火紅的髮絲,冰炎就只是站在中央閉上了眼。
  
  好像某種在降魔的感覺……
  兇猛的紅眸朝他狠狠瞪過來,褚冥漾立刻直立站好腦袋關閉不再想。
  
  銀色的線條被倏地拉成一條直線後炸開,從空中撒下緩緩飄落宛如雪花,在銀色光暈若隱若現時出現了好幾個顏色的光點,紅綠藍黃的光點不斷在冰炎身旁圍繞,高速的轉動下曳出了一長條朦朧的光線,最後全撞擊在一起,在冰炎頭上正上方像是颳起一陣旋風後消失在他的背部。
  
  其實還滿像什麼理髮院前面轉吧七彩霓虹燈的感覺……
  
  等冰炎步出隔間後,褚冥漾轉頭看見琳妮西娜雅一臉嚴肅,突然感到有些疑惑,測能力不就那樣的嗎,想當初他也在裡面被嚇得很慘卻不能動彈……
  
  琳妮西娜雅彈了下手指,一張紙憑空出現在她手上,快速地看過一遍後,金眸直直盯著平靜的紅眼,乾脆地說道:「全能型。」
  
  ……
  
  「原來冰炎你就是號稱打不死的小強生命力極度旺盛出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居家有你萬事都OK的萬用型喔!!!!!」
  「靠!」
  
  
  ※
  
  
  暗紅和魅紫纏繞成一片深黑。
  這是地獄的天空,只有在很偶爾的時候才會有一絲不屬於獄界的月光從上方滲透,映得一片銀白。
  
  ──那是惡魔的酒。
  褚冥漾肩並肩和冰炎坐在陽台上,微微瞇起黑眸像是回憶起那股滋味般滿足的低笑起,眼底充滿了笑意。
  
  「褚,你的能力是什麼?」
  接過褚冥漾幫他泡的蜜茶,據說這是在獄界深處某種怪物的淚,僅一滴清澈的水變得甘甜,第二滴會是無比的苦澀。
  小心翼翼地看著冰炎微微啜飲一口後並沒有露出嫌惡的臉色,其實他剛剛在泡時有點猶豫,但不知道打哪來的直覺告訴他:冰炎不喜歡甜食,所以他才調少了甜度。
  
  「……我不知道。」褚冥漾尷尬的撓了撓臉,他當初去做的時候傳說中絕對不可能失誤的力量測試竟然壞掉了!到最後印出來的據說是張白紙,蓬毛獅頭……也就是輔長他們蔚為奇觀似的把他的報告拿出來傳,每個人看了都是嘖嘖稱奇,琳婗西娜雅只是對完全被當作某種珍奇異獸看待的他淡淡吩咐一句叫他下次再來測後便迅速的走了,雖然在那之後他也沒再去測,萬一到最後測出來是廢物型怎麼辦!那還不如不要知道。輔長倒是一張臉古怪的憋著笑安慰他。
  「……反正我是後勤。」他有些自我安慰的說。
  「簡單來講你是打雜的。」毫不客氣的下了定論,冰炎淡淡的說:「你確定你不會妨礙到別人嗎。」
  
  ……雖然他笨手笨腳衰了一點,但你有需要這樣嗎!!!!
  褚冥漾覺得有時候跟冰炎講話完全是燃燒自己生命的行為!
  
  冰炎看著一旁忿忿不平卻敢怒不敢言的褚冥漾輕輕嗤了一聲,他的確是滿不像惡魔的,有哪一個惡魔會單純的像他一樣。
  輕輕啜了口茶,淡褐色的茶水起了一波波漣漪,在碰到杯壁時又回歸平靜,冰炎略顯無趣的抬頭,看到貌似有黑色的東西飛過來時才悠閒地開口:「褚,你好像有客人來了。」
  褚冥漾一愣,連忙站起身來,確認空中的那道黑影真的是朝這邊飛過來時才主動揮手,直到人降落在陽台時才欣喜的走向前:「千冬歲,你今天沒任務嗎?」
  他知道友人是偵查型的能力,幾乎長時間在外面蒐集情報,所以一但有時間回獄界他們都會相約敘敘,講講最近發生的事。
  「嗯。」推了下眼鏡,千冬歲笑著將手上的東西遞給褚冥漾:「天界的特產。」看著褚冥漾一臉「千冬歲你真好我超愛你的」感謝表情,他才轉頭看向一旁的冰炎。
  「啊、這位是冰炎,今天我剛代導的新生。」
  注意到千冬歲的動作,褚冥漾才想起來忘記幫冰炎作介紹。
  「我知道,今天剛入門的惡魔新生,百年難得一見的全能型。」千冬歲禮貌的伸出了自己的手:「雪野千冬歲。」
  你不是才剛回來嗎這麼會知道幾個小時前發生的事……!
  決定不要想太多關於偵查組的事情對自己的心臟比較好,萬一他連自己幾點洗澡上廁所的事情都知道他一定會崩潰!
  
  「冰炎。」
  禮貌性的握了下後便放開,千冬歲也不在意冰炎淡漠的態度,瞇起銳利的黑眸問道:「漾漾,你還沒教他使用能力嗎?」
  「還沒。」褚冥漾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乾笑道:「因為我自己也不是很純熟,原本想說要請萊恩幫忙的。」……但是找不到他。
  點了個頭表示理解,「要不然我來示範一下好了。」
  「千冬歲謝謝!」
  
  轉身面對冰炎,千冬歲詳細的解釋道:「每個惡魔都有與生俱來的能力,翅膀是我們魔力的來源,新生必須靠自己的能力趨動翅膀張開並簽訂契約,換取武器。例如──」
  一個小型的法陣浮現在千冬歲胸前,他用手觸碰了法陣正中央的方形圖式,一滴血隨即被吸收進去,在還來不及反應前,燦爛的白光閃過,但立刻被千冬歲身後漆黑的翅膀包覆,再次打開翅膀後,一把弓赫然出現在眼前。
  「一開始比較複雜,你必須去感受體內力量湧現的地方,想辦法去把那股力量擴散到全身……」
  話還沒說完,冰炎身旁突然湧出比剛剛還燦爛的白光,褚冥漾根本搞不懂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那道白光閃得他很不舒服,直到他睜開眼時才發現冰炎張著一雙墨色的翅膀,手上還拿著一隻漂亮的長槍。
  等等、到底是怎麼回事!
  傻傻地看著冰炎依舊一臉沒表情的站在原處,但褚冥漾卻真實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不太一樣、應該說變了很多,那是一股氣勢,還夾帶著一種很讓人懷念的感覺,好像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經體會過。
  他應該知道的……
  
  恍神的思緒被迎面襲來的羽毛打亂,看著那根墨色的羽毛,褚冥漾隱隱約約覺得什麼事不太對,再抬頭看向冰炎身後那直比夜色還深沉的翅膀時張大了嘴。
  「千、千冬歲!冰炎他……!」
  「漾漾。」千冬歲皺著眉冷靜了叫了聲他的名字:「注意好冰炎,不准張開翅膀,今天的事不能說出去。」
  再一次深深地看著那雙夜色般深沉的翅膀,他凝重的說:「我回去查資料,反正漾漾你要看好他,要不然……」沒再多說些什麼,千冬歲張開了翅膀朝天際飛去,只能隱隱約約聽到那聲輕輕的疑惑。
  
  「……惡魔是不該有羽毛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