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地支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月因!
歡迎來到私人小菜園,裡面什麼都可能會有小心點喔!

【特傳】冰漾
【黑籃】火黑、青黃
【戰勇】羅斯阿魯
【YOI】維勇
【MHA】轟出

以及其他哩哩紮紮的小東西
  • 343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一念之間(周葉)

 
  葉修一過來看到的就是這幅畫面,忍不住笑了下,動靜太大,松鼠連回頭都沒回頭顫著毛茸茸的大尾巴就跑了。
 
  周澤楷放下手上的相機,終於站起身,一轉過頭就看見葉修帶著笑意的眼睛,喊了聲:「前輩。」這一聲喊的乖巧卻帶了一絲委屈,葉修聽懂了,卻沒打算表示些什麼。
 
  葉修笑咪咪地朝對方扔了東西,周澤楷接住後才發現是瓶運動飲料,還來不及說些什麼,葉修就朝他搖了搖手上的果汁,一臉很慷慨大方的表示:「小周不要客氣啊,剛剛樂樂的錢又被販賣機吃了,大孫踹出好幾瓶呢,不夠我這裡還有。」周澤楷看對方手上提著鼓鼓的袋子,說了句謝謝後就開起來喝了。
 
  葉修叼著根吸管湊到他身旁,示意他往樹蔭下走,「拍了哪些照片啊,哥看看。」順手接過他的相機,熟練地按開相簿後笑了,「行啊,小周你今天就一路跟著松鼠跑?」
 
  周澤楷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是,他今天沒有什麼手感,拿著台照相機在校園晃了一圈照的相片反而沒有別人偷拍他的照片多,終於在樹梢拍了幾隻松鼠跳上跳下的照片,好不容易讓他遇到一隻在樹底下可以近距離接觸的,卻又被葉修嚇跑。
 
  葉修也不是特別在意周澤楷有沒有回答,指著他幾張照片說了幾句:「這幾張都不錯啊,可惜有點晃,沒抓穩。」他倒也不想周澤楷手上的是普通到不行的數位相機,講究快門還是光圈之類的,肯定沒有單眼來的精準,不過他也不是有意刁難,他那邊也有幾張異常出彩用數位相機拍的照片,周澤楷見過的,所以能理解他的意思。
 
  不過葉修這樣一說,他反而想起了自己躊躇很久才下的決定,周澤楷有些猶豫的問:「前輩,明天有空?」
 
  「嗯?」還在查看照片的葉修頭也沒抬,有些懶散的回答:「做事沒空,請客有空。看你怎麼回答了,小周。」
 
  「請吃冰?」
 
  「那就有空啦。」葉修抬頭笑笑地看著他,把相機遞給周澤楷:「怎麼了?」
 
  「想買單眼。」
 
  「終於下定決心啦。」葉修也不是很意外的樣子,周澤楷第一次跟他提起時已經不知道是幾個月前的事了,後來對方沒問他還以為小周放棄了,看來對方是做足準備來的。
 
  約好時間後,周澤楷又看著葉修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似的悠閒地走了,想起他第一次見到葉修時,對方也是這樣頂著一張嘲諷臉懶散的走到了社團教室的講台上,開頭第一句不是其他社長的自我介紹還是什麼社團宗旨或者展望之類的,而是笑咪咪的點破了很多人的心聲:「想混社團學分的客氣點啊,至少還是要點名的。至於想潛規則社團老師的不用想了,你們的成績是我打的,不想被掛就小心點。」
 
  許多社團的老師都是掛名不管事的這點很多人知道,不過像葉修這樣搬到檯面上來的他倒是第一個。跟勁爆的開場白相反的是葉修是一個蠻平易近人的人,基本上只要是學校的人都知道攝影社的社長是個有名的人,聽說他年紀不大攝影技術卻出乎意料的好,也拿過幾個獎,照理來講這樣的身分所組成的社團應該會爆滿才對,只不過被他那張不講話都能拉仇恨的臉擋掉一半的人,不過本人卻表示他懂這些人被哥的英俊瀟灑震懾住了。
 
  其實攝影社並不太熱門,比起青春洋溢的春暉社還是熱情活潑的街舞社或者是神秘色彩的魔術社都來得沒看頭,別提帥哥連萌妹子都沒有,著實空虛的一個社團。
 
  周澤楷其實一開始也不打算選攝影社的,老實說他拍照的機率比他被拍的機率小非常多,只不過學校統一電腦選社團那天他家的電腦當了,等他費盡千辛萬苦的上系統後只剩下幾個偏冷門的社團,語言系的他沒興趣,太極氣功之類的社團他也填不下去,看看財金社後他毅然決然的按了攝影社後送出,然後在社團第一天抱著他們家公用的數位相機上課去。
 
  葉修上的第一堂課實為令人錯愕,他走到講台上拿起坐在他面前的人的相機,然後開始講解:「首先按開機鍵,不過有人是推開螢幕的,沒帶相機的自己拿手機起來,然後按下快門鍵,好,沒了。」他笑咪咪地看著台下震驚的新生和早知道他會這樣上課有些無奈的同學,開口:「你們的期末作業就是拍一張自己最滿意的照片給我,背後記得寫上班級姓名,有問題的自己來找我,現在可以解散去拍照了。」
 
  話是這樣說,但一解散葉修跑得比誰都還快,留下糊裡糊塗的眾人。很多人為了出乎意料賺到幾堂空閒時間而開心的約去打球,周澤楷推掉幾個想約他一起逛校園拍照的女生的邀情後自己拿著相機跑了。
 
  無所事事的在校園晃著,這個時候大部分的人都在社團活動,所以注意到他的人也沒有多少。他想了想上了二樓,一路走到了走廊的末端,那邊是空著的活動教室,很少人會去,這也是他無意間發現的地方,周澤楷靠著走廊探出了頭,倚著教室數不清多少年歲的大樹被風吹過,晃悠悠地搖著綠葉,交錯的光影跌成一片,在牆上映成了細碎的光斑,他抓準角度,喀擦了一聲。
 
  「有眼光。」
 
  隨著快門聲落下的是帶著笑意的聲音,周澤楷還來不及細看自己拍的照片就迅速的轉過頭,然後跌落一片帶著溫和笑意的黑褐色眼眸。
 
  十分鐘前消失的社長大人站在他身後看著他,周澤楷沉默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對方卻毫不在意的拍了拍他的肩,「哥當年照的第一張相也在這裡。」
 
  他還來不及回答,葉修朝他伸出的手上赫然放著一顆糖,然後跟剛剛一樣笑咪咪的看著他,「小周是吧。」
 
  周澤楷點了點頭,沒有在意他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的,接過他手上那顆糖,規矩地喊了聲前輩。
 
  那一天的下午葉修閒來無事的就帶著周澤楷參觀通往導師辦公室上那一條走廊牆上掛著的照片,那時候周澤楷才知道這些照片原來是葉修拍的校園風景。
 
  義務勞動。葉修說的簡單,完全不提他在請他幫忙拍照的學校那邊拿了多少好處。
 
  雖然葉修這樣說,但周澤楷卻看出了這些照片的不容易,要如何在這些天天看到的相同風景裡抓出那點不同,猛然一看以為是外面的照片,仔細看卻是在校園內,那肯定要找好幾個地方,換過好幾次位,蹲不知道多少點。周澤楷終究在一張光輝劃破深藍色天空,恰巧映出點校名的校門口時體會到了葉修不曾說出口的強大。他從未想過,自己以為早就熟悉的地方有這麼多讓人驚嘆的風景。
 
  葉修一反剛剛在教室的形象,在每張照片前講解了單眼簡單的攝影技巧,調整光圈或者按快門的時間長度會產生怎樣的效果,對當時的周澤楷來講,他就像個好奇而不經世事的孩子,看到了絕美的風景去無法往前走,是葉修親自推開了那扇對他來講有些厚重的門扉,帶領著他一步一步走向殿堂。
 
  很多年後,周澤楷無意間想到時,他有些好奇的問葉修為什麼私下教導他,而正懶洋洋趴在床上挑選照片的人沉思了下後笑咪咪地丟出個十分不正經的回答:因為我家小周帥啊。
 
  葉修並不是個喜歡多管閒事的人,他只是習慣順手推人一把,能教的就教不能教的就算了,他理解當時加入社團的人沒幾個有正經心思,但卻在他走到老地方打算偷抽菸時,卻看到那個如同白紙般乾淨的人注視著眼前的景色,拿起相機毫不猶豫地拍著。
 
  周澤楷,他當然知道對方的名字,並不是有多少人能夠在一入學就迅速獲得校內八歲到八十歲女性欣賞愛慕的人,他早在幾個星期裡不斷聽著身旁蠢蠢欲動的人提過這個名字。當他一轉過頭的瞬間,看著那雙微微帶著詫異的乾淨黑眸,葉修想著,這個人大概不同吧。
 
  或許是唯一不同的。
 
  
 
  
 
  
 
  一早當葉修晃到集合地點時,他看到的就是有些困窘的周澤楷跟兩個女生似乎在說些什麼,他抱著看好戲的心態跟著躲在一旁,也不上前去替他解圍,但他的幸災樂禍沒有持續很久,似乎察覺到有人在注視他的目光,周澤楷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葉修後眨了眨眼,看起來像隻找到主人的溫馴大狗,向旁邊的女生說些什麼後幾個大步朝他走來,葉修只是笑笑地朝他揮了揮爪。
 
  「前輩。」
 
  周澤楷走近葉修才覺得他今天有些不對——似乎比平常更帥了點。仔細看看才想到今天似乎是他第一次看到對方的私服,或許是因為今天有約的關係,周澤楷將自己稍稍打扮了下,更加耀眼奪目,雖然本人似乎沒有察覺。
 
  再看看自己出門前隨便套的T恤和長褲,葉修感受到了周遭的目光,雖然不到壓力山大的地步,還是挺淡定的往後退了幾步,然後一臉特別真誠地對周澤楷說:「你別離我太近。」
 
  「……」
 
  不懂自家前輩一早在想什麼,他們還是按照預定行程去了市內有名的相機一條街,葉修熟門熟路的帶他鑽進了一家相比起其他家不起眼許多的小店,推開擦的不是很乾淨還有些霧茫茫的玻璃門,清脆的風鈴還沒敲響幾聲,就被葉修的聲音蓋了過去:「老魏,起來接客了,你這家破店還沒倒吧。」
 
  「去去,沒看到門口貼不接待猥瑣人士嗎!」
 
  「那你不就先該把店收起來了嗎。」
 
  沒有去理會貌似與葉修很熟稔的店老闆和葉修一進來就開始漫天的嘴砲,周澤楷反而被這小小的店內卻齊全的照相器材嚇了一跳,而仔細一看發現基本上都是提供給單眼的工具,一般每家都要擺一些常見的數位相機卻不見蹤影。單眼也分很多類型,機身和鏡頭,長短不一大小不論的整齊排在了一起,款式有新有舊,很是大開眼界。
 
  「老魏之前也是攝影師,得過一些獎,後來人老了沒力氣到處跑就退休自己開家店。」葉修晃到他身邊,指了指牆上掛的照片,不論是一整片壯觀的雲海,或是荒蕪淒涼的大草原,每一張都極具震撼力。
 
  「哈哈,看老夫的照片看呆了吧!」
 
  「嗯。」周澤楷不由自主的點了下頭,「前輩很厲害。」
 
  「想當年啊……」
 
  魏琛得意洋洋地似乎還想講些什麼,就被葉修嫌棄似的打斷,「行了行了,別欺負我家小周老實,好漢不提當年勇,老魏你還真是老了。」
 
  沒有理魏琛在後頭氣憤的聲音,葉修拉著周澤楷隨意走進一排,目光瀏覽著放在玻璃櫃裡的機身,一邊心不在焉的說著:「相機不一定要挑貴的,如果像初學者只需要買中低階的就好了,沒道理高階的單眼拍出來的照片就一定比較好,用的順手最重要,那個誰說過的,『攝影機最重要的組件是在它後方十二寸的那玩意兒』。」葉修順手遞給周澤楷一台單眼,讓他拿著。
 
  周澤楷當然聽過那句話,它的意思是指相機的功能比不過拍照者腦袋所思考構想的畫面,最重要的是想拍出什麼樣的景色。
 
  「ISO越高雖然能支援的範圍越大,但那也是在昏暗的環境才需要,ISO高並不代表相機越好。雖然中低階種的對焦能力沒有那麼好,但也有例外,那一台7D的對焦能力就超越很多高階機種。」葉修頓了下,「當然也要看你想要拍些什麼,人還是風景,動態或靜態,多去比較才能買到一台適合的。」
 
  他們那天在店裡逛了兩個多小時才敲定了喜歡的機種,在結完帳號魏琛拿了幾張摸彩券給他們,這是3C街近來的促銷活動,買滿一定金額都可以抽獎,獎品都還不錯。走到摸獎處前周澤楷先信守承諾的帶葉修去買了碗花生牛奶冰吃,葉修邊叼著附贈的塑膠湯匙邊表示哥怕手太紅招人忌妒小周你去抽就行了。
 
  周澤楷想想也好,天氣這麼熱前輩又不愛運動,萬一中暑就不好了。把葉修帶到樹蔭下後便自己拿著摸彩券朝抽獎的小攤位走去,葉修一邊吃著冰一邊看著來往的路人盯著周澤楷英俊挺拔的身影,嘖了嘖說:「小周就算沒抽到人家姑娘也會硬換成中獎的給他吧。」
 
  結果事實的真相卻是完全不需要葉修擔心。
 
  在聽到圍觀的人潮爆出喧嘩聲後,拿著麥克風的主持人不知道在激動些什麼,葉修在走去理解和太陽好大的選擇中果斷的放棄了離開樹蔭的機會,反正他不走過去小周也會走過來嘛。
 
  周澤楷在他面前站定後低著頭想了想,最終開口問:「前輩,連假有空?」
 
  「有啊。怎麼?又要去買東西嗎?」
 
  「不是。」周澤楷將剛剛獲得的得獎禮物放在了葉修手上,是一個信封,看到紙時原本以為是錢的葉修還沒失望完,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某個海邊飯店兩天一夜的雙人旅遊券。
 
  深知自家前輩會以「好麻煩」、「不想出門」的理由拒絕前,周澤楷先迅速的抽了一張票起來,然後眉眼彎彎的對葉修笑,「前輩,拍照。」他想了想補了幾句:「海和日初夕陽。」
 
  葉修有些無奈地說著以為哥真的沒拍過這些東西嗎……卻依舊把票收了起來,在心底或許有些猶豫的是不想拒絕這樣充滿期待看著自己的周澤楷。
 
  




 
 
  當坐了三小時的車終於到達目的地時,葉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行李一丟,留給正關好門走進來的周澤楷一個懶散的背影,葉修把頭埋在鬆軟的枕頭裡,悶悶地說:「哥要睡了,小周你要幹啥就幹啥去,有事也別叫我。」看那個姿勢大有睡到天崩地裂也不醒的霸氣感。
 
  周澤楷提著自己的行李放到另一張床旁,葉修懶,選擇了離門最近的那張床。他們拿房卡時才知道房間是海景房,窗簾還沒放下,周澤楷坐在床上時能從白色的欄杆外隱約地看到一點蔚藍的大海。這本應該是氣氛佳、風景美的好地方,可惜某人不識風情。
 
  周澤楷看著不識風情的某人翻了個身後繼續睡,他站了起來把尚未放下的窗簾拉上,營造個舒適的環境讓自家前輩安眠。怕走動產生噪音,周澤楷輕手輕腳的洗了把臉,接下來就傻愣愣地坐在床上,太無聊了,乾脆拿出手機玩內建的連連看,在過關級數卡在某一個階段不再往前時,他抬起了頭,看見對面床上的葉修正臉朝他這個方向,還沒醒,黑色的頭髮已經被他睡得亂糟糟了。
 
  這時候的葉修顯得比平常溫和許多,或許是因為那張嘴不再說出氣人的話語?其實周澤楷不怎麼懂大家總說葉修有張嘲諷臉,也不懂怎麼很多人看到葉修總是一副氣癢癢的樣子,對他來講前輩就是前輩,一個值得尊敬向他學習的人,這跟長得好不好看或者是說話氣不氣人都沒關係,因為他是葉修。
 
  而周澤楷喜歡這樣子的葉修。
 
  鬼迷心竅似的,在一念之間下自己的手機裡就多了好幾張葉修的照片,他有些心虛的放下了手機,確定葉修還沒醒來時隨便拿了一張用手機裡的程式調了下特效,遠處模糊,近處調亮一點,這邊似乎還可以打字,要寫些什麼好……
 
  葉修一醒來就是看見這樣拿著手機認真按著,頭上似乎還開朵小花的周澤楷,他剛睡醒聲音還帶點乾啞喊著:「小周。」
 
  「嗯。」周澤楷轉過頭來應他,眼底裡還有沒收拾好的笑意,整個黑眸都亮亮的看著他。
 
  剛醒來還沒啟動的葉修簡直當下就被秒殺,在心底唸著人帥真好,一邊問:「……幾點了?」
 
  「六點。」
 
  「難怪。」肚子餓了。
 
  葉修從床上起身,邊打著呵欠邊走去浴室,「等一下我們去吃飯。」
 
  等到真的走到外面時,他們看著已經熱鬧的大街反而不知道改去哪,隨便挑了家小店點了幾盤菜隨便吃吃就走,周澤楷本來想請客的,畢竟在他的主觀意識裡是因為自己葉修才來的,但葉修制止了他,擺出了學長論說著「傳出去會被樂樂他們笑死的」最終AA制了,不過周澤楷多付了兩罐涼茶的錢。
 
  「這樣多請幾次就好了,還可以喝好幾瓶。」
 
  在夜晚的沙灘上邊踢著沙子邊走著的周澤楷得出了前輩比較想喝飲料的結論一邊慎重的點了下頭。
 
  看著周澤楷認真的點了下頭後葉修跟著笑了,晚上的海邊沒什麼人,跟早上相比起來多了股寧靜,他們沒人有興致下海玩,最多就只是吃飽後消消食而已。在跨過幾個乾死在沙灘上軟塌塌的水母後,葉修終於累了,找了塊看起來乾淨的沙地就隨便坐下,笑咪咪地拍了拍旁邊的位置示意周澤楷坐下來。
 
  「前輩,累?」
 
  「這不算什麼,我初中時離家一次就為了去海邊拍照,錢沒帶夠還睡附近24小時的商店。」
 
  周澤楷聽見葉修這樣說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葉修看了他下後笑了,手邊滾著已經空的飲料罐,雲淡風輕地說:「那時我家人以為我只是在玩而已,沒必要為了拍照跑那麼遠,所以我就離家出走了,那時候剛好遇到老魏。」葉修看著海天一線的邊緣,似乎有些緬懷:「那時候真是年少輕狂啊。」
 
  沒有說其實現在的葉修也大不到哪去,周澤楷很認真地開口:「前輩,很厲害。」
 
  有夢想的人很多,但願意追逐夢想的人卻太少了,周澤楷想著那時候小小的前輩揹著一台相機,在沙灘上踩著淺淺的足跡,整個眼眸裡帶著對未來的堅持與憧憬。
 
  葉修沒有說話。他們吹著海風,聽著海潮聲,相對無言時,突然聽見葉修笑了一聲,「這時候真適合放煙火啊。」。
 
  「嗯?」
 
  「沒事,我想起來昨天沐橙看的電視劇。」畫面一閃過,笑意就難以忍住,葉修清了清嗓說:「男主和女主本來還在曖昧階段,但男主有一次生病了女主本來想探望他的,結果卻在打開門後發現女二在裡面,女主覺得很難過就跑了出來,男主就追在她後面,結果他們竟然跑到了海邊!」當時葉修正在吐槽這男主到底是有沒有生病啊,而且他家離海邊也太近了還沒穿鞋腳不會痛嗎的同時,就被一旁原本有些緊張的女孩塞了一大口瓜子,才乖乖閉嘴。
 
  聽見周澤楷捧場地低笑了幾聲,葉修笑著繼續說:「後來男主抓到女主時,海邊開始放起了煙火,然後這時候他說了——」葉修剛好轉過頭,看見一雙純淨的黑眸盯著他,眼底滿是溫柔。
 
  那聲「我喜歡你」的後續突然間說不出口,像是哽在喉嚨裡,吐也不是吞也不是,在看見周澤楷的眼裡明顯帶著困惑時,葉修轉過了頭看向大海,笑了笑,「沒什麼,他們在一起了,結局了,沐橙哭了五張衛生紙。」
 
  周澤楷會意的點了點頭,他媽媽也喜歡看這些。
 
  葉修悄悄的看著周澤楷清秀俊雅的側臉,想著剛剛自己未說出口的台詞。
 
  這時候果然需要放煙火啊,越大聲越好,越絢爛越好。他無聊地想著。
 
  這樣子,他才聽不到自己鼓譟的心跳聲。
 
  




 
 
  葉修醒來時正好看到從浴室裡出來已經穿戴整齊的周澤楷,他迷迷糊糊地看了下窗外,卻發現窗簾被拉起來了,不過小周還沒叫醒他就代表是在安全時間內吧。
 
  「前輩,早。」
 
  「早啊,等我幾分鐘。」
 
  在快速的洗漱完後他們一人背一台相機朝目的地走去,這才是他們這次出遊最大的目的,等日出。
 
  在這之前葉修已經指點過周澤楷新的單眼的照相技術,而小周的學習速度和實力也是妥妥的不用他擔心。他們找了個點後拿著周澤楷買來的包子和熱豆漿取暖,一大清早的海風真是涼的徹骨,葉修都快縮成球了但周澤楷依舊是風度翩翩的樣子,感慨了下哥是靠實力的便毫不顧形象的吃了起來。
 
  在轉頭後發現後面有幾棵樹,想著一起把樹取景下來的周澤楷看了下正在專心準備攝影的葉修,最終什麼話都沒說自己就走去了,當他選好位置後橘黃色的太陽便緩緩地露出頭,像是用畫筆染布似的,一點一點的渲染整片天空,似乎就連鼻尖都能聞到屬於朝日的活躍。他抓緊角度喀擦了幾下,拿著相機想朝葉修走近時,卻在離對方有些遠的地方停下。
 
  他從沒看過這樣的葉修。
 
  莊嚴、肅穆、認真。他站在一片日出的正中央,拿著手中的相機,虔誠的像個教徒,似乎在向整片璀璨的景色獻上最高的敬意。周澤楷不知道葉修在他的相機裡看到了什麼,他只知道一時衝動下他的相機裡就多了一張葉修的背影,他就那麼挺直的站在一片火光裡,融進了穗金色的光輝,宛如天地間的一棵大樹,從此再無悲喜。
 
  周澤楷在一瞬間突然很想抱住對方,他想著初中時的前輩是不是也這樣,佇足在這一片燦爛中,像是只剩下他一人。而他卻又無比的慶幸著此刻的他也在這裡,如果可以,他想陪葉修一起走過這些風光。
 
  可是現在的他不行。周澤楷看著葉修的背影,此時又有些忌妒著那一片絢爛日出,就像小時候看著自己的小兔子有了新的夥伴就不再來蹭蹭他一樣。
 
  他忍不住的想,如果沒有那一片景色,前輩會不會轉過頭來,朝他笑一笑。
 
  





 
 
  在期末前的最後一次社團活動時,周澤楷陪著葉修在圖書室裡的電腦區評分,學校規定今天放學前要社團成績,臨時被通知的葉修抓著閒著沒事做的周澤楷就往有電腦的地方衝,在整理完手上全部照片的周澤楷算了下數量後有些疑惑,「前輩,不夠。」
 
  正在把前幾次平常成績輸入的葉修隨便敲下個數字後,看著周澤楷手上的照片突然恍然大悟:「我忘在社團教室了,小周麻煩你一下。」
 
  站起來搖了搖頭表示沒關係,周澤楷就朝社團教室走去,在抽屜裡拿到另外一半學生交的照片,周澤楷順便清點了下數量,卻在看到其中一張照片時愣了,那是一張很好的照片,不論是樹底下的光影或者是拿著書的少年清秀的側臉。周澤楷知道這個地方,這是他進入攝影社拍第一張照片時真正認識葉修的地方,而他更熟悉照片上的那個人,不論怎麼看那都是高一剛進來時頭髮稍短的自己。
 
  他翻過照片,清楚的看見上面稍嫌潦草的簽名,在周澤楷意識到簡單兩個字帶給他多大的驚訝時,他就已經拿著照片朝圖書館跑去。電腦室在圖書館後方,上課時間沒有人在圖書館,在門口前他放緩了速度,和坐在門口的圖書館阿姨笑著點了點頭後,直接走到後面,他想著該怎麼問時,就看見葉修背對著他拿著他的手機。
 
  周澤楷心底一愣,有些慌忙地走上前,葉修一點都沒有偷看人手機被抓包的緊張感,反而還很輕鬆的抬起頭來看了下周澤楷,「你的手機剛剛亮了。」然後他接過周澤楷手中的照片,在對方還有些手足無措時笑著問:「要不要解釋一下你的桌布啊小周。」
 
  周澤楷一下子脹紅了臉,吞吞吐吐的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最後勉強說著:「前輩一樣,照片。」
 
  「你說這個啊。」同樣是被揭發事實,葉修倒是蠻不在乎的樣子,他順手的一張一張抽換著打分數,一邊說:「一時衝動而已。」
 
  周澤楷覺得自己的胃袋一沉,剛剛鼓起那麼多的勇氣,被葉修這句話輕輕鬆鬆地給打回原形,正式變成一個悶葫蘆。
 
  葉修看著有些沮喪更多似乎是委屈的黑眸,突然有些心軟,繼續把話說完:「那時候我剛好要拍那裡的場景打算交給學校時,你剛好出現,我就一時衝動的拍了下來,小周你還害我要多找一個點啊。」
 
  葉修瞇了瞇眼,似乎回想起當時的光景,有人的照片當然不能採用,但他後來無論在那個地方想重拍時總覺得不滿意,是哪裡不滿意他也不太清楚,或許是光影重疊的角度,或是微風吹過時樹影搖動的弧度,或者最簡單的是,沒有那個在樹影底下一閃而過的少年。
 
  那是葉修近年來最滿意的一張相片,幾乎是不用後制的美,就連少年的側臉都讓人賞心悅目,要不是對方身上的運動服他還真以為拍到了什麼不該拍的東西。
 
  再後來一點,他得知了那個側臉的主人的名字,順帶有多少人暗戀他;然後再後來一點,他在社團名單裡看見他。直到現在,當初的那個少年滿臉呆愣地站在他眼前。
 
  「一開始只喜歡那張照片,後來就喜歡上照片裡的人,不過也沒差多少就是了。」葉修聳了下肩,在按完保存鍵後還抬頭起來看周澤楷一眼,完全沒有自己剛剛在當事人面前做出個驚天動地表白的樣子,還笑著戳了下周澤楷:「小周,回神。」
 
  「前輩、我……」周澤楷紅了一張臉,眼底水霧霧的,看起來慌亂的很可愛,葉修在面對自家後輩兼未來戀人時想著小周這麼好逗以後該怎麼辦……事實上葉修完全不用擔心,在以後他完全拿對方沒辦法。
 
  但現在還不知情的葉修笑得還挺開心的,在周澤楷細弱蚊聲卻又滿臉堅定的我喜歡你時拍了拍他的頭,嘆了口氣突然說:「老師都說了高三不准談戀愛啊,小周你可要負責的。」
 
  「沒關係。」周澤楷也跟著笑了,眉眼彎彎的說:「還沒放假。」
 
  「也是。」事實上再過不到一個月就升高三的葉修完全忽略了這個問題,也跟著忘了一開始原本要問對方手機螢幕的問題。
 
  很多年後,那張照片從周澤楷的手機移到了他的筆電,他的相機裡有更多的葉修了,卻始終如一的重複使用著那張照片,有時候葉修看了都還會說想當年哥是如此英俊瀟灑,即使那張照片只有拍到了他的背影。
 
  「如果當時沒看到你手機封面的這張照片,大概就不會跟小周你在一起了吧。」葉修承認那時候的自己是喜歡周澤楷的,但他卻從來沒想過和對方在一起的這個選項,如果被拒絕的話就太麻煩了,這樣想著的他卻在看到周澤楷手機螢幕後一時動搖,看著面前有些忐忑的人在一念之間時告了白,「你也該感謝哥一時衝動的拍了你那張照片啊。」
 
  而周澤楷給他的回應是笑咪咪的親了他一下,也回了一句:「一時衝動。」那時候的他也是一時衝動的設了那張彷彿融進朝日裡的葉修當了手機桌面,有些不安地想只是個小小的背影,沒有人會發覺的,卻被當事人看到。
 
  周澤楷想,不管是誰的一念之間也好、一時衝動也好,如果這麼多意外造就了他跟葉修在一起,那或許有個名詞更適合形容這樣的情形。
 
  ——命中注定。
 
  





來嘛,買周葉送你手工小餅乾一份帶他走嘛。・゚・(つ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