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1

  
  褚冥漾有些欲哭無淚地喝著面前的茶,本該清雅淡香令人回味無窮,但他現在只覺得是一肚子苦水,有口難言啊。
  注意到他面前的茶杯空了,那位正在講自己愛恨情仇論快兩個小時還討論不出來結果的姑娘殷勤地又替他的杯子裡添茶,邊自顧自地開口:「雖然李大哥愛調戲良家婦女,但他卻又很熱心,每次看到村裡的姑娘有事總都衝第一個幫忙的。」
  
  不,妳不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啊。
  
  秉持著最後一點良心,褚冥漾開口勸她:「可是妳想,王公子待人親切有禮又一表人才,妳和他成親後他必定會待妳很好的。」
  誰知道坐在面前的姑娘頓時變了一張臉,勃有掀桌氣勢的對他喊道:「你這是在說李大哥人不好了!我跟你說啊……」
  
  ……他真的快不行了。
  真的很想不顧一切的癱在桌子上,但褚冥漾知道面前的人一定沒有這麼容易放過他,只好低著頭假裝認真在聽,心裡還在哀號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其實他也不是很清楚,如果要長話短說這一切,褚冥漾想他只能用簡單的四個字表達:他穿越了。
  重點是他不是像各大小說那樣穿越到古代然後遇到一堆仰慕他的後宮佳麗三千人用足智多謀奪取天下一片江山最終美人江山他皆得那樣,根據褚冥漾這幾天來得摸索,他穿越到網路遊戲裡來了。
  
  他其實不太記得自己為什麼會到這裡來,只是一睜開眼,發現眼前所看到的場景是一個純樸過頭的小村莊,木製的建築物,商店前掛著深紅的布條,招牌是用毛筆親手寫的,角落還落了款蓋上戳印,最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自己身上原本很隨便的T恤家牛仔褲竟然變成了粗布平民服裝,當下他的反應是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臉,直到眼淚都快流出來時才相信這一切,隨便走去一間不算太大的店舖裡,他小心翼翼的問著裡面的老闆娘這裡是哪,還努力回想了下電視劇裡的人會怎麼問:「敢問姑娘,貴寶地是?」
  只見老闆娘用看到神經病的眼神看著他,褚冥漾被看到受不了想落跑時,才聽到對方說:「玩個遊戲幹嘛說話文謅謅的。」微皺起眉,她突然用一種了然的眼神看著想往後逃跑的褚冥漾:「你是新手吧?」
  褚冥漾有些愣愣地聽著對方低聲說「又來一個」時,他慌張地問:「這裡是遊戲?」
  「當然。」
  得到對方毫不遲疑直接了當地回答後,在慌亂的情緒後接下來卻是有點安心的感覺,他知道這年頭很流行全息遊戲,所謂全息遊戲大概就是完整模擬現實生活中的遊戲,你能在遊戲中感受到日升月落的照射,也能夠感受到痛覺,反正一切都像真的,唯一的差別在於這是遊戲,你能夠死,只不過會降級。只不過價格有點高昂,不是每個人都玩得起,當然身為窮苦大學生之一的褚冥漾也沒有那個閒錢,他雖然喜歡玩線上遊戲,但分得清楚是非輕重,要是真的買下去了不是餓個一兩個月的事情。
  雖然搞不太清楚為什麼自己一睜開眼就到了這裡,但褚冥漾安下了心,既然這是遊戲,那總可以下線吧?
  但當他發現自己不管再怎麼找也找不到任何感覺有關下線的方法時,他苦著一張臉轉頭看像一臉好心情看著他到處摸東摸西的老闆娘,還沒開口,就聽到對方近乎愉悅地說:「在這裡下線的方法是完成任務喔,完成任務後才能下線。」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小朋友,加油啊。每個人的任務都不同,只能靠著你自己去摸索啊。」
  近乎目死的聽完對方的話,褚冥漾有些有氣無力的地看著面前笑得開懷的人,用盡全身力氣似的問出了最後一句話:「還有一件事……你到底是GM還是NPC?」
  「嗯?NPC啊,我可是擁有高智慧的NPC呢。」
  
  ……
  
  褚冥漾暗自在心裡下了決定,如果他下線了,他第一個要做的事就是投信到遊戲公司,請他們不要把NPC做得這麼逼真,要不然打擊到的會是玩家,一整個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做像個白癡似的。
  何其悲哀。
  
  ※      ※       ※
  
  幸好遊戲還是有點良心的。
  在得知自己腰上掛得玉珮其實是遊戲介面,可以接收訊息得知消息後,褚冥漾做的第一件事是打開任務介面,其實他自己也覺得很莫名其妙,就這樣糊里糊塗的進到了自己完全不熟的遊戲裡,而且還不能離開,在鼻子酸過眼眶熱過後,他打起了精神,反正哭也不能離開,還不如腳踏實地的完成任務,說不定還能早點離開。
  就這樣替自己打完氣後,褚冥漾開始了自己的任務生活,還好新手剛登入遊戲時系統會看你可憐提供住宿,但後來必須自己想辦法賺錢,打雜、編織、摘草藥,什麼都行,可以拿去賣給店家也可以自己去租小舖子賣,褚冥漾現在還沒有想得那麼遠,反正笑嘻嘻的老闆娘NPC告訴他可以先住她那邊時,他總算是解決了燃眉之急。
  不過褚冥漾忘了,自己是從小衰到大,連帶地就算在遊戲裡他還是衰到一個可以的地步,例如就像現在,被NPC抓著抱怨。
  這時候他真的很討厭遊戲公司做的NPC為什麼智商那麼高,一般遊戲裡的不就交談個幾句領完任務後回來交差嗎?但當他每找一個NPC對方就開始抓著他抱怨,什麼兒子不肖,我愛他他卻愛她而他又愛他但他是愛她的,褚冥漾一開始耐心的聽著,偶爾還會給個建議,他當初在現實生活中也只不過是個害怕衰運宅在家的宅男,沒有太多的朋友,所以根本不會有人來找他訴苦,現在他也只是盡可能地說出自己的想法,看看能不能幫助到面前的人,雖然聽久了會很累,但無可否認看到面前的人終於鬆開眉頭露出笑顏時,他的心情會好了起來,像是幫助自己的朋友一樣,即使沒有回饋但有一種滿足的幸福感。
  
  「我知道李大哥真的沒有王公子十分之一的好……但我真的很喜歡他啊……」
  看著面前的姑娘像消了氣似的悶悶不樂,褚冥漾心軟了下,有些遲疑的出聲說著:「我覺得……妳就照妳的想法去做吧。」看著面前的姑娘一下瞪圓了眼,有些不解地看著自己,褚冥漾尷尬地想辦法解釋自己的意思:「妳覺得對就是對了,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告訴妳李大哥不好但妳喜歡的還是李大哥吧。」
  啊到底要怎樣表達自己的意思啊──
  
  「總而言之,這樣就很好了,喜歡就去做吧,這是妳自己的人生。」
  
  褚冥漾不知道NPC到底有沒有自己的意識,即使能和人對話,但他們還是由一堆數據編造而成的角色,但在這個遊戲裡,褚冥漾發現他不能用數據來解釋這些人,他們會哭、會笑,有自己的情緒,有自己的煩惱,既然如此,那他們應該要擁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選擇,跌了、累了、受傷了,也要學會自己爬起來,因為,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姑娘看著褚冥漾,突然噗哧的一聲笑了出來,褚冥漾感到有些不知所措時,那個姑娘卻露出了很輕鬆的笑容:「果然跟別人不一樣啊你……我懂了,謝謝你的建議。你目前的任務是要去村莊西方出口的一條小溪中想辦法去找到我洗衣時不小心被野狗咬走的衣衫,然後回來向我報告。」
  終於得到任務資訊,褚冥漾鬆了一口氣到完謝後便朝外走去,在他快踏出大門時卻聽到身後的人的叫喚:「漾漾。」
  褚冥漾回過頭,看見姑娘露出了很溫柔但又堅定的眼神:「我會去努力表達出我的心意的,謝謝你。」
  褚冥漾想回答沒什麼時,卻聽到耳旁突然發出叮的一聲,緊張地到處看是哪發出的聲音,糟糕該不會是自己幻聽吧!
  發現腰上的玉珮在一閃一閃,褚冥漾點開了自己的簡介,發現上面多出來一條。
  
  【系統】獲得NPC好人卡,好感度+5,功能:容易獲得資訊。
  
  ……為什麼有一種他明明什麼都沒做,卻得到好人卡的莫名悲哀感呢……
  
  ※      ※       ※
  
  在邁出村莊後,看到的不是一條潺潺小溪,而是一大片森林後,褚冥漾愣住了。
  等等不對啊,不是說是一條溪水嗎?
  以為小溪在森林的更裡面,褚冥漾鼓起勇氣往森林裡走去,但都走了十分鐘還聽不見溪水聲時,他毅然決然地放棄想回頭走,卻發現自己迷了路。
  
  天要亡我也。
  當下只有這五個大字狠狠的打擊到他頭上,慘了難不成以後自己只能過著枕石而眠,食果度日的悲慘生活吧?
  
  在又繞了十分鐘的路程下,他發現幾乎每一棵樹都長得一模一樣,根本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別說完成任務了,連路都找不到他是要怎麼回去啊。
  看見天色越來越暗,他忍不住著急了起來,廣大的樹林間只有風吹拂過而發出颯颯的聲響,褚冥漾慌亂地走著,一時沒注意到地上的東西而絆倒在地上,悶哼了聲,他撐著身體坐了起來,膝蓋有些疼痛,估計剛剛跌倒時又撞出了傷口,手撐在地上卻在一片落葉堆中摸到了一塊冰涼像是石頭的東西,原本想當成垃圾扔了卻又覺得可惜,正想仔細看著手上的東西時卻聽到遠方傳出一聲狼嚎。
  
  ……不、不會吧。
  雖然說是遊戲,但他真的沒殺過什麼怪物,尤其現在還是在近乎百分之百逼真的全息遊戲裡,他完全不敢想像自己跟狼大戰會是什麼畫面。
  根本不用想,狼一上來,褚冥漾一叫,完敗。
  ……也太悲哀。
  
  想趁著狼似乎還沒到這裡時趕快離開,硬是扶著樹幹爬了起來,沒想到還沒走半步時,他就聽到似乎有東西踏在落葉堆上的聲音,微弱細小,但卻真實的傳達到耳膜,在本該平靜無聲的森林裡,像是被無限擴大一樣,身體一僵,只有恐懼在心中蔓延。
  怎麼辦好害怕怎麼辦好害怕……到了最後只剩下懼怕的情緒迴盪。
  深呼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反正大多不了就是死了嘛,一下子就過去了。
  聽著落葉被踩踏的聲音離自己越來越近,褚冥漾睜大了眼,沒有聽到想像中的狼嚎聲,卻聽到了在空氣中迴盪的歌聲。
  
  
  
  「許君三生雪,負君三世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