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寫的CP列表大概有這些↓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確認過眼神,是懶得發工商的人(
努力記得發點東西
  • 41066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周葉】循序漸進




 
  周澤楷住得離學校近,一早起來走到學校不過五分鐘的路程,而葉修住得稍遠一點,騎車要十五分鐘,當然遠不遠不是主要的問題,而是周澤楷家樓下的轉角就有一家早餐店,他可以每天慢吞吞地起床後考慮一早的生計問題,而葉修卻落得相反的地步。坐在隔壁一來二往的聊天下,周澤楷在不久的相處後解決完自己的生計問題同時也打包了隔壁某個臉皮厚的人一早的生之大業。
 
  「小周,早啊。」
  隨著身旁的桌椅被拉開來的動作,椅腳拖曳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音,拉開了一個早晨的寂靜。周澤楷轉過了頭,看向正打著呵欠揉著一頭亂毛的葉修,吞下一口三明治,抿一下唇,給對方一個眉眼彎彎的笑,「前輩,早。」
  搶在葉修一秒趴下前把早餐放在他桌上,在臉準備壓扁熱呼呼的包子和豆漿時葉修勉強撐著一雙懶洋洋的眼抬起頭,準備呼呼大睡跟先把早餐吃了的艱難抉擇裡感受到了身旁的人沉默但無法忽視的眼神攻擊,饒是葉修這般臉皮厚的人,也無法在一早抵擋據說全方位無死角校草的無辜眼神,他動手拆了早餐,一邊含糊地道謝「謝了啊,小周。」
  周澤楷輕輕地搖了下頭,繼續安靜地進食大業,邊聽著葉修有些懶散的說「每次都麻煩你真不好意思啊,不然這樣好了,你把昨天的數學考卷給我,哥幫你寫。」
  如果張佳樂在旁邊聽到了一定會開始哇哇大叫,喊著葉修你真不要臉,抄作業還說的這麼光明正大――周澤楷只是在思索了一陣子後輕輕地搖了搖頭,簡單吐出兩個字「不好。」
  究竟是抄作業不好還是幫忙代寫作業不好,他也沒說清楚。葉修在幾下吃完早餐後揉著已經空掉的塑膠袋,轉過身瞄準掀著蓋子的垃圾桶,白皙的手腕輕輕一動,手上球狀的垃圾便拋出漂亮的弧度,輕鬆進桶,一邊回應著周澤楷,「好吧,有需要就找哥。先趴一下,禿頭來了叫我。」
  周澤楷垂下視線,在吃完最後一口早餐後規矩的將塑膠袋疊的整整齊齊的,輕手輕腳的走到後方將手中的垃圾扔掉時,他看著剛被葉修扔進的垃圾一言不語,回到座位上後攤開放在書包夾層裡的小本子,隨手翻到最後一頁,拿出筆在上一行端正的字跡底下留了最新的筆跡。
  他從葉修一開始吃的時候就隱隱約約注意到了,直到剛才稍微看了下才確定自己的想法。端端正正的寫上了不吃香菇這幾個字,同上的還有喜歡花生之類雜碎卻簡單的語句。
  簡潔的幾行筆記,卻足以代表這段時間的點滴。
 
  年輕的校草在用自己的溫柔寫日記。
 
 

 
 
  至於怎麼注意到葉修的,已經是有點久的事了。那一年周澤楷國二,應了國小同學兼青梅竹馬的邀約前往他們的校慶,在一片人群喧鬧中他沉默地走著,跟身旁的人形成兩道風景。忽然間他就聽到了音響裡傳出輕拍麥克風的聲音,他抬頭,看見了一臉懶散的少年正拿著麥克風,靠在後面的柱子上正轉頭向隔壁的人說些什麼,襯衫的衣角皺在外邊,袖口也被隨意的折起,但很快的就被旁邊趕來的老師糾正。周澤楷聽不到他們在說些什麼,只看見少年懶洋洋的撐起了背脊,然後他注意到了對方的手,雖然有段距離,但他仍能注意到那是雙漂亮的手,白皙而有力的將制服紮好後放下袖口,隨意拿起麥克風的姿勢卻像表演般漂亮。周澤楷看見他往前走了幾步,幾乎是慵懶的唸出了第幾屆的校慶活動正式開始等等的介紹詞,不可思議的,全場的喧鬧聲在他不大的聲音傳出後先靜默了幾秒,而後略為鼓譟的聲響迅速的渲染全場。
  「啊,他是葉修前輩。」好不容易找到他的朋友站到他身旁,隨著他的視線簡單介紹了幾句,「就那個葉修,你應該知道的吧。」
  葉修。周澤楷在心底喃喃的念著,這個名字連同人都像高級商店裡的櫥窗展示品,他或許在細雨迷濛中撐著傘靜靜地注視過,也或許在夏季薰風裡為他佇足,但從未如此近的接觸過。葉修這個名字對他向來都是地區報紙或者是出外比賽獲獎的學長姊們耳語相傳,位於另外一所學校的傳奇性人物,他對葉修所知的有限,但看見在本校的反應也知道他肯定是個風雲人物,當時的他也只把對方的名字緩慢的念過幾次,就沉在心底,未曾在意。但他還是多少聽說了點葉修的事,知道他考上了本市的重點高中,但國高中的距離並不是一點可以說清的,他在那之後就不怎麼聽見過葉修的名字了。再後來一點,換他自己以良好的成績考上了一樣的重點高中,正式成為他口中葉修前輩的後輩。
  但周澤楷始終沒料到會在高二換新班級時看見如此熟悉的名字。

  踏入了新班級,他仔細的看過黑板上貼著的座位表後,找到自己的位置落座。葉修晚他幾分鐘,踏著懶散的步伐像是沒睜開眼似的晃進教室,確認自己的位置後懶洋洋的將書包放在桌上拉開椅子,坐在旁邊的周澤楷僵了下,有些慌張不知該不該跟新鄰居打聲招呼,在人際關係這一塊他始終是個把握不到訣竅的新手。
  反倒是葉修先注意到他似的,「周澤楷」他喚道,語調雖然上揚但卻一副肯定自己沒叫錯人的樣子,葉修笑著朝他伸出了手,「以後請多多指教啊,小周。」
  周澤楷在頓了一秒後才狼狽地伸出了手,「……前輩。」他躊躇著接續的話語,卻看到葉修先是意外,但笑得更開心了一點,似乎對他的稱謂很滿意。
 
  周澤楷聽過許多對葉修的評語,崇拜的、羨慕的、不甘的、忌妒的什麼都有,而當事人卻一言不語彷彿置身事外,「小周,你分心了。」葉修拿著筆敲敲他的課本,他正在跟周澤楷討論一題數學,輔助線換了好幾個方式畫,試圖找出一個最簡單算式最少的方法。不知道該說意不意外,葉修平常上課感覺總是懶洋洋的,筆記也不做幾條,跟周澤楷認認真真的上課態度完全不同,但成績卻很好,理科方面根本沒什麼問題,堪稱學霸。
  這樣說起來,周澤楷倒是能理解他人羨慕忌妒恨的心情,被一個上課態度不佳的留級生比過去,心情絕對不會好受的。周澤楷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緩緩開了口「前輩,不在意?」最近的流言傳的有點誇張,除了作弊之外的惡意中傷外還有說他靠高三的那群學長姊幫忙之類的,各種陰謀論,騷動的很厲害。
  「嗯?」葉修轉著筆,寫下最後一條算式拉出一條流暢的線後畫了個井字號代表最終答案,一邊心不在焉的回答:「有什麼好在意的,他們羨慕哥智商高才華洋溢,唔,那句話怎麼說,是金子走到哪都會發光的。」
  「……前輩,很厲害。」
  「哎,這麼崇拜我?要不等下的英文試卷借我參考一下?」
  「……」
  「開玩笑的,小周你別這麼認真。」
  周澤楷又掙扎了一下,最終還是小心翼翼的問了出來:「留級?」
  「大概是老陶他們喜歡我吧。」葉修漫不經心地說,抬起頭卻看見周澤楷乾淨而漆黑的眼睛看起來一臉認真,似乎真的相信的樣子,立刻覺得壓力山大,有種帶壞國家幼苗的感覺,「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葉修笑了下,慢悠悠的說:「出席率不夠而已。」他簡單表示哥魅力太大,到處都搶著要,有時候忘記請假直接變翹課,後來累積太多就被這樣了。
 
  這點周澤楷是知道的,除了課業外葉修的課外活動也碰的不少,簡直動靜皆宜技能隨便開,有一陣子葉修來學校就倒頭大睡,叫也叫不醒,後來溫文儒雅的學生會長以及形影不離的學生會話嘮活動部長來找葉修時他才知道對方最近忙的是幾所高中共同舉辦的活動,葉修跟幾所學校的主辦學生會都有交情,直接被拉去幫忙,還丟了最麻煩的廠商贊助給他,搞得葉修光是寫計畫書就熬了好幾天。
  其實周澤楷在發問的當下很忐忑,他聽說過其他人問過葉修,而他總是懶懶的嘲諷一笑說:「你猜?」把別人氣到半死。那麼多人都在猜測詢問的問題,葉修就這樣輕而易舉地告訴了他,周澤楷很高興,像是知道了一個小祕密般,他的情緒顯而易見,墨色的眼底有流光搖曳,亮晃晃的異常清晰,嘴角上揚,看的葉修也笑了出來,「這麼高興?」
  周澤楷其實很崇拜葉修,他明白對於那些惡意揣測的留言不為所動有多困難,但葉修依舊那副懶洋洋的樣子,那是真正的不在乎,對於自己的實力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而毫不畏懼,這樣子的葉修,他非常喜歡。
  不只是這樣的。他在心裡對自己這樣說,喜歡他的強大,喜歡他的無所謂,喜歡他一早懶洋洋的道早,喜歡他修長的手握著筆在課本上畫出毫無意義的軌跡,他有那麼多喜歡藏在心底,像一場春季的漫長細雨,朦朧而綿密。
 
  他記得葉修每一次為了他幫忙買早餐道謝時的場景,日光暖和,而葉修的眼睛微瞇,像剛睡飽而懶散的貓。周澤楷在心裡向他道謝,謝謝你讓我期待每一天睜開眼的時刻,就像久旱逢甘霖,每一個秒針跳躍都有了意義,只為了和未來的你再一次相遇。
 
  周澤楷回憶起來葉修第一天踏進新班級和他打招呼的那天,溫熱的掌心相觸,不管是陽光還是葉修,都是暖洋洋的,那就像是來自星球那端遠遠的光,穿越了幾萬光年的星雲最終灑落在他手上,他伸出了手,像第一次獲得獎勵的孩子,小心翼翼而心滿意足地將屬於他的寶物捧在手裡,藏在心底,最終化成無法言語的秘密。
 
 

 
 
  他們在七夕情人節過後上課,這是許多人又愛又恨的季節,曬恩愛拍合照手牽手的人多,喊著燒情侶祝天下有情人都是兄弟姊妹的人更多。葉修踏進教室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桌上被好事的人扔了一張卡片,一個巴掌大正面畫了兩顆紅心,還寫著答應我吧之類的語句,葉修笑了一下,「這是求婚求婚還是求婚啊?」
  正在吃早餐顯得有點呆的周澤楷轉過頭看他,卡片顯然是隨機放的,好幾個人的桌上都有,葉修朝他揮了揮手上的卡片,問了句:「小周有喜歡的人嗎?」
  葉修迅速的獲得了從耳朵開始逐漸燒紅到整張臉新鮮出爐的校草一根,周澤楷不知道該搖頭還是該點頭,只好含糊地問,「前輩有?」
  「喜歡的人嗎?」葉修笑了下,有些心不在焉,「有啊。」
  他沒有注意到聽完他的回應臉色逐漸消沉下去的周澤楷,剛剛顯得艷紅的臉在過沒多久便得蒼白,心底像是猛然塌陷一塊,有些委屈,鼻子也有點酸酸的,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葉修,所以依舊是一副呆愣的樣子,沒什麼太大反應。
  葉修把卡片放在他桌上,依舊是那個懶散的腔調,「小周你的字好看,幫我寫封信吧。」
  周澤楷很想拒絕的,但他仍舊拿出自己的筆,下意識地按出筆芯後模糊的嗯了一聲。
  「寫些什麼好呢。」葉修不知道從哪掏出幾張紙,白皙的手指無意識的擺弄著:「『從我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就深深的被你吸引,如果有這個機會,我想對你說聲我喜歡你。』這個也太老梗了吧,『那一年花飛似雪,你的身影在我心湖裡徘徊不去……』算了這個念不下去了,太噁心了。」
  周澤楷一下一下的按壓筆芯,毫無反應,垂下眼眸盯著空白的紙張,突然就聽見葉修問他:「小周你覺得呢,開頭要寫些什麼比較好?」
  其實寫些什麼並不重要,因為他已經沒機會開口了,「心意。」
  「也是。」葉修思索了下,「那第一句就寫『我以為你會先告白吧』。」
  這種無下限到極致的話大概也只有葉修說的出來了,周澤楷緩慢但小心地寫下了語句,這是前輩的心意,如果可以的話,他也想把自己的喜歡寫進去。
  「接下來要講喜歡什麼了吧,嗯,一開始只是在新生的入學致詞注意到了,後來認識了覺得一早一臉沒睡醒傻傻的表情很可愛吧。」葉修笑了下,「雖然平常感覺很呆,但其實蠻溫柔體貼,第一次被年紀小的這樣照顧,有點害羞啊。」他一臉坦然的說著,毫不在意,「長的不錯,頭腦也很好,只是略遜我一點。」
葉修停頓下來,看周澤楷一筆一畫的寫上去,「他沒有說,但哥這麼聰明早就知道了,只要我不喜歡吃的餡料,就絕對不會出現第二次。明明豆漿漲價很久了,卻從來沒講過,要不是我上星期六去買的時候發現了還真不知道你要瞞到哪時候。」
  葉修想起自己不經意地問老闆娘時她有些驚訝的表情,她告訴葉修已經漲了好一陣子了。他手裡拿著溫熱的豆漿,心裡有某一處也這樣暖成一片。他知道周澤楷喜歡他,畢竟小周根本不是藏的住心情的人,他的喜歡淺而易見。
  那自己呢,葉修捫心自問,他不討厭這個後輩,甚至可以說是喜歡的,但總還不到想跟他在一起,牽手走過每一個花開花落。
  但不知道為甚麼,他現在很想見他,看他呆愣的表情,看見他就盈滿笑意的漂亮眼睛,時不時害羞就染紅成一片的臉,直到現在葉修才驚訝的發現,原來周澤楷在他記憶裡佔據了這麼多位置,他近乎是心情愉悅的笑了出來,他明白周澤楷想對他好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只好默默吸收著漲價幅度不多的餘額,他用著自己的方式小心翼翼的對待葉修。
  葉修想還能怎麼辦,遇到這樣一個不省心卻比誰都還要溫柔的後輩,那就只好自己主動了吧。
  周澤楷的手停了下來,他的頭腦突然白成一片,前輩知道了,怎麼辦。他有點慌張,但耳朵卻先紅了起來,他不太敢看葉修。他張開了嘴,卻說不出一言半語,只好支吾的說了聲:「前輩……」
  「欸,還沒寫完啊,怎麼就停了。」葉修不理周澤楷的手足無措的反應,繼續懶洋洋的說著:「他不說,只好我拉下老人家的臉皮說了。哥一開始可是沒打算早戀的啊,既然都這樣了,那就負起責任來吧。」葉修說的無奈,活像是他被表白一樣。
  「前輩……」
  「還沒完呢。」葉修笑著看向他,這是周澤楷第一次這麼近的看著葉修,穗金的日光溫柔的撒在背對著的葉修的身上,是每天都能看見的風景。
  太安靜了,他似乎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周澤楷第一次發現,原來他能在葉修眼裡看見如此清晰的自己。葉修有些慵懶地朝他狡黠一笑。在溫暖的唇相貼時,他聽見對方有些模糊的聲音。
 
  「至於收件人,就幫我寫給周澤楷吧。」





09、幫忙買早餐 X 12、替寫情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